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出兵夺占钓鱼岛乘势东扩北攻南击的战略预想

雪山莲花 收藏 1 650
导读: [color=#FF0000]这篇文章写于两年前,今天发表仍不过时。在中国海疆出现新危机的今天,我们需要从国家层面全力建设强大的海军,切实提高中国人的海权意识。对于中国如何突破第一岛链的封锁,使中国由海洋大国变成海权大国,文中做了较为深刻的论述。[/color] [color=#FF0000]现将此文重新刊发,以飨读者。[/color] 连日来,日本与中国在钓鱼岛海域展开了政治、外交、军事等多领域的综合斗争,具体细节不做赘述,大家都看新闻了,知道中国已派渔政执法船到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篇文章写于两年前,今天发表仍不过时。在中国海疆出现新危机的今天,我们需要从国家层面全力建设强大的海军,切实提高中国人的海权意识。对于中国如何突破第一岛链的封锁,使中国由海洋大国变成海权大国,文中做了较为深刻的论述。

现将此文重新刊发,以飨读者。

连日来,日本与中国在钓鱼岛海域展开了政治、外交、军事等多领域的综合斗争,具体细节不做赘述,大家都看新闻了,知道中国已派渔政执法船到钓鱼岛巡逻,这就暗含着中国将武力解决钓鱼岛争端,因为这艘渔政执法船是由军舰改装而成的。

我认为,中国对日本实施强硬的攻势战略,武力收复钓鱼岛的时机到了!就像俄罗斯绝不归还日本北方四岛一样,中国也必须出兵夺占钓鱼岛系列岛屿和周边海域,然后乘势东扩北攻南击!东扩就是冲破太平洋第一岛链,将中国的海疆(或海军活动空间)向东扩展到关岛以及整个马里亚纳群岛;北攻就是沿琉球群岛北上,直逼日本本土;南击就是沿台湾岛南下,一直突进到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新加坡等东盟岛国,彻底解决南沙群岛争端以及整个南海问题。这一总体设想就是以钓鱼岛为突破点,北攻日本,南击东盟岛国,全面撕破第一岛链的封锁,顺利解决台海问题和南海问题的总体海战战略。从更大的战略范畴来说,中国应该与俄罗斯联合动手,南北夹攻日本。须知,美日联盟一直在打压中俄的战略空间,中俄对付日本其实就是对付美国,灭掉日本,就等于砍断了美国的一条胳膊,美国势力必然下降!然后,中俄联手灭掉美国,进而控制整个远东和太平洋,最终确定了世界多极化格局。

我们看看俄罗斯是怎么对付日本的。2006年8月16日,日本一艘没有识别标志和信号灯的渔船,在未经俄方准许的情况下,驶入北方四岛水域,进行捕鱼活动。俄罗斯边防艇发现后,立即开枪警告和追逐,射杀一名日本渔民。为了进一步震慑日本,8月21日,俄罗斯在堪察加半岛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参演部队来自部署在俄罗斯东北方向的军事集群,其中包括远东军区和太平洋舰队在内。这次演习的目的是击溃外敌入侵,演习地点南端紧邻事发地北方四岛,针对日本显示决心的意图明显。此次大规模战略演习包括5000名官兵、30余艘战舰、数艘核潜艇,以及来自摩步师、防空师的大量技术装备。演习的内容是:组织实施步兵、岸防部队、海军舰艇、以及空军、防空军的海岸协同防御,击退来自海上的可能军事入侵。参演部队将封锁俄罗斯海岸线上外国侵略军的可能登陆区域,切断假想敌人的海上交通线,同时击溃来自敌军潜艇和战机的攻击。俄《独立军事评论》认为,对日本经常提出的领土要求以及在北海道保持的强大北方军团,俄必须加强东北部地区的防御力量。俄军很清楚,一旦守不住堪察加半岛,部署在鄂霍次克海的战略核潜艇就失去了主要基地。

所以,中国应该学习俄罗斯的铁血精神和强硬作风,对日本更加凶狠,更加强硬!在东海春晓油田以及钓鱼岛归属问题上,中国必须坚持原则,寸土必争,不给日本一点空间。如果日本不依不饶,就跟他翻脸,狠狠地教训教训他,包括使用武力,甚至放出狠话:中国将使用核武器把日本炸回1945年,中国解放军在日本本土驻扎!要准备在西太平洋打一场世界大战特别是海洋大战,夺取远海制海权,中国海军将从此由近海走向远海!如果中国收复了日本南部的琉球群岛,与占据北方四岛的俄罗斯共同挤压日本,小日本必死无疑!

从战略对抗的角度说,我们该怎么对付日本、彻底解决钓鱼岛问题呢?我提出以下四个步骤,仅供参考:

1)中国的渔政执法船到达钓鱼岛之后,日本政府仍然不放人,中国立即派多艘军舰封锁钓鱼岛,将该岛及周边海域全部封锁,至此,钓鱼岛列岛全部由解放军控制;

2)2010年10月1日,中国在钓鱼岛海域举行大型空-海军事演习。与此同时,俄罗斯也在南千岛群岛举行大型空-海军事演习。演习的主要内容是:登岛作战;沿第一岛链演练“蛙跳”战术,间隔控制琉球群岛的战略点;紧接着,大陆导弹兵、远程航空兵、海军导弹驱逐舰和战略核潜艇共同演练陆空海大纵深立体化作战,在演练过程中重点展示中国反“空海一体作战”的先进战术和“杀手锏”武器。在演习过程中,实施了实战性质的登岛作战,整个琉球群岛已由解放军控制;

3)美国“华盛顿”号航母星夜驶入黄海威慑中国,至此,美韩联合军演的目标发生了变化:由最初针对朝鲜,到现在转为针对中国。紧接着,美日韩联合举行大规模海上演习,共同对付中国。中国决不退让,立即联合俄罗斯、古巴、委内瑞拉等国在墨西哥湾举行空前规模的海上大演习,甚至连哥伦比亚也参加了这场演习,演习的主要内容是海上立体化登陆作战,直逼美国本土纵深;

4)最后,美国摊牌说:如果中俄联合军演还不结束,从墨西哥湾撤军,它将使用核武器。俄罗斯立即放出狠话:如果美军不撤出第一岛链,将日本交由中俄共同控制,俄罗斯将从海上发射威力空前的核导弹,一下子就炸掉整个日本或半个美国。

鉴于北约各国的强烈反对,以及面临中国金融债券上的巨大压力,美国最终答应了中国的要求,美海军最终撤出了第一岛链,中国海军威逼关岛,琉球群岛划入中国版图,台湾胜利回到祖国怀抱。此举极大震慑了东盟岛国,它们乖乖地归还了南海诸多岛屿。

以上只是我的战略预想,实现目标的时间可能比较长,某些具体环节可能没有这样快,但是,中日斗争的大趋势是不变的,中美对抗的大趋势是不变的,中国发展壮大海军,收复台湾、琉球群岛、南海诸岛,扩展本国海疆的大趋势是不变的。另外,中国必须加快发展核动力航空母舰,加快发展最新一代战略核潜艇和威力巨大的海射核导弹,加快发展空海一体作战的电子信息综合系统。

“长空的雄鹰,决不因暴风雨而收起它的翅膀。”中国崛起势不可挡,但在崛起过程中,必然遇到各种敌对势力的对抗。未来世界,不仅是军事对抗的世界,更是文化对抗的世界。美国学者亨廷顿认为,不同文化、不同文明间的冲突会愈演愈烈,其前景是经济一体化基础上的文化与文明的一体化,是世界文化的统一。具体而言,就是统一到美国式文明。但是,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的悠久历史文明,有着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有着同强敌斗争到底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例如,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与武装到牙齿的美军展开了五场艰苦卓绝的战役,把美军打到谈判桌上来!从而打出了大国的尊严,维护了远东的均势,赢得了长期的和平。就目前而言,虽然中国主张和平崛起,主张世界和平,但绝不是无原则的妥协退让的和平。以斗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面对美国和日本以及所有的敌对国家,“我们每日每时都必须注意培养自己的意志,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决不妥协,敢于抗争,敢于斗争到底!

举个例子:1965年9月,陈毅元帅在一个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慷慨陈词:“如果美帝国主义决心要把侵略战争强加于我们,那就欢迎他们早点来,欢迎他们明天就来。让印度反动派、美帝国主义者、日本军国主义者也跟他们一起来吧。让现代修正主义者也在北面配合他们吧,最后我们还是会胜利的。伟大的苏联人民和苏联共产党不会准许他们的领导作出这样罪恶的决定。”极而言之,四面八方的反动派都来进攻中国,中国人民也有这样的志气和胆量来对付。陈毅元帅铿锵有力地说:“我们等候美帝国主义打进来,已经等了十六年。我的头发都等白了。或许我没有这种幸运能看到美帝国主义打进中国,我的儿子会看到,他们也会坚决打下去!”陈毅元帅藐视群敌的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从海权论的角度说,中国是一个沿海大国,发展壮大中国的海军力量,顺势扩展中国的海权,是国家战略的应有之义。任何沿海国家都渴望发展海权体系,但是历史证明,只有少数国家做到了这一点。沿海国家的地理位置、地形地貌、幅员大小、人口的数量和质量以及政治制度的性质,都对发展本国的海权体系产生影响。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战争环境的变化,沿海国家的上述特点肯定会发生变化。如果一个国家便于进入世界的海洋,而且也能控制主要贸易通路,那么它就能发展海权;如果它有港湾,并能使它那拥有生产力的腹地与海疆沟通,那么发展海权的动力就随之产生;如果它的领土广阔而又多样化,它的人口众多而又有活力,它的政治结构有助于发展生产力,那么在军事上、商业上开发海洋的不可抗拒的压力,就会以海上力量和海上武力的形式表现出来。这样,一个真正的海权国家就诞生了。只要时间、环境和政策的失误不致损害其有利条件,那么它的海权就会增长,并成为显著特征。在这一点上,海权代表着一个与国计民生结合在一起的、严密的国家活动体系。

马汉在认真研究了欧亚大陆的地理优势及劣势后,提出利用海上运动对陆上运动的优势,美英联盟从围绕欧亚大陆的关键的陆上基地,保持对世界的控制权。马汉研究过欧亚大陆的历史地理情况,很清楚元朝时期的中国政权正是控制了欧亚大陆,从而成为世界性的大帝国。所谓“黄祸论”泛指欧亚大陆文明对欧美海洋文明的挑战与威胁。马汉敏锐地预见到,有朝一日,美国、英国、德国、日本将形成联盟,共同对付俄国和中国。

信息化战争时代,美国海上力量不仅具有强大的战略投送能力,而且反潜、防空、对舰对岸作战都达到了实力空前的程度。反潜飞机已经对我潜艇构成严重威胁;它的现代攻击潜艇发射远程巡航导弹,对我实施精确纵深打击,使我重要基地无处藏身;核航母昼夜游弋在我海疆,明确支持“台独”势力。在作战方式上,美国海上力量已经迫使我改变传统的诱敌深入“放进来打”的战略战术,必须将敌方进攻力量消灭在远海和空中,必须“御敌于国门之外”。海上机动与空中机动和结合,高度透明的战场环境,使我传统的远程奔袭和游击战术失去了用武之地。从商业的角度讲,欧美国家就是通过海洋发展贸易,用炮舰打开中国的大门,掠夺中国的资源和财富。商业的本质是竞争,战争的本质是掠夺,二者都具有残酷性。

为实现中华崛起,就必须改变传统的优先发展陆上的策略,以发展海权为突破口,大力开展海上贸易,认真准备海上战争,冲破太平洋上的三道“封锁链”,军舰与民船综合配套,能战能商;陆海空结合,无缝联接,全维作战,夺取现代海战的伟大胜利。(宋宇写于2010年9月12日)

附录:日本打造西南防线的战略意图

日本最近在军事上动作频频,尤其是日本媒体透露日本防卫厅2006年11月对中日两国有领土争议的钓鱼岛以及冲绳本岛以西的其他岛屿制定了一套“西南岛屿有事”的对策方针后,日本军事发展走向引起了各国极大的关注。

冷战时期的西南战略态势

西南岛屿指九州西南至台湾的一系列岛屿,其中只有部分主权是明确归属日本,而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国的主权岛屿。这串岛屿附近海域是日本重要的海上能源资源,以及产品输出的运输通道。据统计,由中东、东南亚等主要产油地区的石油产品,主要通过台湾附近海域,然后沿西南岛屿海域东西两侧的航线进入日本。主导世界钢铁业的铁矿石进口,则主要经由西南群岛以东航线输往日本。可见所谓的西南群岛及其附近海域对日本的战略意义。

冷战时期,由于东西方两大军事集团对垒是影响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首要因素,作为西方集团最前沿的日本自然首当其冲。当时西南岛屿对于日本经济,乃至西方经济的重要性与今天并无二致,但是军事威胁却主要来自于北方的苏联。苏联远东基地的潜艇和作战飞机可以直接攻击西南岛屿一带的目标,即便是发生与苏联阵营低烈度的局部冲突,或威慑性的对峙,也能造成对日本乃至西方经济的沉重打击。日本自卫队作为捍卫西方政治经济阵营的一个环节,遏制北方苏联的威胁,就是稳定西方阵营政治经济的保障。

日本在冷战期间,将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向北方,在北方海域建立了完善的反潜和防空体系,就是为了威慑与遏制苏联的强大军事优势造成的战争解决争端的决心。当时日本西南岛屿的军事战略处于次要地位,并且对西南岛屿的军事控制处于暂时搁置状态。日本非常清楚当时落后与薄弱的中国综合国力,以及军事实力,并没有能力去捍卫远离大陆的钓鱼岛等岛屿。日本有足够的能力控制这些岛屿,以及遏制其西南方向的国家。

战略重点南移的企图所在

在前苏联解体后的90年代,日本无论是政治上、外交或是军事上,都没有完全完善对于西南岛屿的超出自卫意义的军事战略准备。这包括自卫队的装备和部署的调整、基地建设、新型装备和作战理论的完善,在西南岛屿海域采取军事行动的政治上的合法性等。这些环节的缺失,使日本难以明确西南军事战略的对象和范围。在冷战结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日本一直没有明确军事战略重点南移的目标和范围。尽管日本具有将应对冷战的军事力量部署南移的强烈需求,日本国内右翼分子也一直在图谋突破军事力量限于自卫范畴,但鉴于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战败国地位,这种努力在当时缺乏一系列能够调动各路财阀和政治力量的强大的经济目标作为动力,使得在九十年代前期日本军事战略目标不明确,或者说不能明确,以免引发国际政治问题。

虽然军事战略目标和范围不明确,是由于日本的政治地位所致,但是日本右翼分子以及财阀政客们一直都非常明白西南岛屿对于日本的重要性,以及控制岛屿的目的。作为具有海洋争霸经验的日本,有限地控制海洋和遏制大陆国家的发展,一直是其军事战略的根本原则。冷战时期是靠遏制苏联阵营来保护西南岛屿这一日本能源、资源进口以及海运贸易的重要海域,而冷战结束后,则是体现为直接控制西南岛屿来达成这个战略目标,这仅仅是军事战略形式上的差异。日本在控制西南岛屿安全这一军事战略实质上没有放松和迷失基本的方向。在九十年代完善和更新海上自卫队作战舰艇,以及大力提升航空自卫队的海上作战能力,就是为军事战略重点转向西南做准备。

处心积虑与时机的选择

军事战略重点向南转移的征候,首先体现在军事装备发展和军事力量部署。尽管亚洲金融风暴对日本经济造成了重创,使得日本在美国的投资开始分崩离析,但是日本在此间却没有停止九·十舰队的发展和建造,并且建造了适应于战时保卫远洋航线的大隅级直升机航空母舰。一些五十至六十年代建造的舰艇,由于不适合遂行九十年代以后南方远洋任务而被淘汰,并且为适应对南方辽阔的海域实行有限制海能力,扩大了远程反潜飞机机群,技术上也进行了提升。九十年代日本自卫队舰艇和飞机的更新,则主要体现在加强防空反潜能力的努力。至2000年,日本自卫队全部完成了战略重点向西南转移的军事技术准备。所谓的九·十舰队的作战舰艇几乎完全是八十年代中后期至九十年代建造的舰艇,作战飞机也全部更新,成为了除美国空军之外,先进战斗机最多的国家。

促使日本加快对西南战略重点转移的主要因素,以及造成日本国会放松对自卫队限制的因素主要来自东海油气田的勘探和开发,以及周边国家对日本不断突破自卫范畴的软弱反应。东海数个油气田的勘探和开发,对于资源和能源缺乏的日本是极为重要的,也是足以能够影响日本全社会对相关政策支持的事情。这成为了日本右翼促成突破二战以来对日本在军事力量发展和活动范畴限制条款的重要基础,也是右翼分子开始具有强大号召力的根本。正是在这些相关的利益驱使下,日本首先通过了所谓南方有事的相关法案,将日本自卫队军事行动的合法活动范围扩大到了台湾海峡一带。

对于油气田的争夺,首先是西南相关岛屿主权归属的争夺。日本在对于海洋主权问题上,远比大陆国家有远见。早在六十年代就开始了对西南岛屿的实际控制,并且在八十年代右翼分子成功地在中国的钓鱼岛上树立了标志性的灯塔,以便宣示日本对其实际佔领。日本政府与右翼团体的默契在于由右翼分子以民间身份佔领,而由政府行为来保持右翼分子的这一行动的成果。中国则相反,相关部门以回避和减少本部门麻烦为首要责任,在九十年代以来,一直遏制和控制民间团体保钓行动,以避免本部门麻烦。这种本位主义的处理程序,使得日本政客和右翼团体如鱼得水。他们民间行动与政府行为交替,造成了对中国钓鱼岛实际佔领和控制的客观事实,并且企图将这种态势维持下去。

对中国海军构成强大压力

由于日本在通过西南岛屿有事预案之前,成功地控制了大部分西南岛屿,在军事战略态势上,已经完全掌控了东海东部和西太平洋台湾以北的海区控制权。这也是实施西南岛屿有事预案的地缘战略保障基础。

日本在军事战略传统的特点就是前期准备充分,一旦完成部署就断然实施,并不过多考虑周边国家那些没有实质性效果的所谓态度。日本不仅在西南岛屿有事预案战略地缘上的主动态势已经完成,而且军事准备也非常充足。由于当前以及今后的战略走向,美日在亚太地区以及东北亚利益并不吻合,因此多数情况下,日本西南岛屿有事时,美国不会直接介入。日本需要凭借独自的力量作为对西南岛屿入侵威胁进行遏制。[转帖者按:本人很不同意这种观点,中日钓鱼岛之战,美国肯定要高强度介入,目前的形势很明朗,美军大规模介入中日战争已经昭然若揭。]

尽管日本没有明确入侵来自哪一个国家,但不言而喻主要是针对中国和韩国。日本估量类似西南岛屿的争端,不至于引发国家之间的全面战争,因此日本极力完善独立承担小规模局部常规战争的能力。而且日本右翼军人认为,海上作战只需有效歼灭主要大型舰艇目标,就能彻底瓦解敌方在远离大陆继续作战的决心和能力。日本自卫队在本洲南部,以及西南海域的军事力量部署,足以形成对中国海军的强大压力。

中国的应对策略应予调整

官僚主义机制下的中国,在围绕钓鱼岛主权和实际控制问题与日本直接斗争了将近30年后,才发现是中国的海军与日本保安企业之间斗争,而真正主导这场斗争的日本政府一直躲在幕后,并且居于外交上非常灵活的地位。2004年,中国为边防武警建造的大型巡逻船表明,中国政府也将以低调和灵活的策略,强化维护主权岛屿的正义行动。日本此次西南岛屿的三阶段预案,则是在已经取得了军事战略优势的情况下,准备强硬地甚至不惜采用军事手段应对东海冲突。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表明日本所谓自卫队将不再受二战条约的羁绊,面对周边国家维权将采取超出自卫范畴的军事行动相抗衡。对于日本军事力量最后的束缚已经悄然失效,中国的应对策略很有可能已经落后于日本军事战略的发展,能否有效维护中国在东海和钓鱼岛主权,将面临严峻的考验。

西南岛屿有事预案,是日本军事战略的一个转折点,标志着日本军事力量彻底突破自卫范畴,并且日本今后将凭借军事力量作后盾,以强硬的态势来解决与周边国家的领海和领土争端。基于日本的文化,这种强硬甚至会带有一些彬彬有礼的外壳,而实质却寸步不让。

日本军事战略重点南移的后果,将会导致日本地位的上升,以及东海问题的复杂化。中国的东海开发将会受到严重制约,解决钓鱼岛问题更加遥遥无期。中国虽然有外交和国际政治方面的战略优势,但是中国的官僚机制常常导致反应迟钝,弊病导致的后果已经在海外能源以及矿藏资源的投资上体现出来。这种机制是在中日竞争中,严重拖累中国的最大的弊端,也是日本西南岛屿控制得逞的原因之一。

来源:紫荆杂志2007年第2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