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林烽火

梦芫 收藏 3 1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丛林烽火


第一章:鬼子进村


1944年7月。抗战形势已从被动、焦灼的状态,转入了主动的反攻阶段。日本天皇和主战派,为了早日达到侵华目的,处心积虑地、秘密地布暑关东军黑太阳731部队,继续加紧地进行一项举世罕见的、非人道的细菌和人体实验。

这种非人性的、变态的战争理念所进行的实验,致使近10万中国和朝鲜人民成了殉葬品。尽管这样,他们觉得还不够剌激,紧接着,又制了一个SS—1号计划。

为了完成这项非人道的计划,4日凌晨,关东军总部急不可耐地电令驻守在佳木斯一带的关东军预备队,开赴完达山区的双桦镇待命。

入夏以来,整整一个月没下雨了,天气干旱、炎热。100多人的队伍,护送着10辆满载军需物资的卡车,汽车的马达声、战马的嘶叫声,还有汽车的尾气、**的尘土,将本来清幽、宁静的山间土路,弄得乌烟瘴气。汽车在坑坑洼洼的路上巅簸着,象耕牛犁地一样吃力地涡行。现在,已经是下午14时许,正是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刻,汽车冷却水的温度似乎达到了极限,咕嘟咕嘟不停地冒着热气。每辆车上都有三四个士兵托着冲锋枪对准前方,摆出一副随时射击的架势。山路两旁是端着枪的步兵,个个汗水浸湿了军装,还雄纠纠地踏着正步。队长小本一郎和副队长雄川骑在马背上,一边摇晃着,一边擦着滚落在脸上的汗珠,时不时地还用望远镜辽望渐渐清淅的双桦镇。

突然前面跑来一个通讯兵:「報告!隊長、ここは山林密、ラジオ信号極めて微弱で、私達はすでに徹底的に外部と連絡を失いました。」(报告!队长,这里山高林密,电台信号极其微弱,我们已经彻底和外界失去了联系。”)

小本一郎呻吟了片刻:「わかりました、私はその他に1種の方式を選ぶ。」(“知道了,我会选择另外一种方式。”)他说完又一挥手,示意通讯兵:「あなたに行きましょう!」(“你去吧!”)

「小さな本くん、あなたは言って、上はまたどんな精神があって、とっての、私達に進駐この荒ない山野?」(“小本君,你说,上面又发什么神精啊,兴师动众的,让我们进驻这荒山野岭?”)通讯兵走后,雄川问。

「現在、私はまだこの問題を考慮して、しかし、私は、これはきっととても大切な秘密の行動。」(“目前,我还没考虑这个问题,但是,我想,这一定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秘密行动。”)小本一郎依旧望着前方,十分冷峻地说:「そんなに多くなく、知っているはずのうちに自然と知って、私達は軍人は、服従。でも、私はやはり遠慮――」(“想那么多没用,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我们军人,就是服从。不过,我还是有所顾虑——”)

「小さな君、気兼ねは何ですか?」(“小本君,你顾虑什么?”)

“雄川。”小本一郎勒住了自已坐骑,这是一匹枣红色的战马,据说它是经过专门训练之后,从日本运到哈尔滨,后来,不知怎么又到了小本一郎的手上。马也在急速地喘息着,汗渍渍的尾巴使劲地抽打着前来凑热闹,嗡嗡乱叫的蜜蜂。小本一朗转了话题:「完达山に入って、私の本当の理解し天皇の壁の下の気持ちを前に、この山の色は、長崎で花見見劣りがする。」(“走进完达山,我才真正体会出天皇壁下的心思,享受面前这座大山的秀色,并不比在长崎赏樱花逊色。”)

雄川听小本一郎这么一说,也特意循视了一眼双桦四面逶迤的山峰,长叹一声,称赞:「ああ!本当に美しすぎて。」(“唉!真的是太美了。”)

「しかし、雄川、会ってここの景色を思い出した長崎、嵯峨恵子が思い出した。中国の言葉は、「恋人が結局は家族になる。」しかし、私1932年から8月は中国に来て、まるまる12年、何かこの戦争はいつ終わりますか」(“可是,雄川,我见了这里的美景,让我想起了长崎,也想起了嵯峨惠子。中国有句话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可是,我从1932年8月来到中国,已经整整12年了,不知这场战争,什么时候能够结束啊?”)小本一郎的脸上,布满了暗然。

「小さな君、私はもう一度あなたに注意して、体を帝国軍人で、天皇は私たちの忠誠を本当の役目、あなたはくれぐれも男女の愛情が深いので、消えてあなたの鋭気。」(“小本君,我再一次提醒你,身为军人,效忠天皇才是我们真正的职责,你千万不要因为儿女情长,磨灭了你的锐气。”)雄川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

「ふん!できないでの、できないの、私は一つの書生出身で、しかし、この戦争の虐殺では、すでに鍛えた。」(“哼!不会的,不会的,我虽然是一个书生出身,可是,在这场战争的屠杀中,已经得到了很好的锻炼。”)小本一郎说着,又哗啦啦抽出指挥刀,举在手里,锃亮的刀刃在太阳下闪着水一样的寒光:「私はおろか、この刀を見た中国人にも自分を出して、それはまるで生命力があり、一日飲まない人の血液と死んでしまう。」(“别说是我,就是这把刀见了中国人也会自己出鞘,它简直象有生命力,一天不喝人的血液就会死掉。”)

「じゃあ、あなたは待つようにしましょう、で半時間双樺町、お前の刀は腹いっぱい食べるました。」(“那么,你就等待吧,用不上半个小时到了双桦镇,你的刀就可以饱餐一顿了。”)雄川说完,一阵骇人的狞笑。

“哈哈哈——”小本一郎也咐着。

又一阵热浪扑过来,这两个恶魔的笑声随着马蹄的起伏向双桦镇飘去。



东北的7月,地里的玉米还没长到一人高。人们远远地看见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仔细一看才知道是日本人,于是,他们拼命地喊:“日本人来了!鬼子进镇了!——”随着喊声,在阡陌上闲转的人们,原来是稀稀拉拉的,不大一会儿,就在镇口汇聚成稠密的一流,纷纷地涌入小镇。

没等小本一郎下令,走在前面的日本兵就扣动步枪的板机,乒乒乒,乓乓乓,一阵枪声过后,小镇街口已经有三四个人应声倒下。于是,嘈杂的喧嚣中又多了一片嚎啕的哭声。紧接着,整个小镇被日本人弄得鸡飞狗叫。那些日本兵,牵牛的、赶马的、拎着鸡鸭鹅的、端着枪压着男女老幼,一齐聚拢到镇子中央的一大片空地上。


尚道元在北山坡上听到镇子里响起了枪声,不知出了什么事,就匆匆忙忙地前来探视。他悄悄地溜进小镇,左拐右拐,刚刚临近老权家门,听见女儿山香在院子里惊叫,他破门而入,看见老权的妻子和10岁的儿子已经倒在血中,山香正和一个日本兵撕扭在一起,尚道元急忙拾起土墙旁立着的一把铁镐,只一下,日本兵就晕了过去。这时,老权赶回来,一进院门就冲尚道元喊:

“大哥,快!快!巷口又来一个日本兵。”

此时,尚道元正搭落着脑袋,山香脆在地上抱着老权婶哭喊着:

“老权婶,柱子。”

老权见此情景,先是一愣,然后一下子扑到妻子和儿子身上,悲痛欲绝。尚道元手里还紧攥着那把铁镐,他一转身躲在院门后面。

院门敞开着,日本兵一边寻找,一边叽哩咕噜地叫着。从门外看见了院子里有人,立刻窜了进来,刚举起枪对准老权和山香问:“怎么回事儿?”这时,尚道元一步上前,抡起铁镐对准日本兵的脑后,咚咚几下,日本兵嗷的一声惨叫,前后晃了几晃,扑通一下爬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快!老权,山香,快走啊!”尚道元慌慌张张地催促。

“大哥,我和他们拼了!”老权起身正往外冲,被尚道元一把住:

“不行,你这样,就是白白去送死,听我的,快走,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快走!”


小镇中央那片空地上,现在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双桦镇的父老乡亲们,大家不要怕,大日本皇军进驻本镇,绝对不杀良民。”汉奸丁八,看了看小本一郎,又接着冲人们高喊:“最近,我们这里的土匪非常猖獗,皇军是来维护治安的——”

“呸!——”丁八的话还没说完,人群里走出一人,他指着丁八骂:“丁八,滚你娘那边睡去吧,你别在这儿放驴屁了,维护治安,怎么抢上了,你睁开狗眼看看,那些人是谁开枪打死的?还有,你看看,这些牲畜,粮食。”骂丁八的,是镇子里有名的尚老大,他40多岁,瘦高个,长着一副凶相,他热得赤着膊,胸脯上的汗毛比他的胡须还长。

“你,你,这个,这个——”丁八听到尚老大这一阵指责,无话可说了。

「ばか野郎!あなたは、どんな人ですか」(“混蛋!你的,什么人?”)小本一郎领会了尚老大的意思,露出凶相,话音末落,手枪已经响起,尚老大口吐鲜血,晃了几下,倒在地上。

人们看尚老大被一枪打死,一阵骚乱,小本一郎当当又是两枪,刹那间,刚才的骚乱立刻平静下来。

隊長「報告、兵士2名が行方不明になって、すでに検索、跡を発見していない。」(“报告队长,我们有两名士兵失踪,已经搜索过了,没发现踪迹。”)

「ばか野郎!捜査を続ける。」(“混蛋!继续搜查。”)



尚道元和老权带着山香刚跑出小镇,后面就远远地追来一群日本兵。他们一边跑,还一边喊:「立ち止まる!もう走ってすぐ発砲した。」(“站住!再跑就开枪了。”)

枪声响起,尚道元他们拼命地奔跑,感觉每颗子弹都嗖嗖地贴着耳边飞过,子弹钻进前面的树林子里,树枝咔咔折断,树叶也一片片地纷纷落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