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方言

库瓦特罗巴吉那 收藏 3 54
导读:到广州问事得带只鸡去,上次我在广州问路,问了半个多钟头,那广州人一个劲地叫母鸡,我敢肯定他想索只鸡作买路钱。   这个河南人,我又没有要他帮我挑东西,干吗他老在那里喊重,重(中,中)?   中国人情急时都求救于母亲,叫声妈呀。只有桂林人例外,他们急时都想要儿子来帮忙,大叫我崽!,哪怕儿子还没出生呢。   四川人可能自视聪明,说话时,总冲着对方唤傻子。   湖南人最惧内,他们尊称自己妻子为坦克(堂客),你见过这种庞然大物吧,嘿,碾过来可不得了呢。   到南宁人家作客,你会发现这些家庭是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到广州问事得带只鸡去,上次我在广州问路,问了半个多钟头,那广州人一个劲地叫母鸡,我敢肯定他想索只鸡作买路钱。

这个河南人,我又没有要他帮我挑东西,干吗他老在那里喊重,重(中,中)?

中国人情急时都求救于母亲,叫声妈呀。只有桂林人例外,他们急时都想要儿子来帮忙,大叫我崽!,哪怕儿子还没出生呢。

四川人可能自视聪明,说话时,总冲着对方唤傻子。

湖南人最惧内,他们尊称自己妻子为坦克(堂客),你见过这种庞然大物吧,嘿,碾过来可不得了呢。

到南宁人家作客,你会发现这些家庭是由佛教和道教弟子还俗后组成的,至今家中仍保持出家时的宗教尊称:妈妈是老衲,爸爸是老道。

到合肥人家作客,饭前饭后都要洗(死)。有一条礼仪是务必要注意的,即主客在彬彬有礼地谦让的同时,还要满脸笑容地互相诅咒:你死(洗),你死(洗),你先死(洗),我后死(洗)。

几位来自各地的中国人偶尔聚在一起,闲得无聊。为了打发时光,北京人提了个倡议,不料这一下竟惹得大家争执起来。

北京人说:杵着傻拉巴几的,咱哥们儿侃大山磕打牙解解窝憋儿。

四川人说:侃啥子大山哟,瓜兮兮的。我们四川人住的是愚公的屋子开门就见山咯。马尾穿豆腐没得提(题)头嗦。还是摆龙门阵把势嘛。

上海人说:侬讲啥?龙门阵是啥个物事哇?阿拉听得满头雾水,稀里糊涂个。阿拉个意见阿拉侪勿要憨里憨气立迭搭辣还浪费辰光,大家侪吹牛皮轧讪胡白相白相。

陕西人说:不不不,那是谝闲传。

山西人说:嘿,真是没脾气,那是瞎撇。

东北人说:看你们整的,瞎忽悠。其实就是大伙儿唠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