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壤何故厚华府而薄北京?


凤凰网评论专栏作家 薛理泰


第二届核安全峰会于26日至27日在韩国汉城举行。首届核安全峰会在2010年在华盛顿举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韩国总统李明博、美国总统奥巴马、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印度总理辛格、泰国总理英拉等53个国家的领导人或代表出席了峰会。汉城峰会作为华盛顿峰会的后续会议,重点讨论了加强核安全的国家措施和国际合作等议题。


报载朝鲜已经在核峰会期间将三级运载火箭“银河3号”运送到发射场地,看来下月朝鲜发射“光明星3号”地球观测卫星是势在必行了。朝鲜中央通讯社21日曾经表示,核峰会在韩国举行是愚弄国内外舆论之举,还提出警告,如果在核峰会上就朝核问题发表声明,朝鲜将视其为对朝鲜宣战。似乎核峰会不太可能在发表的共同声明中直接点名批评朝鲜,可是,在会议期间,相关国家领导人在双边或多边讨论中不可避免地会谈及朝核问题以及朝鲜发射卫星之举。


果不其然。25日,奥巴马视察了“三八线”韩方一侧的美国驻军。他在发表对朝鲜问题的看法时,不仅强烈谴责了金正恩政府,警告朝鲜下月发射卫星运载火箭以后必将面临新一轮的制裁。


奥巴马在出席核峰会期间,还批评中国对朝鲜的政策“根本不管用”。他表示,“我曾经反复对中国说:奖励不良行为、对蓄意挑衅视而不见、试图掩盖挑衅性言论以及违反国际法的极端挑衅性行为,很明显无济于事”。他建议中国,今后与朝鲜沟通的方式应该有助于促使朝鲜的行为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奥巴马声称将对朝鲜启动新一轮的制裁,看来不是虚声恫吓,而是会履及剑及的。相关国家还是“未雨绸缪”,及早作好准备为妥。


另外,从平壤将发射卫星的决定知会相关国家时给予区别对待的举动上,可以省悟到平壤的做法是厚华府而薄北京。实际上,薄北京而厚其他外国,乃是平壤的一贯做法,可以上溯至半个多世纪前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掌权的年代。


平壤在3月16日宣布将于下月中旬发射卫星。据日本媒体报道,朝方早在去年就向中方通报了此项决定。3月22日,中国外交部向环球网证实,称日本媒体该项报道“毫无依据”。


朝方发射卫星的决定对中方三缄其口。然而,据报载,华盛顿一位消息人士3月20日透露,在朝鲜最高领袖金正日去世之前三天,亦即去年12月15日,朝鲜就向美国通报了卫星发射计划。当时朝方将定于下月发射卫星的决定,通知了一个美国民间组织(NGO)有关人士。该有关人士当即向朝方表示,“在我看来,奥马巴政府会把发射卫星当作是违反联合国决议的行为”,接着,他将同平壤当局协商的具体情况报告了美国政府有关部门的负责人。


回忆当年金日成策划与南方发生战争时,其整体战略规划及详细的具体战役方案,巨细不遗地对莫斯科和盘托出,却对北京刻意隐瞒,闯下了弥天大祸,转头又要中国为之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结果闹得毛泽东有苦说不出,十分恼火。


1957年7月5日晚7时许,毛泽东在杭州汪庄靠西湖边上的会议室接见了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米高扬一行,由阎明复任翻译,田家英任记录。会谈一直进行到次日早上3时。谈到朝鲜战争时,毛泽东直截了当地指出,当初斯大林、金日成对中国刻意隐瞒发动战争的时机及作战计划,最后中国却被牵连进战争,这是错了,绝对错了。他的表态说明了北京领导人在朝鲜战争结束以后作出的结论。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弹指一挥间。平壤却还是一仍旧贯,对北京决策界视若无人。平壤宁可将发射卫星的绝密事项事先通报美国人,却对中国人守口如瓶,即是一例。不仅止于此。过去,平壤做法一贯如此。远若朝鲜掌握了制造核武器的秘密以及生产出武器级金属钚,近如朝鲜已经拥有生产浓缩铀的新型离心机庞大机群,平壤都是最早通报美国的,而中国是在事后才从美国人那边获悉相关资讯的。


多年来,中国为了确保朝鲜安全和富强,一贯给予安全承诺和经济支助。多年来中国在国际政治、经济上是朝鲜的最大的支撑,从朝鲜获得的政治待遇却尚不如朝鲜最大的假想敌。此无他,在朝鲜党、政、军主流的潜意识里,真正的假想敌是另有所属的。


在朝核问题上,许多中国网民放言高论,似乎中国应该为了朝鲜不惜再次承担最大的民族牺牲。之所以如此,说穿了,不少人或者对历史不熟悉,或者自以为在战祸爆发以后本人及其家人是不在“牺牲之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