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百姓与官员都是时代的大忙人(文章来自新华发展论坛)

nx888 收藏 0 209

老百姓在忙干活赚钱,官员在忙吃喝玩乐花钱;

这就是今天我们社会两个独立生活在自己的生活圈里的群体!

汪华斌


清明回乡祭祖,遇到一个当农村干部的老表请客;于是就乘车到某山庄吃饭。谁知这老表仅仅就陪同坐车的这几分种,邀请吃饭打牌的电话就有五六个;后来到了山庄,他竟然碰到七八个上级部门的领导;因而他连一分种的时间都不能陪同我吃饭,而听说他们还要在这里过夜(连夜打牌的意思)。我正在感叹农村干部吃喝玩乐忙时,我们一起吃饭的几个堂兄弟的电话也是络绎不绝地响起来;而这全部是催他们赶快到各自工地去,说是工地的活干不完等着他们前去;结果他们纷纷吃了几口饭就匆匆忙忙地走了,而最后留在饭桌上的竟然只有我们这几个城里回去的人。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中国的百姓与官员都是时代的大忙人;只是他们各自在自己的圈里忙而已。


在这两个圈子里,都是忙忙碌碌的人群;只是官员这个圈子的人是忙吃喝玩乐,而老百姓这个圈子的人是忙干活;相互之间没有任何交叉。当然有人肯定说官员吃喝玩乐是公款,谁知这次得到了不同的答案;这山庄的老板告诉我,现在来这里吃喝玩乐的百分之九十的是官员;而付款的竟然百分之九十的是私人老板,这就是今天官员们的吃喝玩乐。也就是说我们的官员除了那每年几千亿的公款吃喝玩乐外,还有这百分之九十的私人老板买单的吃喝玩乐。正因为如此,所以今天的官员特别忙;这么多的吃喝玩乐难道不是一种负担吗?所以我那当农村干部的老表说,现在就是一天48小时也忙不过来,因为来请你吃喝玩乐的太多了;所以有时候是一餐赶几个主,到处点缀而已。这就是今天的官,吃喝玩乐特别忙;而忙不过来吃喝玩乐的是官员的普遍现象。


然而与官员吃喝玩乐忙不过来对应的是老百姓忙,而且老百姓同样也是忙不过来;只是老百姓不是忙吃喝玩乐,而是忙干活。如我有个堂兄,他竟然一天在三个老板的工地上干活;你能说他不忙吗?因为他是下房子地基的技术人员,所以几个老板捧着他干活。这一仆几主的老百姓,他能不忙吗?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以前吃饭还要喝点酒;而现在竟然只吃快餐盒饭,你说他忙得连吃饭的习惯都改变了。


在中国大地有两股车特别显眼,一种就是我们社会最自豪的动车;它是我们社会官员们生活的车,基本上是走在了世界的前面。而另一种就是我们社会的铁皮车,它已经快要被我们社会淘汰了;但在一些支线依然慢吞吞地跑,这就是我们社会百姓们生活的车,好像与印度还在同一起跑线上。正因为是两股道上的车,从而官员与百姓也就是各说各的话;各干各的事。老百姓忙不过来的是干活,而官员忙不过来的是吃喝玩乐。正因为如此,所以官员的话老百姓听不懂;而老百姓的话则官员听见就说是牢骚。如果百姓说官员的话就是限制,而官员说百姓的话就是敏感话题。这就是我们今天的中国百姓与官员,他们完全生活在各自的生活圈内;彼此之间相安无事而又互不干涉。


以前毛泽东时代我们的官员是车头,所以老百姓需要官员带;而现在是两股道上的不同车,根本是互不干涉的两个群体。所以官员与百姓本不是同一条道上的车,因而各自有着不同的人生态度和目标。官员是吃喝玩乐及时行乐,老百姓是多赚钱;这就是今天的社会体制使然。当民和官成了不一个群体和不一种思想体系的两类的时候,有着话语权的官就说他们代表了‘人民;这就是我们今天社会的国情。


正因为如此,所以老百姓也没有听官员话的习惯;因为现在老百姓也是忙不过来的人,所以农村里白天冷冷清清;因为男男女女全部外出打工去了。至于官员那比老百姓还忙,因为他们连晚上都不回家;有的基本就是住在酒店或山庄里。


中国百姓与官员都成为了时代的大忙人,这难道真的是我们社会的幸事吗?我不知道,但却知道这两股道的车实际是一种社会讽刺;因为他们的劲根本没有往一处使,这就是迷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