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卡-52短吻鳄直升机:出师未捷身先死

滕小宇 收藏 1 998
导读: [img]http://img11.itiexue.net/1467/14674283.jpg[/img]  俄罗斯卡-52武装直升机 资料图 不久前,俄军新近列装的一架卡-52武装直升机在训飞时坠毁,两名飞行员丧生。虽然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之中,但是俄军这款最先进武直的夭折,给该型机未来服役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出师未捷   3月12日,俄军第62632-D部队的飞行员德米特里·库拉申中校和马克西姆·费多罗夫中尉驾驶刚刚接装的一架卡-52“短吻鳄”武装直升机从特维尔州托尔若克军


俄卡-52短吻鳄直升机:出师未捷身先死

俄罗斯卡-52武装直升机 资料图


不久前,俄军新近列装的一架卡-52武装直升机在训飞时坠毁,两名飞行员丧生。虽然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之中,但是俄军这款最先进武直的夭折,给该型机未来服役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出师未捷

3月12日,俄军第62632-D部队的飞行员德米特里·库拉申中校马克西姆·费多罗夫中尉驾驶刚刚接装的一架卡-52“短吻鳄”武装直升机从特维尔州托尔若克军用机场起飞,执行例行的训飞任务。莫斯科当地时间21时零5分,飞行突然从地面雷达屏幕上消失。到了次日8时45分,搜寻人员才在距离托尔若克机场10公里的林地里发现了失事卡-52的残骸。费多罗夫当时已经停止呼吸,拉库申在送往医院后也不治身亡。

卡-52的失事惊动了军方高层。俄空军总司令亚历山大·泽林上将第一时间赶往事故现场指导善后工作。俄联邦侦查委员会已根据刑法第351条(违反飞机及训飞条例)提起诉讼。俄空军参谋长邦达列夫也在第一时间向媒体回应说,两名飞行员对飞机失事不负有责任,他们曾试图全力挽救飞机,尽到了自己应尽的职责。军方还补充说,失事飞机携带弹药基数。

目前,失事飞机的黑匣子已经找到,事故原因正在调查当中。据官方消息人士向国际文传电讯社透露,失事飞机降落时,突降大雪,机组人员暂时性迷失了空间方位坐标。正因为事发突然,两名飞行员没来得及使用弹射座椅脱险。俄直升机运动专家、飞行员弗拉基米尔·费利莫诺夫指出,第62632-D部队不久前刚刚接装卡-52,开始适应性训飞,而该型直升机装备有现代化的自动化控制系统,飞行失控的可能性不大。俄军事专家维克多·利托夫金认为,“很可能是人为因素,要么是生产瑕疵,要么是飞行员操作不当,要么是飞行组织中出现失误。”




俄卡-52短吻鳄直升机:出师未捷身先死

俄罗斯卡-52武装直升机 资料图


两大疑点

卡-52“短吻鳄”是卡-50“黑鲨”的改进型,由卡莫夫直升机制造公司设计。1997年6月25日,实现首飞,2008年10月,开始由俄“进步”工厂批量生产。由于沿用了卡-50直升机85%的零部件,卡-52的量产进程大大加快。2011年俄军签署了采购140架卡-52的长期合同,它将与米-28N一起,成为俄陆航部队未来主力攻击型直升机。卡-52作为指挥机,可遂行地形侦察、目标指示和战机编队协作等任务,也可作为攻击机对地面装甲目标和低速空中目标实施打击。

这样一款未来型先进直升机的坠毁,自然吸引了媒体的普遍关注。俄《自由媒体报》指出,恶劣气候显然无法解释此次事故的全部,至少有两大疑点值得深究。

一是先进战机为何“失明”。卡-52的一大“卖点”是其可全天候全天时执行任务。既然是全天候,那么雪暴气候也应不在话下。俄陆航部队前任司令、“苏联英雄”维塔利·帕夫洛夫指出,对于直升机而言,恶劣气候条件下的飞行在所难免。他服役40年间,就飞过雨雪、浓雾、低云等各类气候条件。而且,在极端气候条件下,训飞指挥员一般会下令关闭机场,让执行任务的飞行员转场或者等待气候好转。既然托尔若克机场当时并未紧急关闭,这说明天气条件并不太糟糕。

二是搜寻工作为何如此“拖沓”。从飞机失去联系到最终找到,花费了将近12个小时。有关方面给出的解释是,气候条件差加上夜间天黑,搜寻工作不便展开。但是,托尔若克军用机场就部署有米-28“夜间猎人”直升机。既然号称“夜间猎人”,自然能够在月黑风高的夜晚轻而易举地发现任何地面目标,更何况是距离机场仅10公里之遥的偌大的直升机残骸。而且,失事卡-52是按照既定的飞行路线训飞的,这也大大缩小了搜寻地域范围。





俄卡-52短吻鳄直升机:出师未捷身先死

俄罗斯卡-52武装直升机 资料图

前景蒙尘

卡-52“短吻鳄”作为卡-50“黑鲨”的改型,被俄军方寄予厚望。1995年,飞行性能卓越的单座型武装直升机卡-50正式列装俄军,该机的实战使用(包括在车臣战争中的应用)却逐渐暴露出单座型机的固有缺点。所以,俄军决定研制双座型的卡-52。后者保留了“黑鲨”优异的飞行性能,在防护和攻击能力上又更上一层楼。目前,首批量产型“短吻鳄”已经交付俄空军。

此外,俄军还正在发展舰载型卡-52K直升机。卡-52K采用可折叠式桨叶,起落架也得以加固。2011年9月,卡-52参加了在巴伦支伦海举行的军事演习,期间首次降落于大型反潜舰的甲板。未来,俄从法国采购的“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预计于2004年列装)也计划搭载卡-52。

卡-52直升机列装不久便发生如此重大事故,无疑给这款飞机的服役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一些军事专家对于卡-52双旋翼共轴式布局诟病已久,认为这虽然大幅提升了飞机的机动性,却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安全性。与米-24、米-28等传统结构直升机相比,卡-52直升机更容易发生螺旋桨桨叶缠绕故障。拥有多款直升机飞行经验的帕夫洛夫就指出,卡-52虽然整体性能出色,但是可靠性和操纵便利性方面不比米-28直升机。可见预见,如果此次事故原因查明与卡-52的固有结构有关,那么其列装计划极有可能被延后甚至更改。




俄卡-52短吻鳄直升机:出师未捷身先死

俄罗斯卡-52武装直升机 资料图

欲速不达

帕夫洛夫认为,直升机事故中,80%以上是人为因素所致,对于训飞中直升机事故的判断无外乎四大要点:其一,直升机也是装备,是装备就不能保证它不出故障;其二,飞行员的训练水平如何,个人状态是否良好;其三,训飞任务的组织实施是否科学合理;其四,对意外情况的应急处置能力如何。他指出,此次卡-52失事虽是“个案”,但也暴露出一些系统性问题。首先,俄直升机飞行员人数偏少。俄军实施“新面貌”改革之后,只保留了一所直升机航校——塞兹兰直升机学校,该校每年只能输送200名飞行员。而按照2020年前俄军换装计划,未来10年就接装1000多架新型直升机,飞行员的缺口达到2000多人。其次,飞行员的训练水平和飞行经验也不够。苏联时期,直升机飞行员每年飞行总时间为60-80万小时,事故50-60起。现在,每年飞行总时数只有6万,年损失20-30架直升机。这意味着,飞行时数大为减少,但事故数量仍然保持高位。

近年来,俄军进入加速换装期,一批后苏联时期研发的新型装备陆续试验列装。但是也出现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新武器在试验和试用阶段事故频发,而且多为恶性事故。从新型潜基洲际弹道导弹“圆锤”的屡试屡败、差点夭折,到四代机T-50莫斯科航展期间突然着火、险酿大祸,再到去年年底三颗“格洛纳斯”导航卫星坠落大平洋,数亿美元打了水漂。诚然,新武器在试验期间出点故障在情理之中,但是机毁人亡的惨剧频发让人深思。军事分析人士指出,俄军装备研发近年来虽然走出吃苏联老本的阴影,略见起色,但是仍面临一些制约发展的瓶颈性问题,包括军工人才流失严重,研发和制造水平整体下滑,配套设施不完备等。据有关资料显示,俄军工从业人员人均年龄高达46岁,军工厂机床设备普遍老化,亟待更新。出厂的军品零部件残次率较高,仅去年一年,俄军方就军品质量不合格问题向军工企业提起了7119项索赔。常言道,欲速则不达,俄军备发展如何在速度和质量之间找到合适的平衡点,这是个不小的难题。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