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大战略”就是掠夺整个世界经济

liutao1494 收藏 0 64
导读: 最近,伴随五角大楼来势汹汹的军事项目,美国“战略东移”给国人的印象,已经固化为未来中美之间发生“新冷战”甚至一场“热战”的可能性。 笔者认为,这是一种误读。美国的确在“战略东移”,但目的不是为了消灭中国,而是为了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地区掠取更多经济利益。中国不必担心成为美国的军事目标,但需要做好长期被绑架在美国制定的不平等国际经济秩序上的准备。 美国的“大战略”就是掠夺整个世界经济 历史上的霸权国家,从古代的巴比伦、波斯、罗马帝国,到19世纪的英国,都有一个共同特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最近,伴随五角大楼来势汹汹的军事项目,美国战略东移”给国人的印象,已经固化为未来中美之间发生“新冷战”甚至一场“热战”的可能性。 笔者认为,这是一种误读。美国的确在“战略东移”,但目的不是为了消灭中国,而是为了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太地区掠取更多经济利益。中国不必担心成为美国的军事目标,但需要做好长期被绑架在美国制定的不平等国际经济秩序上的准备。

美国的“大战略”就是掠夺整个世界经济

历史上的霸权国家,从古代巴比伦、波斯、罗马帝国,到19世纪的英国,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凭借军事力量,辅以行政手段和不平等贸易,直接劫掠其他国家和民族。孙中山1917年所著《中国重要问题》一书曾提到,英国霸权的关键所在,“不是其议会制度,也不是工业革命,而是印度的财富”。英国依靠从印度劫掠的巨额财富,才得以维系着一支庞大的海军,进而才得以经营其他殖民地,开拓海外市场。“印度决定着英国的命运”。19世纪英国的外交政策,先是遏制法国,后是遏制俄国,再后是遏制德国,首要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防止这些列强“分享”印度。 与以往霸权国家必须对主要财富的来源地进行直接统治不同,美国“大战略”的经济基础不是有限的固定区域,而是整个世界经济,它的霸权是建立在现行国际货币、金融和贸易体系之上的。由于美元成了国际货币,美国无须通过国际贸易来挣美元,因为它在国内就可以印美元。这使得美国在国外的支出可以远远超出它的收入,因此,美国可以在国外建立军事基地,而不必顾忌外汇的限制。美国可以大量购买外国公司的股票,或进行其他形式的对外直接投资,而没有支付方面的制约。长期以来,美国积累了巨额贸易逆差,但美国并不为此担心,因为这种逆差最终都可以用美元来消除。而由此造成的经济风险和后果,则由世界其他国家来承担。这就是美国“大战略”与其他国家的不同之处。 长期积累的巨大军事力量,是美国维护其经济霸权的最有效手段。目前世界各主要地区,从西欧、中东欧、拉美、东亚、南亚、中东,一直到非洲大部分地区,实际都已进入美国的防卫区。世界上接受美国“安全保护”的国家,要比冷战时期多得多。而德国、日本、韩国、阿富汗和伊拉克的经验都告诉人们,接受美国的保护绝对是要付出代价的,无论是经济的还是政治的。美国当前挑动南海周边国家骚扰中国,除了政治考虑之外,也有趁机卖点军火,收取“保护费”的目的。

现有国际经济体系为美国霸权提供方便

美元的特权使美国的金融部门拥有了巨大的优势地位,成为世界主要的资金来源,而美国金融市场又受到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的控制。这样,美国实际上就控制了全球金融体系。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经合组织等国际经济机构中,美国都自然地成为主导国家。如果一个国家不愿同美国“打交道”,就无法成为这些组织的成员国,也无法正常地进入国际市场。早在10多年前,美国就通过修改章程的方式,对这些机构进行了一些重要改革。1997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决定推动“资本完全自由化”,削除了各国对资本项目的控制权力。同年,世界贸易组织达成一项有关全球金融服务自由化的协议,目的是使任何一家金融公司,都能够完全自由地进入其他国家,并享受国民待遇。1998年,经合组织又达成《多边投资协定》,这回是使一国的工业公司能够完全自由地介入另一国的国内经济,购买当地公司,控制当地产品市场。以上这些改革,无疑对美国都是极为有利的。 “9•11”后,美国通过冻结各种恐怖主义组织、“支恐国家”的资金,对国际金融领域的控制进一步加强,这在利比亚问题上很清楚地反映出来。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将利比亚在海外的巨额资产冻结,并提供给反对派用以购置军用物资,从而轻易便将金融力量转化成一种政治力量。这一事实告诉我们,对美国经济霸权的存续时间宜做充分估计和长期准备。

为防止美元崩溃,美国需要借力亚太新兴经济体

美国的金融霸权地位,可以帮助美国企业控制重要的技术、资金、战略性原料,可以在海外为美国资本开辟市场,但对美国国民经济而言,却造成另一种损害。正因为美国在国际货币和金融领域中的优势地位,使得美国资本大多聚集到金融部门,而不愿投入到运行周期长、生产成本相对高的生产部门,久而久之对美国经济造成实质伤害。美国持续扩大的贸易逆差说明,尽管美国的技术水平在世界上居领先地位,但美国的工业产业在国际竞争力方面却日益下滑,很多产业已退出国际市场。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表明美国经济已经变得越来越扭曲,越来越不稳定。美国的国际收支存在巨大的结构性逆差,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水平,而经济周期又依赖于资产价格泡沫,这一切对美国而言,蕴含着严峻的系统性危险。如果仅仅是贸易逆差,美国可以用美元来摆脱,但严重的外债危机,将导致美国金融市场资金枯竭,利率提高,偿还债务的成本上升,美元势必会贬值。由于整个世界经历了40年之久的美元体系,美元已遍布世界各地,一旦美元危机真的来临,后果难以设想。届时,美国即便仍具有军事优势,也会发现已无用武之地。 所以说,对美国来说,目前军事手段顶多是维持霸权形象的一张广告,相信美国政府很清楚,现在填补经济漏洞才是刻不容缓的头等大事。而目前世界的政治经济结构,决定了美国“大战略”的重心向亚太地区转移,因为亚太已经是当前世界经济发展的重心,并成为未来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美国经济前途将主要取决于这一地区的新兴市场经济。美国的对外投资、金融资本的运用等,都需要依赖于新兴经济的增长,希望从中源源不断获取利润,用于弥补国内的资本亏空,以图徐徐恢复金融体系,扭转战略上的不利局面。这预示着,至少在今后相当长时间里,美国还需要加强同东亚国家,尤其是同中国进行政治经济合作。 因此,美国“重归亚太”,更多的并不是从安全角度考虑,而是从资本主义生存的本身考虑。美国提出TPP,就是为了和中国争夺亚太经济主导权,摆明了是要多分亚太新兴市场发展的蛋糕。至于五角大楼来势汹汹的军事项目,一定程度上含有美国军人出于部门利益的考虑。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军事归根到底只是一种手段,经济才是最终目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