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的广州乡勇伏击英军与第2次大沽口炮战,清军近代以来为数不多的胜利

《天津条约》签订的消息传出后,不仅咸丰为首的清廷贵胄反对,连地方上一直视自己是天朝上国的官员也纷纷反对,大骂桂良卖国。其中尤其以广东巡抚黄恩彤为反应激烈,组织乡勇攻击英军,此时那支在大沽口迫使清廷谈判的联合舰队还在准备沿长江做一次威慑性航行,一方面准备收集长江水文情况,另一方面也是示威以挫败清方的抵抗意志。然而却传来了广东巡抚黄恩彤临时组织的乡勇部队英国人驻地附近架起大炮攻击英军的消息,于是乎额尔金一方面与清廷再派到上海要求修改条约的代表(主要是在京城设常驻公使问题)进行谈判,由于南方广东局势紧张,英国人降低了条件,很快结束了谈判,这次将设立公使常住地改在上海,并且将鸦片的收税由5%提高到8%(比其他商品高了3个百分点),并同意在鸦片深入内地后,地方清政府可以设立机构收税,但额尔金要求撤掉黄恩彤。

随后,英军南下进攻广东,由于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及大沽口战清军的表象,让英军非常轻视清军,而且听说这次攻击的还是业余的清军乡勇(也许英军不知道,自从乾隆后期开始,随着八旗绿营相继堕落,清军的乡勇很多情况下往往是清军镇压国内反抗的主力,在某种程度上这些不拿固定薪水、看上去非常业余的乡勇民兵反而比清军不少正规军战斗力强悍),英军更加轻视。英军的轻视给自己带来重大损失,乡勇利用英军的轻敌,在广州郊区设下埋伏,利用地形便利一举打死英军500-600人(不知道这个真假),这次战斗可能是清廷与英军所有交战中打死英军最多的一次了吧。对比第一鸦片战争镇江之战,那里的八旗兵被说成是最后一支勇敢能战的八旗兵,不过打死英军40人,加上受伤后死掉的也会超过100人,占了整个第一次鸦片战争打死英军的将近一半,而这次乡勇居然打死英军数百人,确实值得称赞。醒悟过来的英军,开始报复,英军将领冯-特劳斯本兹带着3000多人,杀入乡勇营地打死大量乡勇,乡勇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损失惨重,乡勇基地被夷为平地。此事上报清廷后,刚刚因为前面乡勇打死英军无数(地方官总是喜欢夸大战果)而竖立起来的对抗英军信心的咸丰,一下子又没了信心了,马上声明撤掉黄恩彤、解散乡勇。

然而,英军可没有因为咸丰的相应,就会停止攻击步伐,于是乎纠集法国来要求签订条约,咸丰相让对方在上海谈判,结果英法联军不同意,继续北上到达白河口。此时白河口英法舰队的规模比上一次大多了,1859年6月,英军突破了清军设置在白河口用来阻挡船只的第一道竹筏(一共有三道),随后英军开始炮击清军炮台,双方展开激战,结果处于英军意料的是,这次清军不仅炮火多、而且炮的威力的准头比上一次明显提高,开战第一天,英军海军将领贺布的副官在旗舰“普罗威号”连同其他8名水手被清军大炮击毙,同时打伤了20多名英军水手,据说贺布作战勇敢,佩戴标志身份的徽章站在船头被清军发现,密集炮弹打过来,贺布副官为了掩护贺布被打死,贺布自己被清军抬枪打断了大腿,并且被倒坍的栏杆砸伤、打断7多根肋骨,最后退出战斗。战斗从中午一直打到傍晚,清军固然损失惨重,但英军也损失颇大,而且一直没能前进,英军有5艘军舰被打得无法动弹,其中一艘被打得搁浅后成了清军炮台的靶子。需要说明的是,美国虽然中立,但美国海军准将却带着他的军舰和士兵,喊着“血浓于水、不能看着白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死去”的口号(他们似乎忘记了,不久以前英军还火烧过美国白宫,美国有史以来就两次本土受到攻击,还有一次就是911事件,貌似打得非常惨烈的两次世界大战,美国本土都没有收到攻击),一方面救起落水的英军士兵、另一方面向着清军开炮,在对比现在的英美两国关系,可见西方帝国主义在面对其它国家的时候都是一致的,历史的教训告诉现在的我们不能寄希望于所谓的“欧盟和美国的矛盾,从中取利”。

这次交战一直打到天黑,贺布等前锋舰队被困在第一道竹筏内,无法退出,而后续的舰队又由于空间狭小或者清军的攻击,而没法提供有效支援,使得英法前锋部队不得不孤注一掷,让靠近滩涂的船只上的士兵乘着夜色登陆攻击,结果清军点燃烟花照亮了战场,而这些现在滩涂泥泞地的英法联军士兵成了清军抬枪和各种火枪的靶子,被打死了200多个士兵,英法联军不得不撤回。这次战斗结束。

英军海军上将贺布不得不向后方要增援,声称没有增援没法攻克大沽口。而这次英法联军损失却是惨重,总计有1000参战官兵中有近半伤亡,其中包括2个船长。关于这次大沽口清军战斗力的突然“提升”,英国给出的解释是,据英国舰队的目击者证明当时大沽口炮台守城上站这戴毛皮帽子、穿着欧洲制服、身材高大的人,联系到不久前刚刚结束的英法对俄的克里米亚半岛之战,英国人认为是沙俄的军事顾问提高了清军的战斗力,英国人甚至认为清军从沙俄购买了火炮。而据清廷的记载和现在中国一些史籍记载,这次战斗力之所以提升是因为这次指挥作战的是骁勇善战的僧格林沁,而且清军这次部署较周密且放置了大量重炮。应该来说,英国所谓沙俄帮助清军提高战斗力是为自己失败开脱找的借口,而清廷将此归于僧格林沁也有些失偏颇,这次战斗之所以能胜利,当然有清军的准备较为充分,用一些精锐取代了以前不堪一战的军队,同时也是由于英军过于自大和轻敌的原因,突破第一道竹筏后,后面军舰没跟上,前面军舰限于空间狭小使得机动性受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