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不爱你

临清牛人 收藏 2 37
导读:一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 “苏流,你到底有完没完!”学校走廊里,一帅哥怒气冲冲的大喊,引来无数人的围观,而对面那个娇小的女孩却是一脸无辜。 “董子阳,我什么也没有做呀!”苏流有些无辜的说着。 董子阳立马说道“什么都没有做?苏流,你当我傻子啊!” 苏流有些条件反射的嘀咕:“本来就不聪明。” “苏——流!”董子阳感觉自己的青筋都已经爆掉了。 “怎么了?”苏流有些神经大条的回着,然后看到董子阳的黑脸,无奈的把自己的爪子搭在董子阳的手腕上,慢慢吞

一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

“苏流,你到底有完没完!”学校走廊里,一帅哥怒气冲冲的大喊,引来无数人的围观,而对面那个娇小的女孩却是一脸无辜。

“董子阳,我什么也没有做呀!”苏流有些无辜的说着。

董子阳立马说道“什么都没有做?苏流,你当我傻子啊!”

苏流有些条件反射的嘀咕:“本来就不聪明。”

“苏——流!”董子阳感觉自己的青筋都已经爆掉了。

“怎么了?”苏流有些神经大条的回着,然后看到董子阳的黑脸,无奈的把自己的爪子搭在董子阳的手腕上,慢慢吞吞的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以后我再也不偷偷给你报美术比赛了,真是的,人家不就是想让大家都看到你….”

话还没有说话,董子阳就冷冷的打断苏流,眼神不带一丝感情的挥开她,力道之大,险些被他甩到地上:“苏流,我们说清楚了好了,我不喜欢你,一点也不喜欢,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会是!”说完后就扬长而去,完全不顾苏流的难堪。

流苏的眼泪立马从眼眶里流了出来,不甘心的冲着董子阳的背影大喊:“董子阳,你这头猪,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为什么你总是这么一副模样!”

董子阳的身影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即使在听到这么一句疯狂的告白后也只是淡然的走过的拐角,流下一堆看笑话的人和哭的心碎的苏流。

二 即使你把我当成废物,我还是喜欢你。

从学校走出来,苏流的心情就和现在的大雨一样,稀里哗啦,说不出感受,自己并没有带伞,可首先考虑到的确实董子阳那个家伙会不会淋雨,哎呀,还真是无可救药呢,苏流有些阿Q的想着。

白穆辰开着一辆耀眼法拉利,在学校门口招摇的摆谱,看见苏流从学校里面出来后,撑起一把雨伞走在苏流的面前,细心的为她整理被风吹乱的发丝,温柔的说道:“怎么样?也不知道带伞,忘性大的小东西,冷不冷?”

苏流看着周围同学嫉妒的眼神莫名其妙的打了一个抖,奇怪的看着白穆辰:“帅哥,你是在叫我吗?”

话语间,白穆辰已经搂上了苏流的腰肢,唇角慢慢滑上苏流的耳根,轻轻哈了一口气,满意的感觉到苏流的身体在自己怀中抖了抖才继续说道:“初次见面,你好,我是你的未婚夫,我可爱的未婚妻!”

“什么?”苏流一把推开白某人在腰上的手,看神经病似的看着白穆辰然后凑到白穆辰耳边大喊:“我说,你有病吧!谁是你未婚妻啊!”虽然是在白穆辰耳边说的,可是声音连正在学校里面往外走的董子阳都能听到,听到苏流的声音董子阳条件反射的加快了脚步,这个小疯子,可不要闹出了什么才好。

白穆辰毫不在意的继续搂上苏流,并用另外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熟练的拨打了一个电话,然后靠在苏流耳边,接通电话后是一个苍老略显威严的声音。

“喂,穆辰,接到苏流了吗?”虽然是疑问句,却有一种不容置疑的压迫感。

“是您?”苏流惊呼出声。

白穆辰似笑非笑的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是我,跟穆辰一起回来吧,我有事要通知。”说完,还不等苏流回答就已经挂断了电话,苏流早已经习惯这种模式,对着已经没有在通话的手机说了一声:“是,董事长!”

挂断了电话苏流有些恼怒的看着白穆辰,对上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更是让她忍无可忍,她低低的说了句最好给我一个解释就乖乖的和白穆辰上了车。

苏流不知道,这一场景不但被周围的同学所看到,更是被闻声赶来的董子阳看了个清清楚楚,因为隔得距离太远,董子阳没有办法听到他们的对话,只是看到苏流和那个耀眼的男人亲密的进了豪车,然后冷冷一笑,把手中的雨伞仍在一旁的垃圾桶中。


苏家大宅。

这种尴尬的气氛已经持续了很久,事实上,苏家一直都是这种气氛,不过此时加了一些浓重的火药味罢了。

苏雄轻轻啜饮了一口红酒后满意地说着:“所以,你跟穆辰尽快订婚好了。”

苏流的头低低的,没有人可以看的清楚她的脸色,就当所有人都以为她没有什么话想说的时候才问了一句:“白穆辰,你有什么想法?”

白穆辰宠溺的看着苏流笑了笑,然后看向苏雄说道:“我没有什么想法啊,什么时候订婚都可以,只是越早越好,毕竟现在苏氏正经历着危机呢,需要我们尽早来订婚啊。”

苏流继续问道:“你爱我吗?”

这一个问题倒是把所有人都给问晕了,还好白穆辰反映极快:“我很喜欢苏流呢!”声音温柔的让人想要沉溺其中。

正当苏雄想直接宣布订婚的时间的时候,苏流突然抬起头说道:“既然没有意见,那么,我有意见,我不可能跟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订婚!”

苏雄毫不在意的说:“以后可以慢慢认识。”

“那不一样!”苏流自嘲的笑了笑,“你这种利欲熏心的人又怎么可能明白这种感受,我早告诉过你,我喜欢董子阳,只喜欢董子阳!”这是苏流第二次这么不客气的对苏雄说话,第一次为了董子阳,第二次,也是。

“即使那个人把你当作废物?”苏雄冷冷的嘲讽。

苏流心痛的闭上了眼睛,“是,即使他把当作废物,我还是喜欢他!”


三 那么,我们恋爱吧!

苏流跑上了自己的房间,把自己埋在充满皂香的被子中,打了几个滚,苏雄刚刚的话语似乎还回荡在耳边“你别忘了,董子阳仅仅只是一个司机的儿子!”

脑海里面全部都是白穆辰那微笑背后的复杂眼神,记忆里面却全部都是董子阳。

是,苏雄说的没错,董子阳仅仅只是一个司机的儿子,在那时候娇纵的苏家小姐眼里,董子阳是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的。

可是,她害了董子阳,并且在以后的日子里深深的爱上了他,那一天,她任性的要董子阳带她去骑马,而她在在马上的乱扭,尖叫,直接导致了把一直护着她的董子阳撞下了马,差点造成生命危险,多亏苏家的医疗团队够好才抢回了董子阳的性命,苏家为了做补偿,承诺在董子阳满25以前,所有董家所用的费用全部都有苏家作为补偿。

而董子阳在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苏流弱弱的趴在自己身边,满脸泪痕,可怜兮兮的说道:“你放心吧,我会负责的!”

明明是让人安心的话可是放在这样一个大小姐身上,却莫名奇妙的惹来董子阳满心的厌烦,董子阳甚至不想看到苏流的脸庞,“你走吧,我没事,不需要…”

话还没有说话便被苏流打断,“怎么可能会不需要呢,医生说你以后都不能再分辨颜色了,我要负责任的!”

董子阳根本不敢相信,甚至没有找到什么去反驳苏流幼稚的话,固执的看着桌子上的一大束鲜花,除了黑白还是黑白,他开始发疯了的撕扯,把苏流推出门外,引起苏流的大哭。


苏流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她没有想到董子阳一生的梦想就是做一个画家,而分辨颜色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毁了董子阳的这个梦想,还不如直接让他死了干脆,董子阳终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因为董子阳说过要让自己付出代价,这么多年过去了,苏流更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无可救药的爱上董子阳。

这么想着,突然有点想要见董子阳,苏流此时此刻只想靠在董子阳的怀抱中,她换上了外出的衣服,小心翼翼的逃了家门。

凭着已经来过无数次的记忆,苏流很快速的来到了董子阳的家门口,就站在门口,没有打算进去,就算进去,也会被董子阳赶出来的吧,苏流有些自嘲。

正当苏流打算走的时候,门哗的开了,露出来的同样是那种错愕的脸。

董子阳有些嫌弃“这么晚了,你在我家门口做些什么?”

苏流的摆了摆手,想要解释什么,却发现自己在董子阳面前,无论做什么都会手足无措,然后认命的闭上眼睛,算了,反正已经被讨厌了,那么再被讨厌一点也没有什么关系。

“今天,我在学校放学的事情,你听说了吗?”

苏流预想中的嘲讽并没有传来,半晌,董子阳闷闷的声音才响起,“怎么,你的新男朋友吗?”

可是苏流还是太小,并没有听出董子阳语气中所含的醋意,自顾自的开口,“董事长让我和他订婚,说现在公司出了危机,必须要我和白穆辰订婚才能解决,我现在的心很乱,真的,子阳,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天色太黑,所以苏流没有看到董子阳眼中一闪而过的精光,几乎是立刻,董子阳一把把苏流抱进了怀中。

苏流不敢说话,她好怕现在这一刻是假的,这个来之不易的拥抱,她已经等了好久好久。

四周静悄悄的,苏流都快要怀疑自己这是不是在做梦,因为她明显的听到了刚刚董子阳说:“如果不想订婚,那么,我们恋爱吧!”

没有听到自己预想的答案,董子阳放开苏流,生气的说道:“怎么,有了帅气的白马王子就想要和他在一起了吗?”语气中有连他自己都不懂的成分。

苏流迅速的摇了摇头,乖乖回答,“怎么会呢,我等着一句话已经等了好久!”

董子阳吻上苏流的眼角,动作中是从来没有的温柔怜爱“乖!”

苏流静静的靠在董子阳身边,她怕这来之不易得一刻会被自己毁掉。

景园高中现在出了两件轰动的事情,一个是看到了白马王子般的白穆辰居然是苏流的未婚夫,而更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苏流居然和董子阳恋爱了!且不说这个事件有多么大的梦幻色彩,单单是这两个帅哥围着苏流就已经够让全部女生嫉妒的了,可是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没有苏流那么好的容貌,也没有那么好的家世。

“子阳,嘿,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苏流不满意的在董子阳身边大喊,自从他们开始恋爱,苏流就不再叫董子阳全名了。

董子阳轻而易举的将正在吵闹的某人拉入自己的怀抱,“你知道的,我现在看什么都是黑白,是没有办法参加美术比赛的。”

苏流心疼的看着董子阳眼中的暗淡,眼神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我来帮你,我相信你可以画好的,你会是最棒的!”

董子阳看着面前神采**的苏流,心里惊呆了,她在他心里一直都是一个废物一样的富家大小姐,董子阳捂住自己的心脏,“假若我画出的天空是黑的呢?”

苏流慢慢抚上董子阳的脸庞,“那么,它就是我的天空,不论什么颜色,子阳,你的颜色就是我的天空。”

董子阳再也忍受不了,一把把苏流抱在怀中,力道之大,让苏流直呼疼痛。

“子阳,子阳?”

“嘘嘘,不要说话!”

“子阳…”

“你们在做些什么?”空旷的地方,一个威严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温情。

苏流抬起头就看见了苏雄站在对面,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怒意,白穆辰就站在他的身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而董子阳则是一脸厌恶。

还没有等到苏流开口说话,苏雄就已经下了命令,“苏流跟我回去!”

董子阳轻轻的拉住了苏流的衣角,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孩子般无助,苏流静静的看着这样子少见的董子阳,开口对苏雄说“我不可能跟你回去的,我爱的是子阳,只是董子阳!”然后,苏流满意的看到了董子阳重新充满神采的眼神。

苏雄暴跳如雷,“你在混说些什么!他仅仅只是一个司机的儿子!”

苏流毫不示弱的喊道,“是,我知道他是一个司机的儿子,可是他是我爱的人,这样就足够了!”

白穆辰淡笑着插话,“苏苏,你还小,听我说,别激动,你现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情!”

“那么你就知道了吗?”这下子轮到了白穆辰无语。

始终没有说过话的董子阳却在这个时候静静的离开,苏流无助的看着他,可是董子阳的脚步却没有停留,答案显而易见,他选择了放弃了。

在这个时刻,苏流哭的惊天动地,一直捂着胸口,直呼疼痛,把从小看她长的的王妈吓得不轻。


四 恭喜你,赢了我!


理所当然的,苏流被带了回来,准备十天后的订婚,这十天里她没有任何逃跑的举动,倒是省了许多麻烦,不过从那以后,苏流就一直捂住胸口喊疼,后来医生说,这是心病,王妈在一旁哭红了眼睛,而苏雄只是复杂的看着苏流什么话也不说。

十天后的订婚仪式很快就来了,可是苏雄并没有出现,苏流注意到苏雄这几天一直很忙,可是似乎没有理由连这种场合都不出现。

突然门被推开,苏流一身婚纱,整个人美得惊人,门口坐着的白穆辰也是眼前一亮,不过很快白穆辰就说,“我仔细的考虑了一下你的想法,你说得对,没有爱情是不行的,所以,我们取消订婚!”

苏流开始弯下腰笑,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什么叫因为爱情,那是因为苏氏现在已经是你的了!”所有人都以为她傻,不知道,可是她知道,苏氏早已经经济危机,现在订婚不过是解决燃眉之急,而现在白穆辰既然说不用订婚,那么苏氏肯定已经没了。

白穆辰退下了优雅的外表,满足的像是一个吃饱的了猫,“是啊,苏氏现在已经是我的了,不过你放心是合法的,我已经给了苏雄一大笔钱,你可以和他这辈子吃穿不愁了!不过,我可以让你明白一点,别恨我,要恨就去很董子阳吧!”

“你说什么?”苏流吃惊的看着白穆辰。

“我说,你要恨就去恨董子阳吧,这一切都是他策划的,是他告诉我苏氏经济危机,让我去找苏雄,你还以为他是真的喜欢你吗?哈哈,怎么可能,他现在早已经拿着属于他的报酬,到英国去了!”

苏流不想在那里停留一刻,耳边还回荡着白穆辰的话“其实,我挺欣赏你的,我挺欣赏你的傻!”

苏流推开屋门,冲了出去,满脸眼泪,引起路人的围观,她捂着自己的心脏,猛地倒在一旁的马路上,这时迎面而来的汽车来不及刹住,她被撞飞一尺,脸上是解脱的笑意,子阳,你成功了,你报复到了我,可是为什么是要用这种方式。她满脸鲜血,口中还不断的轻喃,“子阳,为什么你还是不爱我?为什么不骗我骗到底?”

车主惊恐的下车,快速的拨打了120,马上医院的救护车就把苏流送到了医院,她在进手术室的前一刻一直喃着“子阳,子阳!”医生们贴近她的唇角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后记

苏流还是死了,苏雄好像就在那一霎那老了许多,他开始不再干涉商场事情,事实上,也已经没有条件了,他守着女儿的骨灰,找了处小房子,一守就是好几年。

后来董子阳也回来了,苏雄找到董子阳诚恳的表示了歉意,把苏流的死讯告诉了他,在已经怔住了的董子阳面前老泪纵痕,“子阳,苏流她是真的爱你啊,算我求求你,就算你不爱她,也请你陪她一会儿,就一会儿..”

董子阳温柔的亲吻这骨灰坛,眼泪不断的流出来,“苏叔,你放心吧,咱们以后一起住,一起照顾苏流。”

苏雄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点头。

再后来,董子阳住在了苏雄所在的老房子里,天天跟苏流的骨灰和照片聊天,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抱着苏流的骨灰坛痛哭,“苏苏,我回来了,我终于认清了自己的心,可是你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不等我…..苏流,我欠你一句….我爱你!以前是,现在也是,我怎么可能不爱你。”

他慢慢的亲吻上这一生的挚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