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良将军: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和军事战略调整之我见

liutao1494 收藏 0 658
导读: 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和军事战略调整之我见 乔 良 2012一开年,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国防部长帕内塔及参联会主席马丁·邓普西一起,向世人发布了《维持美国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世界国防的优先任务》的战略评估报告。 该报告甫一推出,即在各国战略界引起一番热议。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未来十年,美国军事战略将做出重大调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调整是美国人决定把持续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能力追求,改为“打赢一场半战争”。与此目标相应,


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和军事战略调整之我见

乔 良


2012一开年,美国总统奥巴马与国防部长帕内塔及参联会主席马丁·邓普西一起,向世人发布了《维持美国全球领导地位:21世纪世界国防的优先任务》的战略评估报告。

该报告甫一推出,即在各国战略界引起一番热议。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未来十年,美国军事战略将做出重大调整。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调整是美国人决定把持续了半个世纪之久的“同时打赢两场战争”的能力追求,改为“打赢一场半战争”。与此目标相应,美军将压缩规模,下决心走质量建军之路,全力打造一支“小、快、灵”的新型美军。而在如此巨变的情况下唯一不变的,则是美国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没有敌人。这一回,美国人终于把“敌人”(起码是假想敌)的目标,锁定了中国,尽管这并不让人意外,也并不意味着美国将彻底放弃与中国的合作,更不意味中美之间将进入全面对抗的时代,但正像我在去年下半年即说过的那样,中国的确要为中美关系降温,做好“过冬”的准备了。

促使美国政府和军方做出这一重大调整的,尽管原因很多且复杂,但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国人似乎意识到了自身力量的衰退以及过去大半个世纪里,从整个冷战到小布什政府登峰造极的过度运用军事力量的恶果。如果一个国家把货币霸权的信用建立在超强的军事实力上,但又通过不停地打仗透支这种信用,它的结果就是不可避免地走向国家信用的破产——假如不刹车的话。美国政府和军方此次所为,我们不妨看作是一次刹车之举。

在我看来,对于美国人提出的任何东西,特别是针对中国的,中国人都应同时以两种态度去面对。首先,你不能不认真,如果不认真,到头来就可能弄假成真,可能会有吃亏的那一天。其次你又不能太认真,太认真的话,你就可能上当,就会为你的认真付出很高的成本和代价,因为你会为了对付它,调动和耗费很多资源,到头来却发现是一种面对草船借箭式的浪费。比如,美国提出要打“空海一体战”,煞有介事地拉出一副空海军联手对中国进行军事打击的架势,中国应该怎么办?你应该也拉开一个架式,像模像样地去应对,但别往里投太多的资源。只要足够应对它就行,没必要一招一式地随它起舞。因为美国既然大张旗鼓的把它宣传出来,就说明它的威慑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否则它绝不会把这张底牌这么醒目地亮出来,就像当年美国对苏联搞星球大战一样,苏联人太认真了,结果这份认真成了苏联垮台的一个很重要原因。这是苏联人不够聪明的地方。其实稍稍对比研究一下,“空海一体战”并非什么新鲜货色,不过是空地一体战的翻版。从军事上分析,思路上基本没有新东西,只不过表明美国眼下无论是空军实力,还是海军实力,都不足以单挑中国军队。这样,海军作战部长和空军参谋部长才会一合计,把当年在欧洲对付苏军的“空地一体战”,拿出来搞了这么个新瓶装旧酒的东西。从它的实际作战方式上看,确实没有什么新鲜货色。尤其是我看不出在这一方案中,美国人找到了什么办法克服或掩盖其自身的软肋或弱点,而这些软肋或弱点,对这支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来说,有可能是致命的。那么,它自身的软肋和弱点是什么呢?不容否认,美军现在是全世界信息化能力最强的军队,而这恰恰也构成了其自身的一个最大的死穴,那就是信息化依赖。就一切信息技术都建立在芯片上这一点而言,避免这种依赖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因为任何信息防护总是有漏洞的,无论是GPS系统还是卫星侦察系统,都是开放式的。如果完全防护,就只能连端口也得闭合。只要不闭合,你的软肋就会成为你的命门,电磁脉冲就可以进入。美军的高度信息化使其无法克服信息化依赖的弱点,那么,任何对手要想破解其军事能力,这里就是突破口。

回到今天的主题,对美国的判断。我认为本世纪我们会看到美国的衰落,但肯定不是今天。一般而言,帝国的衰落时间都比较长。大英帝国如果不是因为两次世界大战,衰落的过程也会很漫长。而美国的下滑线为什么不会拉得很长?只能怪美国人自己。因为美国选择了最低成本的帝国生存和获利方式,也就是金融霸权方式。这样一个方式,在使帝国轻松地以纸币从全球获利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个始料不及的结果,就是美国产业的空心化。美国人没有想到这一点。它从全世界吸纳财富,获取资源,成本很低,低就低在政治成本上。过去所有的帝国都需要占领别国的土地,这就需要派驻官员。这种统治成本很高。由于是直接统治,总会导致对立,导致仇恨,很多帝国的垮台都是因为边远省份和殖民地人民起来反抗,最后导致帝国崩溃。美国接受了这个教训,我不统治你,让你自己来统治自己,让人民的仇恨只针对自己的统治者。但是如此一来,我怎么从你那儿获利?最好的方式就是通过货币霸权,我向你输出货币,你向我输出资源和产品,咱们玩绿纸换实物的游戏。刚才李亚强谈到货币操纵问题,其实美国不光容忍中国操纵汇率,还支持你操纵汇率,你不操纵汇率,你的货币汇率不低于美元,怎么向美国提供廉价产品?布雷顿森林体系虽然解体了,但是美国的获利模式没变,就是输出货币。一个输出货币的国家必须保持贸易逆差,必须保持赤字甚至是双赤字,它才能获利。如果它处在顺差状态,怎么能让它的货币输出去呢?所以,这是一个愿打愿挨的模式。这个模式让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特别是最近二十多年里从全球获得了巨大的财富利益。这种靠输出货币获利的方式太轻松了,轻松得使美国人觉得我没有必要再辛辛苦苦去搞实体经济,只要搞金融就能获得更多财富,实体经济就让别人去干吧。所以美国的制造业几十年来一直在向全世界转移。直到金融危机爆发,美国才发现空心化很危险。于是,奥巴马才重提“再工业化”,想恢复美国的实体经济。但对连拿政府救助金都比发展中国家工人工资还高的美国人来说,舒服日子过惯了,谁还愿意回头去干又苦又累工资又低的制造业?而如果要提高工资,则将挤压工厂主的利润空间,让他无钱可赚。何况这些年连续的制造业转移,美国制造业的产业链环境已不具备,丧失了制造业恢复的基础。乔布斯就明确告诉奥巴马,我可以把利润交给你,但是我无法为你提供就业。这就是美国近两年“无就业复苏”的主要原因。这也意味着美国的再工业化,制造业复苏基本没戏。从金融危机爆发到现在,美国一直在说它的经济好转,可是到今天也没好转。今年初的指标,说美国的就业率降到了8%以下,全世界开始跟着高兴,美国的股价也开始上涨,大家欢欣鼓舞了一下。后来我问一个从美国回来的朋友,他说今年一月份的统计,把拒绝登记就业的人排除了,这是很大一部分人,仍然属于无业者,但是不再列入失业人口统计范围。再就是正好赶上圣诞节,有很多临时就业的机会,比如商家要往各个地方送礼品,你找了这么一份临时工作也算就业了。这样美国政府就拼凑出了一幅就业率复苏的图像给全世界看。美国政府在这方面为什么耍花枪呢?主要原因不是它不诚信,而是它必须给全世界一个信心,以摆脱大家原来对它复苏乏力的判断。

做完以上分析,我们就大致可以知道为什么美国战略重心要东移。美国现在开始慢慢明确,中国将是它的主要对手和威胁。中国人也渐渐明白了美国人的这一判断和意图。于是又开始谈论“美国亡我之心不死”这个话题,但对此,我的看法略有不同:如果让中国“亡”掉了,不要说别的,光是13亿人口对于全世界来讲,对于美国人来讲都将是“洪水猛兽”,所以它绝对承受不起这样一个后果。

所以我认为,美国应该是“弱我之心不死”。它不希望你强大,但是它同样也不希望你崩溃。如果崩溃了,谁都承受不住。而如果你太强大了,不但在政治上要和美国平起平坐,全世界有限资源的蛋糕切分也会彻底失衡,所以它一定要把中国控制住,让你继续呆在加工厂的位置上,当它的下家,当它的马仔,前提就是你不能对它构成挑战。但现在中国显然已经开始对它构成挑战了,不管我们有没有这个意愿,美国都会这么看。因为现在中国的产业正在向中高端进军,从“863”计划以来,中国在科技上的投入,也正在渐渐显示出效果。美国对这一点及其前景是很恐慌的,所以才防患于未然,下先手棋,提前布局。美国的战略重心东移是不可避免的。虽然美国在战略重心东移的时候还频频西顾,对欧洲放心不下,但欧债危机的日益严重,让它比较欣慰,有机会腾出手来,在东亚先落几颗闲子。可是让它放心不下的,是德国正在借欧债危机整合欧洲,这让美国人很闹心。因为它不希望看到德国整合下的统一欧洲出现。所以我说,美国的屁股虽然正在东移,但是脑袋还频频回望欧洲。如此一来,美国人不可能做到一心一意地战略重心东移,这也算我们战略机遇期的一个要素。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必然要对遏制中国早作布局,从黄海军演、钓鱼岛事件、南海问题到缅甸的变化,都是美国在做局。我在前面说了,如果你对美国做的事情不认真,这些事情就会变成事实,如果你太认真,你就等于把牌交给美国人去打。比如南海问题,如果你很认真对待,其实就等于钻进了美国人设下的圈套。因为美国在金融危机后实力受限,跟中国较量时,手里可打的牌不多。从这个角度说,南海问题是美国凭空制造出来的一个筹码,在它手里没牌可打的时候,它把南海问题变成了一张牌,如果你认可这张牌,你就得拿东西跟他交换。

但话说回来,南海问题既然已经开始成为问题,如果你不认真对待,将来的确可能对中国是个大麻烦,一是资源被别人拿走,二是国内民众的反应,如果你不认真对待,国内民众将离心离德,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糕。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如何既不接美国的招,又能用对自己相对有利的方式先稳住南海,使其不会发酵太快,给我们争取一些战略回旋的时间?我认为一味回避已是不可能了,抗议没用,动武又负面因素太多。那就应积极作为,主动并且善于给麻烦制造者制造麻烦,谁给我制造麻烦,我就让你也麻烦不断。要让那些制造麻烦的国家自己也麻烦起来。也就是说,要让那些国家明白,给别人找麻烦,你自己就会有更大的麻烦。我们说不折腾,是不要在自己国家内部折腾,但你要学会在国际上怎么折腾别人。美国的软实力,其实就是不断地用军事手段之外的手段折腾别人,就是在正面冲突之外折腾你。

对南海问题我们必须看清楚,它背后最大的因素是美国。但美国又是站在越南、菲律宾这些国家背后,并没有拉出与我们直接对撞的架势。我们也就不能跟它去直接对撞。有人认为现在是解决南海问题的最佳时机,怎么解决?通过打一场仗,把南海的控制权拱手送到美国手里?你打菲律宾,越南会毫不犹豫让美国进入金兰湾,菲律宾会让美国重返苏比克湾,新加坡会让自己的港口成为美国的快速舰基地,那时,整个南海就成了美国的囊中之物。有人反驳说,难道我们不打,美国就不敢进入了吗?我说它还真不敢。黄海军演,中国抗议九次,美国连退九次,如果不是延坪岛事件造成了平民伤亡,美国还真进不了黄海。所以我们既不要高估美国,也不能低估美国。其实,美国在很多问题上也是非常顾忌中国的,知道在哪些问题上需要而且必须和中国协调商量。比如说,很多人看到利比亚战争的结果,就认为中国又输了一局,赔了多少钱等等。可你的三万人是怎么撤出来的?如果美国真不顾忌中国,你三万人就撤不出来。你能让三万人提前安全撤出,是因为美国和北约早知道它一定要打这一仗,但必须事先就和中国协商,不能让中国人在这场战争中有伤亡。所以我说,中美关系如今是互有顾忌,而不是单方面谁怕谁。

因此,我们对美国的现实处境及脱困策略,必须有更深入的了解和分析。我判断,美国暂时还拿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收拾中国。中美关系和美苏对抗不一样,美苏对抗是两个拳击手之战,美国对中国却很头疼,如同拳击手碰到一个太极拳师,以柔克刚,把它的招数都一一拆招化解掉了。这让美国人经常很无奈。但美国还不能说完全没有脱困的办法和策略。过去美国的策略是“水涨船高”:你们各国都是水,我是船,如果你们水涨了,我是船,当然会被水高高托起,大家好,我更好。现在美国自己遇到了麻烦,水涨船高的可能性没有了。它的另一个策略就出来了:“水落石出”。我不好,我就让你水落下去,把我的石头露出来,还是比你们好。现在美国对中国的策略就是“水落石出”。我要用一切手段让你不好,让你低于我,在相对比较中,你仍不如我。办法就是不断给你制造麻烦。刚才有人谈到美国人搞“代理人战争”。美国跟中国现在一时还不会进入“代理人战争”状态,但是它对中国搞的“代理人遏制”正在渐渐生效。这其中有些国家是主动跳出来的,比如菲律宾就是自愿充当“代理遏制人”的角色。对此,我们确实应该想出一些新的办法去破解。有人说中美之间是新冷战。其实如何定性中美的这层关系并不重要,不管是不是冷战,中国都应该想出更多的办法去拆解它。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少把一个口头禅挂在嘴上,就是“要维持多少年的和平,要继续维护我们的战略机遇期”,你现在必须做出一个判断:如果美国战略重心东移,那就意味着美国准备结束你的战略机遇期了。美国要撵我们下车:战略重心东移,就是明确告诉你,这个机会不给你中国了。过去三十年,你通过向它提供廉价产品换回美元,在这种情况下你的经济就会继续向前发展,哪怕是高耗能、高成本的发展,你也仍然会发展。现在美国不想再给你这个机会,它宁可寻找中国产品的替代者,把这个机会给印度,给其他发展中国家,让它们来为美国提供廉价产品,也要剪断中国经济的脐带。对这一前景,中国只能做好充分的精神准备:我们的战略机遇期正在缩短,甚至正在消失。可是今天中国极需要最少十年的战略机遇期。为了这十年,中国人必须做些事情,哪些事情呢?包括在叙利亚问题上投反对票,也包括下一步在伊朗问题上,中国如何应对,现在都要提前考虑好。目标就是一个:尽量延长你的对手的痛苦期,它的痛苦期越长,你的战略机遇期就会越长。

2012年2月17日初讲于钓鱼台

2012年2月29日改定于夕照寺

乔良:狭路相逢智者胜——《网电空间战》中文版序

乔良:以我山之石,攻他山之玉——读美军《网络中心战案例研究》随想

乔良:美元战争还能打多久?

乔良与陈志武对话:金融与国家安全

乔良:猎狐者——蒙哥马利

乔良:一言难尽的“沙漠之狐”

乔良:在军旗下畅想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2/201107/247468.html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