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精英民主的愚民方式

liutao1494 收藏 1 320
导读:  很早以前,美国有一个媒体专家,名叫李普曼,写了一本书,名叫《公众舆论》,成为一些媒体传播研究者的必读参考书。李普曼很明确地主张,大众的民主是不可靠的,美国的民主只是精英民主。大众由于对社会事物缺乏必要的了解和知识,因此即使在一个国家内部,普通人对于国家事务也只能是局外人。大众所获得的信息都是精英们挑选过的,因而也是由精英代理和掌控的。且不说李普曼的观点对于现代媒体造成什么影响,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美国社会大众与精英是分开的。因此,我们就能理解前面提到的问题:批判自由主义的泛滥针对的是大众,而

很早以前,美国有一个媒体专家,名叫李普曼,写了一本书,名叫《公众舆论》,成为一些媒体传播研究者的必读参考书。李普曼很明确地主张,大众的民主是不可靠的,美国的民主只是精英民主。大众由于对社会事物缺乏必要的了解和知识,因此即使在一个国家内部,普通人对于国家事务也只能是局外人。大众所获得的信息都是精英们挑选过的,因而也是由精英代理和掌控的。且不说李普曼的观点对于现代媒体造成什么影响,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美国社会大众与精英是分开的。因此,我们就能理解前面提到的问题:批判自由主义的泛滥针对的是大众,而需要“自由”,“自由”不可被剥夺的是精英。也就是说,美国的精英们向大众宣传的,与他们自己信奉的不是一回事。 落实到二元论思维的现实,以小布什总统发动的伊拉克战争为例,美国政府和舆论向大众宣传,战争目的是推广民主自由,打倒独裁专制,打倒威胁美国的最大敌人,美国大众开始也真的相信了。但是,战争发动者的真正目的并非如此。人们终于发现,战争是为了石油,还是为了利益。精英内部毫不避讳赤裸裸的利益,只是与一贯向大众宣传的正义形象不符,二元论的自我美化正好起到利用民主欺骗大众的作用,这是一种现代愚民政策。 至于战争的理由,小布什政府为了美国的正义形象,编造了虚假的情报,连CIA自己都不相信这种情报。早在里根时代,美国就开始编织全球恐怖网络的神话,CIA为何不信?因为这些所谓恐怖网络存在的证据,很多是CIA为了中伤别人而自己捏造的。CIA是为了现实政治利益而造谣,所以才会有“美国之音”不允许在美国国内广播之类的事情。也许有人不信这种说法,还是坚信美国政府所称全世界有一个携手联动的恐怖网络,那就看看关塔那摩,在那里关押了美国认定的600多名恐怖嫌疑分子。非法审讯这么多年,有什么成果?可以说,审讯出来的情报全是捕风捉影。这不是因为恐怖分子太顽固,而是根本没有美国政府所宣称的全球恐怖网络。恐怖活动的确存在,但绝大多数都是独立自发的。美国发生的恐怖活动与西班牙的、英国的、以及最近印度的,没有统一的联系。美国所宣称的散布于全球60多个国家的恐怖网络根本不存在,美国也从来不能提供它存在的证据。 但是,二元论思维的美国政治家,把这种对外的造谣变成哄骗本国百姓的工具,把自己的造谣和中伤变成强化美国正义的证据。苏联瓦解后,美国的二元论者为了继续保持美国正义的高大形象,不得不树立一个更强大的敌人,而这个敌人,所谓全球恐怖网络,其实只是美国虚构的。这再次应验了前文说到的规则:精英是否相信无关紧要,关键是让大众相信就行。而美国大众确实相信了。即便鲍威尔后来承认情报不确,小布什近日也承认情报不确,又如何?美国军队还不是依然留在伊拉克?名义上还是推行民主,反对独裁这样的漂亮口号。有没有人统计过,美国军队到达伊拉克,死难的无辜平民数量,与萨达姆杀害的人相比,哪个更多?至少,从美国发动海湾战争直到伊拉克战争,伊拉克老百姓的平均生活水平,远不如萨达姆统治时期。要知道,当时的伊拉克,是联合国推荐的发展中国家的样板。 二元论思维不像基辛格的现实主义政策那么赤裸裸为了美国的利益,实质上只是用正义之类的道德外衣包装它的国家利益,因此,它也经常由于正义、邪恶对象的转换,造成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自相矛盾。例如,当初把苏联当成邪恶,于是反对苏联的阿富汗“自由战士”就成为美国道义上朋友。等苏联这个“邪恶”不存在了,阿富汗的抵抗组织与美国产生了冲突,这些昔日美国支持的“自由战士”,便成了美国口中的“恐怖组织”。美国再也不愿提起当初自己是如何无条件地给钱、给武器,让这个“恐怖组织”壮大起来的。伊拉克处境的变化也同样,二元论思维的著名人物之一,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经为拉拢伊拉克反对“邪恶”的伊朗而访问伊拉克,并给予伊拉克大量金钱和武器的帮助。难道当初的萨达姆与后来的萨达姆不一样了?再比如藏独势力,美国曾经给钱、给武器,还特地在美国找了一块与西藏地理条件类似的地方训练藏独武装,后来为了同中国缓和关系,美国抛弃了他们。等到又需要给中国捣乱的时候,美国又与藏独势力再次开始了合作。 美国以及西方社会虽然有好的一面,但也确实有坏的一面,它们在世界各地制造了不少灾难,引起人们的反感和不满。但是,美国的精英政治家们不愿意让美国的民众接受这样的现实,于是,夸大自己的优点,夸大别人的缺点,乃至于美国自己全是优点,对美国不满的全是因为别人自身的缺点和狭隘,就成为二元论思维的必然选择。于是,对美国的不满和批判不是因为美国自身确实存在的严重问题,而是批判者的落后与狭隘。同时,民主会限制政府的权利,从而限制操纵政府的利益集团,但是,二元论思维可以抵消这种限制,使得政府的权利得到强化,虚构一个敌人,然后以保护民众为理由,获得更多的权利。因此,二元论思维实际上是美国式的政治腐败,是对民众表里不一的欺骗。 然而,一些中国人,以及美国之外的其他人都盲目相信了美国为自己制造的这种骗人神话。即便在美国之外的地方,接受这种美国二元论思维的人,也可以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傻乎乎的普通民众,另一部分是心口不一的各种精英。以俄罗斯周边的颜色革命为例,那些接受美国二元论思维的精英们,都得到了大量的现实好处,其财富和权势不亚于美国的精英。而那些盲从于美国二元论思维的普通民众呢,有几个像美国中产阶级一样富足无忧?有人说中国的儒家学说是所谓统治阶级欺骗老百姓的工具,暂且不对此辩论,至少二元论思维确实是统治者对老百姓的欺骗工具,是在现代制度下的愚民政策。而且,这种愚民政策借助美国的强权,超出了美国的国界,愚弄着世界各地的人们。美国之所以成为世界第一霸主,与这种世界性愚民政策有着很大的关系,这种对其他国家的愚民,掩盖了美国精英们攫取自身利益的现实。可怜一些中国人沉浸于这种愚民政策中,要么为虎作伥,要么浑然不觉。 任何事情都会有历史的惯性,二元论思维作为现代愚民政策,作为美国政治腐败的保护外衣,还将会延续。而对于某些中国人来说,改变对美国的盲从也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