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一次一个人去台湾的回忆

noring 收藏 85 1928

最近看到新闻报道:2012年3月,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北京与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举行第五次国共高层会晤时,吴伯雄在正式场合提出“一国两区”的说法。对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在2012年3月2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一国两区”是长期以来台湾方面在法律层面对两岸关系所持的基本态度。

看到这个新闻后,我又深入地了解了“一国两区”的明确定义:一国两区,即一个国家,两个区域,这个概念于2012年,在中国国民党与中国共产党会谈中,国民党对两岸关系提出此论述,认为海峡两岸同属一个国家,之间并不是国与国的关系,而是一种特殊的地区对地区的关系。

看到这个消息不禁让我感慨万千,不禁回想起自己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第一次只身一人途径香港去台湾台北的旅程经历。大家知道香港是1997年7月1日回归的,在这之前的1997年5月下旬,我因为工作需要去台湾台北市开一个重要的会议,需要绕道香港,去位于香港专门的旅行社,办理进入台湾的手续,当时在大陆地区还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可以办理进入台湾的相关手续,在大陆只能办理《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因为那个时候我是第一次去台湾,单单办理《大陆居民往来台湾通行证》的手续就花了2个月左右,并且我是去台湾同事中唯一一个第一次去台湾的,他们以前都去过那里公干,这就存在一个很明显的区别:他们以前去过台湾的,可以直接从国内坐飞机到香港,到关的旅行社去办理进入台湾的手续,然后从香港直接转机去台湾台北,而以前没有去过台湾的,第一次出境必须先从陆路经过深圳罗湖海关出境,在香港办理好相关手续后,再由香港转飞机去台湾台北,这样的话,由于只有我一个人是是第一次赴台,就不得不一个人从陆路经深圳罗湖海关,到香港,其他的同事们都是直接坐飞机到香港转机去台湾。

1997年5月,香港还是英国殖民地,在深圳罗湖海关的出入境手续很麻烦,到了香港以后,我又不会粤语,香港人说话根本听不懂,基本上是靠听广播里英语解说来知道地铁和公交车的方向,虽然是出公差,但是香港的出租车很贵,当时港元比人民币还贵,不象现在是1:0.88左右,只能能省就省了,一个人拖着行李,坐地铁转公交,想着同事们都是飞机来回,心里真是很羡慕他们,谁叫自己以前没有出过国啊!只好一个人从陆路到香港。到了香港就感觉这完全是另外一个国家,到处是米字旗,很多警察和办事人员都是英国人,或者是说英文的香港人,心里面堵得慌,不过呢,自己拿出随身带的WALKMAN,带着耳机听着艾敬的歌《我的1997》,小声唱着:

1997快些到吧八百伴究竟是什么样,

1997快些到吧我就可以去hong kong,

1997快些到吧让我站在红勘体育馆.... ....

就这样嘴里唱着,心里想着,坚持一下吧,现在已经是5月了,再过2个月香港就正式回归祖国,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近逾百年的耻辱,从此就可抹去。

就这样,一路上问过了好多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专门办理进入台湾手续的旅行社,办理了很多文件手续,真的很麻烦啊,哎,地图上看坐船从厦门过去到台北几个小时的距离,我却走了2天,还得从当时属于英国的香港转道。真是窝了一肚子火。海峡两岸的距离不是物理上的距离啊,在一个人抱着行李从旅行社去香港机场转机的大巴上,一直在骂晚清政府的无能,大好河山就这样割让给外国殖民势力,让我们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还要不断的出示、办理各种文件手续。好不容易到了机场,找到了去台湾台北的航班登机口,在边上吃了一点快餐。就登上了去台北桃园机场的航班。

在飞机上,我几乎把儿时看过的所有解放战争的电影回忆了一遍,《红日》、《渡江侦察记》等等… … 台湾地区是国民党的地区,我真不敢想象去了台湾,看见到处悬挂的青天白日旗,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不觉的一阵紧张,怎么自己一个人去台湾啊,和大部队一起就好了,几十号人,有团长和书记带头,自己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不掉队就可以。现在一个人,不知道到了台北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心里那个着急啊…. …..

不知不觉睡着了,等我醒了的时候,飞机已经顺利降落了,哇,台北到了,当地时间已经晚上8点了,看着外面的城市,黑黑的一片,不知道东南西北。一个人跟着大队旅客拿了行李,然后走向机场的出口,从这里还要过一道护照检查的关卡,就能走到出口,台湾公司方面的接待方在出口那里等着,自己在想,过了检查证件的这个关卡,就可以出机场了,可以和同事们会和了,心里里不觉得一阵高兴。看着到处悬挂的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台湾地区旗帜,心里也不是那么紧张了。那个时候,大陆地区不象现在,可以组团去台湾旅游,对台湾的宣传也相对不多,我对台湾的印象基本上还是停留在1949年的概念,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

就这样随着旅客的人流走到了检查护照和通行证的关卡口,我一抬头,发现问题来了:有2个出口可以选择,第一是“持外国人护照通行口”,还有一个是“持中华民国护照通行口”,我当时站在这2个通行口中间,愣了半天,自己在想,首先,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拿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而且还是公务护照,那肯定我不是“持中华民国国护照”的旅客了,那就只有另外一个通行口:“持外国人护照通行口”,当时香港还没有正式回归,“一国两制”还只是处在理论阶段,而且我们在出行前的行前教育,也没有人告诉我,应该从哪个出口出机场,因为其他同事都是集体出入境的,都有领导带队,我一个人没有谁在这个细节问题上专门告诉过我,自己以前也忘记问了,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只能按照自己的思维来判断了,我想既然我肯定自己绝对不是“持中华民国护照”的旅客,那在没有第三个选择的情况下,我就走向了另外一个通道:“持外国人护照通行口”。跟着旅客们的后面慢慢排着队。这些旅客都是外国人,从长相上看都不是亚洲人,因此我在这些排在“持外国人护照通行口”的旅客里面,显得很突出,只有我一个是亚洲人的外貌。我也想,反正不担心,毕竟台湾桃园机场的工作人员都是说国语的,普通话能够交流,到时候看情况再说了。就这样,等着,排着。

突然,听到有一个温柔细腻的女性声音在问我“请问先生,是大陆同胞吗?我能看下您的护照吗?”我一听,愣了一下,赶紧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机场的工作人员,在问我是不是大陆同胞。我一下反应过来了,“是的”我说道,然后把我的护照给她出示了,她接过去以后,拿着仔细看了一下,然后对我说,“欢迎大陆同胞来到台北,请跟我到前面机场办公室去一下”,没办法,护照在她手里,只好跟她去了通行口边上的一个办公室,我一看门口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大陆同胞接待办公室”,我已经习惯了对台湾同胞这样的称呼,一下听到大陆同胞,还是觉得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心里在想,我的护照、证件、邀请函都是齐全的啊,上面手续都办理好了的,会有什么情况啊? 我看着那个工作人员,拿着我的护照,给其他地方的人在通话,询问我的护照号码,还有邀请函上的单位的信息是否属实等等问题。我一个人站在那里,脑袋里有开始胡思乱想了,特别是这个女工作人员帽子上的青天白日帽徽,让我觉得还是不适应。过了几分钟,她转过身来对我说:“先生您好,您的个人信息都核实过了,没有问题,请跟我来,去通行口出关吧“,我的天那,心里的石头落地了,我以前在报纸上见过不少在机场因为偷渡啊,伪造护照啊,这些人的悲惨下场,还好,我的手续都是合乎规定的。赶紧拿着行李,跟着她走出了办公室。

然后,我又习惯性的走向了“持外国人护照通行口”方向,这时,女工作人员突然把我叫住说:“先生,请您走另外一个通道,先生,您不是外国人。”哦,原来是这样,我终于顺利出关了。后来才了解到,我其他同事他们集体出关,也是从这个通道出的,当然他们都有带队的领导带领,直接就从这个通道出来了。后来,和他们会合后,我把我的经历给他们讲了,大家都说,“您不是外国人”这句话很重要啊。要牢记在心。当时大陆公民来台湾一个人进关的情况非常少见,基本上都是出访的团体进出关口,我算是一个特殊的例子了。

那个女工作人员对我说的“先生,您不是外国人”,让我至今记忆忧新。

通过这个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情,我更深的体会到看到了“一国两区”的含义所在:一国两区,即一个国家,两个区域,海峡两岸同属一个国家,之间并不是“国与国”的关系,而是一种特殊的地区对地区的关系。2002年,我因工作又去过一次台湾,那一次就老道多了,我是领队了,每次看到那个机场的通行口标志,我都会给随行的同事们说上我自己的这一段亲身经历,呵呵。现在香港、澳门都已经相继回国祖国十多年了,我相信宝岛台湾回归祖国,指日可待!我期待着那一天早日到来!

本文内容于 2012/4/3 12:19:48 被nori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