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3大舰队轮番反海盗 或有意效仿对越反击战

z7626215 收藏 2 1512
导读: 中国海军执行护航任务3年多来,已连续派出10批舰艇编队、近万名官兵远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为保护亚丁湾过往船只的安全、维护亚丁湾重要战略通道运输线作出了中国海军应有的贡献。   2月27日,全国“两会”前夕,我国第十一批护航编队从青岛军港扬帆起航。3月15日抵达亚丁湾与第十批护航编队会合,3月17日正式开始索马里护航任务。3月25日,中国第十一批护航编队“微山湖”舰停靠吉布提港,进行首次靠港补给。这是中国海军自2008年执行护航任务以来,首次由北海舰队组成海上编队指挥所,并派舰执行护航任

中国海军执行护航任务3年多来,已连续派出10批舰艇编队、近万名官兵远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为保护亚丁湾过往船只的安全、维护亚丁湾重要战略通道运输线作出了中国海军应有的贡献。


2月27日,全国“两会”前夕,我国第十一批护航编队从青岛军港扬帆起航。3月15日抵达亚丁湾与第十批护航编队会合,3月17日正式开始索马里护航任务。3月25日,中国第十一批护航编队“微山湖”舰停靠吉布提港,进行首次靠港补给。这是中国海军自2008年执行护航任务以来,首次由北海舰队组成海上编队指挥所,并派舰执行护航任务。自此,北海、南海、东海三大舰队均参与到护航行动中来。


全国人大代表、北海舰队政委、海军中将王登平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任务重大,使命光荣”。回顾前十次的护航行动,主要由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担纲,此次选择北海舰队是出于何种考量?本期军情观察将解读北海舰队的首次护航。


护航已趋常态,北海舰队“刷经验值”


自2008年12月26日,中国海军首支护航编队从三亚启航开始,在前十次护航行动中,南海舰队担纲6次,东海舰队担纲4次,独缺北海舰队的身影


北海舰队首次担负护航任务,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耿雁生表示,“有关海军护航舰艇编队的组成,是根据海军现有兵力情况进行的统筹安排”。


军事评论员魏远峰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中国海军在护航任务趋于常态化的背景下,会依照一定计划、安排,有序地让更多海军舰艇和官兵,在护航任务中锤炼、磨炼、锻炼。这样的情况,这样的机会,非常难得。


中国海军自新中国成立后,基本没有参与大型的战斗经历。据魏远峰介绍,从前由于装备落后等情况的限制,中国海军没有能力参与这样的活动。后来装备渐渐向好,但没有这样的机会。“不要说战斗,就是远航,走向大洋,走向深蓝,也不是几句口号可以解决的。必须到大洋中去,去积累现实的体验、有用的经验,经过相关考验,才可以得来。”


“从我的角度看,最早选南海舰队,是因为该舰队是相对有经验的部队,而且南海水域的情况更接近于亚丁湾。现在经过多次护航,开始进入一个轮战状态。让东海舰队和南海舰队有一个休整时间,同时也使北海舰队得到锻炼。中国海军现在并没有战斗任务,去亚丁湾护航能得到很多宝贵的经验。”专栏作家、军事评论员朱江明告诉南方日报记者。


在朱江明看来,这种情况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各集团军都派自己的部队过去,接替当地防务,进行战斗。因为情况已经相对比较稳定,不会产生太大的转折性失败,在轮换过程中,部队也能刷到经验值。”


“远洋护航这个使命特殊、环境恶劣的军事行动,可以成为锤炼海军的大熔炉和大课堂,让中国海军在多国军舰云集、海盗活动猖獗、环境异常复杂的国际水域开阔视野,在深海大洋上经受考验。”魏远峰说。


装备情况优良,“青岛”舰“重出江湖”


第十一批护航编队由导弹驱逐舰“青岛”舰、导弹护卫舰“烟台”舰、综合补给舰“微山湖”舰以及2架“直九”型舰载直升机和海军特战队员组成


“此次护航编队中的指挥舰‘青岛’舰是国产导弹驱逐舰,服役以来圆满完成了一系列重大演习、训练和对外交往任务,包括中国海军首次环球航行访问。服役不到一年的新型导弹护卫舰‘烟台’舰外形美观,且动力系统、武备系统都较为先进。‘微山湖’补给舰,是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大型补给舰,满载排水量2万多吨,曾多次圆满完成出访舰艇伴随保障任务及远航训练和联合军演。”魏远峰告诉南方日报记者。






有网友曾质疑前十次护航没出现北海舰队的身影,是因为相关船舰配置问题。但朱江明则表示,尽管最近几年东海和南海舰队的建设比较快,但北海舰队过去曾是主力中的主力,装备情况和战备情况一直比较好。


经过一年多的厂修和改装,“青岛”舰“重出江湖”引来外界强烈关注。


“‘青岛’舰是113号舰,属于旅沪级(052型)导弹驱逐舰,被誉为‘中华第一舰’的112号‘哈尔滨’舰是其姊妹舰。112号和113号曾经是中国最强的军舰,都配给了北海舰队,也是北海舰队实力的证明。北海舰队比较强的在潜艇方面,包括最早的战略核潜艇都是配给他们的。虽然旅沪级导弹驱逐舰现在看来吨位不是很大,但当时是中国最大的驱逐舰,也是唯一配备直升飞机的两艘驱逐舰。”朱江明告诉记者。


和“青岛”舰同批参与护航的“烟台”舰是新近加入北海舰队的054A型舰。


据朱江明介绍,054A型是护卫舰中第一个拥有垂直发射系统的新护卫舰,装备的电子系统相对要先进一些。


补给舰是护航核心,直升机延长作战半径


3月4日中午12时20分,综合补给舰“微山湖”完成对导弹驱逐舰“青岛舰”的油水补给,这是第十一批护航编队航渡阶段完成的首次海上航行补给


“实际上,与其说护航编队最核心的是驱逐舰和护卫舰,不如说是补给舰。因为亚丁湾对于中国来讲太远,而且中国在当地没有基地,必须有相应的补给措施,油料、食物、弹械的补给都要照顾到。这么长的周期,加上在海上执行任务,也有可能出现电子系统或者是零部件需要维修的情况,这都需要补给舰帮助解决。”朱江明说。


在日常新闻中人们能看到这样的画面:特种部队战士通过直升机登上被护航的民船、商船,护送他们通过危险海域,然后直升飞机再把战士们接走。


“护航编队能控制的海域面积太小,直升机可以延长作战半径。在中国因为没有特别适合直升飞机的舰船,必须靠搭载直升飞机的驱逐舰和护卫舰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也许是青岛舰参与此次护航的一个原因。因为目前配备直升机的战斗舰不是很多,加上052型舰的使用比较便宜。”朱江明说。


据了解,“旅沪”级导弹驱逐舰,标准排水量4200吨,柴燃动力55000/8840马力,航速31节,可搭载和停放2架Z—9直升机。


朱江明告诉记者,一般一艘驱逐舰上会配备一架直升机,有时可能会有两架。补给舰有直升机平台,但往往没有机库,有需要可能会临时加装机库。比如052型舰,实际舰上没有机库,直升机主要是停甲板上,由于长期在海上飞行,会有盐渍侵蚀的问题,需要在机库进行维护。


打击海盗是长期任务


中国力争有所作为


■纵深


截至目前,护航编队已为4500多艘中外船舶安全护航,并成功解救、接护和救助了50多艘中外船舶,海军的“和平方舟”医院船在过去两年里总共访问了9个国家,先后收治病人2万多人次。中国海军与各国海军共同努力,使海盗抢劫活动受到遏制。






3月23日,欧洲联盟外交部长会议授权欧盟反海盗军事行动部队,可以打击索马里内陆的海盗目标。


“这在打击海盗问题上,是个标志性事件。它表明,海盗依然猖獗,国际社会打击的力度是在加强,不是削弱。”魏远峰说。


“虽然护航期间要面临的战斗任务不是很多,而且现在的海盗是军舰一来就跑,但还是会有商船被劫的情况出现。因为护航属于集体式,大家攒一个船队,跟着军舰到安全水域,但在此过程中会耽误时间,毕竟每艘船出发时间不一样,互等船期延误出发会带来经济上的损失。有时候即使船只到了安全海域,偶尔还是有海盗窜出来,因为护航军舰不可能辐射整个非洲以东的海域。”朱江明告诉记者。


魏远峰则归纳出海盗的四个特点:编制健全、管理严格;装备先进、训练有素;战术奸诈、运用得当;心狠手辣、威胁巨大。


他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一方面索马里自1991年以来就长期处于无政府状态,与“基地”组织关联的“青年党”控制这个非洲东部国家大部分地区。过渡政府2004年成立,却无力掌控索马里全境。另一方面,现在的海盗组织编制“健全”,设立了“舰队大帅”、“少帅”和“财政官”等职位,对海盗们实行严格管理,对外自称“索马里海军陆战队”。索马里海盗训练有素,装备先进,得手率极高。海盗出击时,往往配备卫星电话、全球定位系统等先进通讯器材,拥有自动武器、火箭筒等。


“以沙特油轮事件为例,海盗可能利用一艘拖船为‘母船’,出动3艘快艇对油轮下手。由于满载原油,油轮在海中的身位较低,为海盗登船创造了条件。”魏远峰说。


据介绍,目前活跃在索马里海域的海盗主要有四伙,其中威胁最大的,是对外号称“索马里海军陆战队司令”的阿巴迪·埃弗亚。埃弗亚在2006年杀害过船员、2008年劫持了我国渔船“天裕8号”,劫持载了有主战坦克等大批军火的乌克兰货船和沙特阿拉伯的“天狼号”巨型油轮。


魏远峰认为,打击海盗是个长期的事情。在一个中长期的时段,打击海盗,实施护航,很可能是“常态化”的军事行动。在这样的国际大背景下,中国不会置身事外,也一定会力争有所作为。


●南方日报驻京记者杨春实习生戴莲


护航让中国海军心态更开放


记者亲历


●南方日报记者赵杨


2010年的夏天,中国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第五次护航任务的编队政委陈俨少将和我拿了两个马扎,坐在意大利的塔兰托军港基地上,畅谈中国海军护航体悟。对面,夕阳的余辉洒在地中海那湛蓝的海面上。我们的右前方停泊着中国海军的“广州舰”、“巢湖舰”,左后方停泊着意大利微型航母“加里波第号”。三艘军舰离得很近。






在那次谈话中,陈俨告诉我护航之役让他更加坚定了海军要走出去的决心。他说:“因为我们不是‘江军’、‘湖军’,作为一个国际性军种,海军就是要多交流、多出访,走向远洋,走向深蓝,否则你就不能称作是海军。”


走不出第一岛链,难以走向深蓝,长期以来都是中国海军之痛。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的奈杰尔·英克斯特回忆起中国海军的一位奠基人曾对他说的话:“我并不是不懂航海技术,我只是从没见过大海。”如果不在深海中航行、训练、作战,我们所言的“作战能力”又会是怎样的呢?著名的国际战略家克里斯蒂安·勒米埃曾说:“如果你要打仗,就会遇到陷阱,除非你亲身去做,否则你就不知道这些陷阱在哪。”


2008年12月26日,当第一批远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任务的护航官兵们从三亚起航的时候,他们关于航行路线上的航行条件、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的情况、护航将要碰到怎样的情况全部来自课本和资料,但实际情况谁也不知道。而编队快速出动能力、远洋部署能力、武器装备水平、后勤保障能力、特种作战能力、平时的训练水平和海上联合作战能力,没有过真正的厮杀,谁心里也没底。


航行中时而晕船,回到陆地上“晕陆地”,睡觉老醒,说话老错,喝酒老醉。前几批参加护航任务的士兵“三老”现象明显。可2010年当南方日报记者采访第五批执行护航任务的官兵时,这种“三老”现象在他们身上已不存在。虽然他们中很多人也是第一次远征,但由于海军改进了平时训练的内容,改进了护航执行任务的具体战术,护航官兵们不仅顺利完成了长时间的护航任务,还在返航期间执行了出访任务,成为继人民海军首次环球航行后,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出访国家最多的一次,可见将士素质的提升。


在作战方面,参加第一、二批和第五批护航任务的战士们向我讲述他们作战故事的时候,总是显得非常兴奋。乌压压的海盗船逼近商队,军舰开火驱逐,特警空降商船之上参与贴身保护……一次次的作战经历,告诉他们战争中,你可能遇到的情况。正是这一次次的远洋护航经验,一次次真实的战役,锤炼了中国海军。


当然,改变不止如此。我在采访中能深切地感受到,海军战士思想的变化。


虽然在无政府状态的国际体系中,每个国家都在依据自己的力量大小追求分量不等的权力和利益,但用什么方式可以得到利益?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些,是可以在国家间的互动中改变的。


在中国海军准备第一次走向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的时候,国际上对此议论纷纷。美、日、韩以及印度等国对于中国走出第一岛链、挺进印度洋表示担心。美国的一份报纸还发表文章表示,担心中国在护航过程中会与其他国家的军舰产生摩擦。因为,自2008年6月在联合国的授权下,这一片海域早已云集了美国、俄罗斯、欧盟、日本、印度等国军舰,尤其是美国的第五舰队更是长期在这一海域巡航,打击海盗。


首批执行护航任务的中国海军能深深地感受到外军的猜忌。他们告诉我,当军舰驶到印度洋的时候,军舰上收到了印度军舰发来的信件,上面写着“欢迎你们到我们的印度洋来”,这话酸溜溜的。


由于不清楚各国的态度,迈出国内的首批护航编队总是谨小慎微。据参加首次护航任务的官兵回忆,首批执行护航任务的中国海军编队刚抵达任务海域时对于与外军接触是十分小心的,很少主动联系。


而欧盟海军编队、法国军舰却十分热情,他们主动向中国发出信息,向中国海军通报的信息通常比较详细,也多次提出希望中国向其通报详细的护航计划以便其相应调整其力量部署,使双方兵力配置最优化。






互动中,各国都在发生改变,中国海军开始与外舰进行接触,甚至开展联合演练。而原先对中国戒备森严的美方甚至表示中国舰载直升机在紧急情况下,可在其所属舰艇上起降,中国在打击海盗行动中,如有需要可呼叫其提供支援和帮助。欧盟海军465特混编队也向中国海军提供了部分反海盗的相关资料。


国家间交往会改变彼此对对方身份的认知。就像2010年夏天“广州舰”、“巢湖舰”和意大利微型航母“加里波第号”并肩而停一样,两国的军事合作更加透明。曾担任北约赴索马里海域的护航编队司令的意大利海军远洋作战部队司令部副司令乔瓦尼·古米埃罗告诉我,北约以及意大利的护航编队也承担着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的护航任务,在那里他们与中国开展过很多交流、合作,谈起与中国海军在索马里海域的合作,他对中国海军的表现赞不绝口。


护航让中国海军的心态更加开放;它走出的不仅是第一岛链,还冲出了内心自设的防线。而中国的开放与担当也消弭了国际上原有的猜忌。


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中国派出军舰参与索马里海域护航更是积极参与全球公共治理、承担国际责任的体现。一个国家的权威不仅决定于其权力的大小,还取决于其是否敢于担当、能够担当。就像美国,如果它始终秉持孤立主义的外交理念,便不会有今天“美国治下的世界”。


大国应该有大气。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这种承担有助于增强中国的权威。而一次次护航的成功以及国外军人对中国海军的肯定也势必有助于增强中国海军的自信心和荣誉感。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