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金国与大清朝不是同一民族建立!

有人说了,与懦宋对峙的金朝的建立者,和清朝的建立者都是一回事————《大金国与大清乃同一民族建立》,于此,某家有些不同意见,写在这里。

从历史上的某些事件与文字记述上看,似乎那个说法是有些根据的,比如:1616年,努尔哈赤建立政权,国号金,史称后金。从努尔哈赤用“金”命名他的政权看,显然,他把自己这个政权与史上曾经的金朝拉上了关系,承认自己这个政权是承继了金朝的统绪的,他的这个政权的历史合法性也是前一个金朝所赋予的,他这个政权是继承了金朝的法统的,他和金朝是一回事。

再比如:在记述满族历史的权威史料《满文老档》里,天命四年三月至五月一段里,有努尔哈赤写给朝鲜国王的信,信中有如下文字:

“我大定汗曰:‘我金国征赵徽宗、赵钦宗帝时,朝鲜王不助宋亦不助金,乃是公正大国也”。————看来努尔哈赤把宋金之际,金朝攻懦宋的战争行为也算在自己这一部族头上了。这一段历史在《满文老档》里被这样提及,显然,努尔哈赤承认自己以及自己这个部族,以及自己建立的这个政权就是史上金朝的直系后裔。如此看来,金朝与后金/清朝的建立者,就是一个民族?

可是又有历史事件,却有着相反的指向————建立清朝的努尔哈赤们和建立金朝的完颜们不是一回事,比如:努尔哈赤的儿子皇太极继承家业之后不久,就在1636年,把国号改了,改为“清”了!古怪!作为与金朝有直接历史联系的标识——“金”这个国号的改动,是不是意味着,清朝的建立者们,对自己历史的认知比努尔哈赤时代更进了一步,认为,他们这些人与史上的金朝建立者们并不是一回事?

当然,这个是要证据的,这个证据就在上文里提到的《满文老档》里,在该书天聪五年八月至九月一段里,载有皇太极写给大凌河守将祖大寿的一封信,某家摘录开头一段:

“金国汗致书与大将军。前李喇嘛、方吉纳等往来时,我诚心欲和,因尔等一面遣使往来,一面修筑锦州城,故我以书付尔使杜明仲寄尔,言尔等如不罢锦州成工,我将发兵等语。而复我即兴师。往来之使遂绝。其后,获尔哨卒银柱,我仍欲和,释之遣归,并无回报。后于进征北京之际,屡致书欲和,而明君臣,惟以前宋帝为鉴,竟无一言回报。然大明非宋帝之裔,我又非先金汗之后……”

在这封信的摘录里,我们注意最后一句话:“然大明非宋帝之裔,我又非先金汗之后”,这摆明了是在说,现在的后金政权与早先攻灭懦宋的金朝政权不是一回事!

有意思的《满文老档》,努尔哈赤父子在同一本书里在互抽嘴巴!史料是人写的,上面的记载完全不能超出人的掌控,那么,史料上的记述前后打耳光,努尔哈赤与皇太极这父子二人在互抽嘴巴的大戏里,到底是谁在胡说八道?那要看证据:

据说,建立金朝的女真人创立过本民族的文字——“女真大字”与女真“女真小字”,从这一点上来说,这个建立金朝的女真人的文化素养是不低的,但是,从现有的资料可知,建立清朝/后金的努尔哈赤们,在他们政权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是没有本族的文字的!曾经被广泛使用的女真文字——“女真小字”,在努尔哈赤时,已经无人会写了,包括建州女真在内,借用蒙古文字进行书写记事已成风气。努尔哈赤雄心勃勃,不只是要建立一个政权,还要为这个政权创制一种文字,然而,这个想法却使他的部下明显的产生了抵触,为此,他还敲打过负责创制文字的部下:“何汝等以本国言语编字为难,以习它国之言为易耶?”可见,无论努尔哈赤的雄心如何之大,无论事功如何之显赫,但是,自己这个部族的文化素养低下到了要以异族文字作为记述载体的事实是不争的。那么,这个建立清/后金的部族到底是不是宋、金对峙时代的金人?如是,为什么这个部族的文化素养竟严重退化到这个程度?

或者,我们可以说,建立金朝,创制女真文字的那个女真族,都在金元之际,被蒙古铁骑摧残殆尽了。那么,努尔哈赤们不是金朝女真!《满文老档》里,皇太极在说真话。

当然,我们更可以说,建立金朝,创制女真文字的那个女真族,早已通化于汪洋大海一般的汉民族中了。

考虑到明朝初叶、中叶,明政府与东北女真各部打交道的公文,仍然使用“女真小字”,而女真各部与朝鲜、以及女真各部中,成员之间打交道却绝对不用这个文字,那么,可以肯定,明朝时的女真各部根本不是建立金朝的那个女真族!反倒是明朝政府中有人谙熟“女真小字”,这似乎更证明,建立金朝创制女真文字的那个女真族已经同化于汉民族中了,而女真人的文化遗产被明政府保留着。

不惟如此,在15世纪中叶,女真各部中不识“女真小字”的部族多达“四十卫”之多。所以女真各部要求明政府“自后敕文之类,第用达达字(蒙古文字)”。

单用文字一个指标考量,就可以得出结论:努尔哈赤们,绝不是建立金朝的完颜们!建立清朝的民族和建立金朝的民族不是一回事!

其实除了文字一项,还有其它证据:朝鲜人李民寃《满洲实录》里有如下文字:

“胡中衣服极贵,部落男女,殆无以掩体。近日则连有抢掠,是以服著颇得鲜好云。战场僵尸,无不赤脱,其贵衣服可知。”

这段文字是说,当时的努尔哈赤们还不会纺织裁衣,衣服都是抢掠或者从战场上扒私死人衣服得来。如此低下的文明程度,怎么可能是完颜们的后裔?诚然,完颜们建立了政权,女真人在政治上和经济上有特权,可以不事生产过得滋润,但是,在蒙古人灭了金朝之后,无论是中原的女真,还是留守东北“上京路”的女真,都失去了政治上和经济上的特权,不得不自食其力了,那么,他们在见识过汉民族的高等级的实用技术后,向汉民族学习谋生技能时,怎么会连织布的技能也没有学到?如果,努尔哈赤们真是完颜们的后裔,他们不会织布裁衣怎么可能?!,金朝女真相汉人学到的能耐,怎么到了他们四百多年之后的后代上身上,连这一点本事都没了?为什么?

达尔文的进化论到这里失效了?非也,从文化和使实用技术上的这两个证据可以说明,努尔哈赤们和完颜们不是一回事!当然,断然的把努尔哈赤与完颜们打成完全不相干的两撅也不是完全正确,毕竟有N多的学者考证了满语与女真语相近,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是有的。不过纵使有关系,也只能认为,它们之间的关系也只能是在族源上有相通的联系,或者说它们是远古同一个民族衍生下来的两个平行发展的两个支脉也是可以的,而将他们混同于一个民族就是胡说八道!谁都知道,蒙古人和契丹都是东胡后裔,但是,把他们混为一族可以么?!

《满文老档》里,努尔哈赤父子互抽耳光的大戏里,努尔哈赤在胡说八道!但是,努尔哈赤为什么要胡说八道?

其实看过了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就不难理解了:最先发达的完颜部族可算是女真所属的这个族系里的“赵老太爷”,而后来发财的爱新觉罗氏,就好像这个族系里的阿Q,发达起来的完颜部是对否知道它这个族系里还有这么一个穷亲戚很难说,就算知道了,是不是会认这个穷亲戚,更不好说,而努尔哈赤追着完颜氏认祖宗,无非是自抬身价,在与明朝、朝鲜、蒙古打交道时,取一点点平起平坐的自信而已。再说的白一点——刘姥姥认王熙凤。而皇太极踢开他爹那个冒认的祖宗,无非是在一连串的军事胜利之后,野心膨胀自立大国门户的表现而已,他觉得那个和懦宋隔江而立的金朝的皮囊放下他了!在这父子二人眼中,历史,其实就是在烙饼,翻过来翻过去……嗬嗬嗬嗬……

父子互抽耳光着实让人失笑,百多年后,乾隆有意无意做起了泥水工,干起了糊墙勾砖缝勾当,在他钦定的,以汉文字历史文献为底本的《满族源流考》的卷首,写了这么一段话:

“我朝得姓爱新觉罗氏,国语谓金曰爱新,可为金源同脉之证。盖我朝在大金时未尝非完颜氏之服属,犹之完颜氏在今日皆为我朝之臣仆。普天率土统于一尊,理故如斯也。”————完颜氏和我爱新觉罗家还是有很深渊源的。互为主子和臣下么!

不过,这么说还是有些塌台,所以在《八旗满洲氏族通谱·氏族志一·国姓原始》里,又有这么一段话:

“我朝肇建丕基,始于长白,实金源之旧地。而帝系所出,则氏族各别。受天眷命,预发其详,实在金源以前。”

皇帝我家是最大!有意思吧?

大金国与大清不是同一民族建立!

本文内容于 2012/4/5 23:11:02 被学十不得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不管完颜氏金朝和爱新觉罗氏后金(清)朝是不是一个民族所建,他们都是我中华帝国历史上的一员,是中国历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作为一个中国人,知道金朝和清朝同属中国历史就足够了,其他的不需要苛求的太多。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