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青青清明

寻一刀 收藏 32 401
导读:每年春回,肋间的痛楚也会跟着大地一同苏醒。撞断的肋骨痊愈多年,完好如初。只有神经阵痛的烧灼,在春夜里提醒我,又是清明。 小的时候,清明前家里有两件大事,首先是祭扫先祖,再就是做青团 蒸青饺。前者,不过是跟着大人跑去给从未见过的先人一一磕头,走个长孙的过场。作为馋嘴顽童,我真正感兴趣的,自然是后者。看着盖捉衫吹那嘞锤删唬笫斓分杞疵追邸0氤喽股尘褪乔嗤牛牖缦诰褪乔嘟取<依锏南肮呤怯么核窦夂图π厝馇邢杆浚尤胂喝是宄矗魑嘟认凇U羰旌螅豢谝Э嗥?白丝 粉虾仁,煞是可爱。

每年春回,肋间的痛楚也会跟着大地一同苏醒。撞断的肋骨痊愈多年,完好如初。只有神经阵痛的烧灼,在春夜里提醒我,又是清明。


小的时候,清明前家里有两件大事,首先是祭扫先祖,再就是做青团、蒸青饺。前者,不过是跟着大人跑去给从未见过的先人一一磕头,走个长孙的过场。一个顽童,从未见过死亡,哪里懂什么是,清明。

我真正感兴趣的,自然是后者。看着母亲将采来的青洗干净,煮熟捣汁,拌进糯米粉。包入赤豆沙就是青团,包入荤馅就是青饺。家里的习惯是用春笋尖和鸡胸肉切细丝,加入虾仁清炒,作为青饺馅。蒸熟后,一口咬开,青皮、白丝 、粉虾仁,煞是可爱。嘴里糯、滑、嫩、脆,清香缭绕、鲜美异常。


至于这青,就是艾草中可食用的几种,讲究更多了。市面上贩卖的青团青饺用的都是艾蒿青,香气粗烈滋味涩口,老习惯的家庭是不会用的,只采细叶清香的板青。我家和六楼的青青家,都属于被革完命残余的破落户,虽是落魄,依旧抱残守缺。大人们没有空闲,于是给我跟青青一人塞了只小篮子,去郊外采板青。


青青名叫马青,那年15岁,大我2岁。以前是这栋楼里三个女孩和一个小男孩的大姐大。

我家搬进来的那天,就有这么四个高高矮矮的孩子站在楼梯口,对着跑进跑出的我,嘻嘻哈哈的笑。本来想酷酷的不理他们,结果被老妈一把揪住后领“跟小朋友们认识一下啊”,无奈,拖拖拉拉的挪过去吱唔“你们好,我是寻小刀......”哪知这四个参差不齐的家伙闻言,笑得跟开了锅似的沸腾,“原来你是个男的啊,我们。。。我们还以为来了个漂亮姐姐。。。”高个的那个花枝乱颤,气都喘不过来了。我内心只有一个念头,掐死她。


青青的爹妈跟我父母家世相近,志趣相投,一见如故。他们被我乖巧的外表所蒙蔽,误以为我是个好孩子,于是常常叫我去他们家玩。我出于伺机拾一下青青的目的,暗笑着答应了。谁知道慢慢的成了习惯,每天放学回家后都要咚咚咚奔上楼,先被叔叔阿姨蹂躏一下头发,然后去捉弄一下青青,等她快生气了我再咚咚咚的跑回家。

这样一天的快乐,就完整了。


青青是个聪明的丫头,很快发起反攻,抓住我的痛处(某曰,不可说)狠下了几番杀手。数度牙根痒痒之后,我作出了一个英明睿智的决定,不再跟这个丫头计较,以后和平共处。但是让我叫她姐姐,是宁死不能从的。一旦她提出这样的非分之想,我立刻变脸,学着水浒里高衙内的腔调“小娘子,你如此花容月貌,芳龄几许啊。。。”作势要捏她脸。


这招果然有效,她吓得再不敢提。我学高衙内这么说呢,也是有几分道理的。林冲的夫人多美我不知道,但青青是我认识的孩子里面,最漂亮的一个。


青青的皮肤,异乎寻常的白,仿佛泛着一层光晕,好像外婆珍珠项链的颜色,我以为她们回族的丫头都是如此。休战之后,我们不时对面坐着发呆,她垂着眼帘不知想些什么。我则愣愣看着她手背,什么都没想。

“发傻,看手你研究出什么名堂没有?”闻言惊醒,我立刻作悲天悯人状“你这个小囡,皮肤白得跟透明的似的,一定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贫道赐你仙丹一颗,定能起死回生。”掏出颗最喜欢的大白兔糖,塞给她转身就溜。


快乐的日子,过起来都特别的快。相识三个多月后,豆蔻少女和懵懂少年,拎着篮子来到郊外的田野。近处是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远望是 花露重, 草烟低。人家帘幕垂。暖风拂面,花草清香,从未沾过酒的人,也莫名的醺醺欲醉,忍着脸上的微红,埋头采青。


在草丛间寻找板青没多久,毕竟男生玩心重,开始东扯一朵花,西扑一下蜜蜂。还扎了几个乱七八糟的花环,往青青头上扣。初来时,若有若无的尴尬,在玩闹间顷刻烟消云散。一个在恬静的寻青采青,巧笑倩兮;一个在兴奋的狼奔豕突,拈花捕蝶;乐得满头大汗的小子,只反复在心里念叨着一句话“青青在真好!”


近傍晚的时候,天下起雨来,不远的山坡上,有个巨大的石头桌子,我拉着青青躲进了石桌底下避雨。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用大石板雕成的,纹饰铭文早已漫灭不清。望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线,石桌里干燥泥土的气味、板青的气味、花环的气味、还有青青微暖的幽香,各样蕴含生机的香味让我发起愣来,产生了一个古怪的新念头,希望可以待着,不回去了。


“这么大的一张石桌,是做什么的呀?”“可能是个供桌吧,古时候的大户祭奠先人的。”“呵呵,你知道的还不少啊,那你说,人死了还能知道吗”“不知道,回头等我老人家死了,再回来告诉你”“呵呵,我才不怕呢,小鬼尽胡说八道”......


那天青青摘了满满一篮子板青,我则是半篮青半篮花,偷偷挑出最漂亮的,夹在她借给我的书里。我妈对于青青的能干和我的无能感慨万分,长吁短叹怎么没福气有这样漂亮乖巧的宝贝女儿,直接就在我家的饭桌上固定给青青添了副碗筷,此次两个小的就二楼吃两天、六楼吃两天,两家其乐也陶陶。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中午放学回到家里,却见马叔叔心急火燎的跑来,说青青病了,高烧不退,牙龈还出了很多血,住院在打点滴。我昏头昏脑的跟着父母和马叔叔去了医院,病床上的青青,脸烧的通红,薄薄的皮肤好像要往外渗血,人半迷半醒。我们都退了出来,听着马家叔叔阿姨紧张跟医生谈着病情,我心慌意乱的听得似懂非懂,使劲的拽父亲的袖子,问他听的是什么。父亲说,要转上级最好的医院。我想,好啊好啊,好医院的厉害医生,一定能把青青治好了。


下一次见到青青的时候,是在儿童医院的白血病房。听妈妈说就是血疑里那个幸子得的病。我坚信医生叔叔伯伯们是无所不能的,一定能治好青青的病。放学后拎着保温罐里鱼汤排骨汤,去看青青。妈说过几次,让爸爸去送,可是见到我在家坐立不安的样子,也就罢了。


青青退了烧的时候,偶尔能喝点汤,跟我说说话。我就满心欢喜的跟她讲讲学校里好玩的事情,讲楼里的另外几个小家伙,给她看我采来的花。青青的病时好时坏,好多次,护士姐姐都没放我进去。后来再见到青青的时候,几乎没认出来,光光的一个脑袋,苍白得不见血色,往日笑嫣流光华的眼睛,变得凹陷暗淡。我感到未知的恐惧,期待要落空了,失望的看看医生护士,没能忍住,委屈得失声痛哭。

“别哭了,小道士,给姐姐找仙丹吧”一只清瘦的手,拍在我的头上


七周不到,青青就消失了。留给我一个集邮册,夹着板青,糖纸和野花。幽香犹在,却没有了半分的温度。13岁的小刀实在是不明白人怎么可以这样消失?楼还在,我奔上奔下的楼梯没有任何变化,连墙上涂鸦 落着灰尘的蜘蛛网 以及贴的那些包治X病的“老军医”也还在那里,纹丝未变。

只是楼里那几个孩子,一看见我,却不再像往日那样嬉闹,只乖乖的过来拉拉我袖子。而我,也不敢再往楼上,跑哪怕一个台阶,二楼以上的空间成了一张巨口,踏进去就会被回忆吞噬。因为,青青搬到了郊外青山的一小块碑底下,呼唤或者哀哭,任我如何,永远不再出来。


父母对我关怀备至,甚至去学校接我放学,带我去吃好吃的,买书买磁带。我渐渐的开朗些,听听贝多芬的《英雄》,看看拿破仑的传记。金戈铁马的杀戮和荣耀,可以不分青红皂白的斩断一切柔软的羁绊,似乎是一剂良药。

等到熄灯上床,在黑暗里,心底却萌生出怨恨的藤蔓,四下蔓延,缠绞。起初是恨那些医生为什么那么没用,但是仿佛又没什么根据。真正能恨的,是自己为什么开那样该死的玩笑!拿出什么可以去弥补?如何能从这个噩梦中醒来!

烦闷欲狂,悄悄起身,溜出门外,在马路上握拳咬牙的东闯西撞,“不治之症!”“仙丹在哪!”“青青呢!”话语如同一只只张牙舞爪的妖魔,在脑海里跳跃翻腾!

转过一个路口,忽然刺眼的光束炫花了眼睛,不记得是否听到了声响,奇大的力量推开手臂,撞上肋骨,飘飞起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板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2/4/5 20:27:36 被寻一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29楼平钟

清明时节里,片片飞枊絮,天地换新衣,动我旧情意.念烈士在心底.清明一片绿,忧愁随风去.放歌喝战友.

 以下是引用huazhiqiao 在第5楼的发言:

清明的确很让人伤感,需要凭吊的人很多, 心情永远是沉重的,让那些记忆深刻的人,永远就留在记忆深处吧。

多谢花总的关照爱护,深刻记忆的人是我们生命中最宝贵最真实的痕迹,至宝深藏。

我不在乎生命的长度,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心有所归,在我离去之后,魂有所安。

本文内容于 2012/4/7 17:43:10 被竹脂砚编辑

19楼yngjysl

青青搬到了郊外青山的一小块碑底下,呼唤或者哀哭,任我如何,永远不再出来。

凄美,真实,感人,苍天%……

为之搭上了肋骨的破碎,车祸之遭遇,催人泪水下

但痛,也快乐着,毕竟有过一段美丽与清纯,可爱与两小无猜的恬淡

24楼yngjysl

一篇足赤的美文,十分清秀,动听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