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国籍运动员:我不是中国队敌人 能够参加奥运就行

陈继承 收藏 1 365

中国体坛更改国籍的运动员为数不少,引起轰动最大的,当属上世纪90年代的小山智丽。此后又有了唐娜、冯天薇、李佳薇,她们都是乒乓球运动员。而在其他项目,羽毛球选手皮红艳入籍法国射箭选手张金玲入籍韩国垒球选手任彦丽入籍日本……他们的身影映衬着中国体育的逐步强大,亦用行动告诉他人,人生存在另一种可能。


跳水运动员黄强与他们走上了同一条道路,他曾是田亮的搭档、“梦之队”中的世界冠军,2000年,他“意外”落选悉尼奥运会阵容,四年后仍未能获得奥运参赛资格。2006年,黄强离乡去国,前往马来西亚担任跳水教练。


在那里,他娶妻、生子,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但十多年前的挫败感难以释怀。于是,黄强在争取更换国籍的同时,重又踏上了跳板———他想尝尝奥运会的味道。


正如黄强当年在中国国家队的教练、现担任马来西亚跳水队总教练杨祝梁所言,“这个胖子不是一般人”。他用不懈努力换得国际泳联的特赦,也用自身表现赢得了参加奥运会的资格。


今年2月20日的跳水世界杯,黄强和搭档尼克松出战男子双人3米板,只要进入前八,他就能前往伦敦。最终结果,这对组合获得铜牌,关闭了12年的奥运大门,重新对黄强敞开。


这一年,黄强已30岁。在当年的队友田亮、胡佳早已成为奥运冠军、功成身退多年时,这个“不一般的胖子”终于续上了自己的青春梦想。但与那些负气出走满身仇恨的赴外运动员不同,黄强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自己的一片阵地,他说,他只想完成一桩心愿,无意成为任何人的敌人。


“我不是中国队的敌人”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这次代表马来西亚拿到了奥运入场券,有没有听到来自国内跳水界对此事的评价?


黄强:唉,说句老实话,人家怎么讲都行,我又不掉一块肉。世界上的事,反正说好的也有,说坏的也有,这些年我都习惯了,一般不太关心这些事,谁要说就说去吧。


南都:以前国家队的队友怎么评价你?


黄强:他们现在都是比我小一批的了,我在队里的时候他们都比较小。说真的,大家都是混口饭吃,又不为升官发财。


南都:罗玉通跟你关系不错,他有望参加奥运会的男子双人3米板比赛,你们可能会成为对手。


黄强:我的感觉没什么改变,以前我们在国内竞争了差不多10年。我想,对于他来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竞争对手。其实我们场上是对手,场下是朋友,不像外界想象的那样我与中国跳水队充满矛盾,那只是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对于我们而言,说句老实话,就像职场一样,我的心态也很职业,尽量把工作和生活分开,不管我们身在哪里,都不妨碍我们做好朋友。我们从小过的就是这种互相竞争的生活,早已习惯了。


南都:有人认为你是中国跳水队的主要对手。


黄强:我的实力对他们构不成威胁,再说了,他们练了这么多年就等来我这么个对手,岂不是很失望。

“我都快累死了”


南都:去年世锦赛你还担心,时间上可能来不及,赶不上奥运达标赛。


黄强:本来是更换国籍后要禁赛9个月,那样的话我在今年5月份才能参加国际比赛,奥运达标赛都已经全部结束了,后来国际泳联缩短了我的禁赛时间。实际上这项规定主要是反兴奋剂,以前是禁赛3个月,有些项目的运动员改国籍后短时间内恢复不过来,所以就靠服用兴奋剂。但是跳水项目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之前我在(中国)国家队的时候经常遇到飞行检查,一年至少要被检五六次,从来没出现过什么问题,记录良好。而且我在马来西亚已经呆了5年,满足他们的要求。同时我们马来西亚跳水队一直在申请缩短禁赛时间,经过了多方面的努力,国际泳联终于通知我,今年起可以参加比赛了。


南都:在等待的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坚持训练做好提前参赛的准备?


黄强:内心一直都没有放弃。去年3月份恢复训练,但是4月到7月,我还是停了下来。当时这边的政府工作人员跟我讲,国籍办不下来,顶多给我绿卡。我想,这样就没机会了。而且8月的上海世锦赛非常重要,我们的队员要成绩达标才能参加奥运资格赛,只有他们达标了我才有机会,所以我必须帮他们全力备战。直到8月底才回来重新开始练,时间上非常吃亏了。


南都:通过世界杯的比赛录像看到,你的体型恢复得不错。


黄强:哎呀,差点要了我的小命了。我现在都30岁了,中间停止训练好几年,包括腰腹力量在内,真的是很难恢复到以前的水平。世界杯之前我减了9公斤,从75(公斤)减到66(公斤),已经很不错了。


南都:哪些方面是最难恢复的?


黄强:哪个方面都不容易,不论是体能上还是精力上,我一天练5个小时,比其他队员多一个小时,另外我还要指导我的队员训练。而且,我的孩子去年刚出生,现在才5个月,我要照顾家。说句实话,我都快累死了,真的是没办法,我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力范围内所能做的一切。


南都:但世界杯还是顺利比下来了,这项比赛对你来说很重要。


黄强:完全凭一股气势,实际上我到晚上决赛的时候已经跳不动了,很难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当时最多也就恢复到了以前50%的水平。可能到奥运会上会好一些。


南都:技术难度上,跟中国和俄罗斯的选手相比如何?


黄强:差得太多了,不在一个档次上,最后拿到第三名实在是太意外了,比以前拿到冠军还高兴。其实我们有点儿狐假虎威,仗着以前有点名气,可能把对手吓倒了。


“能去奥运会跳一把就行了”


南都:你以前也曾担心,你的队员在世锦赛达标之后,不会把奥运选拔资格给你,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黄强:我觉得,也不用去说服,愿意就愿意,不愿意就算了。怎么说呢,我现在生活得挺好,衣食无忧,奥运会就是去参与一下,12年前没做完的事,现在去把它做完。我这个人比较执着,之前没做完的事情一直放在心里头,有点难受。


南都:现在还指导队员训练吗?


黄强:以前还看看他们的训练,上次迪拜站系列赛的时候,我还带了两个女队员去参加比赛,现在奥运会时间越来越近,我把他们都放出去了,分给其他教练带。


南都:去参加奥运会之前还会不会来国内训练?


黄强:有可能,现在还没有最终确定,年初我们备战世界杯的时候就在广州练过一段时间。我们这边场地条件也很好,中国队也在这边练过。其实我们搞跳水专业的都知道,在外面封闭训练并不能带来多大的提高,只是可以静静地练上一段时间。


南都:为奥运会准备得如何了?


黄强:还在努力恢复之中,5个动作差不多了,还差一个。但是问题不大了,能去奥运会上跳一把就行了,我会尽全力,但跳得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


南都:世界杯之后,练得比以前更辛苦?


黄强:没有,反而比以前轻松了,现在跳起来没那么累,反正已经拿到奥运资格了嘛。


南都:这根弦以前绷得很紧,现在卸掉了,一下子就轻松了?


黄强:没错,就是这样的感觉,过去那段时间太累。


南都:现在既然有了机会参加奥运会,是不是心里有了更多的想法?在奥运会赛场上再冲击一把,拿枚奖牌?


黄强:说实话,挺难的,我坚持这么多年,不是非要争什么东西。能争到那是意外之喜,争不到也别强求了。我也30岁了,毕竟家庭对我来说最重要,教练这份工作也很重要,把自己搞伤了一点都划不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