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2000年对台作战准备,证明我军现役部队的作战能力仍未减弱。

强大的熊 收藏 270 166689

我是一名99年级的退伍老兵,也可以说是一名退伍小兵。因为我入伍的时候才16岁满3个月。时至今日我也不过才二十有八。服役于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兵团地爆连。听到工兵这两个字很多人可能马上就笑了。确实是,工兵能叫人联想到施工,建筑,支援地方等一些列似乎和战斗部队不着边的东西。但是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野战部队的工兵团是一个具备遂行战斗任务,具有强大战斗力的一线战斗部队。所训练的共同科目与我军兄弟部队,235、80机步旅完全一眼。其中包括单兵战术训练、班、排、连战术训练。而体能训练方面也完全准照全军训练大纲制定的各项指标来实施。说道这里我想介绍一下,我所在的地爆连。27军全军标杆连队,军事全能5项冠军连。全连体能素质超于80旅的某些步兵单位。因为这个事情,我们在石家庄没少和80旅的弟兄死磕过。也没少因为殴斗事件被拉到军部纠察队的营房里挨过武装带。我们连在全团12个连建制单位中,永久保留为全团值班火器连,担任战备值班任务、遂行步兵科目的战斗任务。连专门保护司首长的特务连也是望尘莫及。我们团的战斗力绝对不低于任何一个步兵团,只是在担负任务上有过多的不一样而已。86年轮战,我们团的战斗英雄很多,邓公亲自授予排雷英雄荣誉称号的郭富文就是我们的团副政委,他给我搞一对一的思想教育不下5次。。。。为什么我就不说了。我们团长,86年在老山打折了两条腿,直到今日走路膝盖不能弯曲。


说了这么多,只是给大家做个铺垫,因为后面有一段我今生难忘的经历,也是我每每看到论坛里追忆祭奠战争中逝去的老兵们所感慨万分,遗恨终生的。


现在很多人在质疑当今部队的战斗力和我们广大指战员的血性。我在这里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今天的部队,今天的战士和当年参加过对越还击战中的老前辈们而言是完全一致的,这一点作为一个经历了一部分战争进程我的来说,战友来说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质疑的!


2000年5月对我们每一名如期服役的战友来说,也许都是一个转折点,都是一个遗憾,都是一场难以实现的梦。2000年TW总统大选在即,陈水扁很不相信我解放军为统一祖国,反对分裂所准备的决心,用我们团长的话来说“他想搞一搞事情。”在我听见这句话的一瞬间,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战争的味道,体会到了战争机器运行起来的强大震撼力。


第一件事情:5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们连刚刚结束训练回到营房,我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副指导员,三排长,几名老志愿兵,和作训股长。除了作训股长以外的其他几名军官和老志愿兵都是近期探亲的人,没想到这几个人这么快就都回部队了。8班的一名老班长看到这个情景,就私下里开始和几个班长念叨起来,可能要打仗了。我也是无意间听见的。但是对于我一个第一年的新兵来说,我还真不知道,这个老班长的嗅觉为什么这么灵敏,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每逢部队有重大任务的时候,在外的军官和连队骨干都要召回。


第二件事情:我们团司令部后是一座3层的小洋楼。楼的背面没有窗户,就是一堵红墙。从我进部队的第一天我就看见上面挂着一个大牌子,写着“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15个大字。可是在5月中旬的时候,这15个大字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也是一个特别强烈的信号告诉我们全体官兵,战争可能临近了。一天晚上,我们刚从礼堂看完电影回来,路过司令部看到有人在摘牌子,把“特别能忍耐”这5个字摘了下去。队伍从下面路过听见黑暗中有个军官一边指挥人摘牌子,一边在骂:“都他妈要打了,还特别能忍耐呢?”这句话,很刺耳,很多经过多战友都默默的抬头看看了墙上剩下的10个大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


第三件事情:就发生在摘牌子的第二天早上,我们出操跑到司令部下面,赫然发现上面墙上又多了一句话“首战用我,用我必胜。”这个信息进一步的传达给我们了一个信号就是可能要打了。也是这天早上,我们连出操,连队主管没有带队。只有个值班班长带领整个连队跑步。跑到半道就叫团政委拦下来了。政委问值班班长连队主管都到哪去了?班长支支吾吾的没说出话来。政委就此急眼,命令我们连原地连队,叫值班班长回连里,叫“四王”(连长、副连、副指、指导员)以及三个排长打上背囊带上所有装具,5分钟内滚到操场上来集合。我们班长也不是盖的,撒腿就往连里跑。没过几分钟就看见一列纵队由指导员呆着几个军官跑过来了。我第一次看到军官打军官。政委走到队列前面一脚猛踹指导员。呵呵,当时我们想笑,但是不敢笑。只能憋着。后来听政委骂了一句话,我们所有人顿时就都不想笑了。他说“要打了,连队主官必须时刻和战士们在一起。”


第四件事情:很快司令部就来了命令,所有人员不许给家里打电话,不许写信。所有收到的信件由通信员统一管理,发给每一名战士的信都要在班长在场的情况下阅览。现在我很理解这不是侵犯人权而是开始搞保密了。另外连里的几个班长特别的不爽,因为他们的收音机全都被指导员收缴了。不允许收听外接的新闻。紧接着晚上的新闻也不叫看了,而是从在俱乐部里放录像。每次看到的都是三打三防的教程片子。偶尔有一些内部资料,都是边海渔民被TW的海警驱离,殴打的印象。一个连100多号年轻人,就怕煽动,这种煽动的力量是特别厉害的。每次看这些东西,就有人在下面骂。各种难听的词,各种方言中骂人的话,层出不穷。我是北京人,我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学会里四川话怎么骂人,湖南话怎么骂人,内蒙话怎么骂人,天津话怎么骂人。呵呵,现在想想,那时候特别有意思。也特别激动人心。很多人质疑现在的战士有没有血性。我现在能告诉大家的就是,血性一点都不少。而且这种血性,在当时的环境中很快就演变成了一种对于战争的向往。尤其是对于新兵来说,这种向往更是特别的浓重。逐渐的就有人写血书了。我很清晰的记得,我们班的一个四川兵,和我一样是第一年兵。晚上站岗,我接他的岗,我上哨的时候,看见地上有血,他手上也是,我就问他怎么了,他跟我说“么的事”。第二天早上整理班务的时候,就被叫到连部去了。等他回来我看他眼圈都红了,肯定是哭过。我就问怎么了,他给我的回答是“激动的。”呵呵。至今我都不知道他写了什么,但是我知道到他用他的鲜血印证了这一代兵的勇气和信念。


第五件事情:5月下旬,全团所有连队的专业训练科目全都停止了。因为全集团军开始搞战备拉动了。团里开大会讲我们军是战略预备部队。如果打,不是第一波次,但肯定是第二波次,意思就是负责纵深。当年一起被列为战略预备部队的应该还有张家口的63军。另外,全团开始搞战备编制。我们连战备值班,开拔的第一个连就是我们。我记得很清楚,第一次战备拉动是6月22号下午。我们中午吃过饭以后,就把背囊全都打好了。屋子里只剩下树棕的垫子,其他都所有东西都进了背囊,装不下的就全都塞在遂行的行李包里。而且特别要求,把血性,姓名,写在背囊上。下午不到两年,团里的号就叫而了起来。那会我们真的是特别的精神抖擞,一听号,班长没叫,我们就都冲了出去。全连集合不过1分钟。100多号人,跑到司令部门口就用了3分钟。操场上一排排听的全是东风140。我们连的79布雷车,81火箭扫雷车也不到什么时候都开到了。连人带装备整整装了8车。接着就是集团军的首长每个车,每个车的检查人员,装具。就这个时候可笑的事情发生了。特务连是除了警调排以为的所有人都没带枪。这事情叫集团军参谋长一顿狂骂。团长就低着头在站在车后面听着,期间还有一个军里的参谋帮我们团长说情,结果叫参谋长带着一起骂,真是骂到天昏地暗。怎么骂的我忘了,大体意思是说“一个解放军的行军梯队,没有枪。你们他妈的告诉我,遇到敌火袭击怎么办?”其实这个事情也情有可原,特务连的一部分人员是驻守弹药库的,他们接到拉动命令。跑过来的时候,没有发枪。从那事以后开始,我们就变成了枪不离身。每天晚上枪床头。一个班里一把枪做为值班火器,12发实弹。也是那个时候,我们连的老志愿兵给我们讲,真的要上去了。记住一件事情就能保命。枪上的保险一定要开在单发位置上。因为有过战斗经验的老兵都知道,新兵死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乱开枪。见到敌人后,上去就是一梭子,30颗全打光了,换弹夹。这个时候人家开火了,一枪就给你撂倒。比较油的老兵都是打点射,一是准,二是节约弹药尽量避免换弹夹带来的多余时间。


第六件事情:石家庄火车站,我们拉动最远集结的地方就是这里了。开始我还以为就是我们一个团的拉动,结果没想到,到了车站,就看到满是军列。有从邯郸来的152加榴跑,有从邢台过来的坦克。也有从鹿泉过来的步战车。加上我们元氏来的装备,什么都有。几条铁轨上全是车。下面五步一岗,十步一哨。车站里面纠察队的,军直侦察营的,防化团的,通信团的,步兵分队的。人头涌动,声音嘈杂。但是很有次序。很多通讯兵背着电台屁颠屁颠的跟在首长后面。那时候我觉得他们最神气。不过很多人脸上更多了一份沉重和忧虑。


后来事情渐渐的平息了下去,我们也随之恢复了正常的训练。这次没有打起来了的仗不知道在每一名当过兵的战友心理面有着什么样的印象。但是我经历那次事情以后,时长感叹。有时候觉得我错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转折,有时候我又觉得,我就是与死神擦肩而过。也许我的这种感觉,在参加过战斗的老兵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但是我相信,这种感觉真实的几乎叫我辗转难眠。退伍尽10年,每每梦中魂牵,都能嗅出当年的那一份激情那一份冲动。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老一代的解放军指战员,新一代的解放军战士。不论何时不论何地,都能扛起保家卫国的重担。对于战士来说缺少的不是勇气,而是那份机会。


很多人在看完祭奠先烈的文章之后都会写信这样一段话。“如果和越南开战,我第一个报名”或者是“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献出我的生命”,我能体会到当过兵的战友们在说出这样的话来时,他们心中的坚定来。而对于军迷来说,这些话我觉得,你只有经历过,才能理解其中的真谛。因为你要知道,有多少莫名的战士在等待着这个机会,在等待着战争的来临。英雄是在那一个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产生出来的。而所付出的代价是鲜血和生命。当你看到手榴弹那漆黑发亮弹头时,当你能把脸贴在机夹盖上扣动扳机感觉到跳动的弹壳似乎要蹦瞎你眼睛的时候,当你击发40火身后热浪翻腾的瞬间,当你看到152的炮砸中地面溅射起十几米高的泥土时,当你被爆炸的气浪撞击倒地的时候,当你听到呲呲作响向的导火索时,你还能象此时此刻这样淡定的在电脑前面打出“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献出我的生命”这样的豪言壮语吗?崇拜英雄,请向他们鞠躬。在他们面前的任何誓言都是苍白的,无力的。这样的誓言是在蔑视当代军人的职责。请把牺牲的机会留给他们,这是他们的荣幸。当你莫不精心、心潮澎湃的宣言时,你知道讽刺了多少现役的,退役的,抱撼终身的军人吗?


在此祭奠我团在86年轮战期间,98年抗洪期间,及在其他执行任务当中英勇殉国的战神们。我的老战友在那边你过的还好吗?

本文内容于 2012/4/3 22:27:01 被强大的熊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2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顶下。老兵,写的很好。有几个错别字,但是整体表达很到位。祖国的战士是大无畏的,也是敢于牺牲的,是愿意为祖国、为人民英勇献身的!我们的民族,我们的战士,永远都是英勇不屈的!


向英勇的人民子弟兵致敬!


今值清明,向无数为国献身的英烈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军人是想打 老百姓也想打,但是领导们不一定这么想啊,因为要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啊,要慢慢下,等钓鱼岛,南沙都没有了 估计也下完了

直到现在我才有时间帮这篇文章看完,我跟LZ有很多相同的经历。首先我也是野战工兵,我们部队是54集团军工兵团,不过我不是在地爆连。我是02年的兵,也经历了台湾公投选总统,那是04年3月20日,我们整个集团军也全部战备,而且20、21、22这3天我们全团上午都在上对台军事斗争教育课,四级战备,下午坐在班里等通知,背囊打好,协行物资放车上,车加满油在营院里停,不让跟家人写信和打电话。那时候也是人心惶惶的,说不怕是假话,但是只要拉上去,我们没一个是孬种,为什么,就因为我们身后是我们的亲人和强大的祖国。你们27打台湾也是第二梯队,我们54才是打台湾的第一梯队,以前我在部队是管学习室的,光渡海登岛作战的方案就几十套,还有三军联合渡海登岛的绝密方案,好了,过多的不说了,言多必失,说多了肯定泄密。保密守则!呵呵!

本文内容于 2012/4/7 19:23:35 被铁军开路先锋编辑

58楼武三

一看你就是一个爱国的人,我很敬佩你,可惜了你这样的人了。不过你爱国也不是没有实现的渠道,你可以把你身上绑满炸药去钓鱼岛和日本人同归于尽,即使不能把日本人全部炸死我估计你也能整死他三俩个。所以说你得爱国心是谁业主挡不了的,只要你愿意祖国人民会记得你的,记住一定要少说多干。

 以下是引用wangwei791002 在第15楼的发言:
军人是想打 老百姓也想打,但是领导们不一定这么想啊,因为要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啊,要慢慢下,等钓鱼岛,南沙都没有了 估计也下完了


2楼li9112

当兵的时候不想有情况,因为有了情况,可能就有人回不来了,也许是我,也许是我的兄弟,这都不是我想看到的,但每每听到战备通知的时候,总有种慕名的激动,现在想想,哎真有点贱啊当时。~~~

2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