[原创]边防往事之初上小县城(连载)

九州风雨我归来 收藏 4 424
导读:[center]边防往事之初上小县城[/center]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半个月的集训生活就要结束了。在这期间,除了集训动员和学习一些必要的军事、政治内容外,最重要的是了解掌握边防业务,由于我在军校学的专业是步兵指挥,因此对边防业务可谓是一窍不通。好在作训股为我们准备了军事学习资料,并结合军事沙盘给我们进行了详细讲解,主要内容是:中苏边界的历史与现状、边境地志、俄罗斯边防军情况、边防团简史及一线连派出点情况、辖区边界基本情况、界江生产情况、会谈会晤及交涉情况、抚远县边防武装警察部队编制

边防往事之初上小县城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半个月的集训生活就要结束了。在这期间,除了集训动员和学习一些必要的军事、政治内容外,最重要的是了解掌握边防业务,由于我在军校学的专业是步兵指挥,因此对边防业务可谓是一窍不通。好在作训股为我们准备了军事学习资料,并结合军事沙盘给我们进行了详细讲解,主要内容是:中苏边界的历史与现状、边境地志、俄罗斯边防军情况、边防团简史及一线连派出点情况、辖区边界基本情况、界江生产情况、会谈会晤及交涉情况、抚远县边防武装警察部队编制和装备情况等。有好多事情是第一次听说,有些内容在书本中是无法查找到的。

好在集训的时间不太长,培训的内容不算多,对边防业务只是了解一下而已,因为下了连队就能全方位地接触了解和熟悉边防业务。在集训班结束前,团参谋长组织作训股考核了我们的军事课目,主要有全副武装5公里越野、500米国际障碍、手榴弹投远与投准、手枪一二练习射击冲锋枪二练习卧跪立射击、班对抗射击、40火箭筒打假坦克、连防御与进攻、单双杠三四五练习、木马一二练习、汽车驾驶、战场包扎等等内容。由于这些军事课目,都是在大连陆军指挥学院必须考核过关的内容,因此对于陆军指挥学院毕业的学员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不成问题。而对于其他诸如后勤运输、军医、财务、翻译等院校毕业的学员来说,就感到非常地吃力,他们多数都不及格,因为这些课目都是他们的了解课目,而不是他们的主要专业, 有好多课目的动作根本就完不成,主要原因是不掌握其要领。

在测试过程中,每个学员都使出了吃奶的力量,力求把自己最拿手的看家本领或者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总的来说,每个学员都有自己的优缺点,各有千秋。陆军指挥学院毕业的学员,军事素质没的说、最过硬!但运输学院毕业的学员在“汽车驾驶”考核中,表扬最突出!军医学校毕业的学员在“战场包扎”科目上最拿手等等。和我差不多高的学员,由于都在1米80公分以上,在5公里越野与跨越500米国际障碍等方面,因个高腿长,就有优势。而个子矮的学员则在“单双杠”、“木马”等方面就比个子高的做的动作标准,因为“个矮体重轻,臂短阻力小;腿短能上杠,体轻能腾空”。

团里之所以测试这些军事内容,就是想掌握一下每个学员的军事素质如何,同时也是想让其他后勤院校的学员开开眼界、长长见识,为今后学习训练有一个对比参照,更为关键的是在学员具体的分配去向上有一个好的比照。

在集训结束的头一天,团里干部股的孙股长、宣传股的杜股长、会晤站的李翻译一同带我们13名毕业学员到抚远县城去参观购物,顺便欣赏一下边境小县城的风光。早7时30分吃过早饭后,干部股的孙股长给我们提出了到县城参观的相关要求、乘车注意事项以及往返时间等等。

去抚远县城的那一天,天气非常好,太阳高照,天空无云。早8点10分我们一行16人,乘运输股派来的东风141军用大卡车前往边境小县城抚远县,由于路程较近,不到20分钟就到了抚远县城---抚远镇,车停在了团所属的一营四连连队大院里(野战部队的兵力编成都是三三编制,而边防则不是),四连坐落在小县城的西北角,紧靠小西山,山上有一个常年对俄观察的哨所。我们下车后的第一个活动内容就是参观小西山哨所,在四连傅连长的陪同下,我们沿着崎岖的小山道,用了约20分钟就登上了小西山,站在山上,放眼望去,依山而建与水为邻的整个小县城尽收眼底。当时抚远县城常住人口仅为3万多人,流动人口也不足5万人,全县人口仅为8万人左右,辖4个镇5个乡。抚远县由于是地处边境的一个小县城,相当于内地的一个乡镇规模,没有什么厂矿企业,因水系较多,当地居民多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以打鱼为主、种地为辅。

在当时有句流传已久的顺口溜是这样来形容抚远县这个小县城的:

一条马路一盏灯,

一个喇叭全县听。

轻工业是织鱼网,

重工业是挂马掌。

虽然人口稀少,但土地肥沃辽阔、空气清新、水质纯净、资源丰富,总面积为6250多平方公里,县属面积3059平方公里(不算几个国营农场),耕地面积170万亩,人均占有耕地30亩,是黑龙江省人均占有耕地面积最多的县份。

我们站在山上向东北侧的山脚下看去,就是有名的黑龙江,初次见到黑龙江的我,突然兴奋起来,这不就是小时候在老家传说中“关于秃尾巴老李,勇救小黑龙,奋战大白龙,最后战死并血染的黑龙江”吗?没想到传说中的黑龙江就在眼前,这是谁也想不到的事情,真是缘分啊!再隔着黑龙江向远处的东方眺望,就是白茫茫的好似连成片的村庄。哨长小吴说,那是俄罗斯远东最大的城市哈巴罗夫斯克,也就是我们曾经的伯力城。他建议我们到哨所观察楼上用40倍的望远镜进行观看,就更加清晰。我们在小吴的带领下,登上了足有30米高的观察楼。

观察楼都是水泥钢筋结构,呈六边形,冬暖夏凉,每一层都有窗户,平时通风,战时就是射击孔。最底层的通风口,明人一看就知道是射击孔。观察楼内有钢板层阶的楼梯和扶手,非常地坚固。我们用了大约3分钟就爬上了最上层。最上层与连接的下层没有钢板式的楼梯与扶手,只能靠一部随时搬动的铁梯进行攀登,在接近最上层的时候,是能打开天窗的一个进出口,人上去后可以封闭该出口。这是从军事上的角度和战时的需要进行考虑与设计的观察楼。

观察楼上有两名哨兵在执勤,一名哨兵在用40倍的望远镜不时地观察着隔江相望的俄罗斯远东边防军营,并时不时地观察着从对方空中飞过的俄方巡逻飞机,并及时把飞机的型号、飞行的时间等情况进行登记。观察楼最上层有一个通往楼外的小门,小门外就是带有钢铁护栏的通道,只见一名胸挎81式自动步枪的战士,围着观察楼在来回地走动着,并时不时地用8倍的军用望远镜观察他认为可疑的地方,一旦认为情况可疑,他就马上告知楼内的观察员用40倍的望远镜进行仔细观察,以便掌握详细情况。

哨长小吴让我们13个学员逐个用40倍的望远镜,按照由近及远的方法进行观察江对岸俄方的地形、地貌、地物、河流、湖泊及军营、哨所等情况。等我观察的时候,心情是异常地激动,因为这是当兵以来第一次登上如此高的观察楼,并且是用40倍的望远镜去观察那曾经不可一世的军事强国俄罗斯远东边防军的情况。当我用眼睛接近镜片时,几十里远的树木、村庄,包括对方村庄走动的人群,都看得一清二楚,好似离你非常近。当我观察俄边防哨所的时候,没有想到的是,对方也在用望远镜对着我们进行观察。只不过他们的观察架是非常简易的那种,看似好像是用三角铁焊接而成的。最后我又用望远镜认真地观看了一下只有从地图上才能看到的哈巴罗夫斯克(伯力城),虽然在现实的距离上有130华里,但从望远镜里也能看到哈巴罗夫斯克的高楼大厦,以及只有在晴空下才能观察到的正在冒着浓烟的烟囱。

哈巴罗夫斯克市位于黑龙江及乌苏里江交界处东侧,为俄罗斯远东联邦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首府,隔黑龙江与抚远县相望。

据史料记载:其俄文名源于十七世纪的侵华急先锋叶罗费•帕夫洛维奇•哈巴罗夫。明清两朝时曾是中国的领土,清朝称其为伯力,满族语“穆麟德”之意。1858年,俄国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派遣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侵占中国黑龙江沿岸并在此设军事哨所。穆拉维约夫为吹捧哈巴罗夫在远东地区的功绩,将“伯力城”改称为“哈巴罗夫卡”,随着居民点的扩大,1883年10月又改为“哈巴罗夫斯克” ,该市于2002年成为俄罗斯远东联邦区的行政中心,人口近百万。

据当地老百姓相传,哈巴罗夫当年带兵侵占“伯力城”时,遭到当地军民的顽强抵抗,他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就像吃人恶魔一样,仍以杀吃中国人在负于顽抗,故被沙皇军队吹捧,并以他的名字命名。

观察了一会儿伯力城,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身为守边的军人,恨不能重现当时的情形。在沉思、反思的时候,突然来了灵感,随口吟出了一首小诗:

隔江看对岸,

心中极愤懑,

远东百余万,

何日能复还?

在我们下山的时候,傅连长用手指着西边约100多米处的一棵歪脖白桦树对大家说:“那棵树是个吊死人的树,一个月前曾有个南方人吊在这棵树上了,后来发现时身体已经腐烂了!”当时大家下山时的喜悦心情一下子降到了极点,纷纷停下了脚步,竖起了耳朵在仔细地听着傅连长的讲述:1992年5月8日,多年沉默的抚远县口岸被国务院批准为客货一类口岸,随之,边贸的生意开始红火起来。浙江温州人就是消息灵通,他们很会做生意,从不错过任何的商机,有个叫吴有仁的温州人,也不知是从什么渠道得知抚远口岸开放的消息,或许是从电视上还是收音机里得知的?他当时单枪独马一人拎着一个装有20万元人民币的行李箱,于当年的7月份来到了抚远县城(离我们到边防团报到的时间也就早一个月的光景),并找了当时在县城最好的旅馆住了下了,他在抚远县中俄边贸大市场考察了几天,也没有值得让他投资的生意,因为当时的苏联刚刚解体,刚刚分离出来的俄罗斯虽然继承了前苏联的衣钵,但由于国内政局动荡,其国民生活水平也因此受到严重影响,而远东城市的居民生活也非常艰难,刚刚富起来的中国人怎么能和无钱的穷人俄罗斯做生意呢?因此,边贸交易都是一些老百姓生活中经常需要的东西。因为俄罗斯工业发达,因此,他们都是大包小裹地把一些诸如电动剃须刀、打火机、小刀、小斧什么的,拿过来和我们的边民进行交换,当时俄罗斯的卢布非常贬值,大约500元的卢布才能对换1元人民币。这个叫吴有仁的温州富商,感到自己在抚远县没有什么生意可做的,于是就买了一些比较新鲜的俄罗斯小物件准备回家,就算作纪念品吧,也算没有白来边境一趟。但是他的到来,引起了当地一伙赌徒的注意。因为人家一看你穿戴、二听你口音、三问你做什么的,就知道了个大概情况。也许是有钱的人就学坏?这个叫吴有仁的小商人可能在家就会赌吧,于是就被抚远镇当地的这伙赌徒设局,玩起了一种名叫“拖拉机”的扑克游戏,每人规定只抓3张牌。(这种玩法在边境居民中很流行)

当时参与赌博的人有13个,其中只有吴有仁是外地人,而前来参加看热闹的人足有20多人。他们在玩赌的过程中,开始先让吴有仁赢,等见他上套了就开始围堵他。事后听别人讲,当时吴有仁抓了3张带有“A”的扑克牌,也就是最大的豹子“AAA”,因为一副扑克牌只有4张“A”(黑桃、红桃、方块、梅花)。虽然其他赌徒也有诸如“对子、拖拉机、清一色”等好牌,但是比起吴有仁的牌来说,其他赌徒都是小牌不值得一提。正常情况下,你的牌不好或者赌资有限,就应该及时收手不跟牌了,到最后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比大小,看谁的牌大,谁就胜出。但这伙赌徒就是盯着吴有仁的钱来的,他们就是跟牌到底,没有钱,就以高利贷的形式借别人的钱进行跟赌,谁都不下庄。如此以来,吴有仁傻眼了,他的皮箱里只有17万元,而且已经跟进的没有多少了,也许是赌徒的心理在作怪,他认为自己是稳操胜券,百分百地胜出。于是他就向周围的人也想以高利贷的形式借钱。你想呀,一个外地人,谁能借给他呀。再者,就是想借的人,也不敢啊,因为当地的这伙赌徒是不要命的道上人。等到吴有仁把所有的钱都跟尽时,那伙赌徒还是一个劲地下赌资,目的是让吴有仁早日出局。吴有仁后来才明白过来,但为时已晚,他愤怒地将那带有“A”的3张扑克牌“啪”地一声摔倒赌桌上,顺手拿起已经空空如也的皮箱头也不回地走了。回到旅馆后,他是越想越来气,越想越窝囊,越想越绝望,好象中了邪一样。他感到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家人、对不起朋友、对不起自己的生意。你想呀,在那个时候17万元是个多大的天文数目啊!当时的物价是比较低的!绝望的吴有仁也不敢报案,因为赌博是明令禁止的,弄不好还会被当地公安机关扣押上几天的。也不知是犯了什么邪,后来吴有仁就吊死在植被非常茂密的小西山上,当时谁也没有发现(这就成了一个悬案,在边境线上死个人,很常见)。

听了傅连长的讲述后,大家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真是“十赌九输”啊!参与赌博的人是没有好下场的!因此,我工作近30年来,从来不参与任何形式的赌博,即使别人出钱让我玩,我也不参与,这是原则问题!

下山后,我们就看到了一座公园,这个公园坐落在抚远镇西北隅山崖上,南连抚远山麓,西临清澈的浓江河,北傍湍急的黑龙江。公园以苏联红军英雄烈士纪念碑为主体,辅以花径亭阁,周围古木参天,青松滴翠。山、水、树、碑相映生辉,风光旖旎,引无数游人止步观望。苏联海军英雄烈士纪念碑始建于1945年9月,纪念在解放抚远战斗中牺牲的27名苏联红军战战士。

出了公园,我们走了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抚远县中俄边贸大市场,市场内生意还算红火,前来做生意的多是俄罗斯老大妈,她们蹲在自己的物品旁,用俄语夹带中文的话语,不停地与从她们身边走过来的中国人打着招呼,幸亏团里想的很周到,为我们派了一名俄语翻译,在李翻译的帮助下,我们多数学员都买了一点俄罗斯小货件,比如只要你花上25元钱就能随便挑一个非常不错的电动剃须刀,用起来动力很大,胡子刮得很彻底。俄罗斯的货物,制造的都比较粗糙,但质量还可以,非常耐用。

我们在县城采购完所需的生活用品后,一看表,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本来四连连长要安排我们到连队食堂吃的,干部股的孙股长说,连队经费本来就少,我们十多个人吃一顿,够连队战士吃好几天的,就不去了,于是我们就在离江边不远的望江饭店,摆了两桌吃喝起来,因为当时物价比较低,算上司机总共17个人才花了不到200元钱。宣传股的杜股长说,团里的接待经费也很紧张,今天上午我们就临时对付一下吧,等明天中午集训结束后,在食堂为你们会餐,到时团里在家的所有首长和部门领导都来参加。用完午饭后,我们又沿着江边溜达起来,大约下午2点半,我们乘车返回了驻地……

(如感兴趣,请关注近期的“边防往事之初到连队”)


本文内容于 2012/4/6 14:08:59 被九州风雨我归来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