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四大朝贡地之乌拉:皇太极称“发祥之胜地”

2野劲旅 收藏 0 932

与我同行的,是清代打牲乌拉总管衙门第31任总管云生的后人、年已七旬的省文史研究馆馆员赵勤。随他走过其先祖生活过的故地,抚摸其祖宅残留的精美砖雕,在他的指点下回望那已千变万化的昔日古道,似乎依稀看到了关东先人的身影——赵勤的曾祖父云生当年多次亲自护送东珠、鳇鱼进京。站在乌拉街头,想像着昔日驿道南来北往的车水马龙,滚滚尘埃湮没了如烟的往事……这异样的情愫令我穿越时间空间,踏着时光隧道,走进古老、神秘、美丽、富饶的乌拉街。


昨天——梦里依稀忆古城


谈起乌拉,赵勤总是满含深情。从小乌拉街这个名字就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父亲告诉他:乌拉街是北方重要的交通水陆枢纽,构成了同北京城直接联系的重要军事和经济基地。乌拉明朝属海西女真,同辉发、哈达、叶赫合称扈伦四部。清初,皇太极下特旨:“乌拉系发祥之胜地。”乌拉地方即称为“布特哈乌拉”(满语),“布特哈”是汉语“猎捕,打牲”的意思,“乌拉”是汉语“江”的意思。两者合到一起为“打牲乌拉”。


乌拉古城原始城址始建于公元8世纪,是渤海国的军事重镇。乌拉弘弥罗城,始建于公元12世纪中叶,为金代海陵王天德年间。城中现存土台,传称为百花点将台。乌拉国第七代王布颜将乌拉弘弥罗城加固,改称内罗城。据载,乌拉部主布占泰势力强,努尔哈赤曾将女儿许配给他为妃。布占泰把兄长的女儿给努尔哈赤为妃。后来,努尔哈赤向乌拉部宣战,1613年灭乌拉国。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筑新城


顺治十四年(1657年),清朝统治者设立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专门办理清朝皇室、宫廷特需的东北地区特产物品,如东珠、鲟鳇鱼、松子、蜂蜜、人参等,成为与当时江宁(南京)、苏州、杭州齐名的四大朝贡基地之一,同整个清王朝的兴衰命运相始相终达二百多年之久。这时的乌拉街十分兴盛,成为中国北方一座著名的城池和重要的交通枢纽。赵勤的曾祖父云生任第三十一任总管,清档案记载:云大人督办并亲自寻查,在沿松花江直到黑龙江口上下数千里水域舟行暮宿采珠如额,完成朝命,并将北疆边情时时上报朝廷,保持一方安定,获朝廷八次嘉奖。


有文人墨客曾创作了诗化的“乌拉八景”:松江围带、星石流珠、风阁春晴、老城旧迹、古塔残形、西门午市、南寺晨钟、鱼楼晓景。随着清王朝的灭亡,乌拉街也日渐萧条。但即使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乌拉城主要文化景观和建筑犹存。历经古今风雨、人世悲欢,可以说每个吉林人都能从乌拉街找到独有的记忆。说到此,赵勤不禁轻吟起乌拉古城四通楼上成多禄题写的楹联:“一层谁更上对秋空月色,二昧我犹知赴桂子香中。”


近乡情更怯,梦中回古城。来到乌拉街东北隅的后府——当年打牲乌拉地方总管赵云生的私人府第,走进曾祖的老宅,赵勤无疑颇多感慨。后府是一座气势宏伟的华丽宅院,为典型的二进四合院。大门上悬“坐镇雍容”黑底金字匾额,是奉天将军伊克唐阿、吉林将军长顺、黑龙江将军德英共同送的。多年沧桑,后府损毁严重,现仅存正房与西厢房。


站在这极易使人生思古之幽情的天地里,尤其是与此建筑当年主人的后人同在,历史变迁令人感慨万端长叹不已。赵勤指点着各处精美雕刻一一向我介绍:当年门外的匾额是北京庆亲王送的,阴刻“绳直冰清”,门里的匾额是清末状元陆润庠送的,阴刻“兰桂友芬”,慈禧太后御笔“龙虎”悬在赵家三世总管画像之上,如今都已看不到了。正房房脊为“二龙戏珠”滚龙脊,现只有龙爪印清晰可见。仅从遗落下来的古建筑珍罕细节,那精美高雅的花饰砖雕、石雕、木雕,依稀可见昔日的豪华气派,足以令人想象原有关东豪宅的概貌。后府代表了吉林民居的最高营造水平,展示着独特的北方建筑形态。

在乌拉街的核心位置,是著名的百花公主点将台。走上点将台,乌拉街满族镇镇长雷虹给我讲述了这个动人的故事:相传百花公主是金代大将金兀术的三妹妹,也有说她是金代海陵王完颜亮的女儿或是乌拉国公主。百花公主的父亲受外族围攻,临终时嘱她统领将士背着家乡的土过江,以故土筑台浴血作战。离点将台不远有棵老榆树,这棵古树起码有数百年的历史。老榆树枝繁叶茂,树音呢喃,似乎也在向我们诉说着百花公主的一幕一幕。


芳草萋萋,清风习习。站在点将台上,脑海中描画着那位古代奇女子的英姿,不知她手捧故土立于高台之上,彼时彼景与此时此景又有几分相似?


今天——崛起的东北历史文化重镇


作为东北历史文化重镇,乌拉街正以崭新的姿态走来。


据乌拉街满族镇镇长雷虹介绍,目前,在各级领导部门的支持下,各项工作正逐步展开。乌拉街发展历史规划、乌拉街历史文化发展保护规划和文化产业发展规划已经完成,确定了乌拉街未来发展方向。


雷虹镇长告诉记者,规划中要建立五个园、两条街、两个村——


五个园一是乌拉历史文化园。这个园将充分总结和归纳乌拉街几千年的历史文化,包括乌拉国产生和灭亡的历史过程。第二个园是打牲乌拉贡品历史文化园。乌拉街是清朝四大贡品基地之首,该园展示贡品的历史、人物、采集等相关故事。第三个园是乌拉街满族民俗文化园。包括萨满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演等都将在该园展示。第四个园是餐饮文化园。满族餐饮很有特色,在满族传统建筑中展示满族饮食文化,再建一条满族小吃一条街,专门展示乌拉丰富的小吃。第五个园是松花江文化园。乌拉街是松花江环绕的古镇,江文化丰富多彩,江边还有著名的雾凇景观,流传了很多动人的故事。


两条街一个是古城街,要建成民俗风情一条街。这条街在明朝非常兴旺,被称作明朝东北的清明上河图,在清朝更发达起来,发展到三百多个工商业户,其中大商号就有七十多家,目前还有七八十处老房子和古建筑,是东北惟一的这样一条古街。第二条街是在沿江一带建风情旅馆一条街。以传统的建筑手法、服务方式和文化内涵服务当代。


两个村一个是韩屯民俗村,一个是阿拉邸朝鲜族民俗村。


规划先行,修旧如旧,既丰富古镇文化内涵,又保持古镇的历史风貌。这是乌拉街保护开发利用的前提。


每一座古镇都有它独特的历史文化,这是古镇不可复制的个性。在开发古镇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要找到它独有的个性,并将其鲜明的文化个性展示出来。曾有专家总结,古镇作为一种历史遗存,蕴藏了丰富的历史记忆及深厚的文化信息。古镇文化是今人认知历史、感触过去的媒介,其丰富的历史沉积和别样的历史过程昭示着它本身甚至就是一段历史。它是历史发展的结果,也是社会变迁的结晶。


明天——吉林地域文化的《清明上河图》


乌拉的昨天底蕴深厚,乌拉的今天开拓奋进,乌拉的明天充满希望。


现在,镇政府马上就要开始对后府等进行维修。雷虹镇长动情地告诉记者,乌拉街的老百姓对故乡的发展非常关注,知道政府修复古建筑,有的百姓把保存的老砖瓦都拿来了。


当地居民于恩瑞是土生土长的乌拉街人,他郑重地对记者说了两点看法:第一希望居民提高爱护文物的意识,把现存的文物保护起来;第二是希望有关部门更加重视并加大资金投放的力度。他说,文化古迹如果破坏绝迹了,对乌拉街是损失,对文化名城是损失。老百姓都期待着修复古城街,家乡兴旺发展,为子孙后代造福。


作为对乌拉街有过深入研究的学者,省社科院民族研究所所长朱立春认为,乌拉古镇是我省比较早的文明形态的代表,重要的是它的建筑、格局和所保留的大量清代的文化信息。这些年乌拉古镇的发展取得了一定进步,但还远远不够并且任重道远。文化保护的根本问题就是要激发民众的自豪感、文化自觉和自信。吉林乌拉人对乌拉感情深厚,这是文物保护最好的群众基础。


康熙曾两次东巡到吉林: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三月二十五日第一次到吉林,在松花江边望祭长白山。三月二十七日,康熙冒雨登舟前往大乌拉虞村(今乌拉街满族镇)。四月初一,在乌拉街一带松花江上捕鲟鳇鱼。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八月,康熙第二次东巡吉林。当年玄烨雄姿英发,写下了“松花江,江水情,浩浩瀚瀚冲波行,云覆万里开澄泓”的豪迈诗句,抒写了吉林三百多年前的壮美。


乌拉街像一艘古老的船,今天,在建设文化强国的洪流中,船上的水手——吉林儿女升起了驶向未来的风帆。我们期待——未来的乌拉街,不仅是我省亮丽的旅游景点和历史文化展览馆,更是一幅辉煌灿烂繁荣昌盛吉林地域文化的《清明上河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