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解放战争中哪次战役让蒋介石方寸大乱?

2野劲旅 收藏 0 2872
导读:张治中把以上的情况跟杜聿明一说,杜聿明心情顿时沉重起来。看看“官邸会报”时间已到,就赶往黄埔路去了。 蒋介石在会报会上,又是骂这个,骂那个,直弄得会场里鸦雀无声。他听完了郭汝瑰的报告后,说:“一定要解黄伯韬的围!”又问顾祝同:“墨三有什么意见?”还没等顾祝同答话,蒋又去问杜聿明:“光亭还有什么意见?” 杜聿明踌躇了一下,答道:“敌情和各兵团的实际情况我都不了解,到徐州后,向刘总司令请示,看如何可以抽调部队解黄伯韬之围。” 这正合蒋介石的心意:“好!好!你到徐州,一定要解黄伯韬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张治中把以上的情况跟杜聿明一说,杜聿明心情顿时沉重起来。看看“官邸会报”时间已到,就赶往黄埔路去了。


蒋介石在会报会上,又是骂这个,骂那个,直弄得会场里鸦雀无声。他听完了郭汝瑰的报告后,说:“一定要解黄伯韬的围!”又问顾祝同:“墨三有什么意见?”还没等顾祝同答话,蒋又去问杜聿明:“光亭还有什么意见?”


杜聿明踌躇了一下,答道:“敌情和各兵团的实际情况我都不了解,到徐州后,向刘总司令请示,看如何可以抽调部队解黄伯韬之围。”


这正合蒋介石的心意:“好!好!你到徐州,一定要解黄伯韬的围。我已经替你把飞机准备好了,你今晚就去!”蒋介石下了这道口谕,会报就算结束了。


蒋介石一走,顾祝同拉住杜聿明说:“你们两人都在徐州指挥,有些不大方便,叫刘经扶到蚌埠指挥,好吧?”


杜聿明说:“指挥这样大兵团作战,情报、补给是一项极其复杂的业务,总部一离徐州,我的机构不健全,势必形成瘫痪,影响作战。请总长放心,我同刘老师不会发生摩擦的。”杜停了一下又说:“请总长允许我一个要求,就是解黄伯韬之围的战略战术、兵力部署,我不一定照今天会议决定的去做。”


顾祝同明白杜的意思是不相信郭汝瑰的计划,但此时只要杜早些去徐州,别的都好说,于是连说:“可以可以,你怎样决定,就怎么办好了。”


杜聿明于当晚带上幕僚人员飞往徐州。说也奇怪,南京徐州间,飞机是常常飞的,可这一次竟迷失了方向。驾驶员发出警报:“再飞一小时还找不到的话,油就完了!”


杜聿明在天上连连叫苦:“真是天亡我也!情况这样吃紧,飞机竟找不到徐州!”最后,在油料快要耗尽时,机翼左侧发现了灯光,等到飞机降落时,已是11日凌晨1点多钟了。


其时,徐州“剿总”一片混乱。刘峙和参谋长李树正对解放军的意图还不甚明了。杜聿明认为解放军的直接目标还不是徐州,而是黄伯韬兵团,应抽邱清泉兵团解围。刘和李听了杜的意见,很表怀疑,不敢同意,亦不敢抽调邱清泉的兵力。于是直接打电报向蒋介石请示:


徐州以西之共军,尚有强大力量,其企图为牵制邱兵团,策应其东兵团作战。我军作战方针,应采取攻势防御,先巩固徐州,以有力部队行有限目标之机动攻击,策应黄伯韬兵团作战,俾争取时间,然后集结兵力击破一面之共军。

蒋介石接到刘峙的电报,气得吹胡子瞪眼,骂刘峙怕死,一心只顾徐州安全,立即回电加以批驳:所呈之作战方针过于消极,务宜遵照前电方针,集中全力,迅速击破运河以西之共军,以免第七兵团先被击破!


正当刘峙调动邱兵团时,解放军不但对黄兵团的正式歼击已经开始,而且远程炮已对准了徐州,炮弹落到了徐州机场附近!


在这紧急关头,黄伯韬围中苦等,东攻部队泥足难前,而顾祝同、刘峙还在对外宣传,说黄伯韬守碾庄守得“固若金汤”,解放军在碾庄阵地前“伏尸遍野”。何应钦在南京闻此更是拍案大叫:“黄伯韬真是英雄!”叫飞机把勋章给他送去。


顾祝同坐上飞机,亲自飞到碾庄上空,向黄伯韬喊话,慰语有加。


黄伯韬知道外援无望,就回答顾祝同:“我总对得起总长,牺牲到底就是了。”对空通话完毕,黄伯韬对第二十五军军长陈士章说:“反正是个完,突围做什么!送狼狈样子给邱清泉看着惬意吗?不如在此一个换一个找够本地打下去,最后不过一死,也对得起党国和总统、总长,叫黄埔看看,也好叫他们以后不要再钩心斗角,只图私利。万一党国转危为安,也是我们的贡献。”


黄伯韬突围不成,又不见邱清泉救援,顾祝同急了,亲自飞往徐州,责令邱清泉出兵。邱清泉把眼睛一瞪,说:“我出兵援黄,徐州方面出事,谁能负责?”


顾祝同拍胸说:“我是参谋总长,徐州失守,我参谋总长负责!”


“你说得好,你才负不了责呢!”


“难道你一定要违抗我参谋总长的命令?”


“什么总长不总长,我就是不出兵!”


顾祝同气得面孔发青,但终无办法调动邱清泉。只好回报蒋介石。蒋介石专机飞徐,在飞机上以电话命令邱清泉出兵援黄。邱仍以徐州危险为辞,拒不从命。蒋介石亦无功而返。


11月22日,黄伯韬兵团弹尽援绝,全军覆没,黄伯韬本人在绝望中拔枪自戕而死。


华东野战军向杜聿明集团的重要据点鲁楼发起冲击。黄伯韬兵团被全歼后,刘峙把杜聿明请到办公室去,说打算放弃徐州,向西撤退。两人在军事地图上反复研究后,杜觉得刘似乎太泄气,便说:“目前还不到考虑这一方案的时候。而且战守进退的决策,关系到整个国家的前途,目前我不敢轻率地出主意,必须由老头子本着他的企图下决策。”刘峙听了他的话,嘴唇动了几动,好像很为难,一直沉默无语。


很快黄维兵团又被围。


蒋介石又电令杜聿明到南京开会。杜飞到南京后,照例又到黄埔路官邸。顾祝同一见到他,马上把他拉到一间小客厅中,讨论如何挽救蒋军的危机。


杜聿明问:“原来决定再增加几个军的,为什么连一个军也没有增加呢?弄到现在,已成骑虎之势。”


顾祝同直摆手:“你不知道,到处牵制,调不动啊!”


“既然知道不能抽调兵力决战,原来就不该决定要打,致使黄维兵团陷入重围,无法挽救。目前挽救黄维兵团的唯一方法,就是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兵力,与敌人决战,否则黄维完,徐州不保,南京亦危矣!”


“老头子也有困难,一切办法都想了,连一个军也调不动。现在决定放弃徐州,出来再打,你看能不能安全撤出来?”


杜聿明深思一阵,对顾祝同说:“撤出问题不大,不过出来要打,就等于把徐州的三个兵团也一起送掉”


顾祝同同意这个看法。正在这时,何应钦慌慌张张走进小客厅里来。问:“怎么样?就不能打了么?”


杜聿明又把意见向何应钦讲了一遍,何垂头丧气地说:“也只好这样了。”


这时已到开会时间,杜对顾说:“请总长不要把这一方案拿到会上讨论。”


顾祝同知道杜一向不信任作战厅的郭汝瑰,就说:“会后我同老头子说,你同他单独谈。”于是何、顾、杜三人一同到会议室。过了一会儿,蒋介石披上了一件黑斗篷,满脸通红,窘态毕露地进来了,歇也没歇,一面向大家点头,一面说:“好,好,就开会。”


刘峙得知南京官邸会报会议同意放弃徐州,如释重负,开始准备自己的逃路。他从蚌埠逃到南京,遭到蒋介石严厉斥责,被解除职务,调充总统府战略顾问。他带着三姨太经上海、南昌、吉安、广州逃往九龙。在九龙,他夫妻俩随身携带的黄金细软被当地土匪抢劫一空,竟到了无以为生的地步。蒋介石不答理他。他俩又搬到印尼居住。直到1953年1月,才由何应钦、顾祝同居中说情,蒋介石才批准他回台湾。


钱大钧也在淮海战役结束前后,被蒋介石重新起用,到重庆去任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但国民党已大势所趋,在最后的日子里,随同蒋介石一起逃往台湾。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