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城管收保护费录音曝光——称是协管已辞退...

122师广播员 收藏 1 255

在深圳:城管收保护费录音曝光——称是协管已辞退...

在深圳:城管收保护费录音曝光——称是协管已辞退...

谭某称被执法队员打得头破血流。


在深圳:城管收保护费录音曝光——称是协管已辞退...

小贩展示执法队员索要钱财的短信。

小贩:东门执法队收保护费,不缴则被殴打,4月1日一天三小贩被打

执法队:确曾有协管员有要钱意向,已开除,但此次肢体冲突与此无关

几名在东门摆摊的小贩向南都记者举报投诉,称东门执法队队员向他们索要每月的保护费,数额在2500元到3000元之间。而当他们拒绝之后,多次遭到执法队员的收缴。4月1日,三名小贩自称遭到执法队员殴打,有路人拍下了事发时的视频,其中一人头部流血受伤,送院缝了两针。小贩出示了执法队员向其要钱的录音和短信。东门执法队回应称,上月确实有一城管协管员因涉嫌向小贩索取好处已被开除,而4月1日的冲突与此无关。

一天内三小贩被打

23岁的谭发勤是湖南株洲人,在东门步行街一带摆摊已经有一年。谭发勤称,4月1日下午两点左右,他拎着箱子来到东门步行街的太阳百货门口,几名身穿制服的执法队员突然出现,要将所有物品没收。他极力反抗,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他的头部突然被对讲机砸了一下,鲜血长流。

谭发勤称执法队员看到他头部流血,也比较紧张,一名队员随后带着他前往附近的门诊部进行简单的包扎。病历显示,谭发勤头皮破裂伤两公分左右,医生为其进行清创,然后缝了两针。而陪同谭发勤去医院的执法队员看到伤情不重,垫付了医药费,就转身离开。

从医院出来已是傍晚,谭发勤来到东门执法队办公地点楼下,希望拿回被没收的物品,并且要求执法队给自己的伤一个说法。而就在等待的过程中,谭发勤目击了另外两名小贩与执法队员发生肢体冲突。

和执法队员发生冲突的是杨华和李小燕,他们是一对情侣。杨华平时摆摊卖臭豆腐,女友李小燕上班,下班后跟杨华一起摆摊。就在谭发勤被打的几个小时后,他目睹了杨华和女友李小燕的相似遭遇。十几名执法队员在强行收缴货物的过程中与杨李二人发生冲突。杨华称自己被多名执法队员按倒在地,拳打脚踢,根本无还手之力。而李小燕看男友被打,也试图上前帮忙,但立即被多人制服。二人东西被收缴后,前往附近的东门派出所报警。直到现在,二人身上有多处淤痕。

在一旁目睹事发经过的谭发勤细心地发现,一名路人用手机拍下了执法队员打人的视频。这名路人提供的视频显示,多名身穿制服的城管队员先是对杨华和李小燕进行口头警告,称“你想把事情搞大是不是,不是就放手!”李小燕试图抢回被收缴的物品,多名执法队员涌上前将她控制,李小燕大呼“城管打人啦,城管打人啦!”杨华冲进去帮忙,随后被多人反扣双手控制,一名男子还踹了杨华几脚。

疑未缴保护费?

一天内三名小贩被打,而他们却称,东门执法队员所谓的执法是有选择性的,缴纳过保护费的小贩平安无事,而他们没有缴纳的,则遭到打击报复。一名不愿具名的小贩透露,一些东门执法队员会私下里向小贩征收“管理费”,实际上就是“保护费”,每档每个月在2500元到3000元。如果缴纳了这笔费用,执法队员在日常执法过程中会网开一面,如果是有大型的突击检查或者执法行动,执法队员还会提前告知提醒,确保交钱的小贩平安无事。而那些没有交钱的,则会遭到执法处理。

这名小贩提供了相关的录音和短信作为证据。短信时间在3月初,东门执法队员黄文东(音)发短信称,“我跟他说了,每星期一,拿2500元”。这名小贩解释称,执法队员黄文东跟他多次协商,要收取每月3000元的保护费,在他央求之下,降到2500.后来他表示能否分期付款,按周缴纳,先摆摊,然后在周末交。而黄文东坚持先交钱,再摆摊,每周一要把钱交齐。

确曾有协管员违规

发短信的手机号为“138X X X X 4125”。昨日下午,南都记者拨打这一电话,一名男子确认,自己名叫黄文东(音),以前是东门执法队队员。“我曾经是在东门执法队干过,不过我现在没在那里上班了”,黄文东称,他在半个月前就已经离职,现在没有上班。

对于小贩所举报的收取保护费一事,黄文东完全否认,他称自己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也没有收过小贩一分钱。而经过录音比对,黄文东正是录音中向小贩要保护费的男子。

昨日下午,东门执法队熊队长向南都记者回应此事。今年3月,有人向执法队投诉举报该问题,熊队长本人也曾听到这段录音。随后执法队进行调查,发现没有证据显示协管员黄文东向小贩索要钱财得手,但因为这段录音显示黄文东有该意向,已对执法队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3月中旬,执法队辞退了这名协管员。

熊队长表示,黄文东是一名协管员,向小贩要钱财是个人行为,与单位以及其他执法队员无关。而对于小贩被打一事,熊队长称,在4月1日的执法过程中,小贩与执法队员产生肢体冲突,一名小贩将炸臭豆腐的油撒到执法队员身上,造成一名队员受皮外伤,整个执法过程中,执法队员并无任何不妥。对索要保护费不成进而报复的指责,熊队长则称二者没有任何的联系。

录音整理

“一个礼拜一交,2500”

小贩:你刚才是搞了我那个兄弟是吧?

执法队员:是我带队的啊。

小贩:你搞得这么急干嘛?你要多少钱就说嘛。

执法队员:我没有急啊,因为你太那个了是不是。

小贩:你说要交多少嘛?

执法队员:男人说话要算话,是不是,我们对你还不够好吗,搞了这么久了,一分钱都没有拿到,是不是?对你也可以了,是吧?

小贩:那你说怎么个交法嘛?

执法队员:当时说好了,每个礼拜一交。

小贩:交多少嘛?

执法队员:那就是说的那个数。不用说出来了。

小贩:交多少嘛?

执法队员:就是那个数。发信息给你的那个数啦。

小贩:我都忘记了,手机短信我都删了。你说多少嘛?

执法队员:二五(2500)。

小贩:是一个礼拜一交还是一个月一交啊?

执法队员:一个礼拜一交,2500.

小贩:那摆哪里呢?

执法队员:随便你哪里。

小贩:随便哪里啊?

执法队员:不要在步行街以内。

小贩:那摆(哪里),我给你这么多钱我怎么混啊?

执法队员:那你都说好了,你都点头了,那叫我怎么交代?

小贩:那又要交那么多钱?那我怎么可以那个呢?

执法队员:这样子都多的话就不要合作了。

小贩:唉,那就这样啰。

执法队员:那……那就只有这样啰。

采写:南都记者郭启明 实习生曹伟

摄影:南都记者霍健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