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真的支持民主吗?

liutao1494 收藏 0 98
导读:   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3月7日正式宣布,3月4日举行的总统选举投票率为65.34%,普京的得票率为63.6%。中央选举委员会一致确认,总统选举成立并有效,普京为俄罗斯新当选总统。  而在此之前,普京获胜的初步结果出来时,许多国家领导人纷纷向普京表示祝贺,唯有美国对俄罗斯总统大选结果的回应只字不提普京的名字,反而强调大选过程中存在“违规问题”,应进行“独立、可信”的调查。在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7日宣布了正式结果之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才勉强表示,普京是俄罗斯总统大选中“诚实的赢家”,并准备与


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3月7日正式宣布,3月4日举行的总统选举投票率为65.34%,普京的得票率为63.6%。中央选举委员会一致确认,总统选举成立并有效,普京为俄罗斯新当选总统。 而在此之前,普京获胜的初步结果出来时,许多国家领导人纷纷向普京表示祝贺,唯有美国俄罗斯总统大选结果的回应只字不提普京的名字,反而强调大选过程中存在“违规问题”,应进行“独立、可信”的调查。在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7日宣布了正式结果之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才勉强表示,普京是俄罗斯总统大选中“诚实的赢家”,并准备与其开展合作。 显而易见,美国极不待见普京再次当选。美国需要的不是俄罗斯总统大选是否诚实可信,而是不希望普京再次上台。普京首次担任俄罗斯总统时,也曾寄希望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帮助,但是美国的秉性使普京有切肤之痛,普京不再尿美国那一壶。 从去年12月俄罗斯国家杜马选举开始,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就公开站出来指责俄罗斯的选举,煽动俄罗斯反对派进行反对普京的游行示威活动,美国国务院毫不掩饰地宣布拨款900万美元资助俄罗斯反对派。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不久前说,直到3月4日总统大选前夕,美国还在资助俄反对派,企图阻止普京重新当选。拉夫罗夫告诫美国说:“教导或劝诫俄罗斯的日子已经过去。”俄罗斯选举结果证明,美国对俄罗斯的施压正好适得其反;同时也说明,美国需要的是符合美国口味的民主,否则就是不民主。 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同样如此。叙利亚今年2月26日就新宪法草案举行全民公投,尽管有反对派极力阻挠和威胁,仍有近6成的选民参加了投票,近9成的选民投了赞成票。根据新宪法草案内容,叙利亚将实行民主政治,总统直接由人民选举产生,任期为7年,只能连任一届。这应该是叙利亚向民主迈出的很大一步,如果美国真的是为了叙利亚实现民主,它就应该表示支持,何况这是叙利亚人民大多数人的选择。 但是,美国白宫发言人不但讥讽这次公投“可笑”,而且希拉里公开呼吁处于绝对少数地位的反对派进行武装革命,反抗叙利亚政府。美国总统奥巴马冠冕堂皇地表示,美国不会向叙利亚反对派提供武器,但是暗地里,美国的“民间机构”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向反对派提供武器弹药和培训反对派人员,美国军队的无人侦察机也没有停止过对叙利亚的秘密空中侦察。 真正可笑的是,因为投票当天,叙利亚总统巴沙尔 阿萨德携妻子到位于叙利亚国家广播电视台总部的投票站,参加了新宪法草案公投,叙利亚电视台播出了电视台工作人员争相欢迎阿萨德及其夫人的的电视画面,结果美国财政部3月5日以“替叙利亚政府掩盖暴行”为由,宣布对叙利亚广播电视总局实施制裁,并冻结它们在美国境内的所有资产。 美国总统奥巴马几次明确表示,巴沙尔必须下台。理由是巴沙尔政府对反对派实行了暴力镇压。不知是美国忘了,还是有意回避?2011年2月,海湾国家巴林曾动用军队和坦克对付示威抗议者,沙特甚至出动坦克到巴林,帮助对付反政府游行活动,示威者被枪杀事件时有发生。但是美国政府对此却仅仅表示“关注”、甚至“理解”而已。美国不希望巴林政府倒台,美国海军第五舰队总部基地和一个空军基地就设在巴林,帮助美国控制着盛产石油的海湾地区,而且如果巴林反对派上台,很有可能倒向伊朗,这是美国更不愿意看到的。

为什么对叙利亚就不一样呢?我曾就此问题直接询问叙利亚前驻美国大使。这位大使说,叙利亚一直在努力改善与美国的关系,但是有些事情不能听美国的,比如说,美国政府要求叙利亚断绝与伊朗的关系,与以色列建立外交关系,美国政府官员甚至当着巴沙尔总统的面说,否则的话,卡扎菲的下场就是巴沙尔的下场。这位大使说,他当时就在现场,亲耳听到美国官员对巴沙尔总统的威胁语言。这位大使还说,如果叙利亚改变态度,美国肯定认为巴沙尔是个好总统,而且是个非常好的总统。 美国对民主的支持是有选择的。美国支持的结果又如何呢? 美国发动西方国家,利用联合国决议,使用军事打击推翻了利比亚卡扎菲政权,出师之名也是为了民主和人权。看来美国人非常清楚,一场“革命”光靠和平抗议或议会斗争还是不行。美国总统声称,对利比亚进行军事打击是为了“防止在利比亚发生人道主义灾难”。可是美国国内一些人自己都提出了质疑。美国前总统里根的特别助理道格 班多撰文认为,北约对利比亚的轰炸及其造成的内战使利比亚死亡数万人,而此前利比亚的骚乱只有数百人死亡,而且卡扎菲的“军队并没有屠杀平民”,对利比亚实施军事打击是出于“保护平民的责任”的说法“都是假的”,“这并不是一次人道主义行动”。当时的俄罗斯总理普京发表讲话说:“所有这些行动都是打着保护平民的幌子,哪有什么道理?哪有什么良心?”。甚至连韩国《中央日报》也报道说:“为保护平民而开始的战争最后却使得更多的无辜平民牺牲,这是悖论。”道格 班多在文章中最后说,“打着人道主义的幌子进行政权更迭,华盛顿付出的代价很可能比人们普遍认为的要大得多”,因为以后美国和西方的行动“得到联合国支持的可能性变小,即使它们有更好的理由”。看来道格 班已经预见到,美国想在叙利亚问题上顺利通过联合国决议已是不可能的。 现在的利比亚,抗议示威活动不断,部落间的武装冲突不息,经济下滑,更严重的是出现了国家有可能分裂的危险。担当“保护平民责任”的美国哪里去了?难道说卡扎菲被打死,除去美国心头之患,美国的责任就完成了吗?恐怕真是如此,利比亚的情况是这样,伊拉克的情况是这样,阿富汗的情况也是这样。 答案已经很清楚,美国支持民主是有选择的,是根据美国的利益来决定的;接受美国民主支持的国家到现在还没有看到结下好果子,起码结出的好果子不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