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市老板为戒赌当3年矿工 每日下井十小时(图)

超级甲虫 收藏 2 354


超市老板为戒赌当3年矿工 每日下井十小时(图)

3月31日,綦江区石壕镇白岩,逢春煤矿的排放工张勇强结束当天的工作,走向地面。

超市老板为戒赌当3年矿工 每日下井十小时(图)

3月31日,张勇强和老婆经营着这个在当地有些规模的小超市。

他曾经做生意日进斗金,但也敢一夜间输掉七八万;为戒赌,他选择一边当煤矿工人,一边经营着两个小超市


挖煤,历来是一份苦差。在终年不见阳光的逼仄通道里,长时间直不起腰,连续十多个小时不能喝水、进食,还要在呛人的煤灰里奋力工作。


井下工人要忍受的不光是身体的劳累,还有矿井里随时会来的潜在危险。井下一分钟,心就悬一分钟,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在重庆能源逢春煤矿,一位身家过百万的老板(开了两个小超市)也在井下工作,并且坚持了3年多。他叫张勇强,今年39岁,现在他一边当老板,一边下井当矿工,双重身份差距悬殊,而且他对“矿工”身份的喜欢程度还比“超市老板”高。


在井下是矿工,出井就变回经营小超市的老板。张勇强的双面人生,反差有些大。而这样的生活,从2008年9月开始,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三年多。


做生意比当矿工更能挣钱、也更轻松。为何张勇强每天要匀出十多个小时下井?他说:“这是为了戒赌。做生意十多年,我唯一的爱好就是打牌,前些年大把大把往外输钱,赢的时候却很少。”为了戒赌,他选择去逢春煤矿工作,现在如果还有牌友找他凑一局,他会立刻回答到,“哪有那个时间啊,我还要上班呢,每天下井十多个小时。”


2009年以来,他已经快三年都没赌过钱了,他评价自己现在的生活很好,而且是多年来最好的时候。



小街上依然黑沉沉,但饭铺都开张了。这些小饭铺专做早班矿工们的生意。一碗小面5元,一份豆花饭7元,张勇强和同事们坐下来开始吃早饭。大家嘻嘻哈哈打趣几句,不抽烟的张勇强从包里摸出给同事们准备的香烟,大方地散了出去。因为对人客气,他在矿工里人缘很不错。


“你自己当老板就好啰,跟我们当撒子矿工嘛,你又不差这点工资,人还累。”同事接过张勇强的烟,忍不住又问了一回大家都关心的问题。


张勇强挑着小面,大口大口地吃,乐呵呵地说:“不是为了钱,是为了打不成牌。我以前输得太多了,现在上班有钱赚,又没得时间出去打牌,算起来,上班把多的都赚回来了。”张勇强是个乐观派,他不嫌下井累,他说只要不继续输钱,那就赚大了。

钱来如流水不珍惜,一夜输8万


在金鸡岩,张勇强经营小生意已经十几年了,大家都猜他身家早已过百万。“哪里有那么多,如果当年不赌博,把输出去的都加上,倒是不止这么多。”张勇强不喜欢别人说他身家大,他常常自嘲说,真有那么多钱,就不必每天这样累了。


但熟悉他的人帮他算了一笔账,几处房产外加两个店面,他的总身家肯定超过百万。而这个百万元的小老板,完全是靠白手起家积累起来的。


张勇强的老家在赶水,小学毕业后,1987年他就一个人到巴南区的一个建筑工地做小工。到了1992年,张勇强回到綦江,当时赶水到金鸡岩有小火车,他就每天从赶水批发蔬菜,乘火车运到金鸡岩贩卖,每天两趟。


金鸡岩车站到上路菜市场,有一段几百步的陡峭梯坎,一米多宽,打空手走都困难,张勇强每天还要背一百多斤蔬菜,从下到上背两趟。因为能吃苦,他很快有了一些积蓄,又开始做粮油、水果生意。


张勇强喜欢感叹,上世纪90年代的生意好做,那些年头挣钱真容易。当时,他从湖北拉冰糖柑到重庆卖。“垄断生意,没人争,柑子好收,运到重庆又卖得起价,3块5到4块一斤,运拢重庆就是钱。”这是张勇强自认截至目前,他最成功的生意经。


据张勇强透露,从湖北到重庆的运输费用为7000元左右,冰糖柑到重庆后的销售价格在3.5到4元钱一斤。而这条他自己开发出来的水果销售线,每周可以从湖北运来12吨冰糖柑,对他来说,拉新鲜蔬果的大货车就像是运钞车一样可爱,给他带来源源不断的收入。


钱是好赚,但辛苦也是别人不敢想的,有次张勇强被困在娄山关山路上好多天,饿了只能自己去车厢里找几个冰糖柑来抵饿。运冰糖柑都是冬天,长途运输偶尔会碰上雪灾或塌方堵路,好在冰糖柑经冻,在路上多耽搁几天问题也不大,但苦了押车的张勇强,他说那种苦真不是每个人都受得了的。


张勇强不光从湖北进冰糖柑,他还去陕西拉过苹果,正是因为曾经有过的这些经历,张勇强说,在井下饿上十多个小时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张勇强人能干,又能吃苦,按说他的生意应该越做越大。但他后来和一起做水果生意的朋友,迷上了打牌。


张勇强特别喜欢打金花,那时他每一趟去外地运水果,到了宾馆立即约上几个朋友,关起门来赌。“手气又背,输得多赢得少,赚的钱再多,最后都成了别人的。”现在张勇强回想起那些年输的钱,仍然感觉心里隐隐作痛。


张勇强的妻子杨崇贵,开始是不同意丈夫下井的,觉得太危险,后来听他说是为了戒赌,立即支持他。“他原来要是不赌钱,现在也不必去挖矿,坐着吃都够了。”杨崇贵开着玩笑说,张勇强钱是挣过不少,但后来都输掉了,只要他能戒赌,比啥子都强。


丈夫到底输出去多少钱?杨崇贵搞不清楚,她说反正丈夫拿回家的钱不多,水果生意赚的钱都输出去了。张勇强告诉记者一段往事,多年前老婆让他去重庆买一套房子,一百多平米的房子,当时价格是1900元一平方米。“回来报账,给老婆说买成2400元一平方米,开盘涨了500元。”房价“涨”了的谎话,让他扣下了7万多元私房钱,填了外面的赌债。


“那时候真是荒唐,去一趟陕西,先不进水果,关在屋里从头天晚上赌到第三天早上。”几个经营水果的老板都不做生意了,关在屋子里赌博,家人打电话来问事情办好没,大家集体撒谎说水果收不上来,还要再等几天,其实都是为了腾出时间来赌博。


为了赌博,张勇强说他们几个朋友把啥子谎话都说过,但他手气最背,一晚上输七八万的时候不少,但赢得最多的一次,才赢了不到4万元。“有赢有输,具体这么多年输了多少,我真的说不清。”张勇强唯一能算得出来的,是他经营得很好的水果生意,其实没有为他带来多少财富,因为赚到手的钱放不了一会儿,下次进货可能碰上牌友就输个精光。


父亲一句话,为戒赌当煤矿工人


张勇强就这样折腾着,辛辛苦苦赚的钱从牌桌上不断往外输,他说那时候就是沉迷,想过要戒赌,但无论如何都戒不掉。“一起做生意的朋友都打牌,我嘴上说不打,坚持不了多久,又被拖进去了。”2008年前,张勇强的生活主要就是外出挣钱,剩余时间都在打牌,他喜欢赌在金鸡岩上路都出了名。


外人看张勇强是成功的老板,生意做得大,但家里人才清楚,他没存下多少钱。2008年,65岁的父亲看着熬夜打牌双眼通红的张勇强,语重心长地说:“蛤蟆再大只喂蛇!”这句话像当头棒喝,把张勇强点醒了。


他回想自己这么多年,从滴着汗水背菜开始起步,好不容易把水果生意做大了,挣的钱却像流水一样,哗啦啦地流向了牌桌子,白折腾一场。


这次谈话后,张勇强彻底清醒过来,他下决心要戒赌,好好做生意。但戒赌比他想象中难得多,试了几次,一旦去外地进货,又鬼使神差地走上牌桌,前功尽弃。张勇强形容他的人生中,最痛苦的就是那段时间,想戒赌,但管不住自己。


2008年9月,张勇强进入逢春煤矿工作。三年多来,他也曾经历过一些危险的瞬间,至今想起来依然感到后怕。


他印象最深的是一次喷孔事故,前段时间,他和搭档彭明正在610附近进行割逢操作,突然遇上千斤顶垮塌,两人于是分头去附近找枕木等材料来垫高。


明朝进风巷方向去寻找,张勇强则去了回风巷,刚走出80米左右,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巨响,一阵大风涌过来,吓得张勇强头都不敢回,朝前猛跑。


“瓦斯涌出来了,我本来应该往进风巷跑,那边更安全。但我回不去了,只好一直往前面跑,找机会进其他巷道。”十多分钟后,他穿过风门绕到其他巷道,碰到了正在焦急寻找他的彭明。彭明冲上去大声喊着张勇强的名字,问他有事没有,事故发生时,处在回风巷的张勇强很危险,如果瓦斯浓度过大,他可能会被困住,只能依靠应急设备呼吸。


事后他们再回到610,看到现场两人惊魂未定又是一阵后怕,他们先前所处的位置已经被霎时间喷涌而出的几吨煤完全掩埋住了。钻机等设备全埋在煤炭里,幸好他们俩当时都走开了,要不也被喷出的煤炭给埋了。几秒钟的事情,也许就攸关生死,张勇强回忆那一刻,恐惧感慢慢浮上来,心里全是庆幸,庆幸千斤顶垮了,庆幸他们俩没有耽搁,立即去其他地方寻找枕木。在井下经历了生死考验,但两人回家却像没事人一样,丝毫没有向家人提起过。


尤其是张勇强,他从不告诉家里人井下的事情,不论是碰上了什么,他都说井下安全。实际上在井下干体力活,磕着碰着是常事,在彭明的手背上,大大小小的黑印和伤痕密密麻麻,他说那都是被涌出的瓦斯喷伤的。巨大压力的瓦斯从钻孔喷涌而出,经常会伤到人。但张勇强和彭明早已习惯了,根本没把这当回事。


他们说不告诉家里人,主要是怕他们担心,不让他们继续下井了。


张勇强的同事说,张勇强当普通矿工收入也高。他一个月拿到手上有五、六千元,比队长都高,差不多是其他同事的两倍。


张勇强和搭档彭明,同在逢春煤矿抽放队,两人一个操作钻机,一人换钻杆,干起活来都是出了名的舍得卖力。“下井了,下力才能多找钱,那就舍得力气做嘛,多赚点钱。”两人很默契,在井下经常一呆就是十几个小时,比别的同事都长。翻开抽放队去年的工资表,张勇强的年收入有7万多元,在全队名列第一,比队长还多4000多元。


同在抽放队,大部分同事的收入多在两三千元。抽放队的主要工作是抽出矿洞内的瓦斯,按照工作量计算收入。因此通过工资表就能大致测算出,张勇强和搭档的工作量大约也在其他搭档小组的两倍左右。


文/重庆晨报记者刘琳实习生侯了本组图/重庆晨报记者甘侠义摄


对话


想放弃生意一门心思当矿工


记者:你怎么想到用下井当矿工的方式来戒赌?


张勇强:我以前挣钱太容易,把钱看得不重。当矿工赚的钱,每一分都是辛苦钱,来得不易就知道珍惜。


记者:当矿工多久后,你就能忍住不去打牌了?


张勇强:说实话,开始还是打。刚开始下井收入低,两三千一个月。有个晚上打牌,居然把当矿工一年的收入输出去了。这次就心疼了,想那是干一年的钱啊,要下多少次井哦,后来就管得住自己了。


记者:最后一次赌钱是什么时候?


张勇强:2009年初。我已经三年没有打过大牌了。但我还是很喜欢打牌,现在偶尔手痒,会去家属区的棋牌室,打2元钱的小牌。但现在都很少了,因为又要下井又要进货送货,忙不过来。


记者:已经戒掉赌瘾了,不需要继续当矿工了吧?你什么时候会回去继续做生意?


张勇强:我如果不上班,估计很快又要坐到牌桌子上去,我没有想过回去做水果生意,我想的是以后等女儿大学毕业独立了,就把店关了,专心当矿工。


记者:为什么想放弃生意,一门心思当矿工?


张勇强:我做生意很多年,但习惯不好,没有存下钱,我现在看得很淡了。在矿上收入也不错,还有养老保险,队长和同事都很信任我,这种被需要的感觉不一样,我喜欢当矿工。


记者:你会怎么劝其他被赌博困扰的人呢?


张勇强:我不会劝他们,包括我以前的朋友们,他们问我,我也不会多说什么。这都是自己的选择,想通了,不赌了,自己就会离开那个圈子,我选择当矿工,别人也许有其他办法,不需要劝,劝也劝不住,都靠自己约束自己。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