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临时工背后高枕无忧?

15810700236 收藏 0 380
导读: 在3月27日的云南呈贡大学城附近城管与小贩发生的“混战”中,多个小贩和围观群众称城管暴力执法,围殴劝驾路人,导致两位路过市民受伤送院。不久前的3月21日,徐州一位六旬老人同样是看不过城管推搡小贩,上前说了几句,结果被“管”进了医院。 网友在评论中调侃“肯定又是临时工”。但问题正是这群打人的城管可能真是“临时工”——城管协管员。他们没有编制,可以从社会大量招聘,以文化水平不高的农民工和事业人员为主,待遇也不高。对于这些协管员来说,“临时工”不是推卸责任的说辞,而是真实的生活状态。 “我


在3月27日的云南呈贡大学城附近城管与小贩发生的“混战”中,多个小贩和围观群众称城管暴力执法,围殴劝驾路人,导致两位路过市民受伤送院。不久前的3月21日,徐州一位六旬老人同样是看不过城管推搡小贩,上前说了几句,结果被“管”进了医院。

网友在评论中调侃“肯定又是临时工”。但问题正是这群打人的城管可能真是“临时工”——城管协管员。他们没有编制,可以从社会大量招聘,以文化水平不高的农民工和事业人员为主,待遇也不高。对于这些协管员来说,“临时工”不是推卸责任的说辞,而是真实的生活状态。


“我是临时工,我怕谁?”其实城管协管员怕的人还真不少,他们同样是体制下的弱者。


首先是怕领导、怕上级。这种“对上负责”的态度对处于中国科层体系最末端的“协管员”同样适用。这就使城管常常为完成任务而变得凶神恶煞。


其次,他们还怕不服管的小贩,一方面是对上不好交代,一方面是把小贩逼急了,这些不配钢盔和防刺背心的城管协管员也有性命之虞。2009年小贩夏俊峰砍死城管的事件便是如此。


当然,和所有临时工一样,他们怕生病、怕受伤,因为他们的待遇也很低。以北京华威保安公司2012年的城管协管员招聘为例,月工资为 1200~1800元,管吃住,发衣服被褥。这么点工资在今天的北京几乎无生活可言。


他们还应怕媒体和记者。正是包括网络在内的各种媒体在一次次的事件报道中妖魔化城管形象,在一次次的调侃中使“临时工”成为了一种说辞,一个笑话,而非一个思考的议题。奔走在大街小巷的这些城管和政府部门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们又是处于怎样的生存状态?这些问题变得无关紧要,反正我们只要知道城管和临时工是中国“战斗力最强”的部队即可。


前几日青岛《半岛都市报》(3月28日)也有一条关于城管协管员的新闻,说的是街道办出动机关干部、环卫职工、城管协管员160余人清淤了1200余米的河道和护坡。——这里用的是“城管协管员”而非城管,记者是否也觉得将惯常出现在丑闻中的城管与“清淤”联系起来有违常理?


在这种舆论环境下,普通城管协管员很难被人理解,他们奔波讨生活,赚的是小贩的钱,受的却是与贪官污吏之类强势群体陪绑在一起的骂声。其实这群无编制、无保障的群体,也是体制下的弱者。没出事时他们是到处跑的苦力,出了事他们就成了替罪羊。


这里不是要抹煞城管协管员在执法中的暴力和错误。暴力执法当然不对——问题是,是谁给了他们胆子去暴力执法?是谁对这种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谁让不是罪魁祸首的城管协管员每一次都变成千夫所指?又是谁躲在“临时工”的身后,高枕无忧甚至逍遥法外?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