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医疗产业化,医生就活该被杀

民主走狗 收藏 24 687
导读:只要医疗产业化,医生就活该被杀   哈医大的血案已过去七八天了,按照民间传统说法,头七已过,逝者的灵魂应该升入了天堂,彻底摆脱了尘世的喧嚣,活着的人可以对这个事说道说道了。据说,该案一发,就有好事的网站,对此急不可待地搞了一个民意调查,结果很令些主流媒体的大腕们惊诧。6千多参加投票的人中,投“高兴”票的竟占了65%,仅看这个比率的话,没准儿会让人以为这又是那个梁山好汉在除暴安良呢,可死者只是个年方二八、学业未成的研究生,连医生还不是呢。   一个风华正茂、前程似锦的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只要医疗产业化,医生就活该被杀




哈医大的血案已过去七八天了,按照民间传统说法,头七已过,逝者的灵魂应该升入了天堂,彻底摆脱了尘世的喧嚣,活着的人可以对这个事说道说道了。据说,该案一发,就有好事的网站,对此急不可待地搞了一个民意调查,结果很令些主流媒体的大腕们惊诧。6千多参加投票的人中,投“高兴”票的竟占了65%,仅看这个比率的话,没准儿会让人以为这又是那个梁山好汉在除暴安良呢,可死者只是个年方二八、学业未成的研究生,连医生还不是呢。




一个风华正茂、前程似锦的实习大学生,啥错没犯,也没惹着谁,仅仅是因临下班时出现在了医生办公室,便很不幸的惨死在了凶手的刀下。面对如此惨景,居然有多数的民众鼓掌喝彩,这在外人眼里,的确是一件匪夷所思到了极点的稀罕事,咋惊奇都好理解,可对于生活在这方水土上的国人,却未必如此。国人只要不是太久地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但凡在民间活过一段稍长的时间,都不会对这事有啥过度的表现,惊讶就更谈不上了。




其实,在目前医患关系形同水火的国内,有这么多人为医生被害而兴高采烈,实在太正常不过了。幸亏这是在互联网上搞的民调,底层的平民百姓大都上不去,若是由他们来表态,恐怕得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比例蹦着高地叫好,到那时,那些曾为之大惊小怪的正人君子们,怕是要惊掉大牙了。




怪百姓们过于麻木、冷血吗,可他们又有什么值得怪的呢,不过是内心情感的自然流露而矣,这又有何不可呢,还用得着高人们居高临下的指手画脚、说三道四吗。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民众们对医生们如此不待见,可绝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末啊。有心者不妨深入到百姓中间看看,那些对医生恨之入骨的,无不是在治病求医上有过一番苦不堪言、痛心疾首的遭遇,都自认为自己饱尝过医院之苦、饱受过医生之害,一提起笔笔血泪账,都恨得咬牙切齿,即使对医生千刀万剐,也难消他们心头之恨啊。




怪医生唯利是图、欲壑难填吗,可要问起医生来,每一个都要鸣冤不已、叫苦连天,都有一肚子苦水要诉啊。那个在诊治患者时,没有殚精竭虑、筋疲力尽过呢,他们为之所承受的身心重压,又岂是常人所能想象的呢。光一个手术、三四个小时站下来的功夫,就绝非一般人所能适应,夜以继日的加班加点,更是常有的事。个中的艰辛,与其它行业相比,不可谓不到了极至,可就这样,还要倍受患者们的误解,甚至要面临拳脚相加、刀剑相逼的性命之危。如此境遇下的医生,容易吗,他们不苦吗,不冤吗!




这么看来,既不能怪百姓,也不好怪医生,他们都有一番情真意切、痛彻心肺的说词,听起来,都蛮有道理,怪谁都怪不得啊。这也折射出了当今国内的某种现实,不论是受益者,还是受害者,都满腹的抱怨、满嘴的牢骚,放眼九百六十万的方圆,竟难觅一个心满意足、无怨无悔的,难怪东西南北,处处怨气冲天、戾气弥漫。如此环境下,良民呆久了,也可能被熏成暴民啊。




怪单独某个群体、阶层,都有失偏颇,要怪就只能往根上怪,这根又在那里呢。好象医患关系的紧张,只是近十来年的事,以前医生和患者之间,虽不见得多么融洽,偶尔也起点摩擦,但决不至于闹到拔刀相向的程度。那这十多年来,咱医务界又搞了啥大手笔呢,似乎最重大、最有影响的,莫过于“医疗产业化”这个大动作了。定睛一细端详,顿时看出了究竟,原本几千来一直风平浪静、波澜不惊的医患关系,竟是由于这罪魁祸首一出,才掀起了惊涛骇浪,时至今日,才闹得如此水火不容、剑拔弩张,简直成不共戴天的仇敌了。




在医疗界没搞“产业化”之前,医生这白衣天使,虽不怎么白,但也黑不到那里去,当然那时想黑,也没条件黑,都拿着死工资,啥都由国家供应,黑都没门啊。可“医疗产业化”一搞,几乎一夜之间,就把本来“养在深闺”的医院,推到了市场经济的最前沿,立时就与浊浪滔天、泥沙俱下的市场大潮来了个亲密接触。一眨眼,本来就不太结实的道德与监管屏障,统统被冲击得荡然无存、形同虚设,一路冲下来,片刻的功夫,就冲得医疗界医风日下、医德尽丧,而医生原来挺白的天使装,更被冲得污秽不堪、铜臭熏天。




医疗产业化,顾名思义,就是把医院、医生的一切医疗活动,都和利润、利益挂钩,这固然较大的调动了医生的积极性,可也无形中彻底释放出了埋在医生内心深处的原始欲望。面对着经济浪潮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诱惑,圣人都很难不动心,本是凡夫俗子的医生,又岂能幸免。物欲、肉欲一被释放,那医生就会摇身一变成彻头彻尾的挣钱机器,他手中的手术刀,开方的笔,都会成为他不择手段的赚钱工具,就连他的医术,以及提供的那怕最起码的服务,都将作为地地道道的商品而存在。而这类商品,显然又不同于诸如百货等日常用品,连个实体外形都没有,质量好坏,价格高低,更难掌握,全凭医生良心作账。患者在医生面前,处于绝对的弱式地位,连讨口价的资格都不具备,除了寄希望遇着个不太黑的或医生一时良心发现外,就是乖乖地把自家性命献上,任凭医生发落。




显而易见,正是“医疗产业化”的作祟,才造成一些医生心中良知、天理的几近丧失,才使千百年来悬壶济世、治病救人的“天使”,转瞬便堕落为私欲横流、大发“病难”财的“撒旦”。于是乎,医生再见着病人,就如豺狼见了羔羊一般,不狼吞虎咽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下,决不罢手。可惜,随意私心的极度膨胀,医生的本事、责任心却在每况愈下,都钻钱眼里去了,谁还有闲心,去钻什么研、敬什么业呢。这样一来,把病人治得倾家荡产、甚至家破人亡的惨剧,便层出不穷、屡见不鲜了。时间一长,深受其害的患者,不恨死他医生,才怪呢,医患关系想不成水火,都万万不能矣。




若问,偌大的全世界,为何仅仅国人脚下这一亩三分地,医患如此势不两立。答曰,小小寰球,这么多国家,就咱国人这一家,如此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的大搞“医疗产业化”。“医疗产业化”的态势,一日不改,医患关系非但一日难修复,反倒会变本加厉下去。真要这样,就算给医生穿上全身盔甲,再配上几十个保镖保驾,也绝难不再挨患者一刀。也可以就此换句极端的说法,只要医疗产业化,医生就活该被杀。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