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对西藏地区的治理历史




公元1368年,明朝建立,明朝中央政权继续有效地统治着西丨藏地方,皇帝与藏区的政教首领之间仍然是君臣关系、上下主属关系。/满清统治者编修的《明史‧志第十六》记载,明朝疆域“计明初封略,东起朝鲜,西据吐番,南包安南,北距大碛,东西一万一千七百五十里,南北一万零九百四里。自成祖弃大宁,徙东胜,宣宗迁开平于独石,世宗时复弃哈密、河套,则东起辽海,西至嘉峪,南至琼、崖,北抵云、朔,东西万余里,南北万里。”文中“西据吐番”的“吐番”是宋、元、明等时期的史籍中对青藏高原及当地土著的惯称。这就是明朝统/治西/藏的铁证。



明太祖朱元璋在南京称帝的第二年(公元1369年、洪武二年),就派遣官员持诏谕前往西丨藏,着令各部归顺明朝。诏书说到朱元璋“命将率师,悉平海内。臣民推戴为天下主,国号大明,建元洪武。式我前王之道,用康黎庶。惟尔吐蕃,邦居西土,今中国一统,恐尚未闻,故兹诏示。”这一年,明太祖还派遣陕西行省的官员许允德前往藏地进行第二次诏谕,“令各族酋长举故官,至京授职。” 明朝刚刚建立,就在一年中两次派员赴藏诏谕,恳切敦促藏区各部归顺朝廷,并设置了乌思藏度指挥使司和朵干度指挥使司(明末改为宣慰司,由当地土官担任),隶属陕西行都司,而且根据《明实录》记载还有明朝政/府在西藏征收赋税的记录。表明具有远大眼光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对这一边远疆土是极为重视和关注的。


元朝后期,藏族地区是元世祖忽必烈第七子西平王奥鲁赤的五世孙袭封镇西武靖王卜纳剌的世袭封地。明太祖诏谕藏区后,镇西武靖王卜纳剌于公元1371年(洪武四年)携带元朝颁发的印信,到南京向明朝纳款,表示归顺。明朝收缴了元朝授予他的印信,任命他为靖南卫指挥同知。元朝末年退居萨迦寺附近的最后一个摄帝师朗喀贝桑波(明史称“喃加巴藏卜”),应明朝之诏谕,以所列举的故元国公等,于公元1373年(洪武六年)到南京入朝归顺。明太祖很高兴,封朗喀贝桑波为炽盛佛宝国师,赐给玉印一颗。朗喀贝桑波向明朝举荐了元朝在卫藏地区的旧员一百多名。明朝分别授给他们各级官职。接着,卫藏和其他藏区各地僧俗首领也争相来到南京,表示归附,朝贡清封,上缴元朝的旧敕印信,换取明朝的新敕印信。明朝一律授给他们新的官职。这些情况,在明太祖给藏区的另一诏谕中,有着明确的记载:


“我国家受天明命,统驭万方,恩抚良善,武威不服,凡在幅员之内,咸推一视之仁。近者摄帝师喃加巴藏卜以所举乌思藏、朵甘思地面前元国公、司徒、各宣慰司、招讨司、元帅府、万户、千户等官,自远来朝,陈请职名,以安各族。朕嘉其诚达天命,慕义来廷,不劳师旅之征,俱效职方之贡,宜从所请,以绥远人。以摄帝师喃加巴藏卜为炽盛佛宝国师,给赐玉印;南哥思丹八亦监藏等为朵甘、乌思藏武卫诸司等官,镇抚军民,皆给诰印。自今为官者,务遵朝廷之法,抚安一方;为僧者,务敦化导之诚,率民为善,以共乐太平。”


这些史料充分说明,开国不久的明朝,通过下发诏谕、接受入朝、封授官职等方式,很快就使元朝时期藏区各地的政教首领和官员们臣服,从而把全国藏区置于朝廷的统一治理之下,对原先归属元朝的西丨藏地方取得了统治权。


西丨藏地区的僧俗地方势力,纷纷来到明朝首都南京,请求册封,明朝一律授以新的官职。明朝沿袭元朝利用和扶持佛教的政策,但与元朝只推崇萨迦一派的作法不同,而采取“多封众建。即对据有实力的佛教各派领袖人物都赐加封号。明朝共敕封过三大法王和五个王,史称“明封八王”。


明朝先后在藏区敕封过三大法王和五个王。


法王是僧官职位中的最高者。第一个法王是大宝法王,系三大法王之首,地位最高,封给楚布噶玛巴活佛。公元1406年(永乐四年),噶玛噶举派的楚布噶玛巴德新协巴受永乐皇帝邀请到达南京,次年被封为大宝法王。大宝法王本系元朝给萨迦八思巴的封号,但此时噶玛噶举派势力超过了萨迦派,明朝就将此号封给楚布噶玛巴活佛,使之成为当时西丨藏佛教的教主。楚布噶玛巴活佛的几个门徒也被明朝封为大国师、国师等。第二个法王是大乘法王,封给萨迦法王。萨迦派仍为一个有实力的教派。公元1413年(永乐十一年),该教派僧人贡噶扎西受皇帝邀请到达南京,明成祖封他为大乘法王,地位略低于大宝法王。第三个法王是大慈法王。明朝很注意宗喀巴创立的格鲁教派。明成祖派人入藏请宗喀巴赴京。宗喀巴因年老体弱,经不起长途跋涉,加上正忙于修建三大寺,故未亲自前往,而是派遣弟子释迦也失于1414年代表他到达南京。次年,明成祖封释迦也失为大国师。1434年(宣德九年),释迦也失第二次进京,(这时明朝京都已迁至北京),明宣宗封他为大慈法王。上述三大法王的封号,均由师徒或转世相传承,无须再听朝命。这三个法王,都非常重视明朝给的封号,如楚布噶玛巴活佛一直认为他是藏传佛教教主,而这一教主地位来自明朝皇帝的封赐。1959年出走国外的楚布噶玛巴活佛,还曾对当今达丨赖喇丨嘛的藏传佛教教主地位提出挑战,说公元17世纪前期五世达丨赖喇丨嘛夺取了他的前辈被“大明文殊皇帝”任命的藏传佛教教主地位,他要恢复前辈的地位。对此,十四世达丨赖喇丨嘛在国外也无可奈何。


除三大法王外,明朝还将藏族地区一些政教首领敕封为王。王的地位次于法王而高于大国师、国师。明朝先后敕封了五个王。一是公元1406年(永乐四年)封帕竹噶举派首领扎巴坚赞为阐化王。二是公元1407年(永乐五年)封朵甘灵藏(邓柯林葱)僧人著思巴儿监藏为赞善王。三是公元1407年封朵甘馆觉(今贡觉)僧人斡即南哥巴藏卜为护教王。四是公元1413年(永乐十一年)封直贡噶举派僧人领真巴儿吉监藏为阐教王。五是公元1415年(永乐十三年)封萨迦派僧人南渴列思巴为辅教王。上述五个王均领有封地,其承嗣须上报朝廷,由朝廷再次册封。这五个王,也都非常重视明朝给予的封号,行文中经常将这一“王”字置于其名字之前。赞善王的后代林仓晋美(现为四川省政协委员),至今还在家中珍藏着明朝皇帝册封其祖先为王的历史资料。


明朝取消了元朝在宫廷中以西丨藏宗教领袖为“帝师”的制度。因而,在明代,元朝那种以“帝师”为首的西丨藏宗教团体在中原政体中享有巨大政治影响和宗教特权的情况已不复存在。



明朝放弃了元朝在西丨藏所实行的那种独宠和单纯扶持某一教派政治势力以作为自己统治和管理西丨藏的代理人的做法。相反,明朝在西丨藏实行了一种“多封众建”的政策,即对西丨藏的各主要教派和地方势力首领均予以分封,并通过分封以及袭职、替职和例贡等形式使它们各自均直通于中央,从而与明朝建立直接的政治隶属关系。因此,明朝虽不象元朝那样是通过对西丨藏地方政权的直接扶持和支撑来行使对西丨藏的统治和管理,但从某种意义上说,明朝与西丨藏各教派和地方势力所保持的政治联系却要比元朝相对广泛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