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前期魏国的强大令人吃惊

zwlzwlzwl9 收藏 52 76826
导读:魏国中齐国"围魏救赵"之计,有桂陵之败,但仍坚持当年拿下赵都邯郸, 使"围魏救赵"之计失败, 然后回头扑向秦军,大败之,以其强大的实力坚持两线做战, 迫使齐国求和, 赵国臣服,才将邯郸还给赵国.直至马陵之败, 万弩齐发之夜,这是魏国命运的转折点。    此役,魏大将庞涓中伏战死,魏军十万精兵全军覆没,魏太子申被俘。这之后,在秦、楚两强的接连打击之下,骄横的霸主魏国从此国运中衰、一蹶不振。     以至于后来魏惠王凄凉之语:东败与齐(马陵之战),长子死焉;西丧地于秦七百里(丢失河西之地);南辱

魏国中齐国"围魏救赵"之计,有桂陵之败,但仍坚持当年拿下赵都邯郸, 使"围魏救赵"之计失败, 然后回头扑向秦军,大败之,以其强大的实力坚持两线做战, 迫使齐国求和, 赵国臣服,才将邯郸还给赵国.直至马陵之败, 万弩齐发之夜,这是魏国命运的转折点。

此役,魏大将庞涓中伏战死,魏军十万精兵全军覆没,魏太子申被俘。这之后,在秦、楚两强的接连打击之下,骄横的霸主魏国从此国运中衰、一蹶不振。

以至于后来魏惠王凄凉之语:东败与齐(马陵之战),长子死焉;西丧地于秦七百里(丢失河西之地);南辱于楚,失八邑,寡人耻!

春秋时代过渡到战国时期,各诸侯大国已不仅仅满足于争霸,大并小、强兼弱、兼弱攻昧的大规模兼并战争越演越烈。后秦国携变法之威、地利之固、民风之悍、兵法之教,仗六世之余威,遣虎狼之师东下席卷六国,统一四海。秦国之强、秦军之悍大家早以熟知,但战国初期,齐、楚、燕、韩、赵、魏、秦七雄皆有所长,可谓鹿死谁手难见分晓,而当时最强大的国家并不是西方的秦国,而是地处中原的魏国。魏自前413年至前408年五年的时间里,连续攻秦,尽得秦河西之地,逼迫秦国退守洛水,夹河对峙。前408年至406年魏国遣大将乐羊越赵境灭中山。前404 年至前373年连续十一年伐齐,破齐长城,使齐内地震恐。前375年伐楚之榆关,前371 年攻占楚之鲁阳。

魏国之所以在战国初期国势强大,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三家分晋,魏得晋国上地,且又地处中原,物华天宝、人才济济。法家李俚;兵家吴起;政治家西门豹、公孙座;大将乐羊、庞涓、犀首皆一时之人杰也。魏文侯、魏武侯是素有声望的贤明之主,颇有王霸之志,纵览英雄、量才使用、思贤若渴。魏之强大是得人和也。

魏所处的中原地区,开发较早,生产力先进,人口众多、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由于路网纵横、交通便利所以天下物产云集从而使商业繁荣、制作业发达。战国时期最大的商业城市除了宋国定陶外,就数魏国大梁了。战国时,铁器以逐渐推广使用。当时天下的冶金中心均在韩魏。魏国由以兵器制作业发达而称雄与当世。魏军以逐步采用铁制兵器代替青铜兵器,史称魏军甲兵犀利。魏国选练武卒,均为重装步兵,披重铠、持戈配剑、背弓弩、跨矢囊。可以说是装备精良武装到了牙齿。可见如果没有强大冶金工业及兵器制作业的支持,以如此装备武装到单兵是难以想象的。大凡得地利者,必有山川之险固,兼得物产之富饶。魏地处中原无山川之险,却得地力之饶以充军国之资,魏之强大不能说未得地利也,不过,由于无山川之险,魏国在地利方面残缺不全只得其末未得其本。(关于此点后文还将详述)

魏国是战国中第一个实施变法图强的诸侯国。魏文侯重用法家李俚、西门豹制定法经,确立了封建土地所有制。极大的激活了生产力,魏国社会转型较早,所以在战国初期优势非常明显,正是因为魏文侯的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才奠定了魏的强盛之基。后六国君主,借鉴魏变法强国的经验,纷纷变法自强。从某种意义上讲魏国在战国初期率先强大可谓得天时,是一个根基深厚的老牌强国。

在军事方面,魏国较早的进行了军事变革。建立了以精锐武卒为核心的常备军。魏军内部等级森然、分工明确。且数量庞大。魏襄王时期,魏有武卒(重装步兵)二十万;奋击(轻锐步兵)二十万;苍头(裹头巾的待选新兵)二十万;厮徒(军工、勤务兵、辎重兵)二十万。车六百乘、骑五千匹。军事实力可谓雄厚。故苏秦语:魏乃天下之强国也。魏军精选武卒成为各代定制,魏武卒披重甲,持戈配剑,操12担之弩,负矢囊内装弩箭50枝,携三日口粮,半天能走一百里(荀子议兵篇)。可见魏军士兵正规化及军事素养极高,战斗力较强。

战国初期,魏联赵和韩并三晋之力,向外扩张。三晋合力,其人力物力占绝对优势且又占天下之枢,故所向披靡。诸侯莫甘当其锋。以至于后来得魏惠王追惜以往的强大发出了“晋国天下莫强焉”的感叹。综合以上几点,战国初年,魏持人和,得物饶,仗变法之威,军力之盛、连三晋之势,兼弱攻昧,横行天下,终于在魏武侯时期,坐了中原霸主的宝座。

魏之强盛始于魏文侯,而终于魏惠王,历时三代70余年。魏惠王时期,魏倾其全力,力保霸主之位,但由于秦齐的迅速崛起。魏之霸业历经数次反复,尤其是齐国的强大对魏国构成了直接的威胁。之。

强大的魏国之所以衰落,愚认为主要有如下原因:

一、自魏文侯、魏武侯之后,魏统治者忌才妒能、猜忌骨肉、刚愎骄盛、刻薄寡恩、轻视贤才,致使人和渐失,霸业逐废。

吴起、犀首乃魏之良将,屡建奇勋,却受魏主猜忌,一个南逃入楚,一个西奔入秦;公孙座临死举荐商鞅,而惠王不以为然;孙膑向魏王献兵书反遭刖刑;范雎出使齐国有功不赏,遭陷害下狱受刑,差一点惨死狱中。信陵君乃魏安厘王之弟,是战国末期优秀的贵族军事家,素有威望德才,曾率魏楚联军解邯郸之围两败秦军,反受魏王疑忌,数次被罢兵权忧愤而死。

魏国开国于中原腹地,四面强敌环司。其势犹如围棋里的“草肚皮”,围棋对弈中,非棋力过人者岂敢在腹心开局焉?立足中原而争霸天下者,非仗人谋,得人和不可。五百年后,立足于中原腹地而统一北方的曹操,曾言: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此语可谓道出真谛。魏中原上国,人杰地灵,人才济济,可为人才大国也。吴起、犀首、商鞅、孙膑、范雎、信陵、尉缭皆魏之贤才,魏轻视之、猜忌之、排斥之、迫害之、致使贤才奔他国而建功立业,骨肉受猜忌后含恨而亡。魏之所作所为足令天下有识之士寒心矣!“得士则强,失士则亡。”这句话与魏国盛衰兴亡相始终。

二、魏强盛时,蚕食天下,兼并中原但主要战略方向不明,忽东忽西,忽南忽北,甚至于越境灭国,盲目扩张毫无方略可言。魏在最强时的疆域态势在其他诸侯国中也算绝无仅有的,可谓怪异。为何如此说,魏国之形势可比为哑铃型或扁担型,一根扁担挑两头,两头重中间轻。魏国西部是晋西南的河西之地,东部则是以大梁为中心的中原腹地,北部地区则是以邺为首的河内之地;另外还有隔着赵国的飞地中山。而东部的中原地区与西部的河西地区,受韩国所阻,仅凭上党的崎岖狭窄的战略走廊相连,且迁都大梁后,东重西轻之势以成,一旦河西有警,魏国从中原地区调兵经上党山地驰援河西,道路崎岖,既远且慢,难以应急。尤其是秦强大以后,对河西之地志在必得,以河西之军难抗秦倾国之师,且中原为魏之根本又是四战之地,魏之精兵多被他国牵制,难以赴援,即使魏军千里赴援,秦军占地利之近,以逸待劳,魏军远来未必能占上风。此反客为主之道也。后魏惠王割河西七百里之地于秦,并非其智力不济,乃鞭长莫及耳。

再看孤悬于魏国本土之外的魏之中山地区,原为中山国,前406年为魏大将乐羊所灭,魏在此地设将驻兵以守御。此地南联赵境,北接燕国,孤悬于外,与魏联系必越赵境,陆路交通受制于人,一旦有变,难以控制。(按:后中山趁魏国马陵之败,无暇北顾之际杀魏守将复国)可见魏国是举国三分,没有一块完整的国土,东西南北不得兼顾,正所谓张仪所言的四分五裂之道也!

魏国地理大势之所以造成如此不利局面,主要是因为魏初盲目扩张,素无方略、贪利受地所造成的。魏国强大之时,正是六国不强之际,魏可谓是得其时也。魏国在夺取了秦河西之地后,对秦国已构成侧翼包围与高屋建瓯之势,如能趁秦国内部政理不修,国穷民弱之际,安抚各国,审时度势、鼓行向西,一举灭秦不是没有可能,即使不能灭秦,也可尽夺秦之泾渭平原,独霸秦川,之后魏对韩可造成四面合围之优势,韩国四面受敌,虽有三川之险,然其境不过千里岂能长久。韩与魏同赵与魏不同,赵与魏互为声援,唇齿相依。韩国对魏国而言则是将魏国一分为二,阻其东西相顾的腹心之祸。魏和韩势难长久,从长远来看,韩不灭则魏不强,其势然也。魏国如能削秦灭韩,使其国土东西相连成为一体。拥山河之险,控天下之枢,尽地利之饶、东向以争诸侯,既无西顾之忧,又可避免两线作战,魏国霸业可成。魏国计不出此,是为丧天时也。

三、三晋势分后,魏国轻外交伐谋,又地处中原骄横于世,树敌过多。魏自持强大,攻赵、伐韩、防秦、迫齐、逼楚。魏虽称雄一时,但无地利之险可为屏障,且四面受敌,一直未能摆脱内线作战的不利态势,魏国为维护霸主地位,两个拳头欲击天下之人,魏是四战之地、四战之国,岂能长久。尤其是齐秦两国相继崛起,对魏国已构成东西夹击之时,魏不合与齐,齐攻其东,魏不合与秦,秦攻其西。以魏国一国之力而与二强争衡,魏军穷于奔命,故此失彼,并力于西则东虚,并力与东则西虚,几个回合下来,魏国就招架不住,一败涂地了。这一点,倒有点同二战中的德国有些相似。

五、一个国家统治集团的野心往往同这个国家的实力增长成正比。有吞并天下的实力才能有吞并天下的野心。战国初年魏国虽说强大,但似乎还不具备整合天下的实力。魏国地处中原四战之地,无论向那一方向扩张,都将面临强大的阻力,弄不好将使自身成为天下众矢之的,促成各国合纵之势。魏是典型的内线作战的态势。魏国地处中原腹地,无险可凭,地理大势是非常不利的。那麽,怎样才能摆脱这种不利的局面呢?魏国要想摆脱内线作战的局面,必须要审视度势,正确的确定自己的主要战略方向。从后来的历史来看,赵楚两国不会对魏国构成太大的威胁。魏国无南北之优,却有东西之患,齐秦两国的强大对魏国已造成东西夹击之势。魏国的主要对手应是秦齐两国,主要的战略问题应是向东用兵(攻齐),还是向西用兵(攻秦)的问题?

在确定了主要的战略方向及主要的打击对象之后,还要注意以下三个问题:

一、在打击主要对手的同时,要对次要战略方向上的次要对手进行安抚,必要时要不惜做出让步。从而使自己能够获得充足的战略回旋时间,避免陷于两线作战。二、在打击主要的对手的同时,要留有一定的兵力对次要对手实施严密的监视,并制定稳妥的紧急预案。不恃人不犯我,而恃我之不可犯。三、依靠武力扩张所得到的领土,必须要有充足的实力与决心保有它。实际上,在激烈的竞争中,往往是“拓土容易,守土难。”

在前408年秦国商鞅变法之前,魏国的主要战略方向应是向西用兵,不断的打击并消弱秦韩两国,以解西顾之忧。在商鞅变法之后,秦国业已强大,控山河之险,急难图之,客观上,魏国已经丧失了灭秦的最佳时机。前408年后,魏国的主要战略方向应是向东用兵,重点打击齐国,灭齐后魏可西向与秦争天下,这样也可摆脱内线作战的不利态势。由此可见,面临内线作战又无战略纵深,战争持久力不足的国家,统治者如不能充分合理的使用力量与谋略,是无法在激烈的竞争中,驾驭国家的命运的。

四、由于战国初年,魏军纵横中原50余年无对手已成骄兵,魏统治者和领兵大将目光短浅,骄傲轻敌,在具体战役指导上,顾前不顾后,只知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在后。魏处四战之地、无险可守而倾其精兵锐卒伐韩攻赵,虚国远征,以犯兵家大忌,以至于孙膑伐魏引兵疾走大梁,攻其所必救。成功的调动了敌人,围魏救赵,败魏军于桂陵;退军设伏,斩庞涓于马陵。致使魏丧师辱国,霸业中衰。

其实齐魏两国军力对比,仍是魏强齐弱,魏国处置得当,并不见得非败于齐不可,如若,魏国把形势估计的复杂一些,在攻赵伐韩之时,保留一部分精兵于国内,作为战略预备队以防不测。齐军来攻,则闭城自守以敝齐军,齐军远来其意在于偷袭救赵,并无攻坚之意。大梁暂时无危险。魏军回援主力可兵分两路,一路循循渐进救援大梁以诱齐军(此其利有三:一,魏守军少,而齐军多,可为守军之外援,以坚其心;二可避免迅速回援中齐军之埋伏;三、可诱使齐军继续逗留魏境,为切断齐军退路赢得时间。)一路迅速直插齐军之后,断其归路,阻其粮道,齐军远来、势难长久,闻归路将被断,必引军自退,齐军若退,魏军前堵后追三路击之可获全胜。而魏军主将庞涓骄傲轻敌,战役指导上呆板机械,只知寻找齐军主力硬碰硬地进行决战,魏军将骄兵悍一味穷追猛打,不钻到孙膑的伏击圈里誓不罢休,怎能不败?

综上所述,战国中后期的魏国,失人和、丧天时、无地利、轻外交、少伐谋、在具体战役指挥上,简单机械。原先称霸的有利条件均已不复存在了。对魏统治者而言,昔日的荣耀已化为一场中原残梦,留下的只有一段无可奈何的回忆。魏国霸业被他国所取代,终是在所难免之事了。

18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魏国之败最大的问题是敌人的崛起,不是一个而是3个,秦、齐、楚。

魏国战国初期之所以能东征西讨,是因为此时的国际形势还没有从春秋争霸战中清醒过来,秦、齐、楚还没有完全摆脱尊王攘夷,周天子是老大的思想。

魏国更像是春秋的郑国,最先把握了国际形势的发展,不过当齐、宋、晋、楚、秦等跟上形势时,郑国就不行了,成了朝秦暮楚的例子。

魏国不是没有强大的机会,如果韩魏赵继续结盟,联合三国之力,重复晋国的霸业并不是不可能。春秋的均势正是从晋国的分裂和韩魏赵同盟的瓦解开始的!逐鹿中原,其实就是晋国所处位置,晋失其鹿,各国争先猎鹿才是战国的最终目的。

魏国最大的问题是破坏了韩魏赵的联盟,引入了外部力量,瓦解了内部的团结。而不是什么战略失误。

联想中国历史,哪一次亡国没有自毁长城的教训?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