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红军忆过草地:以为走到了尽头 结果又回到原点

2012-04-01 15:00:43 解放军报 [大 中 小]

核心提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困难越来越多,尤其是遇到沼泽地,随时都有陷下去的可能。要想活着走下去,只能踩着前人的脚印,不敢另寻他路。原本几万人踩出来的路,一经大雨冲刷,又重新变成泥泞的沼泽。原本以为草地的尽头就在眼前,但却在浓雾中又走回原点。


老红军忆过草地:以为走到了尽头 结果又回到原点

本文摘自:《解放军报》2012年3月26日第6版,杨光明口述 唐书洋整理,原题:《曾安祥剧团里的“小姑娘”》


1934年初,红军还没有来到我的家乡时,我们那儿就流传着一首民谣:“要过太平年,遍地是朱毛。”那时朱毛在我的脑子里就是一个人,参军以后才知道不是这样。红军来到苍溪后,我跑去报名参军,但招兵干部说我太小,当红军有困难。我说我们是穷人,红军是为穷人的嘛,我们家里很苦,没有地种,租点儿地,打点儿粮食,到了年终先得给地主,剩下的根本不够吃,没有生活出路,我们要当红军求解放。招兵干部看看我说:“可你太小啊!”我说不小了,你看我个子长得还是可以的。千说万说,红军还是把我留了下来。


部队后,我被分配到一个连队当通信员,后又到团剧团做宣传工作。剧团里也没有什么乐器,每人发一个笛子,就成了装备。那时候部队每到一个地方待的时间都比较短,我们就走在部队的前面,官兵们上山或者是走累的时候就喊:“同志们,加油!”还给他们唱歌鼓劲。每到一个驻地就开始写标语,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有时到前线去,不仅做宣传工作,还向敌人喊话,说我们红军怎么怎么样好,你们离开了父母,离开了妻子儿女,他们在家里怎么想念你们。还说你们的军官克扣你们的军饷,我们这边军官不打人、不骂人,官兵平等,等等。


1934年10月,由于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我就随部队开始长征。当时部队条件非常艰苦,但为了理想和信念,为了粉碎国民党蒋介石的阴谋,面对国民党天上的飞机和地上的追兵,我们没有退缩,而是踏上了茫茫草地,与国民党展开了围剿与反围剿的斗争。在最后一次过草地时,我们没有吃的,没有穿的,就把路边一堆堆的青稞洗洗煮着吃了。其实那一堆堆的青稞是前面部队吃下后不消化拉在路边的,被雨水一冲,太阳一晒就成了一堆堆的了。


刚过草地时脚上还有鞋,后来鞋子也没了,就光着脚走,脚上都裂着血口子,再一走,又被泥巴糊住了,脚上都是网状的裂痕。


草地上的天说变就变,一会儿晴空万里,一会儿大雨倾盆。随着时间的推移,困难越来越多,尤其是遇到沼泽地,随时都有陷下去的可能。要想活着走下去,只能踩着前人的脚印,不敢另寻他路。原本几万人踩出来的路,一经大雨冲刷,又重新变成泥泞的沼泽。原本以为草地的尽头就在眼前,但却在浓雾中又走回原点。这期间,我的头发也长长了,没衣服穿,就干脆穿了一件打土豪时捡到的一件地主婆的花衣服,花花绿绿的衣服,再加上本来就年纪小个子矮,走出草地时,同志们都以为我是个女孩。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西渡嘉陵江来到新的解放区,召开群众大会时要演一些活报剧。《小放牛》是当时川西的一出民间戏曲,讲的是放牛娃戏弄地主的故事。红军就把这出戏改编成现代文明戏,用来鼓动群众反抗地主压迫。然而剧本写好了,又为演员犯愁了。原来,剧中有个小姑娘的角色,而我所在的276团没有一个女兵。团政治处主任最后把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他找出一件打土豪得来的小碎花衣服对我说:“你穿上试试。”我穿上后,在场的官兵都拍手哈哈大笑,大家都说漂亮。


从演小姑娘开始,我登上了红色“舞台”。


杨光明,四川苍溪人,1922年1月出生,1934年10月参加红四方面军,三过草地。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军委炮兵司令部军训处副处长,成都军区炮兵部部长,石家庄高级步校兵种研究室主任、训练部顾问等,1984年离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