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历史上那些帝王们(揭开帝王们的神秘面纱)》,作者:刘继兴 刘秉光,出版社: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版社


古代开国皇帝在坐稳了江山后,大都鼓吹自己出生时的传奇色彩。《宋史》和《明史》中就分别记载了赵匡胤朱元璋出生时都出现了“红光满屋”的怪异现象。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证明自己做皇帝的合理性和权威性,向世人宣称自己不是“一般人儿”,是当之无愧的“真命天子”。不过,这种为自己出生涂上一种传奇色彩,声称“皇权天授”的伎俩,比起司马迁把汉高祖刘邦塑造成天神、龙子的手法来,那真算得上是“小巫见大巫了”。


刘邦本是一介平民,干过泗水亭长,为人好酒好色懒惰无赖,而且不喜欢读书。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近乎流氓的人,却能在秦末农民起义中脱颖而出,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不但击败了不可一世的西楚霸王项羽,而且还夺取江山做了皇帝。刘邦的成就,不仅让熟知他的人感到疑惑,就连司马迁也觉得不可思议。


或许是得到了西汉当权者的授意,或许是出于对刘邦发自内心的崇拜,司马迁在写《史记?高祖本纪》的时候,自然不自然地就把刘邦神化了。把汉朝的缔造者刘邦塑造成神和真命天子,这既是当时统治者进一步加强统治的政治需要,也是当时老百姓对英雄传奇人生的渴望。


神化刘邦,第一步最好是从出生时就入手,哪怕是给他的父亲戴上一顶绿帽子。司马迁就是这么做的。“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于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司马迁不愧为大手笔,这么精彩的故事也能编得出来。刘邦可不像普通人那样是父母“爱的结晶”,而是母亲在睡梦中与蛟龙交合后的产物。换句话说,刘邦母亲怀的是“纯龙种”,出生后的刘邦不是普通人,而是神(蛟龙)的儿子。以神的名义来统治一个国家,当然众望所归。


刘邦既然是龙子,相貌肯定不凡。“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在古汉语中:准,鼻也;颜,额也。这说明刘邦有着高高的鼻梁,长着一副龙的额头,同时还是个洒脱飘逸的“美髯公”。仅长得帅,并不能说明刘邦的神奇。刘邦身上最奇特的地方是他的那“七十二黑子”,竟然与赤帝(即炎帝)的七十二日之数相吻合。赤帝是与黄帝并称的华夏祖先,是日神之子,即火神。相传赤帝的母亲游华山时,看见一条神龙,身体马上有反应,回来就生下炎帝。斩白蛇后,刘邦又被老妪说成是赤帝的儿子。这样一来,刘邦是神龙后代似乎已成铁定的“事实”。


把刘邦塑造成神龙的后代,总要有些龙的气象和龙的影子来衬托和验证一下,才更有说服力。所以,司马迁写道:“所居上常有云气”“其上常有龙”。刘邦在还没有得志的时候就已经异乎常人,不同凡响。住所上空经常出现象征富贵和龙相的云气,身上也经常出现龙的影子,这就强调了刘邦取得天下并非侥幸,而是上天安排和命中所定的。刘邦能得天下,能当皇帝,是受命于天,是天神对他的委托和青睐。这样一写,使刘邦“真命天子”的形象跃然纸上。


刘邦毕竟不是真正的天神,只是一个普通的血肉之躯,所以不能摆脱生老病死的客观规律。可刘邦天神的形象已经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了,即使要死,也总会有独特的死法。司马迁在写刘邦生病临死的时候,也忘不了再次加上点传奇的作料,做到有始有终。“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命乃在天,虽扁鹊何益!”遂不使治病。自己九死一生打下来的江山,还没有坐够,就要说拜拜。我不相信刘邦面对死亡时,能有那份超然和洒脱。谁没有求生的欲望?相信当了皇帝的刘邦更甚,岂会拒绝医治?把刘邦的死说成是“天命”所为,是司马迁把刘邦由人塑造成神的又一神来之笔。


司马迁对刘邦的“真命天子”论,可以说是那一历史时期的一项“造神运动”。刘邦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推上“神坛”的皇帝。


继司马迁之后,汉代的儒者们为进一步发掘刘邦天神高贵血统的来源,经过二百多年的翻箱倒柜,终于在东汉初年,由贾逵好不容易在《左传》里找到了一个叫刘累的人。据说刘累是尧的后代,曾做过夏代的臣子。“尊信谶纬”近似发狂的汉明帝总算抓到了一根稻草,用来充分证明刘姓统治江山的合理性和必然性,所以毫不犹豫地把高祖刘邦定为刘累的后代。这样,刘邦就可以通过尧,上溯到黄帝,被认为是具有天神血统的人。


刘邦建立大汉帝国,成就了刘氏两汉四百年的基业,把汉族缔造成为中国的主体民族,影响深远,无愧一代英雄。其实,真正的英雄即使死了,历史也会记录下他们的丰功伟绩,又何须这些无中生有的“噱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