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君逢末世,关键在军队

不要二分法 收藏 2 1265
导读:明君逢末世,关键在军队 安庆仁 明君逢末世,一般的人可能都不会认同这个观点,因为从历史的观点看,明君要么是开国皇帝,要么是缔造盛世的皇帝,但事实上,无论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在外国历史上,有些明君的确生于末世,比如说崇祯皇帝,就是特别点背的皇帝,从坐上龙椅那天起,内忧外患就没断过,边关吃紧、财政危机、农民起义、官员腐败、朝廷党争,一桩桩一件件,就像没完没了的梦魇,每天死死地纠缠着崇祯。 后世史学家们大多跟王鸿绪持相同的观点,认为明朝的灭亡,跟崇祯个人的性格有关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明君逢末世,关键在军队


安庆仁




明君逢末世,一般的人可能都不会认同这个观点,因为从历史的观点看,明君要么是开国皇帝,要么是缔造盛世的皇帝,但事实上,无论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在外国历史上,有些明君的确生于末世,比如说崇祯皇帝,就是特别点背的皇帝,从坐上龙椅那天起,内忧外患就没断过,边关吃紧、财政危机、农民起义、官员腐败、朝廷党争,一桩桩一件件,就像没完没了的梦魇,每天死死地纠缠着崇祯。




后世史学家们大多跟王鸿绪持相同的观点,认为明朝的灭亡,跟崇祯个人的性格有关系:“性多疑而任察,好刚而尚气。任察则刻薄寡恩,尚气则急剧失措。”(见《明史》)。今天来做分析,后边一句也许不错,但前边那个评价则有失客观,王鸿绪显然是过于主观了,没有充分考虑崇祯皇帝当时所面对的复杂形势,这其实也正是当年明月在《明朝那些事》中给崇祯平反的原因。




如果用历史的观点讲话,无论谁处于崇祯的位置,都不可避免的要“性多疑而任察”,因为举目四望,满朝文武各个心怀鬼胎,蓄谋另寻出路,没有一个人能把国家和朝廷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包括在历史上给予了很高评价的袁崇焕,也绝非光明磊落的人物,不然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文官们更坏,灭掉魏忠贤阉党后,崇祯以为从此可以君臣一心共保社稷,岂料,这些文官就是一群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奴才,只管争权夺利,不管社稷安危。比如崇祯募捐那件事,甚至比巴菲特和比尔·盖兹和来华劝捐的结果还惨,后者至少还有陈光标响应,而崇祯金口玉牙劝了半天,一分钱都没收上来,理由就俩字:没钱。这倒便宜了李自成,打进北京后一抄家,家家金山银山。




崇祯显然缺乏太祖朱元璋那种魄力,不然要是换成朱元璋,哪里还搞什么劝捐,直接下个单子摊派到人头就是了。朱元璋的逻辑很简单,你敢不让我当皇帝,我就要了你全家的性命。就从这里看,崇祯杀魏忠贤绝对是个大错误,否则要是魏忠贤还活着,崇祯要多少钱,魏忠贤就能给他收回多少钱来。




古人说两害相衡取其轻,就明末的形势看,文官集团的存在无论是对崇祯还是对国家和黎明百姓,有百害而无一利,其危害性远远要大于魏忠贤。当皇帝不同于当个普通人,凡事不能以好与坏区分,而是要从结果而论,汉武帝、武则天等就明白这个道理,是故前者重用酷吏张汤,后者重用酷吏来俊臣。以恶制恶,事半功倍。




乾隆是个明白人,当然也跟他是皇帝有关,看了主编们对崇祯的评语很不高兴,批到:“内外大臣救过不给,人怀规利自全之心。言语憨直,切中事弊者,率皆摧折以去。”皇帝有皇帝的视角,臣子有臣子的视角,虽然视角不同都跟自身利益有关,但在对待崇祯的问题上,乾隆显然比大臣们更为公允,至少,一半板子应该打在那些文官们的身上,因为崇祯真的已经尽力了。




崇祯的最大错误,既非刻薄寡恩,亦非赏罚太明,而是不能审时度势,是故赏罚皆误。总结历史的经验我们就会发现,当一个王朝陷入末世,其真正的推手,既不是外寇,也不是农民起义,而是文官集团,上至宰相下至府县的官员,包括贵族集团,往往联合起来打皇帝的歪主意,所以在这个时候,皇帝要想有所作为,最正确的选择就是直接掌握军队,关键时刻,用军人取代文官。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