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抓不住,原来,只有自己,谁都留不住,都会离开,只有自己.......做了恶梦,恐惧、梦里歇斯底里,逃离不开,拼命的启唇欲出声,却始终开不了口。记得,恶梦是对七宗罪犯人的惩罚,恶梦是没有记忆的,因为那是你的灵魂去了一趟地狱......原来,忧伤过度,就是罪孽。


凌晨起了大风,两点多,风吹的阳台门“咣当咣当”,起身只穿大T恤和拖鞋去了阳台,蹲在墙根吸了根烟,风好大,离开的时候,看到隐约黯淡的操场,宛如红色仙女飘带的亮了两排路灯的公路.....起床的时候换了身衣服,把单衣换成了羽绒服,温暖的过于清醒。我做了一个梦,晦暗的世界,空洞,我蜷缩在一个角落,靠着冰凉坚硬的墙壁,世界只剩下我自己,绝望、茫然、无助,突然听到了清晰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昨晚凌晨近三点才睡,写完了《棋子》,觉得真冷。醒来两次,最后一次把屏保换了,因为我看时间时觉得恶心、可怕,看到锐器划过肌肤,血液流淌,觉得脊背凉嗖嗖的。总之,挺满意的,整篇,一度想扩成长篇的,但是我肯定会写的很惨,所以放弃了,我不想它是绝望的,毕竟。。是我编的。


我问朋友,身边是不是有很多人慢慢的就不见了?她说,是的,这很正常,是的。可是,我接受不了这样正常的事情,我接受不了我在乎的人生活里慢慢消失了我的踪影,我接受不了连聚在一起都成了最难的课题,我接受不了我们之间竟然开始相互客套..



昨晚,深夜,光影晦暗不明。飘浮不定,睁开眼睛,看到一张白皙的脸,两排浅短的睫毛安静的栖息,浓郁的黑眼圈,微启的唇,安静........我突然惊恐的发现那是我的床,这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是我自己,她平稳的呼吸,真实的让我害怕。

我就那样悬在半空,上下浮动,那么的不踏实,仿佛下一秒就将毁灭成粉末。而我面对的,是我自己的身体。

灵魂脱离躯体。

这世界那么大。

这城市那么空。

i was lonely originally

我本孤独

(I will be)forever lonely

永远孤独

Don to say.Her loneliness is the eternal suffering in my heart

别再说,她的孤独是我心中最深的痛。

It's force of habit.

我习惯如此了。


昨晚上又咳嗽了,整夜不休。

以前,我建了个群,只有我自己,一闲,我就在里面和自己说话,后来觉得自己神经病就把群散了,再没建过群。现在,我加自己为好友,总喜欢和自己说话,然后系统弹出个和我发的一样的回答。今天,我设了自动回复再和自己聊天......我是不是病了(终生无人停靠的孤岛)

------------------写的 她性格开朗 特别爱笑 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她爱写文字 总是自己去给自己的留言板留言 她有胃炎 有烟瘾 爱抽 爱喜 她总喜欢坐地上 弹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