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与南京长江大桥

yangshuaiwei2008 收藏 3 26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南京长江大桥是在江苏省委的领导下建设的。




建桥伊始,根据江苏省委和铁道部的意见,国务院批准在南京成立了大桥建设委员会,由当时的江苏省省长惠浴宇任主任委员,南京市市长彭冲、江苏省委交通工作部部长王治平和大桥工程局局长彭敏任副主任委员。南京大桥正式开工后,先后经历了三年国民经济困难时期和“文化大革命”的磨难,工程遇到很大困难,特别是在“文革”期间,有时甚至处于停工和半停工状态。


1968年3月20日,江苏省革委会成立,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将军兼任省革委会主任,自然也就成了大桥建设委员会的主任。他一上任,就根据毛主席“抓革命,促生产”的号召和国务院指示,提出了一个意义深远的解读,那就是“抓革命、促生产”,只有“促生产”,才能更好的“抓革命”(不许“造反”)。因此,他决定:“铁路和公路分期通车,使大桥早日投入营运”。




1968年4月,许世友调已在上海铁路军管会主任任上的军区工程兵副主任柴书林任大桥指挥部总指挥,并要求指挥部重新讨论工程进度和峻工时间,确定1968年9月底完成铁路桥,年底完成公路桥。这比原定的方案铁路桥1968年底通车、公路桥1969年7月通车分别提前了三个月、七个月。


由于时间短、要求高,仅靠大桥承建单位是无法按时完成工作任务的,许世友提出“要人给人,要钱给钱,要机械给机械”,而且言出即行,抓落实快如闪电。柴书林亲率工程兵二团,并统一指挥支援大桥建设的部队,和大桥局的建桥工人、技术人员并肩战斗。当大桥局的领导提出人力仍嫌不足时,他当场拍板,增大兵力投入,调威名远扬的“临汾旅”和所属装备加入建桥大军。他还亲自做两派群众的工作,要求人人顾全大局,军民同心合力,拿出战争年代打硬仗的那股劲头,保质保量、如期完成大桥建设任务。大桥建造者近万人,最后28天大会战,10多万名志愿者从全国各地涌来,“到大桥去义务劳动”成为当时最光荣的事。


“临汾旅”是我军历史上最能打硬仗的英雄部队之一,它的增援大大加快了建桥速度。


1968年8月底,急需把“龙门架”从铁路引桥搬到公路桥上。“龙门架”高50米,重达千吨,由几万只螺丝拧成。这样的庞然大物搬动一次,照老办法计算,需34个人、45天才能装好,“临汾旅”指战员和大桥局二处职工打破常规,仅用23人,半个月时间就使“龙门架”耸立在公路引桥上。


从1968年4月至12月,在铁路桥工地,公路桥工地,大桥局二处、四处的生产车间,到处都洒下了南京军区“临汾旅”和工程兵二团指战员参加建桥劳动的汗水,他们承担了大量艰巨和艰苦的体力劳动,为大桥的提前通车作出了特殊贡献。人民也不会忘记许世友将军为这座宏伟桥梁的建成所作出的贡献。


他深知工程的难度,所以在大桥建成时,心情是非常激动的,可这座桥的质量究竟如何呢?它的坚固程度能否经受住战争的考验呢?经总参谋部批准,他决定测试一下。




1968年9月28日晚8时,80辆国产轻型坦克和60多辆各型汽车组成一路行军纵队,轰鸣着通过了大桥。许世友站在桥上看着车队通过(见图),见桥身稳定,纹丝不动,仅是那坦克履带在水泥路面上轧出了一点白痕。

“行!”他高兴地喊道。随后,他登上吉普车,尾随着坦克车队进入了市区。大桥建成通车时,5万军民欢聚桥头。他作为会议的主宾,坐在主席台正中。天公不作美,飘起了毛毛细雨。警卫给他撑伞,他回手推开了;警卫又给他披上雨衣,他扯下来甩到地上。他的衣服虽然淋湿了,可是他的心里却是兴奋激动的。他为通车剪了彩(见左图)。这个镜头录入了新闻纪录片在全国放映。后来在北京开会,张春桥借此攻击他“搞‘以我为中心’,想当‘华东王’。”许世友当即反驳:“你放狗屁!你才想当‘华东王’呢!”


大桥建成后,他曾陪同毛主席、周总理和不少国家的来宾参观大桥,见到他们赞赏这座伟大工程,他也觉得十分自豪。为了保卫好大桥,他亲自挑选守桥部队和指挥员,并对他们说:“这座桥从筹建到建成我都清楚,它来之不易。‘文化大革命’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也不知道会发展到什么地步,你们内部要搞好团结,不能闹两派,共同守护好大桥。”


1973年底,许世友调任广州军区司令员。临行前,他来到了南京长江大桥上,与护桥部队的官兵和大桥管理处的职工话别。他说:“我奉了毛主席的命令要离开南京、离开南京长江大桥了。我对南京、对大桥是很有感情的。这座桥建起来真不容易呀!你们一定要把大桥管理好,警卫好,确保安全。我是快70岁的人了,将来退休我还要回南京,再来看你们,看大桥。你们辛苦了!”在场的人都非常感动,特别是那些守桥的战士们。




他们难忘前年也是这个时候,漫天飞雪,寒风刺骨.许世友带着两个参谋前来查哨,他看见执勤的战士穿着解放鞋、披着破雨衣站在雪地里,火冒三丈,问管理处负责人:“如果你的孩子在雪地里站岗挨冻,你心疼不心疼?”






在他的督促关心下,战士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都得到了改善。




在南京长江大桥建成后,出人意料担负了一项重大战略任务------为我国潜射导弹模拟试验作出了贡献。




潜艇在几十米深的水下发射导弹,一个难点是弹射时如何确保潜艇的绝对安全。美国第一代潜射模型导弹射出水面时没有点着火,落下来把潜艇砸扁了,造成艇毁人亡的恶性事故。以后,美国改在水陆交界的地方进行试验,先用巨型塔吊把模型导弹系住,待导弹从水下发射后,塔吊上的钢丝绳把它吊住,不让导弹落到水下潜艇所在深度。




借鉴美国人的经验教训,我国潜射导弹的总设计师黄纬禄等科学家四处寻找合适的试验地点。太湖、青海湖、云南的抚仙湖等,远近大小几十个湖泊都先后勘察过。有的湖泊可用,但要新建一套设施,水下施工难度高,耗资特别巨大。




怎么办才好?黄纬禄突发妙想:利用长江大桥。钱学森一听,拍案叫绝:“好!我原先就怀疑美国佬的办法适不适合我国国情,人家是大富翁呀!”




长江大桥刚建成时,许司令就想测试一下它的坚固程度能否经得住战争的考验。 身为有经验、有远见的高级将领,他才不会只顾民用,不想军用。所以,黄总的方案一提出来,省革委会向他汇报,他一听就说“是个好事”,举双手拥护。试验的日子确定下来。他下令大桥宵禁3日,并亲自陪同专家们上桥勘察现场。




一切安排妥当,模型导弹被桥下的大吊车高高吊起。黄纬禄穿着背心短裤,头戴草帽,站在桥上指挥。一声令下,模型导弹以雷霆万钧之势坠落江流,溅起的水柱比桥面还高。水花溅了黄总一身。




多次试验,一个结果:落弹不会砸着潜艇。




若干年后,美国“核潜艇之父”里科弗来华访问。他得知我国的潜射模拟试验是凭借南京长江大桥获得成功的,连声赞道:“这是了不起的创举,你们也是‘核潜艇之父’啊!”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