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边防往事之初到边防(连载)

九州风雨我归来 收藏 11 362
导读:[center]边防往事 楔子 离别边防十六年, 往事如昨浮眼前。 人生匆匆一瞬间, 酸甜苦辣皆是缘。[/center] 二十年前的1992年我怀揣梦想从军校毕业后,就主动要求到了黑龙江省的边防去任职锻炼,并有幸被分配到号称“东方第一团”的某边防团。由于这个边防团地处中国的最东端,也就是中国第一个见到太阳的边防团,而我所在的连队和哨所就是中国最早见到太阳的地方,全军最有名的重点哨所---“英雄的东方第一哨”,由于在这个哨所、在这个连队先后当过排长、哨长、副指导员、连长

边防往事


楔子

离别边防十六年,

往事如昨浮眼前。

人生匆匆一瞬间,

酸甜苦辣皆是缘。


二十年前的1992年我怀揣梦想从军校毕业后,就主动要求到了黑龙江省的边防去任职锻炼,并有幸被分配到号称“东方第一团”的某边防团。由于这个边防团地处中国的最东端,也就是中国第一个见到太阳的边防团,而我所在的连队和哨所就是中国最早见到太阳的地方,全军最有名的重点哨所---“英雄的东方第一哨”,由于在这个哨所、在这个连队先后当过排长、哨长、副指导员、连长等职务,因此在边防一干就是4年零2个月的时间。

在边防期间发生的件件大事,种种小情,让我终生难忘,边防虽然艰苦,但它能陶冶你的情操,磨炼你的性格,锻炼你的意志,锤炼你的品格,提高你的修养,改造你的人生观。通过站岗、值勤、放哨、巡逻等,能让你懂得什么是边防、什么是国界、什么是国门、什么是界桩、什么是界碑;通过边防生活、学习和训练,能让你体会到边防生活的酸甜苦辣和不易;通过带兵、管理、查铺、查哨,能让你感受到边防战士的单纯、阳光与责任;通过与边境村民的接触、军民共建活动等,能让你感受到边民的纯朴与艰辛;通过边防会晤与俄边防军的接触,能让你提高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并从中了解到两军的不同……

“边防无小事,有事就捅天”。我所在的边防某团,那几年总是有大事发生,既有在执行任务时,因处置不当,被俄军抓走的我边防排长;也有在巡逻中,被中邪的战士打死的战友;更有在捕鱼期被俄边防军抓走的21名渔民;还有边防官兵在无意中抓获的俄军士兵……

虽然我于1996年调离了边防,回到了内地冰城哈尔滨某部,但每当回想起在边防的1500多个日日夜夜及发生在边防的大事小情,总有说不尽道不完的故事。然而由于种种原因,虽然有创作的想法,但一直没有实际行动,直到我转业在地方工作3年后的今天,才有时间和机会去从“不同方位、不同角度、不同层次”进行一一赘述,但愿我的故事能给有缘阅读到的朋友,留下淡淡的一笑和对人生的感悟及对边防的了解。

创作来源于灵感,取材来源于生活,故事来源于情感,情节来源于趣味,技巧来源于加工,作品来源于艺术。对文中的人和事,切勿对号入座。

初到边防

1992年7月20日我终于从“有中国西点军校”之称的大连陆军指挥学院毕业了,学员毕业去向一般都是按照“从哪个部队来,回哪个部队去”的原则进行分配。因1991年的“8.19事件”苏联解体了,我们国家部署在东北三省的所有守备部队也就随之解散了,被解散部队中的一些年轻的和有能力的军官就交流到了省军区所属部队。因此,本应该回冰城哈尔滨的我,因原部队没有位置和编制,只能重新选择分配去向,当时规定可选择的部队主要是东北三省的各边防团或沈阳军区所属的几个野战部队或管理野战医院与军需物资的四○分部。经过再三考虑、权衡利弊,自己还是决定到黑龙江省军区所属的边防团,由于要去的部队院校没有具体明确,只能到军级单位的干部部门去听候安排。

7月23日我们队的125名学员,按照分配的去向,先后离开了母校大连陆军指挥学院。我也乘坐火车别了母校离开了大连金州区,前往驻守在哈尔滨军工院的黑龙江省军区干部处报到。期间到老部队看望了老领导、老战友,还有转为志愿兵(那时不叫士官)的老乡,并耐心等待上级的具体分配指令,因此在老部队多停留了几日。7月28日终于等来了消息,对我印象不错的干部处梁处长说:鉴于你在部队考军校前,曾是直属队非常优秀的班长,并且据学院反映你在军校期间也表现得非常优秀,我们是真想把你留下来,可惜没有位置,我已经和某军分区的干部科长说好了,要尽可能地把你留在军分区所属部队,以后有机会再把你调回来。你赶紧买火车票前往报到吧,有什么困难尽管提出来。我说:谢谢首长关心,没有什么困难,不管分到哪个部队,我都会好好干的,请首长放心。梁处长又对我说了一些安慰的话……

7月31日我乘坐了一宿的火车终于到了佳木斯市,并到军分区干部科报了到。那几天,从各个军校前来报到的毕业学员时常有,初次见面的干部科魏科长,可能是由于报到的学员多、所干的工作杂等等原因,一时忘记了省军区干部处梁处长关于我的电话交待,见我比其他毕业学员报道的时间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劈头盖脸地训斥了我一顿,说了一些诸如组织纪律观念不强、在军校是怎么学的等等难听的话,等他把我训斥完了,我就把省军区干部处开的介绍信交给了他,并说是梁处长让我来找您魏科长的。

魏科长一看介绍信,再一听我说的话,好象是打了兴奋剂一样,马上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又是让座又是倒水,本来满脸怒容的他,好似雨过天晴一样突然堆满了笑容。他对我说:“梁处长是我的老上级,梁处长的事就是我的事,领导交待的事我能不办好吗?!遗憾的是,佳木斯市有个守备22团也解散了,军分区也没有位置了,现在只能到边防三团或者边防四团”。我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去哪个边防团都行”。他说:“佳木斯军分区只管这两个团(后来边防三团移交到双鸭山军分区管辖),这两个团都非常有名,三团在饶河县,离佳木斯市有500多华里,著名的珍宝岛哨所就归三团管辖;四团在抚远县,离佳木斯市有600多华里,英雄的东方第一哨就归四团管辖。我建议你到边防四团,我和哪里的张团长比较熟,他原是军分区机关的,后来到边防四团提拔重用了”。于是乎,我在魏科长的建议安排下,被分到了边防四团。魏科长最后对我说:“你明天就走吧,团里还准备对你们这批新毕业的学员进行集训呢”。

由于在佳木斯市既无亲又无故还无老乡和战友,于是就住在离长途汽车站较近的小旅馆。因当时时间比较紧,没有来得急买上汽车票,幸亏旅馆的好心店主告诉我,到抚远县要早点起,如果起来晚了,就坐不上长途车了,长途汽车每天只有一趟,而且是早上5点钟发车,至少需要跑12个小时才能到达抚远县城。因为那时的道路都是土道,不象现在都是柏油路或者是水泥的。

为了不耽误乘车,我在3点多钟就起来了,因为我戴的手表是电子表,能定点有音乐的那种。等我洗漱完毕就早早到了长途汽车站。果不其然,等我找到去抚远县的长途汽车站点时,早就有一部分人在那儿排队了,我也赶快排了队,当我问他们买票了吗,他们说就是因为事急没有及时买到票,如果能够早一天买票,就是有座位的票,现在排队买票,根本没有座位。我说,道路这么远,没有座位怎么能行?他们说,能买着票,就说明今天能走上,有没有座位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能回到家里,因为他们经常外出,都已经习惯这种现象了。对此,我真的无语了……

8月1日是建军节,这天早上4时30分终于等到去抚远县长途汽车的到来,这时候乘车的人比较多,售票员很会组织,让有座位票的旅客排一队有序上车,让我们没有买到票的10多个人排一队然后买票上车。因为没有座位,我们10多个人都是拎着大小不同、重量不一的行李上车的,那个时候的长途汽车,非常破旧,如同古董,车体下没有存放行李的地方,车体内也没有行李架。我们10多个人都在车上的过道里,一手抓着别人座位的椅靠,一手扶着自己的行李。

早上5时整,车准时出发,大约半个小时后,车终于驶离了佳木斯市并走上了前往抚远的国道。说是国道,其实还不如现在的乡村道,一路坑坑洼洼,颠颠簸簸。大约跑了将近6个小时的路程,车终于到了富锦市,并停靠在饭店旁边。司机让大家休息吃饭,1个小时后准时到车上,超时不等人。我看了一下手表,时间约为11时30分,人困马乏的我,由于内急赶紧找到坐落在离饭店不远处的一个乡村用的旱厕所,由于前去的人比较多,都是排队等候方便。幸而我有时间观念,第一个进去,第一个出来。那个时候正是八月份,黑龙江的天气虽然相对内地气温低一些,但毕竟是苍蝇蚊虫比较多的时候,再加之边远小县城的卫生条件不好,进到如此的旱厕所里,其情、其形、其气、其味可想而知,也许边境上的任何东西没有污染,苍蝇蚊虫都特别大,如同轰炸机一样嗡嗡作响,扑面而来,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情景,真有点招架不住,加之刺鼻的恶臭味,让我喘不过气来,差一点呕吐起来。好不容易挤出来,就赶紧跑到外面张大嘴巴吸了吸外面的空气。约5分钟后,我才想起应该弄点什么吃呢?虽然没有胃口,但已经咕咕作响的肚皮最终促使我到小卖店买了面色、火腿肠、花生米和一拉罐饮料等,感觉这样比在饭店吃,既省时又卫生。由于在陆军学院养成了吃饭快的习惯,加之也确实饿极了, 于是狼吞虎咽,不一会儿就吃完了,一看表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剩余的时间我就和同车的一位姓王的老大哥唠起了边防的事。

他说他在抚远县城工作,每次到佳木斯公出办事,都要坐这趟长途汽车,去边防四团需要到离县城20多华里的浓江乡下车,然后顺着一条斜坡土道上山直走20分钟就能到团部。他还说团里的头头脑脑都认识,有什么事可以和他说,当时由于年轻没有社会经验只是说了感谢的话,也没有要电话号码,因为那时候通信工具不象现在这样普遍,既没有传呼也没有手机。

再次上车的时间到了,大约12点半,车又驶向了前往边境上的国道。从富锦出来后,路况和佳木斯路段比,相关甚远,全是松软的黑土道。由于在富锦站下了不少人,我们几个没有座位的人,终于也有座位了。那时的天气中午还是比较热的,我见别人打开了车窗,靠近后排窗边的我,也随手打开了车窗。由于是土道,加之太松软,还有许多小水坑,车颠簸的非常利害,有时遇到比较大一点的土坑,能把后边座位上的人颠起来,很高很高,真是要命。最令人心烦的是由于车跑得快,加之是土道,被车带起来的尘土弥漫了整个车厢,每个人都被弄得灰头盖脸的。我也不例外,可惜的是白瞎了我的白衬衣,从哈尔滨走的时候,为了报到时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于是换了一整套干净的学员军装,没有想到的是这一路的颠簸与尘土**,把个白衬衣弄得如同农民舍不得扔的衣服一样,特别是衣领袖口更是难看极了。

车还在土道上飞快的向前行驶着,一会儿直道,一会儿弯道,一会儿过小桥,一会儿上斜坡,道路越走越窄,路边的树林越来越茂密,经过的村庄也越来越稀少,真有一种静谧的感觉和神秘的味道。车往前行,树往后走,人往远处眺,当我看到边境线上那一闪而过、带有金黄色的树叶在微风中飘零而落的时候,真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在部队这么多年,“八一”建军节从来没有在路上度过的。常言道“每逢佳节倍思亲”,不知何原因,一种思家的情愫油然而生,特别是想起远方的年迈父母时,想着想着,眼睛不知不觉湿润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这是第一次到边境、第一次远离大城市、第一次见到如此冷清的乡间村庄、第一次离家的距离需要横跨千山和万水。

谢天谢地,道路虽然坑坑洼洼、崎岖不平,但看似老态龙钟的老破车,在过了同江市这个边境小县级市后还在继续地行驶着,心里也就不怎么担心了。下午4点多钟,太阳已经西坠,估计应该快到目的地了,因为感觉快要出边境了(事后看地图才知道,其实就是沿着边境线的沙石路走的)。没有想到的是又走了近一个小时的路程,就在我看到太阳快要落到地平线的时候,同车的王大哥告诉我,快到浓江乡了,让我做好下车的准备,此时那如同老黄牛的老汽车,虽然在边境线上拐来拐去的,但还是感觉跑得特别快,在经过了大约10分钟的时间,汽车驶进了一片山区,那是属于植被茂密的群山,就在我欣赏因太阳余辉而使整个山体显得富有诗情画意的时候,司机师傅停车了,说是到了浓江乡了,和我一起下车的共有3个人。那两个人是附近村庄的,他们为我指引了前往边防团的山路。

由于那时候没有什么手机电话,也不知道边防团的电话,加之天色已晚,故自己拎着已经面目全非的行李,沿着崎岖的山路寻觅着团部。走着走着,突然在比较隐密的道路上发现了两名饭后出来散步的团机关军官,他们问我是不是前来报到的学员?我马上说:是、是、是!他们就帮我拿着行李带我去团部。

当我接近被群山环抱、坐落在茂密树林中、全是平房的团部大院时,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团部大院门口的两侧白墙,印有醒目的十六个红色大字,左边是“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右边是“献身边防,扎根边疆”。正当我看着大字进行细细口味的时候,执勤的士兵问我有没有证件和手续,我才回过神来,并马上拿了出来,在门卫登了记后,我就在两名接我军官的引导下,进到团部大院里。由于此时已经是过了吃晚饭的时间,在大院里溜达的干部战士想到多一些。帮我拿行李的两名军官直接将我带到团干部股,也许干部股的人知道有陆续报到的学员要来,因此留有干部值班,当时接待我的是马干事,他问了我的情况,在看了我的干部介绍信、组织介绍信、后勤供应介绍信等后,就让我先到团机关食堂吃饭后,再到团教导队报到。

团机关食堂的战士是三级厨师,做饭很快,不一会儿功夫,就给我准备好了两个小菜和几个馒头,外加一碗比较稀溜的面条,也许是宽心面吧。吃完饭后,我就在团警卫排2名战士的引导下,去了后山的教导队,到了那儿才知道已经有12个从各军校毕业的学员会聚到一起,他们正在打扑克玩。经过询问,他们中有陆军学院的、有汽车运输学院的、有军医学校的、有军队财务学院的、还有俄语翻译学院的等等,其中算上我有10个学员毕业后没有回到原来的老部队,剩余的3名学员原先就是这个边防团的战士。

由于我们在教导队住的是平房,睡的是12人的大通铺,也就是冬天能烧煤炭的大火炕。团里规定我们新来的学员必须在晚上九点半准时熄灯休息,于是我们在晚上大约9点的时候开始洗漱。原认为平房内的水房能洗漱,结果不能使用,原因是没有水,可能担心平房受潮,等到了冬天再用。我就在其他学员的带领下到了平房外30多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储水罐,于是我就用从军校带来的印有“大军陆军学院”红色字样的军用白瓷脸盆,接了一盆水放在一个相对比较平坦的地形上,然后从绿色的军挎里取出草绿色的搪瓷缸,对着储水罐的胶皮管接了满满的一缸子水,顺便放在一块较平的石头上,之后,又从军挎里摸出香皂、牙膏和牙刷来,先是用力地挤着基本上就没有多少的牙膏管,等挤在牙刷上后,就在盛满水的缸子里沾了一下水,开始刷起了牙,当牙刷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就端起了缸子开始用水漱口,当我张大嘴巴刚刚往口里灌了满满一口水的时候,我又立即吐了出来,并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感觉满嘴就象含了一块冰一样的凉,那牙齿唰得一下就痛了起来,真是拔凉拔凉的。旁边的学员见到此种情形,哈哈大笑,因为他们比我来得早,已经有经验了。为什么会这样呢,是因为储水罐里的水,是从深山井里抽出来的水,非常非常的冰凉,简直让人受不了!洗脸的时候还好一些,虽然冰凉,但还能承受得了。洗脚就不敢把脚全部泡到水里去,只能用手沾着水抹了抹,然后再用袜子擦了擦,因为事先没有准备擦脚布。

由于坐了一天的长途汽车,感觉非常劳累和困乏,于是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半夜里,不知从哪儿传来的“狗”叫声(其实是山里的野狼嚎叫,边境线上的群山,属于原始森林,各种野兽时常出没),我被那凄惨的嚎叫声惊醒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而且还听见窗外有沙沙的声音(山风带起的树叶声音),由于睡不着,就起来上厕所,结果在平房里没有找到,后来哨兵告诉我,前方50多米处就是厕所,由于平房外没有电灯照耀,加之初到边防也没有准备手电筒,只能摸着黑,用脚试探着山路找厕所,虽然只有50多米远,但感觉好象有100多米的距离,当我摸索前行的时候,远处又传来了呼呼的山风声,与近处的树叶沙沙声,还有远处的野狼嚎叫声,这几种声音交织在一起,时而近时而远,这让初到边防的我不知如何是好,心里还真有点害怕和担心,万一野狼来了怎么办?但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其实,现在看来当时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去走那么远的山路上厕所,完全可以随便找个近一点的地方就地解决。但是,那个时候可不敢这样做,因为你是刚刚从军校走出来的即将当排长的军官,如果让士兵看到,或让团里干部知道,那就好说不好听了,先不说你随地大小便的问题,就胆量这一关,也让你抬不起头来,如果是胆小鬼的排长,谁能看得起你呢?遭人耻笑不说,关键是将来没法带兵、管兵了。万兴,一切没有发生,上厕所回来后躺在大通铺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正是:

山多林密遍地草,

地旷村稀人口少。

要问边陲有多好?

条件艰苦受不了。

(如感兴趣,请关注近期的“边防往事之初到小县城”)


本文内容于 2012/4/6 16:01:41 被九州风雨我归来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