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村发完金银发别墅 村民不知村里赚多少钱

daviet1999 收藏 0 49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提要] 3月17日,长江村守诺向全村2858名村民发放100克黄金和100克白银,这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富家千金”,突然以一掷千金的形象告诉世人,江阴并不只有华西村


长江村发完金银发别墅 村民不知村里赚多少钱

高调给村民发黄金的村党委书记李良宝行事低调


专家建议富裕农村收益分配应尽快明细化、透明


与名满天下的华西村相比,位于江阴夏港街道的长江村一向“低调”。但3月17日,长江村遵守承诺,向全村2858名村民发放100克黄金和100克白银,这位“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富家千金”,突然以一掷千金的形象告诉世人,江阴并不只有华西村。

1972年,以700元集体资金起家逐步缔造资产雄厚的新长江集团,而后建别墅、发黄金,“功勋卓著”的村支书兼集团董事长李良宝却很不爱抛头露面,很早以前,他便定下“不接受采访、不上报、不上电视”的三不原则。


拿到黄金的长江村村民个个都喜气洋洋,作为一位长江村村民,他们充满自豪感。但他们却并不知道也不关心,占用了他们祖祖辈辈耕地的新长江集团,到底创造了多少财富,而这些财富又将如何分配。


“我们不应当只关注这些发真金白银的个别现象,还要关注,怎样以一个比较好的方式,让农民知道他们在集体资产中占着一个怎样的份额,多长时间能有一个合理的分配,把它变成一个可以预期的东西。”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志雄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提高财富分配时的透明度是很多富裕农村的当务之急。


富甲天下的江阴,一举一动总能引来无数关注的目光。改革开放后,江阴依靠苏南模式迅速崛起,县内陡然涌现出22家上市企业,“天下第一村”华西村更是闻名遐迩,江阴也连续11年“折桂”全国百强县……江阴取得一个又一个夺目的“光环”,在引起无数人艳羡的同时,也给世人留下“霸气外露”的江阴印象。但事实上,江阴也有很多乐于“闷声发大财”的村庄,位于江阴夏港街道的长江村就是其中之一。


四十年致富路: 700元起家今资产200亿


3月27日,江阴风和日丽,记者驱车赶往长江村,最近,这个村庄因为向每位村民发放100克黄金和100克白银而名声大噪,但奇怪的是,搭载记者的出租车司机虽是本地人,却并不知道长江村村委的所在。车窗外,江阴的乡村一点都看不到田连阡陌,有的更多是高大的厂房,成排的别墅和一座座矗立的写字楼,置身其间,常常让人对眼下的“农村”产生玄幻的错觉。


不一会儿,汽车便来到了长江村村口,村口矗立着一块宽约40米、高约15米的石牌坊,牌坊所用的石料非常考究,石块上精心雕刻着精美的花纹,中间的匾额上写着“中国长江村”五个金闪闪的大字。牌坊下,便是长江村的主干道,与村外用水泥铺设的道路相比,这条主干道用清一色的沥青铺成,道路两边的路灯上,悬挂着一个楼盘的广告竖幅,楼盘正是新长江集团开发的。主干道两旁,连亘着一排排村民的别墅,别墅大多是两层高,外观上看并不如想象中豪华,但每家每户的家门都是霸气的圆弧顶铜门,据说,这些铜门价值超过5万元,是去年由村委帮每户人家安装的。铜门内,是一个大院子,透过镂空的墙体,院中停靠的汽车隐约可见。


在这片别墅群的中间,是长江村花费3000多万元建造的长江中央公园,公园占地80多亩,建有欧式长廊、中式长廊、健身广场等大批景观,但公园却鲜见游人。


很难想象,如今这个拥有200亿资产的村落,在40年前,却是江阴有名的贫困村。长江村村口小卖部的老板范女士告诉记者,她是1958年出生在长江村的,当时村里非常贫困,“村里家家住的都是茅草屋,小时候,吃不饱饭、饿肚子是常有的事情。”然而,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在村党委书记李良宝的带领下,长江村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72年,当了10年生产队会计的李良宝,走上了村副业办公室主任的岗位。受大队村民的委托和信任,怀揣着大队里凑出的700元经费,带领6名农民以搞副业为名,在老夏港河畔筹建2座小砖窑烧砖起步创业。凭着执著和辛勤,李良宝先后办起了长江五金厂,长江化工厂、螺帽厂、砖瓦厂、农机队等企业。到1983年,全村工副两业产值突破500万元。1983年至1992年,李良宝对村办工业抓整顿、巩固、提高,既注重产品质量和企业管理,也注重企业干部队伍建设,使村办工业年年跃上新台阶。1993年,全村产值突破亿元大关,成为江阴地区第三家亿元村。


如今,长江村位列中国经济十强村第三名、是全国新农村建设示范村、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村级经济实体江苏新长江集团共分冶金、机电、绿色拆船、精细化工、房地产、港口物流、商贸流通、金融投资等8大板块,净资产超200亿元,位列2011年中国企业500强第195位、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13位,2011年工商两业开票销售突破500亿元。而李良宝个人既是长江村党委书记,也是新长江实业集团公司董事长。


长江村村民: 分别墅一个男丁一套


随着新长江集团的蒸蒸日上,村民的生活也踏上了高台阶,引来邻村人的羡慕。发黄金、分别墅、分股金、过年有年货送、平常每人每月发放50元的消费券,长江村的福利让很多村民都合不拢嘴。据范女士讲,村里之所以会发黄金,是因为此前李良宝书记在一次会议上与村民的约定,而今年又值村里办厂40周年,村里于是选择这时发放黄金。


同时,范女士还介绍,凡是户口在长江村的人,每个村民都有4万元股金,村里分股已经五年了,而村里发黄金,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每年年底,根据集团的效益设定利率,去年的利率是7.3%,一人能拿3000元。”


但当时新长江集团分股的具体情况到底如何呢?范女士却并不清楚:“听说一些领导的股金有好几百万,但具体是多少我不好瞎说,总之我觉得,人家脑子用得多,拿得多也是应该的。”


范女士身旁的另一位妇女对于手上的四万元股金也不甚了然:“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红色的小本子,每次到分红的时候,村里每个支队的支队长都会直接从村里拿到现金,然后按村里公布的利息,挨家挨户的把钱分配下去,再在小本子上画上记号,所以我们并不知道领导们拿多少钱。”记者继续询问,这笔股金能否交易、能否变现、入股之后拥有怎样的权利和义务,但这位妇女对此却一脸茫然:“这些都是人家直接发给我的,我并没有花钱入股啊。”


事实上,从2006年至2010年,长江村和新长江集团实现了跨越式的发展。在这五年里,江苏新长江实业集团产值从128亿元到485亿元,开票销售不到100亿元到432亿元,跻身江阴50家重点企业第二位,利税6亿元到24.45亿元,上缴国地两税2亿元到7.42亿元,集团效益呈阶梯式增长态势。


长江村让外人眼红的另一福利是家家住别墅。从1995年起,村里先后投入4亿余元,经10年建设,为村民建起了818幢户均面积380平方米的花园式别墅。据范女士介绍,这818幢别墅当时是这样分配:“2000年、2002年、2004年先后分配了3次。家里每个男丁都可以分一套,而女孩子就跟着父亲住,每套别墅要付给村里10万元。10万元能住别墅,别的地方怎么可能呢?”范女士笑着说,但是,范女士还告诉记者,村民分得的别墅不能买卖。


神秘的村书记: 爱四五点起床下工地


记者在长江村采访了四五个村民,每个村民一谈起李良宝,都难以掩饰自己的敬佩之情。在村民的引导之下,记者来到了李良宝办公的所在地——新长江集团大楼。如今,这座气派的大楼既是新长江集团的总部所在,也是村委的所在地,李良宝就在七楼办公。但还未进入办公楼,记者却被楼下保安拦住。他告诉记者,“新长江集团从来都不主动接受媒体采访的,李良宝有个‘三不原则’,不接受采访、不见报、不上电视。以前其他媒体来,也都没有能获许采访到他。”


最后,当地宣传干事送给了记者一份宣传材料,材料上除了叙述长江村的发展历程,还简要地介绍了李良宝的为人,这份材料显示,李良宝可以称得上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李书记的艰苦奋斗精神更是与日俱增。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他经常凌晨四五时就起床,下工厂、到工地,抓进度、抓质量,足迹踏遍全村每一个角落……村民们常这样说:‘李书记关心村民的别墅比关心他自己的身体都替心着力。’‘李书记的头脑,简直是一台电脑,他的脑筋简直是一个数据库。’”


据此前媒体报道,李良宝的子女目前也掌管着新长江集团旗下的多个子公司:李良宝大儿子李洪伟掌管着江阴市长江拆船厂等多个公司。二儿子李洪方是江阴市无缝钢管厂和江阴市长江钢管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三儿子李洪耀是长江村党委副书记,又是江苏新长江集团总经理。


这种情况与华西村非常相似。在华西村,老书记吴仁宝卸去华西村书记职务后,他的5个子女都在华西村担任着重要的职务,除了四儿子吴协恩是书记,还有三个儿女是副书记,一个是党委委员,而且他们都掌控着重要的公司。


而最近,又有一位江阴的村支书卷入舆论的漩涡。2011年12月28日,农行江阴市要塞支行前行长孙锋举家“出游”泰国后“失踪”。据无锡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办公室事后通报,孙锋在任农行江阴要塞支行行长期间,以个人名义先后骗取多名亲友借款1亿余元。这其中,华西村相邻的龙砂村村委书记赵积娣借贷给孙锋以及天华科技(当地一家企业)的资金就达9800万元。据媒体报道,赵积娣的这些资金部分来源于向附近的企业家、村民、官员集资,江阴等苏南村庄存在着广泛的集资活动,富裕的村民普遍信任该地区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由此获得远高于银行利息的收益。


专家观点 集体收益分配应透明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所长杜志雄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其实没有必要把长江村给村民发黄金白银的举动上升到“模式”的高度。


“农村资产是集体所有,在很多地方,不管是苏南还是广东,都会形成一块集体性的收入,以村或者其他形式对这部分资产进行经营,新创造出一些收益,然后再以各种方式返还给村的成员。因此,我个人认为,这个举动本身来说,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杜志雄向记者强调。


杜志雄还表示,“我们不应当只关注什么时间发了真金白银这种个别现象,还要关注,怎么样以一个比较好的方式,让农民知道他在集体资产中占一个什么样的份额,多长时间能有一个什么样的分配,把它变成一个可以预期的东西。”


与此同时,江苏省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包宗顺认为,长江村今年给村民发金银应该是其“按股分红”的一种形式,只是分红不是现金,而是以货币在经济学意义上的“一般等价物”——黄金发放而已。


“我认为江阴的长江村、三房巷村、华西村,以及苏州的蒋巷村、永联村等,如今苏南的一批著名经济发达农村社区,基本同属于一种发展类型。其主要特征:一是抓住了社队集体企业的黄金发展期,二是有一个好的带头人,三是管理层带有浓厚的家族色彩。”包宗顺说。


“首先,这类村办集体企业(集团),更像是一个家族企业,这使他们避免了如一般乡村集体企业那样,因绕不开的产权和经营制度缺陷而由盛转衰,并最终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期彻底转制为股份制民营企业。他的家族并不控股,但肯定是最大的股东,而且事实上企业经营控制权大多数已顺利传承给了家族第二代,且没有迹象表明这种传承不能继续下去。其次,这类村办集体企业的产权是明晰的。如华西集团、红豆集团等许多早已是上市公司,建立了规范的现代企业制度。即便仍然是村办集体企业,至少也早已成立了社区股份合作社,村集体资产(股权)已量化分配到社区每位成员头上,每年年终提取必要的各项提留后,企业的可分配利润在社区成员内部实行按股分红。”


包宗顺总结说,“因此,我的观点是,这类企业应视同一般企业,或宁愿将他们视同家族企业,普通家族企业发展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也是他们未来发展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