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剧张作霖:老子英雄难敌 儿子张学良好色败家

陈继承 收藏 2 4563

奉系,以奉天为中心,以东北三省为根据地,势力最强时到达长江流域。奉系的地域色彩最明显,也最团结。从袁世凯时代开始,东北军阀间虽然也有纷争,但基本都是自成体系,游离于中央政权。奉系的圈子以张作霖为中心。张为人爽快、大方、务实,对上一级的人物,认干爹、老师;平级中,张都与之结拜为兄弟,可以说,老奉系的高级将领几乎都是张的把兄弟;对下级,张视为子侄,态度和气、出手大方。张作霖好打麻将,无论在奉天、北京、天津,身边总是聚集着一帮牌友。


小 档 案


张作霖


绰号:张大帅


出生地:辽宁大洼县驾掌寺乡马家房村西小洼屯 祖籍:河北


生卒年:1875年3月19日—1928年6月4日


毕业学校:东北某森林


主要成就:统一东北、内蒙古


职业经历:卖烧饼、木匠、乞丐、兽医、骑兵、绿林、民团首领、清军管带、日俄战争为双方效力、镇压革命党


口头禅:妈拉个巴子


张作相( 1881—1949 ):张作霖早年拜把兄弟,亲手培养提拔张学良。祖籍河北省深县花盆镇,生于辽宁义县杂木林子村。贫苦出身,念了三年的私塾。第一份工作是绿林。多次出任吉林省省长,九一八事变后,被迫辞职寓居天津。多次拒绝日本及南京方面的橄榄枝。


张景惠( 1871—1959 ),辽宁台安人。起初是民团武装,后与张作霖结拜。曾至奉天讲武堂学习,官至奉军副总司令,常驻北京。1928年皇姑屯事件中身负重伤。后来却出任伪满洲国国务院总理大臣,于1945年被苏军逮捕,引渡回中国。


汤玉麟( 1871—1949 ),生于辽宁阜新,祖籍山东烟台市。早年跟随海沙子做土匪,号称汤二虎。海沙子跟张作霖决斗身亡之后,汤归顺张作霖。1933年日军进攻热河,汤玉麟征集二百多辆汽车,带着家产率部逃跑,日军仅128名骑兵占领热河19万平方公里领土。时有民谣称“避暑山庄真避暑,百姓都在‘汤’( 指汤玉麟 )里煮。”


张学良( 1901—2001 ),字汉卿,乳名双喜、小六子。生于辽宁台安县桑林,人称“少帅”,奉系军阀领袖张作霖之长子,“民国四公子”之一,当时著名的花花公子,享寿101岁。


⊙张作霖一生认有四十多位干爹、干妈,留下文字记载的就有十二位,其中有穷困潦倒的老妪,也有富甲一方的豪绅,还有权倾东北的高官。后者如东北大员张锡銮、东三省总督赵尔巽、段芝贵的父亲段有恒。


⊙张作霖当了多年土匪,欲受招安而无门路,于是设下一计。盛京将军增祺的家眷路过某地,张派人全数劫下,好吃好喝好鸦片地招待着,并给增夫人安置一间上房。张故意流露出被迫为匪的无奈,随行人员便劝张接受官府招抚,并说明他们劫的就是增祺内眷。张作霖佯作惊恐,躬身赔礼,随行人员于是引荐他去见增太太。增太太见张如此恭谨,谈吐不俗,遂答应为他招安之事吹枕边风。于是,张作霖坐上了清军巡防营管带的交椅。


⊙奉天巡防处总办张锡銮有“快马张”之称,张作霖就给他送了一匹好马,并且拜张锡銮为“义父”。张锡銮离开时,张作霖又亲自带领二百五十名骑兵护送銮。不久,张作霖升为巡防五营的统带官。


⊙东三省总督徐世昌的总参议周树谟问张作霖:“当年你为什么接受招安?”张回答:“回禀大人,我想升官发财!”


⊙张景惠父母去世得比较早,他便继承家业扛着豆腐盘在台安的大街小巷叫卖,得名“胡家窝堡豆腐张”。日后,张做了伪满洲国的总理,人送绰号“豆腐匠总理”。


⊙黑龙江督军吴俊升给张作霖拜年,给张的每个儿子发了五千元的压岁钱。张一见,说:“吴大哥,你这就不对了,给小孩压岁钱可以,哪有给这么多的?”吴说:“大帅,我的一切还不都是你给的?”张说:“你说的是真心话?”吴答:“那我说的还能假吗?”张说:“既然你这么说,你不要给他们钱,你回到黑龙江好好地做事,不要让那里的老百姓骂我的祖宗。”


⊙吴俊升认为自己是“黑熊投胎”,平时养着几只大狗熊,走路时经常模仿大狗熊的样子;张海鹏称自己是“张飞再世”,出门碰见关帝庙就进去磕头,见关羽像就大喊“二哥”;汤玉麟说自己是“猛虎投生”,酷爱老虎,坐着谈话时,把紧握的两个拳头扑到桌上,以展示“虎威”。


⊙张作霖和冯德麟平常兄弟相称,为了争东北王的地位,两人干了起来。张把炮台对准冯的驻地,冯非常恼火,张作霖请吴俊升去找冯谈和。吴会见冯的时候,刚刚提到“将军”( 指张作霖 )两字,冯德麟便破口大骂:“什么将军!妈的!”


⊙毕桂芳,黑龙江省省长兼督军。毕是外交人员出身,曾经做过中国驻俄使馆的馆员。因为办事比较糊涂,大家就送他一诨名“毕不管”。毕为夫人祝寿席间,新被撤职查办的泰来县县长,登门贺寿,行三跪九叩的大礼后仍长跪不起,说:“本县绅士诬告我,请太太替我做主。”毕督军一面笑一面搀起他:“这点儿小事用不着太太做主,我就替她做主吧,好了,回任当差去吧!”


⊙汤玉麟,外号“汤老虎”,带兵三十余年从未杀过一官一兵,部下犯错误,最大的责罚就是驱逐,过日再来,照旧留用。


⊙吉林督军孟恩远不识字,唯能草书一笔“虎”字,常以此赠人。他写虎字时专有一差官伺候,写到末尾一竖时将笔停在纸上不动,由差官乘势将纸向怀中一拉,因此这一竖又平又直,好像很有笔力,平竖不斜。


⊙一次,张作霖会见溥仪,临别时张亲自将溥仪送到门口。这时,张看见一个日本便衣警察正站在汽车旁边,便故意大声说道:“要是日本小鬼子欺侮了你,你就告诉我,我会治他们!”


⊙直皖战争后,张作霖和曹锟的关系很是密切。曹锟派人送了一车皮西瓜给张作霖,张作霖回赠了一车皮烟土。


⊙张作霖在北京站稳后,便不断排挤孙中山和冯玉祥。1925年3月,孙中山病逝,冯玉祥也以退为进,前往京西天台山休养。张拉着冯的手说:“你可不能走,我若让你走了,我就是混账王八蛋!”


⊙北洋政府要改组财政部,张作霖原定由段永彬担任财政次长,但朱有济也想得到这个位置。于是朱邀请张与段一起搓麻将。打牌时,朱有意给张喂牌,而段却一牌不让。张认为段“把钱看得像命一样,哪能干大事”。下了牌桌,张立刻用朱取代了段担任财政部次长。


⊙张作霖用人不疑,下属向他报告“某旅增加了多少人”、“现在又添了某某某”,他都批准,给钱给军备,从不多问。


⊙郭松龄起兵反奉,第一个通电为饶汉祥所写。其文“文辞华丽,气盛言宜”,很是精彩。张作霖说:“漂亮的文章能当饭吃?不打内战,哪来的荣华富贵?不要理睬他!”张又说:“饶汉祥这个人惯耍花枪和吹牛皮,黎菩萨( 元洪 )还不是给他吹毁的。”


⊙郭松龄反奉后,张作霖有一次骂道:“郭鬼子,这个王八羔子!以前,他到沈阳来,扛个行李包,有两只茶碗,一只还没把。‘小六子’( 张学良 )说他是人才,能吃苦耐劳,我就一次给了他两千大洋,给他安家。可没想到倒养了个‘白眼狼’。”


⊙郭松龄反奉失败后,张作霖召开军事首脑会议说:“用人失误,出了姓郭的败家子,我感到很对不起关东的父老乡亲。天下的英雄多得是,你们就另选高明吧!”众人默然。此时,吴俊升说:“除了大帅,谁能称英雄,更别说我们这些狗熊!”


⊙平定郭松龄叛乱后,张作霖盛宴“文武百官”,以示庆贺。在酒酣耳热之际,张的随从抬进一个箱子,向张报告说:“箱中皆是郭鬼子死后所搜得城内人和郭鬼子的密件。”一时间举座惊慌,张立即下令,将箱内之物当场烧掉。


⊙1918年,德国战败,欲将克虏伯等各兵工厂机器拆卸出售,委托荷兰人在上海登报标卖。张作霖见报即派兵工厂厂长韩麟春,前去购买。谁知韩被诱进赌场,将资金全部输光。韩给张写信,说自己欲跳黄浦江自杀。张见此信后,大骂道:“妈拉巴子的,孬种!输了就输了嘛,要寻短见!”立即找军需处长来,吩咐说:“给上海买机器的人汇一百万元去,注明我指示的,一半捞本,一半买机器,买好就回来,莫再耽误了。”二人收到汇款,重上赌场,最后赢了四倍于本钱的钱。二人全部用来买了机器,沈阳兵工厂成了“中国的克虏伯”。


⊙张作霖有一个航运公司,多年来经营不善,一直亏损。后来有一个小职员给张作霖写了一封信,提了些建议。张看信后,随即将这个小职员提为总经理,委他全权管理航运。身边人劝说:“这个人咱们不了解,能不能办事不好说,仅凭一封信就委以如此重任,办砸了咋办?”张说:“我看这小子行,我看准的人错不了!”一年后,航运公司扭亏为盈,小职员带着一年挣的十万大洋面交张。张说:“好小子,我没看错你,这十万大洋就奖给你了,好好干!”


⊙张学良在张作相的鼓动下,决定进入东三省讲武堂学习。张作霖听说后说:“什么?你要上讲武堂?你别给我丢人了,你去不了几天又出来了,那不是给我丢人吗?”张学良一被激,就说:“人家能,我为什么就干不了?”张作霖说:“你若能在讲武堂毕业的话,出来我就给你个团长当当。”


⊙张学良曾做过奉军第三旅的旅长,第三旅是独立旅,张作霖的王牌军。一次,张作霖身着便服在城里闲逛,听见几个百姓叹气说第三旅的人横行霸道,巧取豪夺。张作霖回家见到张学良怒不可遏,破口就骂。最后,张作霖让张学良关禁闭三天,不许有人探望。


⊙1928年底,蒋廷黻经过沈阳,想去拜访杨宇霆,蒋只是南开大学的一个普通教授,杨则是当时东北最有权势的人物。蒋不知道怎么才能见到杨,有人告诉他,真想见杨,只要直接打电话到杨的家中就行。蒋抱着试试的想法打了一个电话,杨马上便把蒋约过去见面。


⊙1929年1月10日晚,张学良召见杨宇霆,杨一进门,便被扣押,随即被枪杀。事前几天,杨请人占卜,得乩语:“杂乱无章,扬长而去。”杨死后,时人将乩语解释为:“炸烂吴( 俊生 )张( 作霖 ),杨( 宇霆 )常( 荫槐 )而去。”“吴张”都是在皇姑屯事件中被炸死的,常荫槐是黑龙江省省长,和杨宇霆一同被处决。


⊙张作霖曾对人说:“做马贼,做土匪都无关紧要,成则为王败则贼,混出了名堂就一切都好说,但千万不能做汉奸,那是死后留骂名的。”


⊙1928年,蒋廷黻在黑龙江省旅游研究,火车经过一片几无人烟的广阔大地,蒋问陪同的省府秘书:“这些土地是谁的?”秘书回答:“这些地都是万福麟将军的。”过了半小时,蒋再问,秘书还是回答:“这些土地都是万福麟将军的。”晚上,蒋住宿在一个小镇上,店老板告诉蒋:电灯厂是万福麟将军建立的,“他不论我们需要不需要,每家都收电费,而且收费的标准也是他自己订的”。


⊙张作霖某次出席日本人的酒会,一日本名流请他赠字。张提笔就写了个“虎”字,并落款“张作霖手黑”。此时,随从提醒说:“大帅的‘手墨’,底下少了个‘土’字,变成了‘黑’。”张作霖一听,骂道:“妈拉个巴子的,我还不会写‘墨’字?跟日本人打交道,手不黑能行吗?”


⊙平定郭松龄造反中,张作霖与日本签订协定,日本人要求他立刻兑现。公使芳泽说:“贵国有句古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张话:“我不是君子,你们背后都骂我是马贼,为什么要跟马贼打交道?”芳泽说:“似大帅这般无信无义,大日本帝国将考虑采取断然措施。”张说:“你想吓唬我?老子当年刀头上舔血,死人堆里打滚,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你明天宣战都可以。”说完转身就走。


⊙张作霖从政几十年,唯一一次出国,是在1915年受奉天督军兼巡按使段芝贵的派遣,应日本驻奉总领事的邀请,赴朝鲜参观日木在汉城举办的物产共进会。


⊙张宗昌的军队有“三大件”:鲁军第一军军长许琨,人称“红中”;第二军军长王栋,人称“白板”;第三军军长程国瑞,人称“发财”。


⊙张宗昌《 大明湖 》: 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达。


⊙张宗昌从黑龙江回来,没到张作霖的办公室就大喊:“老爷子!效坤回来了……”张作霖大骂:“出去!你是军人吗?妈拉个巴子,当在家里呢?给我重进!”张宗昌马上原地立定,向后转,迈步退出,然后在门口举手敬礼喊:“报告!张宗昌到!”张作霖这才让进。


⊙陈光远做江西都督时,跟张宗昌结下了梁子,缴过张宗昌的械。张宗昌打进天津后,陈光远闲居在天津,手下建议张去绑了陈光远。张说:“大丈夫不记前仇,算了吧!如果这样干,人家会骂咱们是土匪的。”


⊙张宗昌爱用亲戚、同乡。张是山东掖县祝家村人,做了山东督军后,掖县人、祝家村人大行共道,上至省长、厅长、军长、师长、旅长,下至跑腿的打杂的,除了亲戚就是老乡。谚语称:“会讲掖县话,就把马刀挂!”,“学会掖县腔,能把师长当!”


⊙直皖战争爆发后,奉军把皖系停在南苑机场的十二架飞机弄到了关外,军火辎重装满了百十节车皮,就连两个探照灯,也从直军手中抢过来。气得吴佩孚大骂:“真碰上了一群活土匪,连两个破灯都不放过!”


⊙张作霖统治东北时,有一段时间不思饮食。一次,厨师拿起黄瓜、大葱、尖辣椒,切成丝,香菜切成段,然后放入盐、醋、糖,凉拌一番,就端上了餐桌。张一尝,食欲大振,便问菜名。厨师说:“这菜,叫老虎菜。”张一听说:“吃老虎菜好开胃啊。”老虎菜后来走出张氏帅府,成为一道名菜。


⊙张作霖的三夫人戴宪玉因恨张作霖无情,出家当了尼姑。事后,张很后悔,特地安排厨师为戴做了一道她最爱吃的肥肠。因出家人不能吃荤,厨师们用面筋做成肥肠形状,然后烹制成素菜,取名“红油素肥肠”。十五那天,张派下人给三夫人送去,不料被三夫人全给摔在地上。张知道错在自己,此后,全家每月十五必吃“红油素肥肠”这道菜。


⊙直奉战争时,张学良率军南下,当驶入河南省时,沿着车厢撒满成千上万的黄色小纸条。张的士兵一看,发现上面印着咒语。士兵们很恐惧,全都停了下来。张学良马上给父亲张作霖打电报,要他从北京运来巫师对付咒语。


⊙某次,张学良陪父亲喝酒。席间,张作霖说:“你小子!当我不知道,整天在外面跟女人混。我告诉你,玩女人可以,可千万别被女人玩了。”


⊙有一次,张作霖到日军占领下的旅顺和大连作访问。参观完市容后,日本人向张夸耀:“看过我们日本人在旅大的成就后,你们一定不想收回旅大了。”张回答:“正好相反,我今天看过后,就更想收回来。”


⊙被张作霖撤换的秘书长,生活陷入了窘境,于是,就有人去为他说情。张说:“我对他并没有什么,不过他做了我八年的秘书,却从来没有反对过我,难道我说的都是对的。只是一味地奉承,这样的人有什么用?”


⊙浙奉战争爆发,驻守南京的奉军将领都仓皇出逃,杨毓珣在路上抢了农民的一头毛驴,骑驴走了一夜,天将亮时到了一座寺庙,便自称是老百姓迷路了,想借个地方休息。庙中和尚笑着说:“你不必瞒我,昨天也来了一位同样的人物,请你看看,也许认识。”杨进去一看,原来是另一军官刘翼飞,身着僧衣,原来已化装成和尚。此事后来在东北传为笑谈,人称:“杨琪山( 杨毓珣 )劫毛驴,刘翼飞当和尚。”


⊙皇姑屯事件后不久,蒋廷黻到沈阳做调查,蒋的印象是:“当时中国任何地方的经济情况,都不如张作霖统治下的东北。”


⊙张作霖五十大寿,排场甚大,张把寿桃和寿面全部赏给了驻在帅府的卫队三连,一百五十余人足足吃了一个星期。后来,有些士兵说:“这辈子再也不想吃寿面了。”


⊙九一八事变爆发时,主政吉林的张作相正在锦州为他父亲发丧。他置国难于不顾,一心埋头治丧。张父停灵七七四十九天,参加葬礼的人中,光是荐任官以上资格的就有几百人,总共有三四千人之多,锦州市所有大旅店、饭庄,全部包下来专门伺候张。招待客人的大小“知客”就有五六十人。


⊙张作霖主政东北期间,要求各县每年的教育经费务占全县岁出总数的40%,并将此作为考核各县知事政绩的内容之一。为办东北大学,张作霖曾说过:“宁可少养五万兵也要办东北大学!”


⊙张作霖时期,奉天的师范学校免收学费,发给伙食费。奉天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学生伙食早餐为大米粥、咸菜;中午大米饭、四菜一汤,两荤两素;晚饭四菜一汤,皆为素菜。星期六午餐改善伙食,有坛肉、木须肉、烧黄花鱼、烩海参等。


⊙九一八事变时,日本人极力拉拢在东京避难的张宗昌,张断然拒绝回国。张对记者说:“咱家可不会钻烟囱( 做汉奸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