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母飘泊苦无知识 儿女分离散在动乱

yngjysl 收藏 26 174



[清明节先辈悼念之际,一家六口一世生活的追忆]


父母之苦

个人四姐弟的父母,出生于滇中的江川县,美丽的抚仙湖与星云湖畔。此地,可是云南典型的鱼米之乡哪,少有的富庶地区,过去与今日视角皆然。然而,在旧社会,兵荒马乱的,土匪强盗横行,生活艰难,贫穷不安定哦。本人的爷爷,在我父亲一岁时,就遭山上来的土匪给害死了,一家三兄妹,全靠奶奶一人拉扯大。因为生活贫穷,家徒四壁,故父亲,小小年纪,九岁时,就离开家乡,到邻县通海求生啦。没本事呀,干的是学徒工,帮人家切推烟丝。

母亲家庭,与父亲家在远离两湖的山区不同,母亲家在星云湖海边。我的公公婆婆双全,兄弟姐妹九人,四男五女,一大家子十一口人,土地有数十亩,人丁极其兴旺。一个村子七瓜八葛的亲威数百众多,家庭家族势力较大,生活条件相对要好得多。就这样,父亲自小出门在外地帮工,母亲打小在家与众姊妹一起劳动,一者在外单个孤苦伶仃,一者享受着大家庭的温暖。两人是在解放初,一九五零年以前,父亲回家乡后,经媒婆牵线,双双方得订亲的。

一九四零年,时年十二岁的父亲,在通海帮工三年,向往外部花花绿绿的广大世界,不甘永久老死一地,一辈子不得见世面,决心冲出家乡和通海。因此,极不安份的父亲,一路飘泊到了滇南的弥勒,年幼身无其它所长,为了生活生存下去,照旧帮人推烟丝。日本法西斯投降前,从越南河内起飞的零式轰炸机,疯狂对滇南一带进行了大轰炸,整个弥勒城被鬼子炸平了,老百姓尸横遍野。伤心恐惧害怕的父亲,只好随着逃难的难民潮,裹胁到了锡都个旧。

个旧,是我们四姊妹后来的出生地哦,本欲帮人照旧切烟丝讨生活,不想由于矿山城市战略地位重要,大锡工业对抗战支持的作用巨大,日机轰炸更甚。一九四五年上半年,为了自身安全,险些在市区被炸死小命不保的父亲,只好和一路随同的哥哥(我们的大爹)和其他亲威乡亲,再度逃难到马拉格矿山,在此下井背锡矿当砂丁了。自此,父亲就在马拉格锡矿当砂丁,一干就是八年,长年累月背荒,洞子里烟董,遗下气管肺部隐患,直到一九五三年。

个旧解放,父亲回家娶了母亲,父母两人得以在个旧安家落户。后来铁路招工,父亲脱离云锡进了铁路,得在个旧火车站做搬动工,母亲一直做家庭妇女。文革前,先后是我们五姐弟出生,可惜二弟饥饿,饿死于三年困难时期,吃蟑螂维生,我们算命大哦。一九六九年,为应付苏联核大战威胁,全家疏散下放建水农村,文革站在了正确路线一边,父亲升了个小官任车站站长了,随后也调入建水铁路照顾家庭。然后父母终老建水,最近十二年先后病故了。

儿女之孤

文革大动乱,买不到米菜没有煤炭烧,生活极其困顿。同时学校停课,正上铁路小学上三四五年级的三姐弟,只好参加红卫兵组织闹文革啦,只有最小的妹子年幼除外。时断时续的革命运动之余,二二三派一二八派武斗冲突甚剧,整日城市中枪声不断,危险重重。为躲避枪炮,特别是为解决生活问题,十岁上下的三姐弟,被父亲赶着上山挑柴,开荒种地去也。红卫兵响应毛主席号召,开始上山下乡,三姐弟仅系小学生没份,只有疏散下放的“生意”了。

说来,旧社会,父亲九岁独立生活,十分苦难,新社会,我们三姐弟也是这般年纪,就开始跑大山砍柴,上山开荒地,挑大粪磅肥料,种包谷南瓜斤豆,养猪养鸡一类,相对地,自谋独立生存了。特别是弟弟,八九岁就和我们一样,脏活累活干活计了,父亲苦,母亲苦,尽管社会不同,可在文革动乱条件下,我们也没觉着好运祥光嘞。在这个意义上,新旧社会不是两重天,仍然是一重天,两代人,同样都是吃苦遭难的。当然,如果没文革,未必会如此。

一九七零年底,我从建水农村出来,人生方向由铁路向农村转了个大弯,孤身一人,再回到家乡个旧,进了商业局贸易公司,四姐弟第一个,光荣参加站柜台的“革命”工作了。时年不过十五岁,还是父亲找个旧火车站派出所熟识的任警察,悄悄改了本人年龄为十八岁,否则还不得这脱离农村回城上班的好事呢。其后当兵,再回家乡原单位,自己“成家立业”以前,一直都是单枪匹马的,再没与父母姐弟们团圆过。这是时代使然哦,怪不得无奈的父母。

其后几年内,在农村的姐姐和弟弟,先后进入个旧郊区的云锡松矿工作,和到昆明上铁路机械学校,只留下母亲和小妹两人单独在农村。一家子人,就因为生存的因素,自此东西南北天各一方,六人分五地,彻底分开啦。说到这,本人心里也是有些愧疚的,当初只有姐姐够工作的年龄,可父母明显偏心,通过改岁数,让我这个大儿子最先上了班,委屈姐姐了。后来,八十年代,父亲退休小妹抵了班,最初去的工作岗位,也在石屏宝秀火车站,也分开哟。

就这样,我们姊妹四人,各有外地的工作岗位,到头来,除后来小妹调入建水外,几乎没有一个在父母身边,十分遗憾。整个八九十年代,直到二零零年病故,母亲类风湿关节炎,和其它心脏病等多种并发症极其严重,愣是只有老父亲一人忙前顾后地照料,四姐弟建立了自己的家庭,只忙得顾自身,让老父一人苦也。幸喜天佐,父亲劳累一生,从膀胱癌等多种险境中逃生,活到了八十二岁的高龄,幸甚。只是儿女晚年尽孝欠,让老父不得不续弦,悔痛。

清明节之际,谨以此文,代四姐弟一起,怀想与纪念父母的在天之灵,祝他们天国安息……



2012-4-3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15楼明湛

文革前后那一代人,经历太多的苦。也会深深感知平平安安就是福,真挚的亲情也会历久弥坚!

14楼c先生

 以下是引用yngjysl 在第12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c先生 在第10楼的发言:
......

老哥,我自十来岁起,记得的家人就是在东一个西一个的,直至今日,家人团圆的日子曲指可数,离别与思念的思绪自是深有体会。但又不是我们能化解得了的,是所处的时代如此,尽量适应罢了。

同林鸟,同命人,相逢识,铁血缘,时代歌,谁能谢?

愿今后少些人为的散,家庭的分离曲,人生的悲欢颂,就大幸了·

我们这一代只能如此过了,但愿下一代会好过些,某些时候感觉他们才是最不幸的一代,很多的是独生子女,兄弟姊妹是很少的,两人要照顾四个以上的老人,比起我们这代人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是悲是喜焉?

12楼yngjysl

 以下是引用c先生 在第1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yngjysl 在第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c先生 在第8楼的发言:
老哥追思父母生活轨迹的贴文,记录了老人家们一生的坎坷经历,让人唏嘘不已。为人子女的,虽说都知要孝敬老人,可有时也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今时不同过去,因各种原因会远离父母家人独闯天涯的人大有人在,今时国情大抵如此。相信父母们也能理解并支持的。

为了生活,为了事业,为了爱情,父母亲人,终归会理解与支持的

但是,因为动乱,时代,社会等非主观原因,而飘泊四方,可能造成家庭的四分五裂,却属于另一种情势了

老哥,我自十来岁起,记得的家人就是在东一个西一个的,直至今日,家人团圆的日子曲指可数,离别与思念的思绪自是深有体会。但又不是我们能化解得了的,是所处的时代如此,尽量适应罢了。

同林鸟,同命人,相逢识,铁血缘,时代歌,谁能谢?

愿今后少些人为的散,家庭的分离曲,人生的悲欢颂,就大幸了·

13楼yngjysl

 以下是引用寻一刀 在第1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yngjysl 在第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寻一刀 在第5楼的发言:
吃苦耐劳,坚韧不拔,阳老哥的家传美德!读完让人备受鼓励

也有些悲哀哟,时代天地的天空,哦,物换星移依然

经过您的努力奋斗,现在您的孩子可以过上安稳幸福的日子,一定是您欣慰的事情。

女儿比我们那一代,物质上,相信是大致不差的,提高多多了

只是挺遗憾的,本人早早退休了,同一单位的人,自己因此过得大不如人,哈

所以感觉有些对不住女儿了,无法如他们一样,为她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十分抱憾哟

并且,虽然生活条件有所改善,但九零后这一代人,整体上,精神价值观方面,却也有缺陷的,唉

伟人说的: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