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决战之二:自由高卢的最后一战

烈日星辰 收藏 2 2900
导读:高卢起义领袖维钦托利(Vercingetorix)站在阿莱西亚要塞的山坡上,注视著山脚下凯撒的罗马士兵象忙碌的蚂蚁一样挖壕筑墙,修建起一个古今罕见的巨型双环防御工事。内环工事周长十五公里,用于围困在阿莱西亚要塞据守的高卢起义军,外环工事有二十八公里长,用于抵御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高卢援军。凯撒的六万大军就在这两道工事之间扎起七座大营,互为犄角。如果罗马军队的统帅换了别人,维钦托利一定认为他是失心疯了。但凯撒是不能以常理来度量的,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维钦托利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他一方面庆幸罗马

高卢起义领袖维钦托利(Vercingetorix)站在阿莱西亚要塞的山坡上,注视著山脚下凯撒的罗马士兵象忙碌的蚂蚁一样挖壕筑墙,修建起一个古今罕见的巨型双环防御工事。内环工事周长十五公里,用于围困在阿莱西亚要塞据守的高卢起义军,外环工事有二十八公里长,用于抵御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高卢援军。凯撒的六万大军就在这两道工事之间扎起七座大营,互为犄角。如果罗马军队的统帅换了别人,维钦托利一定认为他是失心疯了。但凯撒是不能以常理来度量的,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维钦托利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他一方面庆幸罗马人终于吞下了他这个诱饵,战局正在向他构想的方向发展;另一方面又担心高卢援军不能击破凯撒的外围阵地,实现他的里应外合,一举歼灭凯撒大军的计划。


山脚下的罗马营地里,凯撒也在忧心忡忡地向西南方向了望。那边一英里远的地方,就是高卢援军刚刚安扎的大营。凯撒一个月以前就已经洞察维钦托利的战略企图,刹那之间撤退的念头划过他的脑海。毕竟,凯撒并不是非要打这场战役,他的政治前途并不取决于高卢的平定,而两线作战则是兵家大忌。凯撒心中的顾虑只是一闪而过,立刻淹没在万丈豪情之中。这局面虽然凶险,但也是一个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消灭高卢抵抗力量的大好时机。凯撒马上命令部下修筑外环工事,分兵据守内外两道阵地,准备和高卢人决一死战。


这一个月以来,整个高卢有四十三个部落响应了维钦托利的召唤,倾巢出动前来驰援,根据凯撒在“高卢战记”中的记载,高卢援军最后达到二十五万之众。高卢人一英里外的营地不断膨胀。入夜,从罗马人的阵地向西南方向远远望去,高卢人宿营的篝火如同满天的繁星,让这些久经沙场的罗马士兵也感到不寒而栗。随著高卢援军的不断壮大,凯撒的面色也越来越凝重起来。他督促士兵不分昼夜地深挖堑壕,加固寨墙。一场古典时代前所未见的大决战一触即发。


1. 历史背景


公元前一世纪的高卢,大概包括现在的法国,加上比利时和瑞士的一部分。高卢人是凯尔特民族(Celts)的一支,已经在高卢生活了一千年。此时高卢人口大约有九百万。虽然被希腊罗马人称作野蛮人,高卢人的文明程度其实相当高。高卢人主要从事农耕,虽然畜牧业也相当发达。高卢人的冶炼工艺有很高的水平,尤其擅长制作铁器。这时的高卢,已经产生了许多相当规模的城镇,比如阿瓦利肯(Avaricum),被凯撒称为阿尔卑斯山以北最美丽的城市。


高卢人的外形和罗马人有很大区别。根据希腊学者迪奥多罗(Diodorus)记载,高卢人“体型高大,皮肤白晰,发色金黄,嗓音锐利而洪亮;男人们喜欢留长须,而贵族通常蓄浓密的八字胡;他们追求外表的美丽,精心打扮自己,无论男女都佩带金银项圈和戒指,穿著讲究,喜欢留长发,并结成一条条小辫;他们尤其喜欢饮酒,每饮必醉。”高卢人和日尔曼人截然不同,后者是游牧民族,不事农业,更加轻剽好战,通常衣衫褴缕,看上去更象野蛮人。


虽然高卢人文明程度要高于其他的所谓野蛮人,他们和蛮族还是有不少共性。最突出的地方是高卢人头脑简单,毫无心机。他们性情急躁,容易冲动,也容易气馁。高卢人的社会在某些方面已经非常接近希腊罗马的文明世界,但他们在战争艺术上还是蛮族的水准。高卢人的军队缺乏训练和组织,注重个人的骁勇剽悍,作战只靠蛮力而不讲策略。由于性格上的弱点,高卢人打仗没有韧性,经不起挫折,在意志力的较量中往往会败给坚韧不拔的罗马人。


罗马共和国的早期,高卢人在战争中还能占到上风。公元前386年,高卢人曾经攻破罗马,大肆劫掠,索取一大笔赎金后方才离去。布匿战争中大量高卢人加入汉尼拔的军队,跟随他征战意大利。后来罗马日益强大,高卢人难与争锋,只能逐步后退。布匿战争以后,罗马扩张到高卢南部,在今天的马塞周围的普罗旺斯地区建立高卢省,而未被征服的高卢大部分地区被称为“自由高卢”。


公元前59年,凯撒出任罗马高卢省的总督。野心勃勃的他急于建功立业,赚取政治资本,而广袤富饶的自由高卢地区自然成为他的目标。千百年来高卢都是由相互独立的部落组成,高卢人虽然同文同种,但从来就没有一个民族和国家的观念,部落之间争斗频繁。凯撒于是对症下药,定下了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的策略。正巧这时居住在日内瓦湖地区的一个高卢部落向高卢西部迁徙,想从普罗旺斯借道,遭到罗马当地政府拒绝后,他们就强行通过,这样就给了凯撒一个借口入侵高卢。


在以后的三年间,凯撒转战高卢,先后击败比利时的高卢部落联盟,维涅蒂(Veneti)和内尔维(Nervii)等高卢部落,终于控制了整个高卢地区。公元前54年,凯撒高卢总督的任期结束,他的政敌则四处活动,准备夺他的军权。不得已,凯撒只好离开高卢回到罗马打通关节,而他的部队则分散在高卢各处。高卢人看到罗马军队分驻各地,而且群龙无首,正是揭竿而起的大好时机。这时高卢最强大的阿尔文(Arverni)部落首领维钦托利挺身而出,领导自由高卢的起义。



2. 为自由而战


维钦托利在凯尔特语中是“武士之王”的意思。维钦托利具有高卢人少有的精明头脑和政治眼光,他深知高卢人不团结一致就无法对抗罗马,所以花了很多时间联络高卢各部落,建立起一个统一战线。在他的倡导下,高卢中部和北部上百个部落史无前例地走到一起,为一个共同的信念-自由高卢-而战。


维钦托利曾经在凯撒的部队中担任骑兵将领,因而对罗马军队有相当深刻的认识。他深知罗马军队经过几百年战争的锤炼,已经炉火纯青。罗马士兵都是职业军人,他们组织严密,武器精良,训练有素,罗马将领尤其以头脑冷静著称,在战场上几乎不会犯错误。反观高卢军队,虽然人数众多,但基本上是乌合之众。部队由各部落首领统帅,不同部落的兵力差异很大,少到几百人,多到上万人,而且只有少数是部落首领豢养的武士,其他人都是临时应徵的平民。高卢各部落之间从来没有协同作战过,而且经常不听维钦托利的指挥。让这样的部队和罗马人打会战无异于自杀。

维钦托利为高卢军队设计的战术是游击战。他极力避免和罗马军队进行任何形式的会战,或者进攻罗马人的据点。鉴于高卢部队骑兵多,机动性好的特点,维钦托利主张袭击罗马人的辎重或后卫部队,而且是打了就跑,决不恋战。凯撒对这种战术深恶痛绝,在他的“高卢战记”里称高卢人都是懦夫,不敢和他正面交战。其实维钦托利每次战斗都要费尽口舌约束部下,阻止他们不顾一切地攻击罗马人的战阵。


因为罗马军队通常是在战区就地筹粮,维钦托利首创了“焦土抗战”的策略,他命令邻近罗马领地的各部落烧毁所有的村庄和农田,断绝罗马军队的给养来源。高卢军队在烧毁数百个村庄以后,来到阿瓦利肯。他们不忍心毁灭高卢最美丽的城市,拒绝执行命令,进而强烈要求死守阿瓦利肯。维钦托利无奈只得同意。结果这个决定导致了高卢人的第一次惨败。


凯撒在罗马得知高卢人起义以后,火速返回。凯撒仅率少量骑兵,穿越积雪数英尺的荒原,日夜兼程,跋涉五百公里和他散布在北方的部队会合。凯撒纠集六个军团,然后挥师南下,追逐维钦托利的主力部队。公元前52年春天,凯撒兵临阿瓦利肯城下。罗马军队在这里展示了其技术上的优越性,他们修建了两座高达二十五米的移动攻城塔,和一座宽三十米,斜面长达一百米的攻城阶梯(Siege Terrace)。高卢人血战二十七天以后,阿瓦利肯城破,罗马军队将城内四万居民尽数屠杀。


阿瓦利肯的陷落打击了高卢人的信心,不少高卢部落脱离了起义阵营。维钦托利率领自己的部队退回阿尔文的首府日尔戈维亚(Gergovia),凯撒大军尾随而来。维钦托利在城外扎起一座空营迷惑罗马军队,而将主力部署在两侧的山坡上。罗马军队轻易地攻占这座营垒,进而扑向日尔戈维亚城池。这时维钦托利突然从两翼发动攻击,击败了罗马军队。此战罗马部队阵亡一千人,其中包括四十六名军官。这是凯撒在高卢遭受的唯一一次失败。


日尔戈维亚之战极大地鼓舞了高卢人的士气,他们发现原来凯撒也不是不可战胜的。大批高卢部落又回到了起义阵营。凯撒也意识到了对手的厉害,他挥师北上,同围攻巴黎的四个罗马军团会合。凯撒在高卢北部停留了几个星期,招募了数千日尔曼骑兵,这样他的部队就包括十个军团和大量仆从部队,一共六万大军。维钦托利派一支部队去攻打普罗旺斯,调动凯撒南下救援,准备在路上伏击凯撒大军。


维钦托利并不指望能够一举消灭凯撒,他打算放过罗马大部队,而攻击他们的后卫和辎重车队。可惜高卢人被胜利冲昏头脑,把维钦托利的部署丢到九霄云外,他们一望见罗马军队的身影就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遭到突然袭击的罗马军队立刻收缩行队形,组成一个巨大的正方形空心防线,将辎重车队夹在中间。高卢人的进攻如同海浪撞击岩石一样,丝毫无法撼动罗马战阵。这时留在外围的罗马和日尔曼骑兵开始从侧后攻击高卢人。进退维谷的高卢军队顿时崩溃,四散而逃。


维钦托利率领剩余的部队撤退到阿莱西亚要塞。这个要塞位於一座三百米高的平顶山上,三面都是陡坡,有河谷环绕,只有西面是一个缓坡,易守难攻。维钦托利开始酝酿一个更大的计划,他在凯撒合围以前派大批信使前往高卢各部落,请他们派兵来援。维钦托利要在这里吸引住凯撒的大军,然后和外围的高卢援军里应外合,一举消灭凯撒。


阿莱西亚城内只有一个月的存粮,维钦托利於是做出了一个决定,成为他个人名誉上的唯一污点。维钦托利把城内的老弱妇孺全部驱赶出城。这些人向罗马人哀求,愿意卖身为奴,请他们收留,遭到拒绝。结果他们在两军阵前的无人地带风餐露宿,哭告无门,没有几天就尽数饿死。



3. 阿莱西亚攻防战


凯撒在阿莱西亚修建的双环防线,是罗马军队土木工程的顶峰之作。两条防线构造相同,都是由两道深两米半,宽五米的堑壕组成,两道壕沟相距约十米,之间放置由削尖的木桩做成的鹿砦;紧贴着第二道堑壕是高四米的寨墙,墙后每隔一百米就建有一座箭楼。罗马士兵还在壕沟外面挖了不少陷阱,里面插满尖利的树桩,阱口用杂草树枝掩盖。在阿莱西亚被围困两个月以后,高卢二十五万援兵终於到齐,各路援兵推举罗马的叛将康谬(Commius)为统帅,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攻防战。


这天清晨,高卢人象涨潮的海水一样涌到罗马的防线前面,突然间无数的号角吹响,高卢人群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狂飙一般冲了上来。冲在近前的高卢人为陷阱和壕沟所阻,迎接他们的则是罗马士兵的弓箭和标枪暴雨一般的攒射。看到无法克服罗马军队的堑壕,高卢人退了回去。入夜,高卢人卷土重来,这次他们带来大量树枝,填进堑壕里。用这个办法高卢人越过了两道壕沟,直达罗马人的寨墙之下,这里高卢人再次受阻,罗马人的寨墙上插满了尖利的树桩,无法攀援而上。战斗持续了一整夜,高卢人前仆后继,好几次几乎就要攻破寨墙,都被凯撒的爱将安东尼率领预备队前来堵住缺口。到天亮,高卢军队伤亡惨重,只得再次退了回去。


高卢援军统帅康谬召开军事会议,向当地人问清楚地形以后,派最精锐的一支部队在夜幕的掩护下迂回到罗马防线的北侧,第二天正午,这支奇兵突然攻击罗马防线上最薄弱的一段,与此同时,高卢援军主力从西面发起总攻。维钦托利也率军冲出要塞,攻击罗马人的内环阵地。这是凯撒的军事生涯中受到的最严峻的一次考验。罗马人的防线多处被突破,凯撒身披猩红色斗篷,亲率他的卫队来回奔波,赶到最危急的地区,他的出现往往能使罗马士兵士气大振,将高卢人压回去。战斗进行到下午,凯撒知道自己的防线支持不了太久,现在是孤注一掷的时候了。凯撒的日尔曼骑兵在防御战中还没怎么派上用场,凯撒命令他们从防线的南侧出发,迂回到高卢人的背后发起进攻。虽然日尔曼骑兵只有几千人,他们的突然袭击产生了巨大的心理威摄,高卢人的战斗意志终於崩溃了。凯撒看到高卢人乱成一团,也率罗马步兵出击。到这时高卢援军完全瓦解,各部落争先恐后地逃回自己的领地。


维钦托利在阿莱西亚山上绝望地目睹高卢援军的覆灭。他的部队已经弹尽粮绝,无力再战。他於是召集最后一次军事会议,对大家说:“我起事没有别的目的,就是为了高卢的自由。现在既然战败,我必须接受这个命运。我把自己交给你们处置,你们可以杀了我向罗马人谢罪,也可以把我绑上献给罗马人。”於是高卢人决定投降。


第二天,凯撒举行了隆重的受降仪式。他自己端坐在高台之上,投降的高卢人在他面前鱼贯而过。最后出现的是维钦托利,他穿着自己最华丽的战袍,坐骑也经过精心梳理;他策马来到台前,绕台一周,然后跳下马来,解开身上的铠甲扔在地上,最后安详地坐在凯撒的脚边一动不动,直到被罗马士兵带走。高卢人有组织的抵抗到此结束。维钦托利被囚禁六年后,在公元前46年作为凯撒的战利品拉到罗马游街,然后于大庭广众之下被处以绞刑。公元前44年,凯撒遇刺身亡,仅仅比维钦托利多活了两年。


后世史学家评论这场决战,大多认为凯撒赢得相当侥幸。古往今来,围城的人被反包围,不得不两线作战的例子比比皆是,只有凯撒获得了胜利。倘若高卢援军在后方留一支预备队,扛住日尔曼骑兵的进攻,恐怕用不了多久罗马的防线就会崩溃。凯撒成为这场血战的胜利者,除了要归功于他高超的指挥艺术和坚韧不拔的意志,可能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4. 高卢悲歌


维钦托利是高卢历史上的一个悲剧英雄,他的败亡几乎是注定的。公元前一世纪的罗马帝国已经成型,而他面对的是凯撒这样杰出的对手。维钦托利本可以和凯撒合作,或和凯撒的政敌合作,这样至少能保证荣华富贵。但在他心目中,高卢的自由重于一切。维钦托利选择向命运挑战,在竭尽所能之后,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常常让后人有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的感慨。


凯撒在高卢征战八年,造成一百万高卢人丧生,另有一百万被卖作奴隶。凯撒和他的将领们在高卢发足了战争财。高卢战争以后的数十年间,罗马加速了对高卢人的同化,不愿被同化的高卢人投奔英伦三岛的凯尔特部落,留下的高卢人逐渐变成了纯粹的罗马子民,於是高卢人作为一个凯尔特民族彻底消失了。


维钦托利淹没在历史长河中无人关注,直到十九世纪中叶。这时法兰西第二帝国皇帝拿破仑三世突然对维钦托利产生浓厚的兴趣。拿破仑三世急于为法兰西民族定位,尤其需要和日尔曼民族的英国德国,以及拉丁民族的意大利西班牙划清界限。他发动法国所有的历史学家投入一场寻根运动,结果维钦托利在一千八百年以后突然走俏,他征战过的地方涌进大批考古学家,到处掘地三尺。拿破仑三世表彰维钦托利为法兰西民族英雄,亲自为他写传记,维钦托利的雕像也在法国各地树立起来。其实从血缘关系上讲,苏格兰人或爱尔兰人和维钦托利更接近。维钦托利泉下有知,也许会嘲笑法国人张冠李戴,病急乱投医吧。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