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处勒死大学生女友(图)


受害人张丽曾经的青春靓影。均为石明 供图


密林处勒死大学生女友(图)


犯罪嫌疑人古小欢。


记者 颜家文 实习生 方芳 通讯员 徐岳


她,面对一段破碎的感情,分手时却犹犹豫豫,最终却惹来杀身之祸。


情缘已尽,他却不愿松手,由爱生恨后,他将大学生女友杀死,掩埋于岳麓山上。


从一起普通的上访事件入手,岳麓警方细心梳理,终于侦破了这起凶手刻意隐瞒了近一年的凶杀案。昨日,犯罪嫌疑人古小欢(化名)被专案民警从四川押解回到长沙。“情缘如果已尽,请一定记得放手。”长沙市心理学会办公室主任刘立京表示。


[缘起]一起上访引出女子被害事件


“警察同志,我的女儿大学毕业了,也不见人。可是银行卡却被取了钱,请你们一定帮我查一查。”3月9日,岳麓区公安分局信访接待室来了一位50多岁的男子。


男子叫张瑞(化名),怀化靖州人。他说,从去年4月份起,在长沙某大学上学的女儿张丽(化名)突然再也见不着了。只是偶尔通过QQ和手机,发来一些短信,告知一切都好。


去年12月,他接到女儿手机发来的短信,说要在长沙麓山南路做生意,需要8万元现金。他给女儿存进这笔钱后,银行账单显示,几天后,在长沙一银行自动取款机,这笔钱全在下半夜被人分34次取走了。他很想知道,取钱的到底是不是女儿本人。


分局副局长龙江听了这一情况后,第一反应是:这事情太不寻常了。他一边宽慰这个焦虑的父亲,一边安排警力迅速调查。


张瑞还说,女儿在四川有个恋爱对象叫古小欢,龙江叮嘱他速去四川成都与当地公安机关联系。3月26日,古小欢被成都警方找到并依法传唤,警方在他身上发现两张张丽的银行卡。当日,岳麓区警方赶到成都,古小欢最终交代:去年4月22日,张丽提出分手,他已经在岳麓山上将她杀害,并掩埋在山间密林深处。这一年来,他利用张丽的手机和QQ,不时发出一些短信,造成张丽还在人世间的假象。


[行凶]岳麓山密林深处勒死女友


古小欢说,他和张丽2009年相识于交友网。两人相处了两年多后,古小欢于2011年回到成都工作。已经毕业的张丽想和古小欢一同到成都打拼。可是张丽的家人却表示反对。家人的多次劝阻让张丽内心不断动摇,渐渐地和古小欢的联系也少了。4月20日,古小欢发现张丽在上网,他通过张丽的朋友和她联系上了,双方一番争吵后并没有结果。古小欢连夜飞往长沙,希望能当面和张丽说清楚。21日,两人聊得并不愉快,张丽不辞而别。


“我以为再也联系不上了,所以想立马回成都。”古小欢当即订了22日晚的机票回成都。可是当晚却发现张丽在线,两人正式决定分手。可是两年的感情还是有些不舍,两人想见上最后一面。


第二天早上,两人来到了岳麓山。途经山坡的小路、比较森密,两人也从未走过。在下山时,张丽同古小欢讲了很多,并解释了分手的原因是父母的阻拦。古小欢想着之前被张丽父母的误会和现实的种种压迫心里就很是来火。一怒之下,古小欢便扯下张丽的挎包带子勒住了她的颈部。将近10分钟的拉扯后,张丽不再动弹。这时,古小欢感觉到自己的过激行为酿成了大错,他赶紧给张丽进行了心脏复苏急救,可是却无力回天。


[骗钱]拿死者银行卡骗走8万元


古小欢将张丽的尸体拖到一处小沟内,用枯叶和树枝做了掩盖。下山后,他烧掉了张丽的随身物品,却留下了张丽的两张银行卡,之后便精神恍惚地回到了成都。


昨日,专案民警押解古小欢到岳麓山掩埋张丽尸体处指认现场,青春靓丽的女孩已经化作了白骨。


“我向张父索要8万元,以作为张丽跟我在一起的经济损失。”古小欢解释他骗钱的动因,其实当时他和朋友一起开办的公司正在亏损,“我的信用卡也处在透支状态,父母也没钱给我了。所以就起了邪念。”拿到钱的古小欢购置了很多。骗来的8万元也随之挥霍一空。


亲人后悔


“我们和儿子沟通太少了”


“我和我爱人1993年就去福州打工了,古小欢交给了我父母带,现在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也就4000多元,为了节省点钱,有时候过年都没有回去看他。”可是对于儿子的要求,古小欢父母从来没有丝毫犹豫,一年就寄出3万多元的现金。他们获知儿子的情况后,简直痛不欲生,“都是我们害了他,一味认为只要寄钱就是关心,沟通太少了。”


专家建议


父母在子女成长道路上不能缺失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法学研究所博士胡守勇说,青壮年农民舍下老小,背井离乡去城市务工,用工资收入来赡养老人、培育子女,出现的情况就是子女长期与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接受的是“隔代”教育。由于老年人也很难尽到恰当的监管义务,很难让孩子培养成良好的社会责任感。


长沙市心理学会办公室主任刘立京则认为,父母在子女的成长道路上缺失必然会对其成长造成一定的影响。因为缺失了和父母的交流沟通,使得古小欢缺乏应变事故的能力,甚至在杀害了女友后竟采取向其家人骗取钱财这种更加不道德行为。他建议,父母一定要多关心孩子,每天打一个电话,或者隔天打一个。如果经济实在不允许,也要想尽办法让孩子感受父母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