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普京时代的俄国可能走势

普京回归:面对六大难题

普京回归无疑将开启“新普京时代”。这不是简单地从总理到总统的移形换位,而意味着不得不面对更多、更复杂的难题,意味着普京要在内外压力中对过去和自我的超越。

第一,如何处理地区性大国实力与世界性大国目标之间的矛盾。苏联解体俄罗斯的综合国力维系在一个地区大国的水平上,虽经普京执政12年来的快速发展,但其具备的仍是地区大国的实力。普京在选举中承诺,将在新的任期,将俄罗斯打造成一个世界影响性的大国。这无疑存在着国家实际能力与大国战略目标之间的矛盾。

第二,如何处理人治传统和未来俄罗斯法治建设蓝图之间的矛盾。去年杜马选举以后的抗议浪潮表明,俄罗斯的人治时代即将结束,法治时代还没有来临,但是已经看到了法治时代的曙光,如何来处理人治传统与法治未来蓝图之间的矛盾将是普京新的任期不得不考虑的政治难题。

第三,如何处理经济“保增长”与“促转型”之间的矛盾。普京在选举中向选民承诺,将大幅度增加福利待遇,建立强大的社会保障能力,这需要国家每年大笔的财政支出。但是如果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国家经济必须继续快速增长,在继续保持能源型经济的基础之上,才能实现这些目标。此前又制定了国家将由能源型经济转向创新型经济的目标,保增长与促转型之间的矛盾将会越发突出。

第四,如何处理强化社会保障与加强国防建设之间的矛盾。去年俄罗斯已经制定出2020年之前的国防装备计划,每年将用将近700亿的钱加强国防建设,完成武器列装。这次总统竞选过程中,普京又提出进一步强化社会保障能力,社会保障能力的建设跟强化国防建设的花销几乎是相等的,俄罗斯尚不具备两手同时抓的财力保障。

第五,如何处理俄美之间既互有战略需求,又互为现实竞争对手之间的矛盾。普京在竞选中承诺将全面推进国家现代化的发展步伐,最终完成俄罗斯由能源型经济到创新型经济的转型。这其中的外部需求客观上主要指向了西方的资金、技术、管理经验和工艺。但是在俄罗斯现代化的外部需求来自西方的同时,其安全威胁也主要来自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即美国为核心的北约集团对俄罗斯的三重挤压:北约向独联体地区的东扩势头;力促独联体国家和俄罗斯内部发生颜色革命;积极谋求建立欧洲反导系统。美国在对俄政策上也存在着同样的矛盾。一方面,在国际反恐、防扩散和重大的国际安全问题上(比如阿富汗反恐、伊朗问题、叙利亚问题),离开俄罗斯及其盟友的支持,美国难以独立有效应对。另一方面,美国一直把俄罗斯当成自己潜在的,在欧亚大陆的竞争对手之一,加以限制与打压。2011年俄罗斯杜马选举以来,俄美之间这种既互有战略需求,又互为战略竞争对手之间的矛盾更加复杂化。这也意味着普京在新的任期不得不面对与美国的复杂关系。

第六,如何处理旧的俄罗斯权力阶层与新的俄罗斯政治成长力量之间的矛盾。 从2011年开始,原本一直很稳定的普京权力精英阶层出现了不稳定。这主要表现为以库德林为首的自由派与以谢钦为首的传统派之间矛盾的加剧,并最终导致库德林与该集团的暂时脱离。重新回归的普京不仅要平息原来精英层内部的冲突,还要考虑将以中产阶级为核心的新兴成长力量的代表纳入权力阶层。俄罗斯旧的权力精英阶层十年以来基本僵化了,固化了,失去了鲜活的动力源。普京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如何在新生的政治力量与旧有的政治力量之间寻找黄金分割点,这可能是普京面临的最迫切的政治任务。

内政外交走势:稳定前提下的改变是其必然的选择

俄罗斯已经不是原来的俄罗斯,普京也不能再是原来的普京,稳定前提下的改变是其必然的选择。

从刚性威权主义到弹性威权主义的转型。在苏联解体,旧苏维埃制度被打碎,适合俄罗斯的新民主制度未能建立起来之前,对俄罗斯而言刚性威权主义也许是必要的,但今天的俄罗斯政治现实是刚性威权主义阻碍了公民社会的建立,甚至出现集权加剧的趋向,导致俄罗斯社会苏维埃残余的固化即半苏维埃化。今天的俄罗斯已不是当年的俄罗斯。公民意识的觉醒,中产阶级的成长,都意味着以往威权主义色彩浓重的治理方法在俄罗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普京要么在稳定前提之下进行改革,即将其刚性威权主义执政理念向弹性威权主义过渡,要么他能应对中产阶级的越来越猛烈的冲击。后者当然意味着极权的加剧和对民主的压制,最终绝无前途可言。所以普京只能变革,况且他从来就不是保守派。在变革的问题上,他常常说的少,做得多,甚至不说只做。即便是自己曾经反对的事情,如需变革他也会选择变通。事实上,普京已经开始做出某些调整与改变。2011年底梅德韦杰夫总统在国情咨文中提出的“实现全面******”的方案,代表了普京未来政治调整的方向。普京还表示,要邀请反对派代表参加新政府组阁。在普京的提议下,俄罗斯体制外反对派的代表小组已应邀参加俄国家杜马议员对梅德韦杰夫提出的系列政改方案的讨论工作。

从单一的能源经济到现代化能源经济的转型。如果普京在新的任期进行激进的经济转型,即实现由能源经济到创新经济的硬着陆,那么俄罗斯不可能保持经济的有效增长,尤其在转型之初。由于面临着民众期许的巨大压力和选举中对民众的政治承诺,在面对“保增长还是保转型”的难题时,普京可能将选择折中的方案,即在其新的任上实现能源经济的软着陆,既为创新经济铺垫基础,又能保证经济增速避免剧烈下降。避免激进的经济转型,实现能源经济的软着陆,即从单一的能源经济到现代化的能源经济转型,是未来俄罗斯政府的现实选择。这在当前主要表现为,将天然气分馏成各种高附加值产品,将出产的原油精炼为成品油出口。俄罗斯事实上已经在远东地区建立大型的天然气和原油加工厂。

俄罗斯对美外交不会轻言退让。一般来说,大选年的国家外交往往具有民族主义色彩。今年恰逢俄美两国同时进入大选年,这就意味着两个原本就互为潜在战略竞争对手的国家必然在外交上彼此指向性更强。美国国内的某些人一直试图影响俄罗斯大选进程,让普京离开俄罗斯的政治舞台。今年的国际形势波谲云诡,险象环生,无论是在叙利亚,还是伊拉克,无论哪一个关键冲突点的背后都有俄美两国博弈的身影。为了国内政治的需要,两国在彼此正面交锋时都不会轻言退让。但这不意味着俄罗斯对外政策失去原有的连续性和稳定性。

中俄战略协作将迎来新契机。自1996年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建立以来,中俄关系的发展始终遵循着两个逻辑:内在逻辑——作为两个相邻的大国,必须交好,不能交恶,邻居不能选择,两国经济又互补互需,因此两国战略合作是必然选择;外在逻辑——中俄两国崛起都面临着外部势力的挤压,无论是从意识形态的角度,还是从国家利益的角度来看,某些西方国家都将中俄崛起视为是对西方世界的挑战,不断打压中俄两国。中俄两国只有抱团取暖,才能降低各自崛起的成本。

重新回归的普京决心使国家走上现代化的发展道路,并将东部地区的开发作为振兴经济的先导,特别是俄罗斯远东开发战略的全面实施,将为两国区域经济合作提供新的发展机遇。最近一个时期,从俄罗斯2011年底杜马选举开始,美国加大了对普京与与俄罗斯的打压,试图在莫斯科复制“阿拉伯之春”,俄美关系中不稳定因素再次凸显出来。普京在其竞选纲领性的文章《俄罗斯与不断变化的世界》一文中,在抨击对华盛顿措辞严厉的同时,突出强调中俄关系的重要性。普京称,中国经济增长不是威胁,而是一个敦促俄罗斯与中国加紧合作的挑战。可以想见,在美国对俄挤压加剧,尤其是在美国加快战略东移,俄罗斯不断强化其亚太战略的大背景下,两国关系将出现更多的合作机遇。

(作者为清华大学欧亚战略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