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贰臣”杨光先“反右” 清代最先进历法被废

陈继承 收藏 0 131
导读:明朝的太学生杨光先是一位“愤青”,常以爱国者自诩,看谁都不顺眼。 明崇祯九年,清兵从北边打来,内有动乱,外有虎狼,国势危殆,皇帝宵衣旰食,又是维稳,又是御敌,焦头烂额,独有给谏陈启新在后方只守了个北京的城门。这是一件轻松的工作,不用下乡,更不用上前线。于是,杨光先沉不住气了,赶到城楼,当面质问陈启新为什么不去抗战第一线,却留在京城贪生怕死。这陈启新大概还有几分良知在,在爱国学生的质问下,很是惭愧,答得也含含糊糊,只敢小声自言自语:“一死无益。”———这是大实话,何况他是从检察院借用来的,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明朝的太学生杨光先是一位“愤青”,常以爱国者自诩,看谁都不顺眼。


崇祯九年,清兵从北边打来,内有动乱,外有虎狼,国势危殆,皇帝宵衣旰食,又是维稳,又是御敌,焦头烂额,独有给谏陈启新在后方只守了个北京的城门。这是一件轻松的工作,不用下乡,更不用上前线。于是,杨光先沉不住气了,赶到城楼,当面质问陈启新为什么不去抗战第一线,却留在京城贪生怕死。这陈启新大概还有几分良知在,在爱国学生的质问下,很是惭愧,答得也含含糊糊,只敢小声自言自语:“一死无益。”———这是大实话,何况他是从检察院借用来的,又不是军人。可是,在杨光先的光辉照耀下,不免显得畏畏缩缩,仿佛自己真是“汉奸”、“卖国贼”。


当其时,杨光先的爱国pose,无疑博得了舆论的一致好评。倘是放到网上,必然以天文数字被转载,被跟帖。要知道,这爱国pose摆起来,任是谁都不好批评,因为他已站到了道德的制高点,就有了制空权制海权,“爱国者导弹”一打,没有谁能抵挡得了。


转眼“愤青”变“愤老”,到了清朝的顺治康熙年间,这老爱国也顾不得忠臣不事二主,顺势做了清朝的大官,成了“贰臣”。当年他曾批评过明朝的庸官,如今自己怎能尸位素餐呢?好歹,他也得抓一件正经工作,那就是洋鬼子的《时宪历》,主持编制这新历法的是英国人汤若望。


汤若望在明朝时就已研究这项工作,发现元代郭守敬的《授时历》不够精确。可是社会动乱,天下易主,耽搁了这项科研工作。等到多尔衮一来,汤若望就请求新主人让他继续研究,多尔衮同意了,可见多尔衮同志虽是从东北乡下来的,还是有一定科学素养的。顺治二年,颁行了《时宪历》,还让汤若望做了钦天监。汤若望不是中国人,自然不必在乎气节,何况杨光先也与汤若望是同事关系了,还说这个干啥?对洋鬼子嘛,最大的问题无非是“夷夏之防”。杨光先正是从这个角度出发的,他发现汤若望编的《时宪历》封面题有“依西洋新法”五个字,就受不了了。皇皇大清,岂能受洋人愚弄?算算年月日也算不清,天朝颜面何在?不像现在,如果标明是美国技术,那大家肯定没话说,人家的科技就是先进,要实事就是嘛。可那年头,还是意识形态挂帅。杨光先一再写文章,攻击汤若望,还拿汤若望的信仰说事,说他以天主教蛊惑人心。一次又一次举报,到了康熙四年,没影子的事也被他说得有鼻子有眼了。于是,钦天监易人,下面的一批科技工作者杀头的杀头,流放的流放。《时宪历》被废,代之以不大灵光的《大统术》。大清朝的“反右”取得了成功。


所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杨光先继续深入剖析这一事件的意义,让每个人绷紧“夷夏之防”这根弦,“宁可使中夏无好历法,不可使中夏有西洋人”,摆出了最厉害的爱国pose。这个爱国pose,还启迪了后来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可谓影响深远。


杨光先还把这些文章结集出版,名曰《不得已》,以表明他的爱国主义立场。朝廷也被他的正义感染了,何况他有这么一本科研专著,于是任命他为钦天监右监副,也就是副监长。这下杨光先慌了,因为他对历法只是粗有涉猎,就像如今的知识分子对医生开的药不放心,自己看看说明书,上网查查人家怎么说,并非科班出身。于是,屡次打辞职报告。可是,朝廷以为他是谦虚,何况那事的始作俑者就是他,所以,不但没有批准报告,还升他为钦天监监正。这下,杨光先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上任了。到了第二年,他只得打报告,要求中央派科学家支援。可是,中央哪有本土科学家?有科学家,还会聘用洋鬼子吗?过了两年,杨光先实在熬不住了,他知道自己坐在火山口,所以想了一个绝招,那就是打病退报告。


其实,上面也已知道他在那位置上是勉为其难,就请了比利时人南怀仁来修正历法。南怀仁一上任,就大破大立,告发杨光先主持的历法不但把闰月搞错了,还出了两个春分,两个秋分。这还了得?幸亏康熙是被近代科学熏陶过那么一下子的,他召集大臣一起做实验,参照天象,比较新旧历法的优劣。结果南怀仁的历法与实际吻合,而杨光先的历法则错误百出。于是,真相大白,撤了杨光先的职。这倒正中杨光先的下怀,他老早就想辞职了。可是,那边厢,洋人见洋人,两眼泪汪汪,南怀仁不肯善罢甘休了,他控告杨光先依附鳌拜,陷害科学家。本来附逆是死罪,不过看他老糊涂了,康熙就饶了他一命。结果,杨光先死在了半途上。


他的爱国pose摆砸了。


不能不说,杨光先具有爱国的立场,那pose也摆得很是严正。但问题是光有立场还不够,还须得有胆有识有科学头脑。外行批判内行,义正词严又有何用?搞“宁要……不要……”,或者“绝不”,解决不了问题。立场固然要紧,但“主义”与“天道”背向而驰时,遭罪的还不是自己?“愤青”“愤老”,难道不应以杨光先为戒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