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 圳

深圳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该玩的地方我基本到过。所以,这次在深圳只作小憩,并不想出去观光。在深圳,我的朋友蛮多,请我吃饭也是应接不暇。这时,我想起了健身行当中有一句俗话:“请人吃饭,不如请人出汗”,你还是陪我登山吧。朋友说:饭要吃,酒要喝,汗要出。我兴奋地一击掌:成交!

说登山,可以说是给朋友王军銮出了一个难题。可以看出,他是在有意地回避,说深圳的山多高多高,路有多险多险,坡有多陡我陡,但我全然不惧。因为我心里有底,深圳的山高不过千米,险不过黄山天都峰,我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由于我的执着,朋友明知自己体力不支,仍硬着头皮陪我登山。

梧桐山海拔944.6米,是深圳的最高山峰。我与朋友打赌,深圳最高山峰不会超过千米,这下让我说着了,更加增添了我登山的信心。

与我同行的还有李平全,我们一行三人,顺着登山台阶一步一个脚印地向上攀登。当步进不足20%的路程时,就有一些年青人望山却步,开始动摇、退却。朋友王军銮亦是如此。我尽所能地鼓励他奋勇向前,不达目的不罢休。我们大汗淋漓地登上了最为险陡的路段,他却出现了头晕、恶心等症状,中暑了!好在我们登山之前拜过了观世音菩萨,菩萨保佑他中暑不发生在其他难以避热的地段,而发生在眼前尤如仙境的仙人洞。“进洞吧,体温降下来后,一切都会好的。”果真如此,洞中的凉爽很快驱逐了所有的症状,在较短的时间内恢复了他的体能。

“鼓起劲,继续上吧”,“不到长城非好汉!”从这之后不是他陪我,而是我陪他继续我们既定的目标。当攀登到近顶峰时,坡度又变的陡峭,我想这就是战争年代在与敌人抢占山头啊。加油吧,朋友!

3600步台阶,在135分钟之内,就被我们踩在了脚下,胜利地登上了梧桐山顶峰。这也是我为了登上更高的山峰作了一次成功的实战演练吧!

梧桐山顶峰是深圳电视台无线节目发射基地,从这里可以鸟瞰深圳整个市区,实为登高观光的好处所。

梧桐山下来,我们乘兴游览了深圳植物园。园内的各种特色植物众多,目不暇接。最抢人眼球的要数非洲馆,光各种仙人掌就够你欣赏一阵子的,各怀特色,婀娜多姿,数不尽的风流。

进田园采摘果实,也是一件爽快的事。虽然我们在家乡,采摘农产品是司空见惯的事,但在他乡游玩途中,乃是别有一番风味。有点吝惜的是,市场上的草莓每斤只要6元,而在标着今日特价的田园,自己下田采摘则要20元/斤。

在深圳的小憩的日子里,不断有同事、朋友、老乡相约集会喝酒,除实难推脱之外,均被我婉言谢绝,唯有武汉籍的战友周际平,在我俩离别32年后在此相遇,实为难得。与在长沙一样,我俩并不因时间的长久而记忆模糊,相反似见了久别的亲人一般,亲如兄弟。席间,周际平战友对我们过去相处的日子发出了许多感慨,感激、留恋之情溢于言表,使我为之感动。

在这里,我要对在深圳工作、生活的李平全、王军銮、李志高、汪翔、李进荣、李文忠、严金珠、严毛雄、黄九元和周际平、陈向荣等乡友和战友,表示深深的感谢!真诚地祝愿你们工作顺利,生活愉快,阖家幸福,财源滚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