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国家状态有什么样的青年——从“杜甫很忙”看当代青年众厮

超级五星上将 收藏 2 207
导读: [img]http://img5.itiexue.net/1467/14678429.jpg[/img] (在新闻周刊,偶尔才出一篇,还要酝酿很久,一下子找不到写作的感觉,决定以后在人人、博客、空间写写随笔,发表下自己所见所想,同时练练笔。观点可能比较主观,欢迎拍砖。按文章分类,发的地点不同。)


什么样的国家状态有什么样的青年——从“杜甫很忙”看当代青年众厮

(在新闻周刊,偶尔才出一篇,还要酝酿很久,一下子找不到写作的感觉,决定以后在人人、博客、空间写写随笔,发表下自己所见所想,同时练练笔。观点可能比较主观,欢迎拍砖。按文章分类,发的地点不同。)


——文/闰土潜


小时候,特喜欢画画,经常拿树枝在地上涂涂画画。有一次,画了只鸭子被家长看到鼓励了一番后,我便自鸣得意起来,画到了课堂上。


结果,好几次到语文老师那背书挨一通训,因为我书本上总少不了“画作”,不过,也因此得到了画黑板报的机会。


前年,家里还存有几本泛黄的语文书,我怀旧之余,愕然发现当年的“大作”,喟叹应试教育扼杀了我的天赋。因为挑山工背上的三八大杆,凡卡嘴里叼的烟斗画得还是蛮好的。


不过,最近看了美女入怀、手端大狙的杜甫后,我自叹不如,我觉得这远远胜过学生的水平。小孩子的恶搞本没什么,不过,微博上却得到了很多成年人的青睐,还有不少名人转载赞“有才”。


一直觉得自己还算有娱乐精神,不冷的笑话都笑不起来,这次我是输了。因为,我对杜甫是敬畏的,实在不敢有半丝亵渎之念。


李海鹏曾在一篇文章里说,中国是一个愁容挥之不去的国家,在往复循环的历史进步中,进步并不存在。大家就像一只只天真的羊,这只狼吃它,那只也吃它,羊就成了狼的干粮,我深以为然。


由于现实中,多数人总是费尽心机做一只嗜血的狼,最好是披着羊皮的狼,所以,中国历史并没能实质地推动统治层与民权矛盾的缓和,总是踏进同一条河。所以,也就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也。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只想做狼的。既有张居正这样阅尽人间百态,沉浮宦海,施展抱负的超一流人才,也有杜甫这样病卧在寒冬的小船上,无钱医治,却还上痛国难,下悯民苦。


千百年之后,不得不承认,相比一条鞭法,杜甫痛心疾书的诗史,更具恒久的穿透力。鲁迅读罢说,书写的民间疾苦,就是发生在身边的事。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一千多年后的今天,这竟然成为无数人最焦虑的问题。“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在青海湖边,这句诗的确跳进我的脑中,多少白骨无人收。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我对杜甫的敬畏不仅是他的文学天赋,更在于他经历战火沧桑后人格的升华。杜甫的伟大,不需我多言,面对这样的知识分子,我实在不觉得那些“杜甫很忙”的恶搞有什么才,反而很厌恶。


看过西方人恶搞政客,日本人把小泉画成动物,却没听说日本人网上到处恶搞川端康成,听说过俄罗斯人给普京穿女装,没听说过到处传播屠格涅夫的涂鸦。


书写深刻的民族性,揭示底层辛酸的文字都是他们内心流淌的血。举头三尺有神明,没有信仰和底线的民族是多么地可怕。不要说我没娱乐精神,上纲上线,这是两码事,你会涂鸦你的长辈亲人吗?民族也需要有敬畏之心。当然,我不能代表别人,我是想表达一种有底线的是非观。


或许,有的人感受着网络表达的快感,打倒权威很过瘾了。可打倒了雷锋又如何,追求真善美的赤子之心就在我心中泯灭了吗?


文革时,红卫兵成天拉着陈寅恪批斗,后来陈老双目失明,听到喇叭喊就浑身发抖,尿湿裤子,最后死在广州,多么让人悲凉。今日,杜甫是不是也被游了一番街?


现实中,小丑总比大师火爆。如今开着宝马,找人代写,到处泡妞的沽名钓誉者多的是,丧失人格、中饱私囊却挂着光环的唯利是图者也不少。


当然,现实中的诱惑很难抗拒,无可厚非。但如今新闻里,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像野草一样割之不尽,一幕幕怪诞剧更是层出不穷。让人焦虑啊,到底是什么让这片土地如此邪恶。


不由想起清末,中日差不多同时开始维新,日本间谍宗方小太郎到中国游历一番后,给天皇写信说,清朝全民腐败,丧失信仰,社会风气江河日下。结果,数十年的风云际会,中国受尽凌辱,颠沛流离了多少羊,至今尚未赶上帝国们的步子。


套用郁达夫得知鲁迅去世后说的一句话,虽然很老,但很清醒:“没有伟人出现的民族,是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人出现而不珍惜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邦。”多一些敬畏,少一些猥琐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