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式民主成为印度经济最大障碍

liutao1494 收藏 0 481
导读: 《经济学人》3月24日评论文章 / 观察者网 编译 改革停滞、增长更缓、人口老龄化、政客无能……印度的未来路途坎坷 “维维特快”(Vivek Express)是一条新的铁路线,印度偏远东北部的茶叶产区到南部尖尖角绵延4300公里。坐着熬过80个小时以后,你会发现两点:1,腰酸背痛;2,乐观精神。 印度人已经坐得起长途火车,但还买不起飞机票。尽管如此,他们充满了希望。他们高兴地指着旅途中反映致富的迹象:孟加拉邦偏远地区的混凝土房屋已安装新的铁皮屋顶和电缆,移动电话信号塔遍及铁路轨道

《经济学人》3月24日评论文章 / 观察者网 编译

改革停滞、增长更缓、人口老龄化、政客无能……印度的未来路途坎坷

“维维特快”(Vivek Express)是一条新的铁路线,印度偏远东北部的茶叶产区到南部尖尖角绵延4300公里。坐着熬过80个小时以后,你会发现两点:1,腰酸背痛;2,乐观精神。

印度人已经坐得起长途火车,但还买不起飞机票。尽管如此,他们充满了希望。他们高兴地指着旅途中反映致富的迹象:孟加拉邦偏远地区的混凝土房屋已安装新的铁皮屋顶和电缆,移动电话信号塔遍及铁路轨道附近并实现不间断覆盖,很多房屋张贴着闪亮艳丽的壁画,还贴有英语和计算机课程的广告,激发人们对未来的向往。

旅行中还有许多反映新兴中产阶级的迹象:大学生围在笔记本电脑前看宝莱坞电影,阿萨姆北部的病人前往南部地区的泰米尔纳德邦接受更好的医疗,休假的士兵用新的手机给喀拉拉邦的家中急切地发短信,来自曼尼普尔区的一位企业家估计说,他经营火车餐厅生意将会兴旺发达,整个印度也是。

从梦想到现实,在这之间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对很多印度人来说,为期十年的经济繁荣期已经产生诸多显著成果。例如身体健康方面:去年《印度医学杂志》(National Medical Journal of India)的一项研究对印度富裕人口的孩子进行了调查,发现现在18岁的男孩比1992年时的同年龄男孩要高4.5cm、重4kg,而当时经济改革才刚刚开始。所以,这一成果应得益于饮食的改善和疾病减少。

有所成就

印度的穷人显然也有所改善。 3月19日发表的一份官方研究对极端贫困人口进行了评估,在印度极端贫困人口的定义为每天收入不超过微薄的22卢比(约合0.44美元)的农村居民,以及每天收入不超过29卢比的城市居民。该群体的数量在过去5年中减少了5200万,2004年为4.07亿,而2009年则为3.55亿。脱贫人口总数相当于整个南非的人口(虽然与中国取得的成就相比,这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批评家们认为,三分之一的人口处于贫困状态是可怕的,这并不无道理,而且指出如果将贫困的标准提高到每天收入为1.25美元,贫困总人口将会再增加数以千万,但即使按这样的标准衡量,印度的成绩也算不错。

去年的人口普查公布的数据则带来更多希望。全国2.47亿家庭中(三分之二生活在农村),识字比例从2001年的65%上升到74%;目前拥有手机的家庭从9%上升到63%,将近60%的家庭拥有银行账户,城镇家庭中93%至少能用上电,三分之二用天然气做饭,如此等等。

但是如果印度想要保持这样的上升势头成为大国,必须做到以下两点: 政府财政稳健、经济持续增长。令人担忧的是,目前这两方面都存在很大的疑问。

执政的国大党在各邦选举中出师不利。国大党在四个小邦的成绩可说是喜忧参半,在果阿邦和旁遮普邦失败,在曼尼普尔邦和 北阿坎德邦获胜。但最重要的是北方邦,其人口为2亿,相当于整个巴西的人口,国大党在北方邦的选举中仅列尴尬的第四位,在403席可竞选的席位中只获得了28席,这对拉胡尔•甘地来说是重大失利,他是国大党的后裔,在北方邦的选举中投入了大量精力。一直以来他都被吹捧成国大党的接班人,现在却可能沦为印度版的查理王子,被他的母亲索尼娅的强权所笼罩。

北方邦的竞选结果使国大党对2014年的全国大选的前景颇为担忧,而且很多领导人急切希望获得民众支持。目前正在实施的就业权利保障计划主要关注农村地区。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一项保障吃饭权利的新计划。该计划的宗旨是救助全国五分之二受饥饿问题困扰的新生儿。

前路漫漫

接下来将实施的一项计划是,优化补助发放渠道,直接把救助款打到个人的银行账户。名为“唯一身份”(Unique Identity)的生物身份证计划到今年年底覆盖2亿人口,这大概是将福利避开贪官口袋,直接发放给贫穷人口的一种更为有效的方式 但这样一来,政治家们很容易将现金发放给选民,可能导致政府福利开支剧增。

支出急剧攀升已经超过国家可承受范围的不只是福利。去年军费预算上升了10%,今年则增加了17%,未来五年中计划耗资1万亿美元建设新基础设施,而且除此之外还有更多。

但是,经济增长用于支付所有预算已经显得力不从心。到2008年的前五年中,经济年均增长高达9%,相比之下,去年可能勉强达到6%到7%之间,部分归咎于全球经济不景气,尤其是居高不下的油价。但是主要原因则是工业投资减少、通胀上升和高利息率,政府借贷过度排挤私有部门,以及对印度政客能带来经济改革丧失信心的投资者,投资减少尤为显著。

超过6%的经济增长率也许听上去并不算坏,但对于贫穷的印度大国来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的代价是惨重的。现在投资规模缩小,以后增长也会相应减少,数百万贫穷人口脱贫的日子要比经济快速增长时期晚好几年。尽管数据透露出不少积极信号,但也说明印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印度有一半的人口露天大小便,三分之二的人口露天做饭。

印度即使在经济增长最快的时期,也很难提供良好的就业环境。临时的低收入工作只能满足80%的城市劳动人口,这一水平在未来几年内都很难改变,经济放缓可能抵消掉已取得的成功。

短期来看,经济缓慢增长的后果同样令人担忧:如果今年印度农业遭遇不好的天气,经济增长也许会下降到6%以下,负债累累的印度政府前景堪忧,很难吸引足够的外国资金来补偿3.6%的经常项目赤字。

印度领导人预测经济增长到明年会恢复到7.5%左右,但是有些人至少开始明白即使增长达到这一目标,风险仍然存在。3月16日,财政部长普拉纳布・慕克吉(Pranab Mukherjee)在其预算中指出问题的根源。他对以下问题表示担忧:无谓的高额政府支出(早前他曾说对燃料和化肥猛增的补贴让他彻夜难眠)、脆弱的工业、近几年私人投资匮乏(尤其是外国投资)。

慕克吉3月20日在办公室发表的讲话更加明确。他提及国内需求“弹性”,希望将中央财政赤字下降到GDP的5.1%。根据摩根斯坦利的Chetan Ahya的数据,目前政府将该赤字保持在GDP的5.9%的水平,如果包括国家赤字和资产负债表外的项目,赤字水平将会高达惊人的8.5%。

减少赤字的关键在于削减相当于GDP2.4%的补贴款项。慕克吉放弃了任何在食品补贴方面的削减计划,因为这会受到道德指责(政客们绝不会放过这一点),但是必须削减包括石油部门在内的其它部门的补贴。

但这似乎也不可能。节约资本最明确的方法就是终止用于运输和发电的柴油补贴,2010年国大党曾说想要实施该办法,根据摩根士丹利的统计,上个财年全国过燃油补贴占GDP的0.8%, 但慕克吉的预算中并没有提及如何削减开支的细节。无论如何,政府要想如愿以偿都必将困难重重。3月20日政府勉强抗住了一项针对执政党的预算修正案。

慕克吉无法减少预算支出,印度已经回归到财政稳定的轨道上来的希望破灭了。这增添了很多担忧,包括印度央行也在担心,印度快速增长的时代已经结束。在西方国家经历金融危机时,印度相对地收紧公共财政、提高投资、稳定改革。 今天,央行就差公开承认所有这些外部条件如今都不适用。通胀上升并持续很高,银行在政府减少借贷之前不愿意大幅下调利率。因此高利率会继续对工业造成挤压,经济照旧缓慢增长。

慕克吉提出,各个党派要建立共识,这很有魄力,但信服力不够。他说:“如果支持率不够,你就得去联合其他政党。”他警告称,他们必须被改革的益处说服,因为不然的话,经济缓慢增长和公共金融会造成“长期的煎熬,就像欧元区国家和其他国家所经历的一样。”

呼唤领袖

并不是只有慕克吉一个人这么认为,总理曼莫汉•辛格3月19日告诉国会,印度将重返GDP年增长率9%的时代。不过,只有“当我们在很多困难决定上达成一致时”才会实现。 他所说的“困难决定”是指增加商品和服务税,减少补贴,为投资者放宽投资环境和更多其它条件。

然而,对于这些改革的期望最好不要太高。 印度政客们希望分享经济增长带来的好处,但又不敢实行进一步刺激经济持续增长的政策。自2009年改选以来,国大党已经无法通过任何经济改革措施和法规,那届大选中,国大党增加了一些席位,但仍无法占据议会多数。相反,自那以后,诸如本周曝光的煤矿牌照发放等腐败丑闻和污浊的分裂政治氛围已经打破了国内的团结。

总理辛格受人尊敬,今年已经80岁高龄,人们曾期待他能成为改革的先锋。他已经被限制的权利正不断减弱,他说话如此温和,以至于常常出现在会议中的一个笑话就是将手机调成“辛格模式”——也即,无声模式。民粹主义政客让他招架不住。

3月18日,改革派铁道部长迪尼斯•特里维蒂(Dinesh Trivedi)因青年联盟的盟友反对而被迫辞职,其罪过是:九年以来首次提高火车票价,乘坐特快二等座的乘客全程的费用要在目前673卢比的基础上增加212卢比(4美元)。甚至各个政党联盟已经同意,而且辛格也赞许火车票上涨是具有“前瞻性”的。但辛格却软弱地默许特里维迪被扫地出局。

76岁的慕克吉精神矍铄,但无法担当令众人信服的领袖。印度股市在其预算讲话后出现下滑,投资者们理应被私有资本重返印度的讲话而鼓舞,但恰恰相反的是,他们却被重新对大公司征税的计划困扰,此举似乎旨在正对电信公司沃达丰。最高法院最近驳回了一起追究沃达丰税务问题的案件。

但至少这位财长是在讨论财政平衡和改革,印度的元老统治者们几乎连提都不敢提。国大党已经分裂。2011年底内阁出人意料的同意让沃尔玛和乐购这样的外资企业对印度零售业进行投资,这表明了开放的意愿。71岁的A.K.安东尼(国大党领导人之一,印度国防部长)实际上反对该措施,而国大党主席索尼娅的支持也并不坚定,她的儿子拉胡尔则更加胆怯。该决策目前已经被搁置。

这对国大党的主要同盟崔纳木国大党(Trinamool Congress)是个胜利,该党强硬且满怀抱负的领导人马马塔•巴纳吉(Mamata Banerjee)参政初期曾遭北方邦政敌的攻击和暗杀。她担任内阁成员已将近一年,阻止任何其认为对穷人不利的改革,慕克吉说:“她态度很明确,就是不想对人们课税。”

去年12月,她迫使辛格“冻结”了允许外商投资零售业的决定。早前,她因油价上涨而威胁要离职(尽管她最终退让),是她将自己党内成员特里维迪从铁道部长的位置上拉下马。就在前几个月,她还阻止了一项与孟加拉国共享水资源的协议,德里监管反恐工作的努力以及政府反腐法案。

此时不改,更待何时

巴纳吉作为盟友,国大党看上去已经阻碍重重。 熟人都叫她“迪迪”,她一定会在下次投票时参与竞选,解除与国大党的联盟关系。主要反对党印度人民党(BJP)时不时地还来搅合一下,鼓动全国投票提前进行。

不管提前选举是否发生,选举的重头戏锣鼓渐响。印度总有各种重要的选举。接下来的选举将是于3月底进行的议会上议院将进行部分换届选举,国大党势单力薄。之后可能就是7月份各邦和全国议员投票,选出一位新总统。国大党急切希望一位听话的人物坐上国家领导人的位置,这些选举中的争论可能会像任何民众投票一样,争论不断,眼花缭乱。

政客们忙于选举,几乎不可能达成改革共识。使国大党出局的选举也不会使情况变得更好,如果印度人民党(BJP)是现政府以外的更具吸引力的选择,也许会有更多选民(和政客)倾向于提前举行选举。可是,印度人民党(BJP)本身也处于分裂状态,很难落实促进经济增长的一系列政策。印度人民党(BJP)曾经是自由主义的拥护者,为了迎合城市商人对沃尔玛的恐惧,该党一改2004年许下的誓言,反对让外资进入印度零售业。印度人民党(BJP)某领导人去年底对此的解释称作为“ 国家至上”党,在这种事情上,我们不会屈服于西方的压力。

一些独立邦的印度人民党领袖,如古吉拉特邦的纳伦德拉•摩蒂(Narendra Modi,或者该党同盟,比哈尔邦的尼蒂什•库玛[Nitish Kumar])是较为可靠的选择,可以视为有商业头脑的经济改革者,他们相对年轻,治理的各邦经济发展势头良好,如果印度经济增长进一步放慢,他们可以以“发展主义”的立场来角逐大选。1月的民调显示,摩蒂的支持率为24%,是印度最受欢迎的总理候选人。但他同样面临着意见分歧,即使在印度人民党党内也意见不一。而且,10年前他在古吉拉特邦处理反穆斯林大屠杀不力。当时,警察未能阻止那场一千人遇害的惨剧。这有可能使其失去穆斯林和印度教中间派的支持。

两方的分歧使得慕克吉提出的各党联合共识希望渺茫。再加上,大选日益临近,如果政客们现在不支持改革的话,希望将会更加渺茫。想要进行改革,需要有人说服坐在维维特快车厢里充满希望的选民们——快速经济增长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依靠鼓励投资的各种政策。传达这个讯息需要有能力、有活力的领导人,以及各个政党互相妥协协商的意愿。思及印度各个党派的现状、接连不断的选举,也许我们要求过高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