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年了,关于《半夜鸡叫》里的一个细节始终不明白

军盲一号 收藏 39 4293

《半夜鸡叫》是我那个时代小学课本里的一篇课文(现在是不是课文不知道),其中有一个细节,周扒皮在装鸡叫前,曾经划着了一根火柴看看牲口棚里的食槽,发现里面一根草也没有,然后再装鸡叫,当时我问了老师,周扒皮为什么要看有没有草,当时老师没回答出来,请问一下,铁血的网友有知道作者为什么要这么写吗???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中原雄鹰2011 在第1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长车踏破 在第13楼的发言:
......

马克思的《资本论》只是一家之言,并不是“圣经”。“剥削”一词作为“以阶级斗争解释一切”的产物,已经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不再成为正常的经济关系、经济活动的解释。这是思想的进步,更是历史的进步。

我只是就是论事,我有提到所谓你们嘴里的“阶级斗争”吗?难道你认为你打工的公司里老板比你还轻松?或者说你的老板不是为了多为自己赚钱改善生活条件而是要给你提供赚钱机会让他自己不赚钱比你过的还惨?如果你是自己创业做老板难道你比你的员工还轻松?难道你创业不是为了更多的赚钱?这个赚钱的基础是什么?就是要雇佣工人来问你工作替你创造更多的价值,所谓剩余价值是事实存在的对吧?难道你给员工开工资是算过你的材料成本之后把他付出的所有劳动价值支付给他们了?也就是说,一件衣服生产材料和其他资源成本如果是100元,结果你拿去给工人加工之后卖成了200元,那么多出是100元价值你全部支付给了员工吗?那你简直就是全世界资本家或者私有企业主的楷模,是所有劳动者的期待的老板!如果你不是这样做的,你是要扣除所付出的成本价值之后的等期的银行利息部分你也照样是个绝对的慈善家老板,如果你超越了自己所付出成本的银行利息之外的任何多余部分都是你在剥削工人的生产价值。这是不是阶级斗争不重要,这是事实存在的,只是老板和工人的立场各自不一样而已,所以老板甘愿付出金钱成本获取更多的利益,工人为了生存只能靠劳动获取生存条件。这个不能说剥削就不存在了,这是两个概念。不要逃避。

一个工人用厂里的设备一天生产衬衣100件,每件获报酬1元,共挣到100元。但如果他自己做,每天做20件,每件能挣4元,共80元。也就是说,他在工厂做比自己做每天能多挣20元。如果一定要说剥削,这20元就是这个工人剥削老板得来的。一方面老板剥削了工人,但同时工人也剥削了老板,这在逻辑上是荒谬的。所以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剥削和被剥削,而是协作双赢。

当年划分成份,就是以财产多少来决定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为了让这种荒唐的划分标准合理化,就编造了很多所谓地主富农压榨甚至残害贫穷农民的故事。

 以下是引用中原雄鹰2011 在第15楼的发言:

资本论如果是你说的这么肤浅,可以拿着当手纸用了。经济关系如果是你说的这么简单,也不需要经济学家了。现在早过了妖魔化商业、妖魔化资本、妖魔化自由经济的年代了,并且周扒皮的故事是遍的,并且把一个地主描写的多万恶,跟科学的看待经济关系没有一毛钱关系。编造那个故事是为了乌托邦理想服务的,现在讲究科学发展了,皮之不存、毛之焉附,早都不存在“阶级敌人”的一说了,还妖魔化“地主”干锤子?!

================================================================

经济关系是贸易的经济关系还是社会分工的经济关系是要各自分开了来说的。如果单纯从周扒皮来讲我只能说这是剥削的最初级阶段,是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存在的,如果按照你的理论周扒皮都是杜撰的,是妖魔化的,那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奴隶主也是被妖魔化的,因为他们给了身无分文的奴隶生存下去的基本条件,起码给奴隶吃饭没饿死对吧?那奴隶主的行为是不是需要大加赞赏呢?

而作为地主这种封建社会制度性基础的“资本家”——他的资本就是土地和生产工具等。而长工是没有条件让自己拥有这些的,他们要是有自己足够生存的土地干嘛还要给别人打长工连工资都没有只会混口饭吃为生,甚至是为了去靠劳动还债呢?

而资本主义社会从早期的血性剥削到后来的“理性剥削”,都是无数工人用多少年的努力争取到的!这些代价不但是受到失业的威胁甚至是生命为代价。工人要求的权益保护现在是有比较健全的法律做后盾的,起码的要保证工作时间吧?应该给适当的工资以及劳动补偿吧?比如加班费。也就是说老板没有权利再滥用自己手里的优势而无限期让工人工作而得到最低的报酬。

好了,我都不想给你解释太多了,说到底你可以认为这个故事是家的,但却别忘记了,如果你家里上几代都是地主,我只能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要为自己的祖宗的剥削找理由翻案。如果你上几代都是一贫如洗的长工,那请回去了解一下自己的祖辈,身上挨了地主打而被迫做出高强度劳动却无法获得相应报酬的时候,他们心里是无比舒畅欣然接受吗?


 以下是引用长车踏破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中原雄鹰2011 在第7楼的发言:
1.看看有没有草首先关心的是他家的牲口,也就是监督检查了长工们的工作。挑到毛病就要处罚的理由了。

5楼那个,你家上几辈人如果有地主,可以回去问问祖辈是怎么剥削人的,如果没机会问了(都作古了)那可以去看看《资本论》和西方以及现在一些国内私有企业里某些黑心老板的做法,就知道,老板有时候是需要比员工辛苦的,员工辛苦的是单纯的劳动,他辛苦是为了能多剥削多赚钱,这点道理都不懂,你这辈子做长工都做的窝囊了。。。很多资本家都是比员工辛苦的,因为他们要的是钱,没有了钱就没有了他们所拥有的一切财富地位。所以在他......

资本论如果是你说的这么肤浅,可以拿着当手纸用了。经济关系如果是你说的这么简单,也不需要经济学家了。现在早过了妖魔化商业、妖魔化资本、妖魔化自由经济的年代了,并且周扒皮的故事是遍的,并且把一个地主描写的多万恶,跟科学的看待经济关系没有一毛钱关系。编造那个故事是为了乌托邦理想服务的,现在讲究科学发展了,皮之不存、毛之焉附,早都不存在“阶级敌人”的一说了,还妖魔化“地主”干锤子?!

你好像把这个事情说跑偏了,而且说复杂了。

实际上“地主”是土地私有、自由买卖的产物,还有对贵族的分封也可能产生地主,地主不代表着道德必定败坏,成为地主也不是全依靠“剥削”、“掠夺”,合理的经营与勤劳一样可以让普通农民成为地主。把地主视为和资本一样,每个毛孔都渗透着血和肮脏的东西,实际上是一种妖魔化,而让地主形象成为贪婪、万恶的代名词,是一种实现乌托邦社会的政治需要,周扒皮这个形象的产生就是如此。把地主宣扬成贪婪、万恶的代名词,把私有制视为万恶的资本主义,把个体劳动视为走资本主义道路,然后宣传合作化生产,按照资本主义工厂集体生产比个体生产的效率高的逻辑,把生产资料公有、让农民集体劳动来提高经济效率,这就是当年的人民公社。

简单的说,“周扒皮”就是这种产物,把整个地主这个群体妖魔化,就是服从这种需要,这种妖魔化本身是非常有趣的,过去有些在之前已经被斗争过的地主已经穷的叮当响了,可历次政治运动他的成分还是地主,世世代代都成了政治贱民,“地主”就确确实实的落实成为了某种原罪。

31楼健派

划洋火的细节。

应该是,看牲口的草料,吃完了没,或者说,牲口有没有能力干活。

如果草料没有吃完,实在太早了。


用现在的来说,竞争太残酷了。

没有全民福利,没有耕者有其田,人被变成了畜生。


资本论如果是你说的这么肤浅,可以拿着当手纸用了。经济关系如果是你说的这么简单,也不需要经济学家了。现在早过了妖魔化商业、妖魔化资本、妖魔化自由经济的年代了,并且周扒皮的故事是遍的,并且把一个地主描写的多万恶,跟科学的看待经济关系没有一毛钱关系。编造那个故事是为了乌托邦理想服务的,现在讲究科学发展了,皮之不存、毛之焉附,早都不存在“阶级敌人”的一说了,还妖魔化“地主”干锤子?!

================================================================

经济关系是贸易的经济关系还是社会分工的经济关系是要各自分开了来说的。如果单纯从周扒皮来讲我只能说这是剥削的最初级阶段,是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存在的,如果按照你的理论周扒皮都是杜撰的,是妖魔化的,那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奴隶主也是被妖魔化的,因为他们给了身无分文的奴隶生存下去的基本条件,起码给奴隶吃饭没饿死对吧?那奴隶主的行为是不是需要大加赞赏呢?

而作为地主这种封建社会制度性基础的“资本家”——他的资本就是土地和生产工具等。而长工是没有条件让自己拥有这些的,他们要是有自己足够生存的土地干嘛还要给别人打长工连工资都没有只会混口饭吃为生,甚至是为了去靠劳动还债呢?

而资本主义社会从早期的血性剥削到后来的“理性剥削”,都是无数工人用多少年的努力争取到的!这些代价不但是受到失业的威胁甚至是生命为代价。工人要求的权益保护现在是有比较健全的法律做后盾的,起码的要保证工作时间吧?应该给适当的工资以及劳动补偿吧?比如加班费。也就是说老板没有权利再滥用自己手里的优势而无限期让工人工作而得到最低的报酬。

好了,我都不想给你解释太多了,说到底你可以认为这个故事是家的,但却别忘记了,如果你家里上几代都是地主,我只能说你站着说话不腰疼的要为自己的祖宗的剥削找理由翻案。如果你上几代都是一贫如洗的长工,那请回去了解一下自己的祖辈,身上挨了地主打而被迫做出高强度劳动却无法获得相应报酬的时候,他们心里是无比舒畅欣然接受吗?


 以下是引用长车踏破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中原雄鹰2011 在第7楼的发言:
1.看看有没有草首先关心的是他家的牲口,也就是监督检查了长工们的工作。挑到毛病就要处罚的理由了。

5楼那个,你家上几辈人如果有地主,可以回去问问祖辈是怎么剥削人的,如果没机会问了(都作古了)那可以去看看《资本论》和西方以及现在一些国内私有企业里某些黑心老板的做法,就知道,老板有时候是需要比员工辛苦的,员工辛苦的是单纯的劳动,他辛苦是为了能多剥削多赚钱,这点道理都不懂,你这辈子做长工都做的窝囊了。。。很多资本家都是比员工辛苦的,因为他们要的是钱,没有了钱就没有了他们所拥有的一切财富地位。所以在他......

资本论如果是你说的这么肤浅,可以拿着当手纸用了。经济关系如果是你说的这么简单,也不需要经济学家了。现在早过了妖魔化商业、妖魔化资本、妖魔化自由经济的年代了,并且周扒皮的故事是遍的,并且把一个地主描写的多万恶,跟科学的看待经济关系没有一毛钱关系。编造那个故事是为了乌托邦理想服务的,现在讲究科学发展了,皮之不存、毛之焉附,早都不存在“阶级敌人”的一说了,还妖魔化“地主”干锤子?!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