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决战之一:挽救罗马的梅托罗战役

烈日星辰 收藏 0 2329
导读:第二次布匿战争的最后几年,罗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布匿战争爆发以前,罗马适合服兵役的青壮年有二十七万人。经过十年残酷的战争,罗马丧失了一半的青壮年人口。特拉西米安战役(公元前217年)罗马军队阵亡一万五千人;坎尼战役(公元前216年)五万罗马士兵仅仅逃脱了几百人。到公元前207年,能够上战场的罗马人只剩下不到十三万。汉尼拔已经在意大利征战十年,严重破坏了罗马的经济体系,罗马失去了大部分的财政来源,又必须承担庞大的军费开支,被迫对内增派税赋,对外大量举债。这时罗马的人力,物力都已经到了极限,举国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二次布匿战争的最后几年,罗马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布匿战争爆发以前,罗马适合服兵役的青壮年有二十七万人。经过十年残酷的战争,罗马丧失了一半的青壮年人口。特拉西米安战役(公元前217年)罗马军队阵亡一万五千人;坎尼战役(公元前216年)五万罗马士兵仅仅逃脱了几百人。到公元前207年,能够上战场的罗马人只剩下不到十三万。汉尼拔已经在意大利征战十年,严重破坏了罗马的经济体系,罗马失去了大部分的财政来源,又必须承担庞大的军费开支,被迫对内增派税赋,对外大量举债。这时罗马的人力,物力都已经到了极限,举国上下仅仅靠着坚强的意志苦苦支撑,如果再来一次类似坎尼的惨败,罗马就肯定要亡国。


这年春天,当罗马人得知汉尼拔的弟弟哈斯朱拔(Hasdrubal)在西班牙摆脱西庇欧的围困,领军转道高卢越过阿尔卑斯山,出现在波河平原时,都面面相觑,知道决定罗马命运的时刻终于来到了。



1. 历史背景


迦太基故国在今天的突尼斯境内,和意大利的西西里岛隔海相望。腓尼基人在北非地中海沿岸建立的众多殖民城市中,迦太基起初并不是最古老或最强大的一个。但凭借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和精明勤勉的人民,迦太基逐渐成为地中海的商业中心。迦太基最令世人瞩目的是他们的海上贸易。迦太基人很早就开发了大西洋上的航线,从北欧的波罗的海到西非的塞内加尔都遍及他们的足迹,这在没有罗盘的时代是不可思议的成就。迦太基人的骆驼商队也很早就穿越撒哈拉沙漠,和非洲的文明古国通商。虽然迦太基人是贸易立国,他们的灌溉农业也相当发达。西庇欧入侵迦太基时,就对一望无际的良田,茂盛的葡萄园和果园,富庶的村庄和喧嚣的城镇赞叹不已。


虽然有举世无双的财富,强大的海上力量,肥沃的国土,稳定开明的政治制度,以及英才辈出的贵族阶层,迦太基在和罗马的争霸中还是不可挽回的惨败了,落得一个亡国灭种的下场。后世史学家总结这段历史,认为迦太基最主要的败因在于其国民意志力的薄弱。第一次布匿战争就是因为迦太基人无法忍受战争带来的困苦和负担,主动向罗马求和,殊不知罗马人在战争中遭受的苦难要远远超过他们。由于生活富裕舒适,迦太基人普遍贪生怕死,他们但凡能够出钱收买雇佣军,就决不愿意去吃军旅生活的苦,白白浪费赚钱的时间。


法国历史学家米切雷(Michelet)对迦太基人这个特性有一段精彩的描绘:“迦太基人工于算计,他们可以把各个民族一条人命的价值精确计算到个位数,总之希腊人比罗马人值钱,而罗马人又比西班牙人和高卢人值钱。他们认为一个成功的迦太基商人的性命太贵重,不值得去牺牲,打仗这种事只要找西班牙人或高卢人代替就行了。对迦太基人来讲,战争如同商业投机,开战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打开新的市场。打仗的关键是钱,钱越多,能收买的雇佣军就越多,胜算就越大,如此而已。”


布匿战争中的迦太基军队,一直是以北非和西班牙各地的雇佣军为主体的。这些乌合之众所操的语言多种多样,所信仰的宗教千奇百怪,所惯用的战术也是五花八门,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唯利是图。在布匿战争中这些雇佣军曾经几次哗变,每次都几乎将迦太基推到灭亡的边缘。反观罗马军队,都是从朴实的罗马农民和城市平民中招募,大家同文同种,接收严酷的训练;罗马军团组织严谨,战术统一,由强烈的爱国心驱动,单位战斗力要远远强于迦太基军队。


迦太基国民和军队的诸多弊病更衬托出汉尼拔无与伦比的领导才能。他把这支东拼西凑的军队组织起来,灌输以严格的纪律和对统帅的忠诚。经汉尼拔精心调教的这支军队体现出来的战斗力叹为观止,使曾经不可一世的罗马军团屡战屡败。在十五年的征战中,汉尼拔的军队无论面对怎样的逆境都没有哗变过一次,他们追随着汉尼拔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和迦太基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罗马人在整个布匿战争中体现出的坚韧不拔,愈挫愈勇的精神。十年战火使罗马人口锐减,国库空虚,从前的盟友也都纷纷倒戈,在这内忧外困的情况下,罗马人的斗志没有丝毫削减,举国上下争先恐后为战争做贡献。有钱的人捐献出自己的财产,所以的成年男人都等待着国家的召唤。虽然十年的战争使罗马丧师十余万,此时罗马仍然在意大利半岛保持十五个军团共七万兵力,另外在西班牙,西西里岛和撒丁岛还有三万军队。这样罗马军团几乎囊括了全国所有的青壮年男子,罗马真的是全民皆兵了。 汉尼拔在意大利南部也举步唯坚。由于迦太基海军一直未能获得地中海的制海权,使汉尼拔的部队得不到补充,越打越少,渐渐失去了进攻能力,于是意大利南部形成一个对峙局面。打破这个战略僵局的唯一希望,就落到了汉尼拔的弟弟哈斯朱拔身上。



2. 千里跃进


哈斯朱拔在第二次布匿战争的前十年中一直在西班牙作战。在这里他遭遇到了罗马最善战的将军 - 后来征服迦太基的名将西庇欧的父亲。老西庇欧屡次挫败哈斯朱拔的东进企图,使他一直无法和汉尼拔会师。哈斯朱拔在遭受一系列挫折之后,终于在公元前211年一举击败老西庇欧,而后者在此战中丧生。是年,二十五岁的西庇欧临危受命,成为罗马西班牙军团的统帅。他迅速扭转战局,并在公元前209攻克哈斯朱拔在西班牙的据点“新迦太基”。为了阻止哈斯朱拔东进,西庇欧在西班牙通往意大利的地中海沿岸修建大批堡垒要塞,严防死守。


公元前208年底,哈斯朱拔率军翻越西班牙东北部的山区,进入高卢,完全出乎了西庇欧的预料。他在高卢中部停下来过冬,并和高卢各部落交好,使大批高卢人加入到他的军队中来。次年春天,哈斯朱拔率领大军翻越阿尔卑斯山。这次行军中哈斯朱拔展示了他非凡的领军才能。多年前汉尼拔翻越阿尔卑斯山时损失了大量人马,而哈斯朱拔的军队出现在意大利波河平原的时候,不但毫发无损,而且象滚雪球一样壮大了许多。


罗马人突然发现自己腹背受敌,形势危急。如果汉尼拔和哈斯朱拔互通消息,来一个南北对进,罗马就大势去矣。罗马元老院迅速决定,由新当选的执政官尼罗(Nero)和利维尤斯(Livius)各率一支军队,分赴南北战场作战。尼罗率领四万军队到南线和汉尼拔对峙,阻止他北上;利维尤斯在北线则由于兵力不足,无力同哈斯朱拔争锋,只能且战且退,最后在梅托罗河(Metauro)以南的小镇塞那稳住阵脚。


汉尼拔没有料到哈斯朱拔来得这么快。由于缺乏准确的情报,无法判断哈斯朱拔下一步的打算,汉尼拔只能按兵不动,等待哈斯朱拔的消息。汉尼拔并不知道哈斯朱拔已经南进到距离他三百公里的地方。哈斯朱拔明白和汉尼拔协同作战的重要性,他派遣信使南下和汉尼拔联络,在信中详细说明自己的行军路线和南北对进的想法。不幸的是,这个信使在即将到达汉尼拔的营地时被罗马军队抓获,结果哈斯朱拔的全盘计划都落入尼罗手中。


尼罗看到哈斯朱拔的信以后大吃一惊,他决心集中兵力先解决哈斯朱拔,再回头对付汉尼拔。尼罗明白,利维尤斯的部队和哈斯朱拔已经形成均势,如果他再率领精兵参战,胜利的天平就会倒向罗马这边。那个时候的罗马法律规定,将领不得擅自离开元老院划分的战区作战,否则以图谋造反治罪。尼罗知道战机稍纵即逝,他立刻提精兵一万出发,同时派信使赴罗马向元老院禀报他的战略意图。为了迷惑对手,他对部下谎称前去袭击汉尼拔的一个要塞。大军先向南行进,等到夜幕降临后突然掉头向北,连夜强行军奔向梅托罗河。为了保证行军速度,尼罗没有携带给养,而是命令沿途各地方政府火速准备食物和饮水,放在道路两旁以供大军使用。尼罗大军所到之处,罗马百姓拥挤在道路两旁,或给罗马士兵送粮送水,或跪地祈祷,这样的场景深深激励着罗马士兵,更坚定了他们死战的决心。


尼罗精心调控行军速度,以使大军能在夜晚到达利维尤斯的营地。为了不让哈斯朱拔察觉罗马增援部队的来临,尼罗的军队没有另外扎营,而是悄悄地进入利维尤斯军队的营地。此处以北一公里,就是哈斯朱拔的大营。罗马诸将立刻召开军事会议,利维尤斯提议先让尼罗的部队休整几天,尼罗坚决反对,他说:“诸位,我们在这里耽搁一天,就等于给汉尼拔多一天的时间发现我们的动向。我们要趁汉尼拔兄弟还蒙在鼓里的时候进攻,歼灭哈斯朱拔。我必须在汉尼拔发觉之前回到南线。”会战的决定做出以后,罗马军营立刻升起红色的旗帜,告诉罗马士兵准备战斗。天刚破晓,罗马各军团就开始在战场上集结,展开战斗队形。



3. 梅托罗会战


哈斯朱拔和利维尤斯在塞那对峙以来,一直想方设法和罗马人打一场会战,但利维尤斯总是坚守不出。当他得知罗马军队终于准备会战时,也率领迦太基联军展开队形,慢慢向罗马阵前靠拢。


哈斯朱拔没有接到任何关于罗马增援部队的情报,但是当他近距离观察罗马阵线的时候,敏锐地发现罗马军队好象增加了不少。一些罗马士兵衣甲不整,满脸疲惫,似乎刚刚经过强行军。罗马军团之间联络的号角声也较过去频繁许多。哈斯朱拔和罗马作战十几年,对罗马军队的习性了如指掌,他随即断定罗马在南线的部队已经前来增援。由于无法知道汉尼拔的命运,哈斯朱拔决定撤退,等回到高卢以后再做打算。


哈斯朱拔先率领部队退出战场,回到自己的营地。罗马军队不敢贸然地攻击他坚固的营垒,所以这一天安然无事地过去了。刚入夜,哈斯朱拔就率军悄悄离开营地,向北撤退。他希望连夜渡过梅托罗河,这样天亮以后罗马人就不易追上。可惜的是,哈斯朱拔的向导出卖了他,这个人将哈斯朱拔大军领到河水最湍急的地方,然后逃之夭夭。哈斯朱拔大军一整夜都忙着寻找可以涉渡的浅滩,直到天亮都没有找到。


天亮以后,哈斯朱拔发现他的军队由于疲惫和烦躁,已经乱成一团。一些高卢人喝得烂醉如泥。这时罗马的骑兵已经追击而来,而罗马军团排着整齐的方阵,紧紧跟在后面。哈斯朱拔这时明白已经不可能撤退了,只得背水一战。于是他尽其所能,将乱糟糟的部队展开。哈斯朱拔亲率最得力的西班牙步兵组成右翼,来自阿尔卑斯山区强悍的依古利亚步兵在中央,阵前是十头来自埃塞厄比亚的战象。战斗力最弱的高卢人在左翼,因为这一侧的地形是起伏的丘陵,而高卢人阵前是一道河谷,进攻的罗马军队必须翻过一个相当陡峭的山坡,再越过河谷,才能同高卢人接阵。哈斯朱拔期望罗马军队的进攻在这里会因为地形限制而迟缓,使他赢得时间从右侧击溃罗马军队。


一场会战终于打响了。利维尤斯率军首先向哈斯朱拔的右翼发起进攻,但遭遇异常坚强的抵抗,哈斯朱拔的西班牙步兵跟随他作战多年,对罗马军队的战法相当熟悉,而依古利亚步兵则是天生的剽悍,硬是寸土不让,双方都死伤惨重,一时战况胶着起来。迦太基的战象也开始发挥威力,它们在罗马方阵里横冲直撞,迫使一些罗马军团后退。尼罗的军队进攻哈斯朱拔的左翼,他们为陡坡和河谷所阻,到这时还未能与高卢人接战。哈斯朱拔看到尼罗的军队无法发挥作用,战局正朝着他预想的方向发展,于是率军开始反击,企图歼灭利维尤斯的部队,这回轮到利维尤斯拚命抵抗,苦苦支撑。


尼罗洞察到了哈斯朱拔的战略企图,再出惊人之举。他亲率最精锐的一个军团脱离迦太基军队的左翼,强行军迂回到哈斯朱拔所在的右翼,然后从哈斯朱拔的侧背突然发起进攻。迦太基军队缺乏训练的弊病这时就暴露无疑,由于遭受突然打击,最右边的西班牙步兵首先败逃,冲乱了依古利亚步兵的中央方阵,结果导致哈斯朱拔的整个右翼阵形崩溃,大家争先恐后逃向高卢人的左翼。这时尼罗留在左翼的一个罗马军团经过长时间跋涉,也出现在高卢人的阵前,和追击而来的罗马军团主力形成合围。会战到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场屠杀。


哈斯朱拔看到大势已去,高傲的他不愿做罗马人的俘虏,于是单枪匹马冲进罗马军团的方阵,力战而死。到傍晚时分,这支迦太基大军已经不复存在了。



4. 英雄末路


梅托罗战役胜利以后,尼罗立刻赶回南线,而汉尼拔到这时依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尼罗从北线给汉尼拔带来了一个礼物,一个罗马骑兵来到汉尼拔军营门前,用力扔进来一颗头颅。


汉尼拔最后一次看到他的弟弟还是出征意大利的时候,那时他交给哈斯朱拔一支军队,要他守住西班牙这个根据地。兄弟俩相互拥抱,挥泪而别。这一别就是十年,汉尼拔在意大利度日如年,没有一天不在盼望有朝一日哈斯朱拔率领大军来到意大利,再见到他那俊朗的面庞和热情的笑容。汉尼拔双手捧着哈斯朱拔的头颅,抚摸着他冰冷的脸颊和依然圆睁的双眼,悲痛欲绝,不由得嚎啕大哭起来。汉尼拔不仅是为他的死去的兄弟痛哭,他也在为他的祖国痛哭,因为他已经知道迦太基注定要输掉这场战争了。


梅托罗战役是布匿战争的转折点。它对罗马的意义就如同二战中阿拉曼之于英国,中途岛之于美国,斯大林格勒之于苏联一样。从此以后,罗马对汉尼拔已经无所畏惧,虽然战争还要再打五年。汉尼拔覆灭以后,罗马在以后的数百年中再也没有遇到过同样可怕的对手,能够让罗马一夜数惊,而整个国家的命运不得不系于梅托罗一战之上。


公元前202年,罗马名将西庇欧入侵迦太基,在扎玛战役(Zama)中决定性地击败了汉尼拔,迦太基投降。汉尼拔只身逃脱,开始了长达二十年的流亡生涯。他先投奔塞吕西(Seleucide)国王安提欧楚三世(Antiochus III),作为国王的高级顾问参谋塞吕西和罗马的战争。可惜安提欧楚三世只不过是叶公好龙,而汉尼拔提出的计策常常让他的群臣大为难堪,所以汉尼拔一直没有得到重用。公元前190年,塞吕西被西庇欧击败投降,罗马停战的条件之一就是交出汉尼拔。不得已,汉尼拔再次逃亡,在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国家中东躲西藏,而罗马也是如影随形,紧追不放。公元前182年,比西尼亚(Bithynia)国王迫于罗马的威逼,准备将汉尼拔交出去。已经65岁的汉尼拔厌倦了流亡生涯,他自嘲地说:“我这个老家伙一天不死,罗马人就一天不得安宁,今天就让他们如愿吧。”(原话"Let us ease the Romans of their continual dread and care, who think it long and tedious to await the death of a hated old man.”)于是服毒自尽。就在这一年,西庇欧在罗马的政治斗争中失败而遭到放逐,也在孤苦伶仃中去世。


史书上记载,汉尼拔曾经在安提欧楚三世的宫廷中和来访的西庇欧会面,两个战场上的死对头都颇有君子风度,相见甚欢。宴席过后两人一起在花园散步,汉尼拔有意无意地抢到西庇欧左边,也就是所谓的“上手”位置,西庇欧一笑置之。两人于是聊起古今的名将,西庇欧请汉尼拔排个座次。汉尼拔不假思索,说道第一当属亚力山大(Alexander),其次是皮鲁斯(Pyrrhus),他自己可以排第三。西庇欧又问,“如果扎玛之战你打赢了我,你又如何评价?”汉尼拔沉吟片刻,说道:“那么我就应该是古今头一号名将。”可见汉尼拔虽然高傲,内心深处对西庇欧也还是英雄惜英雄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