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又到一年清明时

温带杨 收藏 2 419

又到一年清明时


清明时节雨纷纷、这几天没见到雨,却勾起我这个一向不重视礼仪的人要写点东西,源于昨晚一个梦。几年来去北京一直喜欢到香山碧云寺转转,因为那里祭奠着孙中山,现代革命的先驱,我所敬仰的人,所以去的次数较多。

古人传下来一句移风易俗,清明时节我一不烧纸、二不磕头,但心中同样肃穆,我用我的方式祭奠我心中的祭奠,祖辈亲情令我难忘,爷爷是我最敬佩的人,辛辛苦苦一生,堂堂正正一生,热心热场一生,真诚不假一生。第二是我的二姨,清苦守寡一生、艰难度日一生,贤德母爱一生,我的童年是在二姨的呵护下长大的,每想到此不免伤感,恨自己不争气,没有建功立业、没有致富发达,刚刚有所起色想接二姨来住我家,二姨离我而去,这份恩情这辈子再无机会报答,让我如何不想到此就眼睛湿润,从此我似乎得了抑郁质的病,电视上看到悲惨的事情也禁不住湿润,生活中普通人的情感难以割舍,今年清明我首先祭奠我的这两位亲人,长辈的善良和爱心令我们后辈难以忘怀,由此引申人类的性善是我们每个人内心都难以忘怀的,都是我们渴望的。

我的心总是不着现实的不时伟大起来,由亲人而自然想到北京的碧云寺,孙先生在天有灵,助我完成不属于我的梦想,我的不属于我的梦想在我身上一直显得位卑言轻,但我还是难以割舍我的劳动力资本说,我认为这是继资本主义之后步入社会主义的必然理论。即劳动力成为资本。可惜这些年停止了这方面的努力,愧对先辈,愧对我所敬仰的孙先生。草民心中萌生“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可以,但行动起来要靠本领和才能,我的才能实在平庸,这些年一事无成,要么高的如海市蜃楼,要么低的胸无大志,如何成得了事。

庄则栋说生是偶然的、死士必然的,和绝症抗争的他如此豁达,清明时节正是我们感受生命的时候,追思生命的时候,生命放出光彩是人类发明诗这种语言后通常使用的词,可此时想想,词本身不重要,它所描绘的生命才是我们体会人生百味的载体。去了另一个世界是个什么样子?在那里过的好吗?不自觉就产生这样的想法,我的担忧、我的关爱、我的心情,该用什么样的符号来表达?佛是保佑人的,中山先生更是保佑人的,可这种保佑我有我的理解,自认为是给保佑注入新的注解,天道法自然,我想佛应该也会认同这样的认知,自然才是真正的意义和价值,自然才是必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刻意、不斧凿,清明时节由此追思就是自然,我无法忘怀,忘怀了也在梦中自然回转,提醒我这个老是忘怀的人不要忘了自然。我想我以后不会忘了,忏悔吧,我的记性,有的记性源于心性,‘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就是心性性质的记性,我可能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心性也受熏染了,不然何以今天眼睛湿润,想起很多让我回肠的亲情、情感,平常都干什么去了?保尔.柯察金喝醉了酒大喊“原谅我吧!妈妈!”此时此刻我也想大喊,原谅我吧!我敬仰的祖辈和仁人!


本文内容于 2012/3/30 13:08:51 被温带杨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3楼鲁岩

敬慰先人,怀念先烈是中华民族的美德!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