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体制难以消化当下危机

不要二分法 收藏 0 93
导读: 美国体制难以消化当下危机 杨帆   标准普尔评级公司将美国信用评级从AAA降为AA+,使美国自1941年以来首次成为标普债务评级上的“二等公民”,比卢森堡和列支敦士登还要低。此举产生全球股市暴跌,严重打击全球投资者的信心。美国除了继续“量化宽松”,利用美元的世界霸权向全世界转移通货膨胀以外,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另一个办法就是借新债发旧债。想减持美国国债,美国财政部并不负责回收,我们只能去美国国债市场上卖,小户可以卖,大户一

美国体制难以消化当下危机


杨帆




标准普尔评级公司将美国信用评级从AAA降为AA+,使美国自1941年以来首次成为标普债务评级上的“二等公民”,比卢森堡列支敦士登还要低。此举产生全球股市暴跌,严重打击全球投资者的信心。美国除了继续“量化宽松”,利用美元的世界霸权向全世界转移通货膨胀以外,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另一个办法就是借新债发旧债。想减持美国国债,美国财政部并不负责回收,我们只能去美国国债市场上卖,小户可以卖,大户一卖就跌,你要亏损多少?股票市场也是,大户很难出货。现在我们应该知道“欠债还钱”这类市场经济规则,只适用于小户,大户分明是借债不还。只要借钱足够多,债权人就要害怕债务人,你只能借更多钱给它。于是,借新债还旧债,或者债务减免,就成为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




美欧日再次陷入大危机,中国可能去逼债,甚至还要继续增持美国国债,救助欧元。中国帮他们也是在帮自己,不过应附加条件。中国人可要求美国放开国内优质企业任中国企业收购;还可理直气壮要求西方国家把高科技和战略资源卖给我们。如果要减免债务也是可以的,彻底放弃台湾就是了。




打破对美国政治体制的迷信




无论是借新债还旧债还是美元贬值,只要不能换回我们需要的高技术、优质资产和战略资源,中国就吃大亏了。有句话叫交学费,这样的巨额学费,我们能学到什么?一不迷信,二不害怕,是起码的。我们要打破对市场经济的迷信,还要打破对美国政治制度的迷信。




以美国为楷模的西方三权分立,是一种“最不坏的”政治制度,其核心是分权制衡、利益集团制衡、人民通过代议制等方式监督政府,专家咨询以保证科学决策。民主是一个好东西,但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美国曾经吹嘘“民主和平论”,就是说民主国家可以拥有核武器,专制国家就不能有,因为民主国家之间不打仗。事实上,数百年来的西方殖民史以及西方列强之间的数次大战都表明,对内民主、对外打仗,本来就是西方文明的传统。




对于西方民主制度的两重性、主权性、民族性和利益集团操纵,我们应有深刻认识。当然,这不是说我们不要民主,而是要搞得更好,尽量不被金钱操纵,更不能在民主过程中,被西方国家操纵导致国家分裂。




美国利益集团操纵民主超出我们的想象




对于美国国内来说,美国的民主有人民大众的广泛参与、保障人权、舆论自由、监督政府的一面,也有被利益集团控制的一面。美国民主政治,实际是一种充分发展起来的利益集团政治。其利益集团之厉害超出我们的想象。一般情况,利益集团发展均衡可互相制约,使决策能照顾各方面利益。但一遇大危机,议会就会成为各种利益集团制约政府决策和执行的地方。美国民主被利益集团操纵,相互斗争形成最终的妥协。这种妥协,有时会在内耗实现新的价值共识,进而推动国家的进步,有时也会走回头路,甚至长期举步不前,表现出某种“政治无能”的现象。




尤其是在各种利益刚性形成以后,政府能够采取的政策调整空间十分有限,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外转移矛盾。美国国会和主流媒体是制造“假想敌”的大本营,他们先后丑化古巴、苏联、***世界和中国,一贯“以意识形态为纲”,非此,不能凝聚人气,不能增加军费,不能转移矛盾,不能建设“国内和谐社会”。




2000年以来美国鼓噪的“人民币升值”、中美贸易不平衡,就是一大堆荒谬之语。在中国对于美国的顺差中,有一大半是从中国的香港、台湾转移到中国大陆来的,中国劳动密集型产品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没有增加多少。而且1/3的顺差,是美国直接投资者所支配的加工贸易,利润完全为美国人所得。之所以能够以此批判中国11年,就是因为美国内部少数因中国出口而受损的利益集团,而得到好处的人从来就是不说话的。




中国所受拖累是短期的




这次美国的次债危机发展到债务危机,引起世界金融危机和国内经济危机,在所难免。我们对此前景,包括对中国所造成的影响,应该有充分估计。欧洲和日本比美国更严重,因为它们没有腹地,缺乏资源,福利社会制度早已腐朽,移民没有空间,国家债务已大大超过警戒线。如果德国抽身自保,欧洲各国债务就会连续发生,欧元危机难以避免,欧盟可能解体,危机直至英国,再拖累美国。美国长期仍有发展潜力,但目前的债务危机仍会深化,美国国家信誉的危机还会发展,引起一系列国内外危机。




中国受到很大拖累,是必然的,但也是短期的。关键是我们要坚决克服国内亲美利益集团的影响,改变经济发展战略对于美国的依赖,纠正对于美国经济政治制度的迷信。克服危机的冲击,与中国已经确定的经济调整方向是完全一致的,这对中国是根本利好,外部冲击给我们推行转型是最大的动力。我早就说过:外需下不去,内需就上不来;外部有技术供给,自己就不会自主创新。而且,西方害怕危机,因为它们的政治制度是利益集团的刚性博弈制度,无法自己消化内部矛盾,只能向外转移,长期下去就是互相转移。




而中国的体制对于克服危机,反而有政治优势;中国人还有很高的储蓄率、比较低的负债率;中国不仅在努力劳动,而且在过度劳动;中国还有广大的农村作为回旋余地。总之,我们不怕世界危机,不怕美国赖账,我们有本钱稳定自己,还可以支援他们。我最害怕的只有一点,就是中国也有自己的利益集团,他们腐败,且与美国已经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拒绝经济与社会调整。我想,我们的政治体制还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中国共产党和广大中国人民也不会答应。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444期,摘自《环球时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