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经济和技术实力的快速增强,曾经步履蹒跚的中国航空工业如今已超越了先前单纯仿制生产的学步阶段,开始了具有自身特色的奋进。几年前,歼-10战斗机珠海航展上以“暗剑”无人机为代表的无人航空器的高调亮相,更表明中国已开始站在世界军用航空器开发的前沿。如今,中国的航空工业已揭开了无人航空器的神秘面纱:从无到有,引进开发了功能各异、成系列的无人飞行器。

快速追赶无人机系统的第一方阵

现在无人作战系统的国际需求快速增长,美国作为全球最重要的无人装备研发、生产大国更是这股潮流的有力推动者。据估计,在目前全球无人系统的市场总额中,美国公司占到超过六成份额,紧随其后的是以色列欧洲的防务承包商,特别是以色列在某些国家的市场上更占据着重要的出口份额。在这股遍及全世界各国的无人化浪潮中,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曾经远远地被西方甩在身后,而如今两国正在迅速缩小差距——特别是中国,借助庞大的军方需求和扎实的技术进步,正逐渐成为该行业未来举足轻重的关键国家。

当前,中、俄两国都致力于国防力量的现代化,庞大的国内防务需求正催生出一批采用最先进技术的无人作战系统,其中成效最显著的是遂行侦察任务的无人机,因为这一级别的无人航空器相对较简单,也易于取得突破。进入新世纪以来,两国的初期开发都集中于分析研究、逆向制造西方已服役的先进无人航空器,比如美国的“全球鹰”、“捕食者”和“收割者”,以色列的“哈比”和“苍鹭”系列无人空中平台;而完全形成自己的无人空中平台设计思路,或具有自己设计特色的同类航空产品,也仅存在于两国公开展示的少数产品或概念中。这些极具特色的设计由于理念过于前卫、性能赶超幅度过大,在可预见的未来很难实现工业级生产,更不用提进入现役了。

以中国为例,解放军致力于开发、装备并适应无人作战平台的努力,在建国60周年国庆中表露无疑。阅兵式中,数十架短程、中程战术侦察无人机配置在专用车辆的发射导轨上,以实战状态通过天安门广场。阅兵无人机编队队长在接受新华社公开采访时称,这十多架无人机分属三种型号,用于解放军特种作战部队的侦察行动。

解放军国防大学的装备专家也称,军队在国庆阅兵上大方地展示无人作战系统,显示了解放军已在战场智能控制、精确侦察指挥以及计算机信息处理等系统的开发上取得了实质性进步。解放军对无人作战平台的前瞻性研究和概念设计,如前几年在航展上曝光的“暗剑”或“翔龙”无人攻击机,也证实了他的说法。解放军早已不再满足于拥有仅能作侦察巡逻之用的战术无人机,而是将目光和抱负投向了高升限、长航程、久滞空的战略无人平台和更具进攻性的无人攻击机。最近卫星照片披露的中国某空军基地机棚前的远程战略无人机系统,也暗示了中国对此类无人机系统的开发已接近部署水平,表明中国在该领域内进展神速。

解放军装备的主要无人空中平台和研发概念机

中国接触无人空中平台的历史并不算短,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就自主研发生产了数量不等的无人航空器,但这些航空器在设计上主要基于西方或前苏联的设计样式和概念,起飞方式也多采用大型有人机拖曳。比如靶-5型无人机,就是以接近服役年限的歼-5为基础,其功能单一,主要用作空中靶机。后来,中国还发展了更小一些的靶-2、靶-9,它们主要用于验证中国最初的远程控制技术、预编程和自动飞行控制技术。按照西方的观点来看,这些无人机结构功能单一粗糙,而真正获得现代意义上的无人空中平台,还得算1994年中国从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引进的“哈比”系列无人机。1994年以后,中国开始接触国际最先进的无人机设计概念和实体,除了各国所青睐的各类大中型无人机外,中国也设计了一些便携式单兵抛掷发射的超小型迷你无人机,如用于地面部队短距战术侦察的ASN-15,在此主要介绍更接近西方标准的大型现代无人空中侦察平台和无人攻击机。


无人空中侦察平台

“无侦”-5(“长空”-1)无人机

“无侦”-5是在美国越战时期大量使用的AQM-34N“火蜂”式无人机的基础上发展而来。中国空军在上世纪六十年代越战期间,曾数次击落误入中国境内的该型无人机,并由此获得了该无人机的相关技术。当时,北京航空学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前身)承担了研制任务,中国由此在无人机的机身框架、可见光传感器、小型涡轮喷气引擎和地面引导控制方面取得突破,北京航空学院于1972年和1976年分别试制了两架原型机,并于1978年完成设计,开始试生产。1981年,解放军空军装备了9套仿制于AQM-34N的“长空”系列无人机。

这种仿制的侦察无人机在解放军中一直服役到八十年代末,期间为部队提供了大量使用无人机的经验。其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又在此基础上开发了改进型号,也就是“无侦”-5A型无人机。它采用惯性导航和中美蜜月期内解放军所获得的民用GPS复合导航系统,飞行、侦察精度都有所提高。“无侦”-5时速能达到800千米/时,由母机挂载升空至4~5千米的中空投放,然后它依赖自身动力爬升至1.75万米的巡航高度,根据预先规划的航线飞行,机械飞行无法自主机动。最初,它由改进后的图-4公牛型轰炸机挂载,后来也能搭载在更小一些的运-8涡桨运输机上。这种无人机采用美国的早期技术,虽然在飞行器硬件技术上使中国得到很大提升,但却并不具备同时期西方军队所熟练运用的数据链系统和多光谱传感器,使其无法实时传输侦察情报;加之该型无人机的涡喷引擎比较耗油,令其滞空时间大打折扣,只有不到3小时,因此只能遂行简单的昼间可见光照相侦察任务。

“翔龙”无人机

“翔龙”无人机是中国近期研发的新式战略型无人机,它由成都飞机制造公司于2006年珠海航展上首次亮相。它的几何外形和尺寸、发动机位置、进气口排列以及翼型都与美国的RQ-4型“全球鹰”极其相似,这也意味着该型无人机具有高升限、长航程、久滞空的特性。事实上,据成都飞机制造公司的介绍,它的升限达到1.8万米(约5.9万英尺),略低于“全球鹰”。它的进气口位于机身上端,而发动机则位于机体后侧倒V型尾翼的中央,进气口与“全球鹰”相比要小一些。根据中国媒体的报道,据信它的飞行速度略快于“全球鹰”,达到750千米/时,航程则高达7000千米,全机起飞重量为7.5吨,作战载荷约为650千克;而“全球鹰”的起飞重量约为14.64吨,载荷达到1.36吨。由于其航程只有“全球鹰”的一半多,使其作战范围仅限于亚太区域。

“无侦”-2000(无侦-9)无人机

与“翔龙”相似,由贵州航空工业公司研制的“无侦”-2000,其机体气动设计也被认为参考了美国的“全球鹰”无人机,也拥有一副倒V型尾翼和一台位于机体后部中央的WS-11涡扇发动机,但“无侦”-2000的尺寸更小(长约7.5米、翼展9.8米),其机体设计还明显采用了低可探测技术,机翼布置在机体后部略向后掠,同时机体底部平滑,这样有助于减少雷达反向截面。据称,“无侦”-2000的设计早在1999年就已启动,虽然较“翔龙”老,但技术层次却不亚于后者。“无侦”-2000早在2003年12月就完成了首飞,并在2004年8月进行了实装侦察传感器的实用性试验。

尽管这种无人机具有较小的尺寸,但也达到了1.8万米的升限和800千米/时的时速,一点也不比“翔龙”逊色,唯一的弱点是其滞空时间较短,只有3小时;任务载荷也只有80千克,仅能装载一部红外成像仪和一台合成孔径雷达。其数据通信则依托通信卫星链路实现与指控中心的联系。

ASN-206/ASN-207无人机

ASN-206系列无人机由西北工业大学西安爱生技术集团研制开发,也是中国早期几种先进战术无人机项目的重要成果,更重要的是该系列无人机也是少数几种实际进入解放军现役的机型之一。ASN-206/ASN-207无人机是一种轻型、短航程、低滞空时长的战术多用途无人机,它的研制始于1994年并于1996年开始装备部队。根据未经证实的消息来源称,以色列塔迪兰光谱链路(Tadiran Spectralink)有限公司参与了项目开发。它的多用途特性使其可根据不同任务需求搭载不同载荷,能遂行昼/夜间多光谱侦察照像、电子战和反电子战、战场监视、边境巡逻和核试爆取样等任务。

ASN-206无人机由一台HS-700型活塞引擎驱动,发射时由一辆6×6专用卡车搭载,借助助飞火箭从车载滑轨升空。机上载有智能化程度较高的自动飞行控制和管理系统。该无人机可算得上是中国发展现代无人空中平台的里程碑,它第一次使解放军具备了空中战场侦察能力。但该机服役之初并不具备卫星通信或战术数据链等实时传输能力,在完成任务后仍需落地回收后才能得到收集的数据。

ASN-207无人机则是ASN-206的改进型号,它参加了2009年的国庆阅兵,并在无人机编队的排头出场。由于解放军的电子通信和侦察能力稳步提升,它的性能较ASN-206有了较大提高,据称它的滞空时间两倍于后者,任务航程也提高至600千米。其飞行控制既可接受地面控制中心的指挥,也可依靠机载无人驾驶系统,分辨这种无人机也较容易,其机体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头部上方安装的蘑菇型天线罩。

无人空中攻击平台

“哈比”无人攻击机

“哈比”无人机是中国最先引进的先进无人攻击机,它由以色列航空工业公司研制,也是中国发展无人攻击机技术的源头之一。1994年,解放军从以色列引进了数量不详的该型无人机,并由此引发了美以之间一系列外交争端,其后也不时搅动两国间的关系。2004年,解放军在军演中运用该型无人机演练各种战术后,中国将“哈比”送返以色列进行技术升级,而美国布什政府获悉该项目后,强力敦促以方终止所有向中国的军备输出项目。

从严格意义上而言,“哈比”算不上是无人空中攻击机,因为它并不挂载攻击弹药,而是其本身就是一枚导弹。它的头部装有32千克高爆炸药,亦可称之为“待命状态飞行弹药”。这种螺旋桨驱动的无人机由地面车辆和水面舰艇发射,可全天候昼/夜间使用,发射后会在事先规划的任务区域上空巡航,当发现并识别高价值目标(如各类雷达、通信指挥中心或其他电磁辐射集中的目标)后,就会从巡航高度俯冲攻击目标。其智能化程度也较高,如地面雷达发现即将被攻击而采取紧急关机等规避措施时,它能依据记忆继续攻击动作;而当它判断攻击无法奏效后,还能自动返回巡逻空域等待下一次攻击机会。

“翼龙”无人攻击机

“翼龙”无人机也是由成都飞机制造公司开发,从其气动外形上判断,明显借鉴了美国MQ-1型“掠食者”无人攻击机,其最突出的特征就是与“掠食者”一样的正V型尾翼,而且其活塞发动机也同样布置在机尾中部。据称,其机身中部下方装有一台可旋转的传感器吊舱,可根据任务需求安装不同类型的传感器。2008年珠海航展时展出的该机模型并未挂载武器,但其两侧机翼下部和“掠食者”一样,都拥有轻型导弹挂架,这表明其设计概念也与后者基本类似,就是为在战场上发现即摧毁而开发。

CH-3无人攻击机

CH-3型无人机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研制,是一种中等航程、长航时的无人攻击机,其模型也于2008年珠海航展首次露面,目前仍处于研制阶段。该机型整体采用高机动性气动布局,主翼面位于机身后侧,前置一对鸭翼,飞机由活塞引擎驱动,传感器套件布置在机身下侧主翼的根部。根据航展中的模型展示,该机可携带两枚轻型空地导弹,如AR-1型导弹。

“暗剑”无人攻击机

“暗剑”由沈阳飞机工业集团研制,其模型于2006年珠海航展首次露面,它也仅是一种设计概念。但其气动外形设计比较前卫,整个机体呈尖三角形,具有较大的三角主翼面和一副前置鸭翼,进气口位于机腹下方,引擎采用更省油的涡扇发动机,显示其可能具备超音速飞行能力、极强的空中机动和超机动性能。在航展中,不少参观该机型的中方人士都称其为“中国未来的无人攻击机”,强调它不仅仅会用于空对地攻击,还更有可能成为未来中国无人战斗机的雏形。

离真正的无人机强国还有多远?

尽管中国近年来在无人空中平台领域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进步,然而中国在无人机的研制、生产和装备方面仍让外界感到迷惑不已。一个突出的例子就是中国军方和民间研究所在某年珠海航展上一次曝光了数十种无人机型号和概念设计,然而几年后经证实,真正投入生产并服役的无人机种类却屈指可数。上述疑惑表明中国可能已试图建立自己的无人机研发、生产体系,但很显然他们在掌握更高级的无人机技术方面遇到了困难。虽然中国在航展中展出的概念设计很先进,但参展的中国公司和研究机构并未拿出多少原型机,他们或许只是在制造卖点以吸引投资。

2007年初,中国互联网发布的一篇对中国航天工业集团公司首席设计师的访谈中称,空中无人作战平台在中国仍处于早期开发阶段,距真正造出可供实战使用的具体机型仍需十多年时间。该访谈还进一步强调说,空中装备的无人化是未来发展趋势,在这一尖端领域必须要具备开发能力,而这些都无从借鉴,更不能指望买到最先进的产品,只能靠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访谈还透露,中国的科技人员仍受困于无人平台开发过程中的一些基础性问题,比如无人平台在使用过程中如何确保抗干扰的、可靠的信息链路问题,以及防止敌人干扰飞行器的控制和侦察数据传输时的加密问题等。

不过据此也不能说上文提及的远程战略侦察无人机纯粹只是摆设,它的超远航程和长滞空性能在中国日益扩展的军用卫星网络的辅助下已具备了现实意义,中国已充分认识到卫星通信网络在运用现代无人空中平台时的重要作用。解放军空军指挥学院的教授曾评论说,若缺乏现代外空卫星网络,位于美国本土的操纵人员和指挥官就无法操作他们的“掠食者”、“收割者”进行空地打击。中国的官方通讯社——新华社,也公开承认中国努力推进其在各个领域的防务技术,以确保国家无论在大气层内外、陆地还是在海洋都能做出有效反应,而无人航行器技术正是这种努力的最新方向。

《现代舰船-军事广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