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波再谈人类起源问题


流波


中央电视台十频道2012年3月28日播出的地理中国节目是一期谈人类起源的节目,看后有两个遗憾,一个是为中央电视台科教宣传完全不分青红皂白,唯西方马首是瞻,将这样即没科学逻辑又乱科学推理的节目做为科普实例宣扬;一个是为西方美国科学家在人类起源方面如此随心所欲的“科学研究”感到又一次吃惊,从而更加对西方科学界关于人类起源非洲论科学性的彻底质疑,也更加暴露了西方为争夺文明话语权不惜借“科学”搞乱科学的真实企图。


●人类起源问题的来龙去脉。“对人类起源的认识、探讨,伴随着人类文明文化的发展历程,如‘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上帝造人’、‘亚当夏娃’等等,这是人类早期在这方面的认识探讨;但真正将这一认识、探讨提高到专业研究的应当伴随着考古学的兴起而形成,由此,人类进入探索自己来源的新阶段。由于起初的考古工作者多为西欧人,在欧洲也发现了少量早期人类化石,于是自然地提出了人类起源于欧洲的观点;后来在埃及开罗不远的地方发现了距今3500万年前的灵长类法尤姆猿,开启了非洲起源论;而亚洲爪哇人、北京人的发现,震撼世界,进入人类起源亚洲阶段;又随着非洲南猿的系列发现,人类起源的观点又倾向于非洲……”(摘自《流波强力批驳DNA“人类走出非洲路线图”》)


“我认为,今天对人类起源的探讨,着重两个方面,一是谈灵长类,谈化石;二是谈上个世纪兴起的从线粒体、染色体研究人类起源的问题。谈灵长类、谈人类化石,就必须谈猿下到树下来的地理变化……科学论证猿进化成 (为)人的过程大概发生在几百万年前,那么地球上在几百万年的时候,什么地方地理环境的变化促使猿不得不从树上下来到地上生活,从而逐步进化成(为)人的呢?能引起这样的地理大变化的地方不在非洲、欧洲、美洲、澳洲,唯一的地方就是昆雅(亚洲)大陆的青藏高原。四五千万年前印度板块冲击昆陆(亚欧)大板块,地带隆起,地质上叫‘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形成南面高不可攀的喜马拉雅山、西面高寒冷峻的帕米尔高原、西北沙漠荒丘的地理格局。由于这种地理巨变,使得古猿生活区域的森林逐步减少,猿从树上下到地来,开始了前后肢 ‘手’与‘脚’的分工;随着地理、气候的进一步恶化,古猿不得不向周边森林地带分散转移,这就是后来以长江黄河流域、云贵高原为主体,放射到东南亚、印巴次大陆进而到非洲、欧洲等地从千万年前到几百万年前古猿集中的缘由。而东非、北非等地带由于地理、气候、森林非常适宜人猿的生活,故南猿形成系统。说人类起源于非洲、亚洲甚至还有欧洲,其实都是割裂开了古猿向人类进化的结果是由于年轻的青藏高原的‘逐步长高’而改变其周边环境促使古猿逐步向东南长江黄河流域、东南亚、印巴次大陆转移并延伸到东北非甚至欧洲这样一个整体链接反应的过程……从上个世纪以来中华大地上一系列考古的新发现,如灵长类,有在湖南衡东发现的距今5500万年的亚洲德氏猴、有在江苏上黄水母山发现的距今4500万年的‘中华曙猿’、有在山西垣曲发现的距今4000万年的‘世纪曙猿’,这些灵长类在中华大地上的相继发现,在时间上远远超出了非洲起源论相应的灵长类方面的考古化石证据。而中华仅滇中高原、长江流域所发现的人类早期化石材料就形成丰富的宝库,基本系列为:距今1500万年的开远古猿、距今800万年的禄丰古猿、间于800万年至400万年间的保山古猿、距今400万年的蝴蝶人、距今270万年的东方人、距今250万年的建始人、距今200万年的巫山人再到距今180万年的元谋人及其以后的各个时代的古人类化石连绵不绝。这种连续、有序的人猿进化链的形成在此独一无二,在世界上其他地区包括非洲难望项背,无法迄及,充分显示了人类起源地的独有特征。”(流波就《源》一书的出版答记者问)

“在灵长类起源方面,非洲起源论是绝对处于下风了。但西方学者有办法,又提出了现代人类的概念,又搞出了DNA研究支持现代人来源于非洲的假说,说在十几万年或几万年前,非洲大陆的人类走来替代了其它大陆的古人类。”(摘自流波强力批驳DNA“人类走出非洲路线图”)


“较早提出现代人非洲起源说的是美国学者,他们在1987年分别带领两个实验室通过检测细胞线粒体内的遗传物质脱氧核糖核酸发现,现代人祖先可追溯到大约15万年前非洲的一个女人‘夏娃’,说‘夏娃’的后裔开始由非洲大陆向世界其他各洲迁移。至于其他各洲的原始人类哪里去了呢?有一些科学家就推断其它大陆的原始人类被冰川严寒全部自然消灭了,也有一些科学家推断他们全被夏娃的后裔征服并取代了。并推测说这个‘夏娃’的后裔来到中国的时间,大约是在5-6万年前,他们来到中国定居下来,生息繁衍,并取代了原来生活在中国大陆的原始人。我初次看到上面这些堂而皇之的‘科学结论’时,我就在想,科学研究能是这样‘研究’的吗?一个科学的假设,其实也是建立在科学的事实和逻辑基础上的,否则这样的假设就永远只是假设而已……你假设说其它古陆的古人类都因冰纪期的到来都死了,也必须假设人类在这个时期都定格不能活动了不会迁移了?只能在原地被冻死灭绝?否则的话人类这时就是从相对寒冷的地方向能更好生存的地方转移,非洲大陆的现在人类不正是这个时期从更大更古老的古陆亚洲迁徙而来这样的逻辑推理更有说服力的了吗?再说,地球的冰纪期,也只是南北两极的冰盖加大,海水骤减,一些海底肥沃的土地反倒裸露出来,植被生长,食草动物来了,肉食动物尾追而来,人类寻找新的机缘也更加活跃起来,中华人种正是这个时候向美洲、澳洲进发的。如果其它古陆的人类都死光了,则动物植物呢?由此看来,假设其它古陆的古人类都死了,现代人类是从非洲走来完全是一种不讲科学、不讲事实的甚至于没有基本逻辑的独断推论,从内在表象都不值一驳,更别说考古的证据了。看看中华大地考古发现的50万年内的人类进化链:距今50万年的北京人——距今35万年的南京汤山人——(早期智人)距今28万年的金牛山人——距今25万年的和县人——距今24万年的桐梓人——距今20万年的大荔人——距今15万年的长阳人——距今14万年的奉节人——距今13万年的马坝人——距今12万年的丁村人——距今10万年的许家窑人(另有丽江人、周口店附近的新洞人)——距今8万年前的官渡人(晚期智人)——距今7万年的柳江人(另有:河套人)——距今5万年的西畴人(另有:昆明人)——距今4万年的周口店附近的田园洞人——距今3~2万年的左镇人——距今2万年的资阳人——距今1.8万年的山顶洞人——距今1.4万年前的河梁人——距今1.2万年的兴义人——距今1万年的东胡林人,等等等等,化石证据绵延不绝,证据凿凿。考古事实也印证了澳洲、美洲的古人类也正是从亚洲走来、从中华走来,也为近代西方白民殖民前的美洲、澳洲人种是黄种所验证;同时也为在欧洲所发现的人类迄今最古老的木乃伊——5300年前的奥茨冰人是中华黄种所验证。关于人种或某个族群或特定人群的DNA复杂的问题,并不是其是否古老的论据,只能说明这个人种或族群或特定的人群有过比较复杂的融合;相反,一些古老的族群因其历史上保持相对独立的发展,少有受到其它人种或人群的婚融,其DNA反显纯正。”(流波就《源》一书的出版答记者问)


●2012年3月28中央科教频道地理中国节目演绎了什么。简单的说就是再次附和所谓的“DNA”研究现代人类源于非洲的理论,大胆推测距今7·5万年前地球发生了灭绝事件,约百万古人类几乎死光只剩下东非区区两千人侥幸生存下来发展人类。如果说搞所谓的“DNA”研究来伪证人类起源于非洲,怎么说都能迷惑一些人的,特别是崇洋媚外的中国人;但这次却生硬的用地理大灭绝事件来附和现代人类源于非洲,自以为“科学”、“严谨”,实则透漏的多是“无知”和“搞笑”。


搞笑论证的起因是基于美国纽约大学的托德·迪素泰尔教授的有关研究和结论,他的这些研究也好、结论也罢,基本是“DNA”研究现代人类起源非洲的老调重弹,说什么今天的人类是距今5~10万年前剩下的几千人类的后代,原因是说现代人类的基因差别太小了,小得令人不可思议;然后就大胆推测现代人是由很小数量的一群集体生活在某个地方的人类发展而来,这个地方就是东非,因为这个地区的人相对基因差距远远大于其它地方,比如说东南亚人与北欧人的差异,并且精确计算到再次繁衍人类的数量可能只有二千人。


自然,许多人对他的这些抄剩饭似的研究进行质疑,但你质你的疑,我行我素。再往下看所谓支持他论点的同伙的论据:格雷格·泽林斯基是美国缅因州大学的教授,他通过对北极圈格陵兰岛千层饼似的冻土层进行研究,得出不同年代的气候和环境信息;1993年的一天,他观察到距今7·5万年前的冰核中所含硫酸成分有一个异常巨大的峰值,说明当时北极圈内空气中硫的含量非常高,于是他异常兴奋,认为地球当时肯定出大事了——一次威力巨大的火山爆发;但接下来他们并没有找到北极圈内及附近有大火山爆发产生如此巨大破坏的地质证据,于是他们就认为虽然在北极圈及附近没找到直接证据,但可以推测是能导致全球性破坏的超巨大的火山爆发含硫尘埃飘浮过来才形成了北极圈内冻土层的硫含量巨大超标,这就为他们进一步搞笑论证提供地球范畴内的广阔前景了;果然,他们如鹰眼一般找到了造成这次空前巨大破坏的火山元凶——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的多巴湖——平均长96公里、宽32公里,说它上次爆发的时间也正是7万5千年前,然后又通过一个荷兰科学家证明这个湖是个巨大的火山湖,再由大卫·瓦克博士对多巴湖熔岩样本的分析其粘稠度很高来说明火山爆发时威力巨大;当然,他们自己也知道,无论你将一次火山爆发的能量说成有多巨大,纵然如他们推测的多巴湖火山爆发能量是20世纪最大火山爆发的皮纳图博火山爆发的200百倍、破坏力是其1000倍又如何呢;即使这些科学家将多巴湖这次火山爆发定位为最大的史前超级大爆发,充其最大值说的840立方千米的火山灰估摸其直接覆盖量最大也就两万平方公里左右,也不至于将地球全毁于一旦么;如果地球全毁了,东部非洲也自然不能幸免么,于是只能进一步演义推论说是这次火山爆发后形成的火山灰,再找个2000年在印度南部发现的火山灰遗迹来“印证”,并以在此遗迹火山灰下找到了大量石器工具,然后说火山灰出现后这些人类活动就好象没有了,由此以多巴湖火山爆发为时间分界线推断人类活动不复存在并通过计算得出这样人类活动不复存在的范围约260万平方公里,但即使这样狮子大开口胡诌,对整个地球来说,那也还是只是一个小小局部;于是又一位科学家霍华德·格里菲斯出现了,一番所谓的实验后归结到火山爆发后形成的抛向天空的20亿吨硫酸盐产生的酸云,想象说阻断了地球90%的光照,植物的光合作用难以进行,全球气温平均降低17度,引发地球长达六年的火山严冬,一些地方的降雨量也骤然下降90%,造成全球性植物大规模死亡,于是原始人类在这样的大自然骤变下失去了生存的基础,和其它许多动植物一样走向了灭绝的边缘,感觉比电影脚本还写得好,由此,东非幸存的极少数人类就快要登场了;果然,话锋一转,在非洲东部,或许是自然条件还没有完全陷入绝境,或许是这些人类已经找到了新的存在方法,极少数人类存在了下来,再次繁衍生息,由此终于落脚到现代人类非洲起源论上来,剧本至此嘎然结束。


现在,我们再来简单回顾一下由美国西方精心设计的这个东非人类起源“新”论的过程:从现在看来老掉牙了的所谓“DNA”人类东非起源论论点,讲人类是一位距今十四万年的非洲母亲和一位距今约六万年的非洲父亲的后代,故这位纽约大学的教授也索性从上面论点中脱胎出类似论点,将时间锁定为距今七万五千年,以人类之间的基因差异小得令人不可思议提出人类祖先是很少的一小群人,又因为根据以前“DNA”发现非洲人的基因相对复杂些也就是比其它地方的差异相对大,于是认为这个成为后来人类祖先的人群在东非;论证的过程当然是简单而又充满“天才般”的全球大联想,从距今七万五千年的格陵兰冻土层的含硫量联系到火山爆发锁定为印度尼西亚的多巴湖再到酸云到人类存在环境破坏然后“霸道”结论只有东非极少人类的存在,总之就是转几个所谓的“科学”论证、联想、推测过程,万变不离其宗到东非人类起源论,就这么简单明了。你如果认为这是一些科学家研究出来的成果,你便坚信不移了;你如果认真的想一想,这样的“科学研究”不要说于考古相差太甚甚至于连基本的逻辑都不顾,这些“研究结论”就完全是狗屁不通的东西了。


●接下来的一点分析。其它什么都不说,假设这样的从距今七万五千年的火山灾难只剩下东非两千人,还信口开河说连续六年“火山严冬”(是新发明语?),则一是东非的这一两千人在接下来的六年只能是在非洲艰难存在下来,不可能走出非洲——因为其它地方的上百万古人类不正在“被”灭绝么,你们再跑来不但不灭绝还生存繁衍也太没理由了?因此,依据这个学说非洲应当存在距今六到一万年间的大量人类活动遗迹,其它地方随着古人类的灭绝人类活动遗迹廖廖甚至于空白,然考古表明非洲距今六万到一万年间并没有比亚、欧洲特别是中华大地多出很多的新旧石器遗迹;相反,考古事实表明以中华为主的从距今七万年到一万年间的新旧石器时代遗址比比皆是,比起非洲来不知要多到那里去了,请这些所谓的教授来分析一下是不是是外星人来到地球其它地方建立的?其实,这些美国西方学者如此研究,不正好推理这两千“被”唯一生存下来的东非人走不出非洲形成世界其它地方的人类么?这岂不是把他们原来臆想的如此努力宣扬的现代人是从非洲走来的结论又推翻了么?当然啰,西方的这些研究本来就不符合历史本来真相,推过来翻过去本也无所谓对错,所以美国西方这些学者基本是脱离考古的座在书桌上或电脑盘的大胆的猜想研究,永远只能算是“西皮式”的;但他们搞乱历史真相抢夺文明文化话语权却是真切的,更为可悲的是中国大多学者对西方的这些研究总是遵为圭臬、马首是瞻,中央电视台同样不能脱俗。


自流波《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以考古为基石,综合各类学科论证人类起源、文明发祥于长江流域以来;特别是提出了中华先祖拓荒全球的两个中转站:一个是中南半岛(包括今天的印度、巴基斯坦、伊朗高原)开辟西亚、东北非、地中海流域产生人类四大文明古国;一个是东北亚拓荒美洲北极圈产生了美洲文明;更为震撼的是提出中华黄种是人类祖种祖族,白种人、黑种人由中华黄种在进化过程中衍生并于尧舜时代“流放四凶”驱往西亚、欧洲、非洲的,如距今五千年时,欧洲的人是中华黄种,有奥茨冰人作证……非洲人之间的基因差异大正是历史上中华长江流域古糯民的早期进驻到后来白民、黑民的到来融合又黑民化过程的必然反应……如此而来,西方学界终于扛不住了,前不久,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两条欧洲学术新闻,说是欧洲学者对奥茨冰人的研究,发现其眼睛是蓝色的,并又搞出欧化的复原头像;大概这个学者早就忘记了当初欧洲学者发现奥茨是中华黄种且是纹身巫师酋长时的极度震惊和矛盾心态,捂盖子二十多年,前几年搞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关于冰人的“穿时空”的报道:穿着中国人的棉袄,拿着罗马人的斧头,身上的剑伤却是5300年前的;又报道说英国学者通过对美洲与欧洲个别上万几千年的遗址的石器对比,发现欧洲人去美洲应当早于亚洲人;这样的论证对中华先民四、五万年前就去美洲开拓大规模迁徙美洲到商代才结束而零星去美洲直到近代这样连续几万年的经考古印证的历史几乎是完全没意义的搞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突显欧洲人的黔驴技穷与气急败坏。




复原后的“奥茨冰人”是身着中华皮袄的中华大巫师酋长




右边为“伪”复员后的奥茨,显然差异太大不伦不类


我拉拉渣渣的写下这些东西,旨在提醒热爱中华、热爱中华文化、有志于复兴中华的朋友们,高度警惕和充分认识到以“西方中心论”指导下的西方人文研究多的是虚伪和政治需要下的搅乱,目的是稳住和继续抢夺近代以来被他们控制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科学的话语权,看看他们把什么诺贝尔奖金或这个奖那个奖颁发给达赖、茅于轼等类人,就知道西方的各种准则是什么——利已而乱人,请大家警醒起来,尤其是一些拿着西方基金为西方研究出某些“理论”来祸害中华的各种学者,先摸摸底自己的良心……


2012年清明节


返回昆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中国人在行为处事、思维模式、文化传统等方面,与西方有着巨大的差异与不同。

西方所谓的“人种起源”,对于东方的中国是否适用,必须有更加严谨的科学研究!

在中国类似茅于轼之类的东西太多了,自以为喝了几口墨水,就是什么狗屁精英,人才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该文写得好.顶.

24楼agiv

其实,我们可以这么想一想。

从有历史文字记载的商朝至今,我国人的活动范围仅仅扩大了三倍,期间还大多是因为人口增长国家调控所致,那么试问,这几千年里人为的扩大才这么点效果,在没有调控没有必要的前提下,非洲人为什么流窜到全世界?


西方所提出的迁移论不仅仅包含了陆地,河流,甚至海峡也包括了进去,在没有工具的原始社会甚至那些类人猿,是用什么渡过了海峡?有些人说了,是从冰冻的海面上步行过去的,可笑,他们在走过英吉利海峡的那多半个月里吃的什么?怎么保证不被冻死?人类本身就对未知存在极其严重的恐惧,让任何人向着沙漠中央走,三天,绝对吓死或者回头,因为谁也不知道前面是什么。


其实就算DNA的对比表示人类在基因上几乎都是以非洲人为基础,那也表示不了什么,人和猪的基因差距有多少?


西方不一定是对的。未来总是能证明真理的,拭目以待吧。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