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痹!明知道鬼子频繁实弹演习还去娱乐

大将吕蒙 收藏 45 11747
导读: 1931年8月上旬,日本关东军曾密令在四平街(即中街)组成的装甲列车、步、炮兵联合部队作出动准备。关东军还在北大营附近连续进行实战演习,多次贴近北大营围墙。与此同时,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在乡军人(即由日本退伍军人、预备役军人、后备役军人和受过短期训练的人员所组成的右翼法西斯军人)组织也于9月8日接到密令,分别到沈阳、长春、哈尔滨报到。沈阳关东军于9月10日前后多次召集日侨开会,以“中村事件”、“万宝山事件”借题发挥,大做文章,竭力煽动仇华情绪,并发给枪支进行军事训练。种种迹象表明,日本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1年8月上旬,日本关东军曾密令在四平街(即中街)组成的装甲列车、步、炮兵联合部队作出动准备。关东军还在北大营附近连续进行实战演习,多次贴近北大营围墙。与此同时,在中国东北的日本在乡军人(即由日本退伍军人、预备役军人、后备役军人和受过短期训练的人员所组成的右翼法西斯军人)组织也于9月8日接到密令,分别到沈阳、长春、哈尔滨报到。沈阳关东军于9月10日前后多次召集日侨开会,以“中村事件”、“万宝山事件”借题发挥,大做文章,竭力煽动仇华情绪,并发给枪支进行军事训练。种种迹象表明,日本侵略者在疯狂准备战争,当时的中国东北已是战云密布,战争一触即发。 “那些天,沈阳的清晨多是在关东军的实战演习中开始的。”孙竞寰老人回忆说,他当年的家离城很远,不知头一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

9月19日上午8时,日军几乎未受到抵抗便将沈阳全城占领。东北军撤向锦州。全国最大的沈阳兵工厂和制厂连同9.5万余支步枪,2500挺机关枪,650余门大炮,2300余门迫击炮,260余架飞机,以及大批弹药、器械、物资等,全部落入日军之手。据统计,仅9月18日一夜之间,沈阳损失即达18亿元之多。


有一个记者采访报道如下:

《九一八我当兵在北大营》

采访时间:2005年4月14日

采访地点:黑龙江省东宁县

见证人:陈广忠 1908年生,河南下义县人。16岁进入东北军。九一八事变时,为东北军独立第七旅士兵。现生活在黑龙江省东宁县。

■事变之前,日本和我们都搞演习———而我们则是演习如何撤退

九一八事变时,我就在北大营的东北军独立第七旅———也就是九一八事变中,日本人炸了铁路后第一个进攻的对象。

其实日本人早就想打我们了。

就是在没打之前,他们在东北也基本上是无法无天的。那时,在满铁沿线大小车站都有驻军,还有铁甲车昼夜不时来往巡逻,租界地也由日本的宪兵、警察维持。没人敢惹日本人,就是我们,长官也常常强调,千万不可与日本人冲突。

我们旅是东北军中最精锐的部队,日本人也常来驻地骚扰。1931年夏天,先是日本军官老来参观,到我们的营地里到处看。后来,还常常有全副武装的日本兵,三五成群借“参观”名义,到北大营来闹事,有时直接向我们挑衅。大家都恨得牙痒痒的,但长官不让动手———东北军军纪很严,特别是我们旅。

大家都知道,早晚有一天,日本人会动手的。我们私下里常常一起唠说,到那时,一定要狠狠地教训这些“小鼻子”。

天气凉了,日本人的演习就多了起来。事变前的那几个晚上,日本人每天都演习到很晚。除了把关东军调来满铁附属地,他们给在乡军人也发了武器。我们经常上街的弟兄们回来说,城里的一些日本浪人在酒馆叫嚣说,过几天就要“给中国人颜色看看”。

旅长王以哲也看出来了,也做了防备———9月13日到15日夜间,我们连续三夜向东山嘴子东大营大操场作转移演习。长官们说,目的是一旦日军进犯,以便有秩序地退走,不致临阵措手不及;同时也是为了暂避其锋,等待外交上的解决。

9月18日当天,日军在南满火车站的墙上贴了布告,说是奉天驻军近日举行秋操,满铁附近居民不要惊慌。但有从那地方回来的兄弟说,南站日本兵和在乡军人挤得满满的,还牵出来很多大炮,情况不妙。

情况肯定不妙,但我们都没想到,日本人就在这一天就动手了。

■九一八枪响时,我们的长官都不在北大营

我们没想到,我们的长官们好像也都没想到———事变发生时,我们的旅长和三个团长都不在北大营。

都知道日本人早晚会动手,但谁也没有认真准备过,都抱着一种侥幸心理,盼着日本人没有那么大的野心———现在回想起来,那大概就是一种亡国奴心态吧。

我现在还记得,九一八那天正好是农历八月初七,我们发饷的日子。

晚上十点多,我们都睡了,听到一声爆炸声———日本人炸轨的地方离北大营很近,只有一里地左右,我们都听见了,但没想到随后日本人就打来了。

(此时,张学良远在北京。东北边防军代理长官张作相在老家锦州给父亲办理丧事。旅长王以哲到沈阳城里参加社会活动。)三个团长都回家了,只有旅参谋长赵镇藩住在营区。


“九•一八”事变当时,张学良在北京协和医院疗养。那一夜,张学良因招待宋哲元等将领,偕夫人于凤至及赵四小姐,在前门外中和戏院观看梅兰芳的《宇宙锋》。观剧中途,张学良听到侍卫副官谭海前来报告“沈阳发生事变”,即起身返回装有外线电话的协和医院。张学良接通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电话,了解详情;着左右终宵与南京当局电话联系并亲自通话,请示如何应变;迅即召来顾问特纳,让他通知欧美各国驻北平新闻记者,夤夜通报日寇攻占沈阳的消息……“是夜,张学良庶几没有休息。待记者招待会毕,他才回到病房稍睡些许时间。”(汤纪涛:《张学良二三事》)




本文内容于 2012/4/6 19:09:32 被大将吕蒙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5楼苍宇

只会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浑浑噩噩送了东北,稀里糊涂参与的西安事变,一辈子干对了一件半事情。。。。一件是投对了胎,半件是西安事变挽救了共产党,站对了队伍!


还自称民国四公子,真特么不要脸.比他爹差远了.还好关键时候站好队伍了.不然正史里面也逃不了口诛笔伐,还好临老了还知道脸面,不敢回大陆.废物官2代.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